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98章 高氏之死,怀疑的种子

第298章 高氏之死,怀疑的种子

        乾清宫。

        若音他们到的时候,康熙爷正好处理完了事情。

        佟贵妃那儿便让李德全禀报了一声,说是雍亲王府里,有个格格谋害若音的胎,被抓得证据确凿了。

        现下,要求康熙爷定夺。

        李德全闻言还有些诧异,瞧了一眼被绑得结结实实的高氏,一下似乎觉得有点眼熟。

        佟贵妃见状,便解释道:“寻常一个格格,处置了便也就是了,本不需要劳烦皇上。可是高氏,是当初德妃举荐的。”

        “选秀那日,本宫都说了,胤禛只想专心政务,不挑伺候的人了。德妃她非塞了这么一个过来,眼下出了事情,要处理也是麻烦。”

        “万一私自结果了,德妃心里不舒服,可就不好了。”

        佟贵妃说得委婉,故意没说万一跟德妃有牵连呢,李德全心里也明白佟贵妃的意思,但还是有些犹豫。

        “贵妃娘娘。”

        李德全想了想,还是道:“现下,德妃娘娘,正好就在里头。”

        什么?

        若音听得咬了咬唇。

        德妃也在?

        那还真是不巧了。

        这背后说人坏话的事情,要放着当面来说了。

        佟贵妃那儿听说这个消息,显然也有所迟疑,回头来看了一眼胤禛和若音,想要他们帮忙拿主意。

        胤禛想了想,大概是觉得手上有证据不用怕,大不了随机应变什么的,便对着佟贵妃点了点头。

        佟贵妃这才镇定下来,对李德全道:“还是劳烦李公公,帮忙禀报一声吧。”

        “是。”

        李德全应了,这才进去了。

        不多时。

        佟贵妃带着若音他们进去,进殿行礼问安后,康熙爷的视线,便率先落在了高格格的身上。

        与此同时,德妃那儿面带微笑,也看向了高格格。

        若音远远看着,便知道德妃这微笑的背后,藏着的

        片刻。

        大约是高格格被禁足了一两年,瘦了一些,跟当时丰腴的样子不是很像了,康熙爷还是稍稍瞧了一会儿,才认出她来。

        康熙爷问道:“你便是高氏?”

        高氏被塞住嘴,一时回答不得,李德全见了,便上前拿走了她的布条。

        如此,高格格才道:“妾身是高氏。”

        康熙爷点点头,又问道:“贵妃说的,是你害了若音的胎,可有此事?”

        “是。”

        高格格仍然承认。

        但她或许因为看见了德妃在场,实在是害怕,始终低垂着头,不敢正眼去看上头的那两位主子。

        “呀。”

        德妃在旁,闻言有些惊讶,看向康熙爷,问道:“高氏不过一介格格,竟然有本事能谋害侧福晋?”

        “皇上,人证物证若是俱全,臣妾瞧着,可得好好处罚了高氏才是。这样,也能以儆效尤了。”

        德妃说得淡然,仿佛这件事情跟她完全没有关系似的。

        她说完,再度看向底下跪着的高格格,便用一种淡然而又悠长的语气道:“高氏一族在江南也是清贵世家了。”

        “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令家族蒙羞啊——”

        这话说完,场面有着片刻的寂静。

        佟贵妃的袖子里还藏着高格格签字画押的罪状呢,上头写了她和德妃之间的一些关系。

        本来,佟贵妃他们是计划着进来见了康熙爷以后,就立马拿出来的,可谁知道德妃却不偏不倚正好在这儿。

        佟贵妃一时犹豫,听着刚刚德妃的话,心里也暗暗知道这人肯定不安好心,便要将东西拿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

        底下跪着的高格格忽然发了疯似的,大叫了一声,竟然跪着半跳了起来,直接撞到了一旁的柱子上去。

        这一切发生得极快。

        即使是胤禛反应了过来,要一脚踢向高格格。

        可惜晚了。

        胤禛踢到高格格的时候,她已经软在地上了,同时撞破的脑袋无力地垂在地上,血也开始流淌。

        这一刹那。

        德妃那儿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似的,惊呼一声,就躲到了康熙爷身后,手搭在康熙爷的后背上,低声道:“臣妾只是说说而已。”

        “谁知道高氏她竟然真的,撞了柱子!皇上,高氏她——”

        康熙爷没说话。

        他收敛眼眸,神色颇有些冷,然后看向佟贵妃他们,又问道:“高氏的事情背后,是否有什么隐情?”

        康熙爷又不傻。

        高格格怎么进的雍亲王府,他清清楚楚,这时自然也不免多问了一句。

        这儿,康熙爷一开口,佟贵妃拿着证据就要上前。

        若音这时,却忽然拉住了佟贵妃,跪了下来,郑重道:“皇上,高氏犯案手段极为高明,她甚至买通了好些雍亲王府内部的人。”

        “身为小小一个格格,她能做到这样的事,的确令人惊骇。”

        若音说到这儿,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康熙爷。

        康熙爷也正看着若音,心里颇有些想法,然后道:“快起来吧,有身子的人,坐着说话也就是了。”

        “是。”

        若音应了,便重新坐回到了一旁的太师椅上面去。

        而这时,德妃咬咬唇,还是忍不住道:“这高格格,是妾身举荐的不错。可当时也是瞧着高家这出身不错,高氏看着丰腴,也是个好生养的。”

        “可皇上也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话,臣妾也实在是不知道,她竟然有这样的一副心肠。”

        “…”

        康熙爷一时没说话,只点点头,然后看向躺在地上的高格格的尸体,就道:“这件事,朕已经知道了。”

        “好了,人都死了,就先抬下去吧。至于高氏一族,朕自会问罪。”

        话说到这里,众人这才散了。

        不多时。

        若音和胤禛陪着佟贵妃一起回到了她的宫殿,佟贵妃心中不忿,差点没忍住拿了花瓶砸在地上。

        她咬牙,便问道:“阿音,你刚刚怎的把我拦住了,我们的证据——”

        若音摇了摇头,解释道:“德妃在场,这是我们都始料不及的,她舌灿莲花的本事,姨母你也瞧见了。”

        “咱们这东西拿出来,她要是反过来说咱们做局害她,或是撇清关系什么的,咱们再咬住反而不好。”

        “只是暗中隐晦地往她身上引,这其实反而才是最好的。”

        “皇上那儿心中疑惑,德妃的解释自然更像是在辩解了。怀疑的种子么,一旦埋下,很容易生根发芽的。”

        佟贵妃还是不太明白。

        可她看着,胤禛和若音都朝她点头,一脸认真的样子,最后也只得将手上的供词拿出来,缓缓放到一边了。

        “好吧。”

        佟贵妃这下也没了法子,只得道:“你俩既然都是有打算的,那也就罢了。左右我不懂这些,都是听你们的,帮你们做事而已。”

        佟贵妃说着,又想起什么,忙拉住若音的手,叮嘱道:“好孩子,你也是。往后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

        “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也一定要进宫来跟我说。”

        “好,姨母。”若音颔首答应,心里暖暖的。

        佟贵妃见若音这么乖巧,也笑了,柔声道:“为了你和胤禛这一句姨母呀,帮你们,也都是值得的。”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宫门也快落锁了,你俩先回去吧。也记得有空时,带着孩子们进宫来看看我也就是了。”

        若音和胤禛都点头应了下来,再朝着佟贵妃行了一礼后,这才离开了。

        离宫时,外头正夕阳西下,宫门也都快落锁了。

        若音撩开车帘,看着窗外明媚的夕阳,便对胤禛道:“这回虽然没能扳倒德妃,但情形也都在咱们的意料之中。”

        “只是,四爷。德妃既然知道,咱们已经开始对她动心思了,她必然也不会坐以待毙。接下来——”

        胤禛忽然握住若音的手,道:“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小心应对。至于涉及后宅的,你再出面也就是了。”

        “平时呀,你该好好养胎才是。瞧瞧你这脸色,虽然是故意弄得憔悴些的,但我看着,好像你最近还是瘦了呢。”

        若音听了,噗嗤一声就笑了。

        她道:“四爷小半月没过来,妾身的肚子都比之前大了一点点,哪儿能反而还瘦了呢?之前的衣裳都快穿不下了,铁定是没瘦的。”

        “您呀,是太担心妾身了。”

        “是吗?”

        胤禛仍然有些狐疑,认真地看着若音,看了一会儿好像看不出什么门道来,索性直接一把揽住若音的腰,就把她往自己的怀里拉了拉。

        若音始料不及,整个人跌在了胤禛的怀里。

        就听见胤禛在自己的头顶上,柔声说道:“都好久没有抱过你了,正好这会儿多抱抱,看看是不是还是和之前一样的。”

        若音稍稍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一些的姿势依偎在了胤禛的怀里。

        须臾,雍亲王府到了,马车停了下来,苏培盛摆好了脚蹬,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等着若音和胤禛下马车。

        然而。

        苏培盛等了好一会儿,马车里都没有动静。

        嗯?

        难道是睡着了?

        苏培盛很是为难,想起自己时不时就会被胤禛责罚的事情,这会儿实在是不敢去撩开帘子喊醒胤禛和若音。

        而就在他犹豫的时候,王府里,璟婳带着两个弟弟,正好就出来了。

        这一下。

        苏培盛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忙到了璟婳跟前,可怜巴巴道:“小格格,您出来了正好。”

        “王爷和侧福晋好像睡着了,您不如——”

        璟婳没说话,往马车里看了一眼。

        这段时间,阿玛额娘之间好像有点奇怪,她看在眼里,好几回也找了阿玛额娘聊天,可惜都没有效果。

        今天阿玛额娘竟然在马车里待着不出来了?

        嘿嘿!

        璟婳忽然想到了什么,就白了苏培盛一眼,小声道:“行了,就在外头等着,别去打扰阿玛额娘!”

        苏培盛:“…”

        完了。

        好像现在,就连小格格都嫌弃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