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89章 温宪把太后气晕了

第289章 温宪把太后气晕了

        和妃一开口,大家伙儿都望了过去,很是好奇。

        佟贵妃向来稳得住,对宫里事也并不在意,她都能这般如临大敌似的,显然事情不简单。

        “诸位。”

        佟贵妃站了起来,说道:“温宪公主今日乔装打扮进了寿康宫,也不知道与太后说了什么,竟然起了争执。”

        “刚刚来人禀报,说是太后晕了过去。太医院的太医们也都悉数赶去了寿康宫,正把太后守着呢。”

        “太后那儿,眼下情况未明,或许不大好!”

        佟贵妃已经说得很委婉了。

        岂止是情况未明?

        分明就是,一群太医们给太后看过以后,都束手无策,只能先死马当活马医,看看能不能尽力想想法子了。

        “这…”

        和妃也是大吃一惊,她也站了起来,犹豫了一下,看向若音和兆佳氏。

        兆佳氏却是心头一横,道:“我也去。”

        “...”

        和妃或许本来是想劝这两个孕妇先在这留着的,但见兆佳氏坚持,又想着兆佳氏会些武功,她们人多应该也无碍,这才点了点头。

        寿康宫。

        若音跟在佟贵妃跟和妃身后到的时候,这儿已经有些乱糟糟的了。

        宫女太监们忙前忙后,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见佟贵妃过来,仿佛找到主心骨似的,忙就来了。

        “贵妃娘娘。”

        小宫女显得忐忑,便道:“太后病了,皇上那儿还在和雍亲王等商议朝政大事,太医院那边…拿不出解决法子,这…”

        佟贵妃闻言蹙眉。

        她可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有点犹豫。

        和妃这时见状,就站了出来,斥责道:“混账!太后都病了,皇上哪怕是在处理事情,也该先去禀报一声。”

        “至于太医院,他们要再这样唯唯诺诺下去,只怕太后更加不好!该拿出点魄力来,好好想想法子!”

        “是——”

        那宫女闻言,像是打了一剂强心剂似的,这才点头先去办了。

        佟贵妃见和妃是个有主意的,心里也安定了不少,回头望了和妃一眼,二人互换了神色,这才往太后的寝殿处去了。

        寝殿里。

        若音跟着一路过去,想起上回来时候的场景,不觉唏嘘。

        这屋子里呀,仿佛都透露出一种沉珂的药味来了,可见太后一病半年多,这药都不知道喝了多少。

        很快。

        若音她们来到太后的床榻边的时候,就发现太后的床榻旁已经坐着一个人了。

        不是旁人,正是温宪。

        佟贵妃那儿虽说早知道温宪进宫来了,却也没想到,她明明都已经把太后气得晕过去了,竟然还在这儿安安生生地坐着。

        她身上,还穿着一身公主府的丫鬟衣裳呢,可见今天的确是悄悄溜进宫里来的。

        “温宪?”

        佟贵妃率先开口,还是问道:“你不是应该在公主府里吗?”

        温宪听见有人来,回头望了一眼,眼神从若音的身上扫过去时,闪过了一丝厌恶,然后道:“太后病了。”

        “我在太后膝下长大,如今守着,有什么问题?”

        温宪的语气一点都不客气。

        佟贵妃听完脸色瞬间难看了许多,正要发作,这时候殿外又有人来了。

        众人都望了过去。

        “额娘——”

        温宪率先喊了一句,或许也是知道自己今天是私自入宫的,便悄悄地躲在了德妃的身后,还小声嘀咕了了一些话。

        若音隔得远,当然听不清楚温宪到底嘀咕了什么。

        但她看得见,德妃那儿果然也看向了自己,露出了和刚刚温宪如出一辙的厌恶。

        “贵妃娘娘。”

        德妃面色一凝,走了上来,便道:“太后病着,太医们都在这儿会诊,那么,闲杂人等,是不是应该先离开?”

        德妃说完,又看向了若音跟兆佳氏,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

        佟贵妃平时再不理事,也不是个泥捏的性子,现在也坐不住了,便问道:“德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德妃收敛眼眸,直言不讳就道:“太后病着,不愿意见到不想见到的人。上回,太后让音侧福晋帮忙做一件事,那事情都没办成。”

        “贵妃娘娘觉得,她还适合留在这里吗?”

        德妃似乎觉得自己很占理,说完以后,还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来看着佟贵妃。

        佟贵妃不知是什么事儿。

        这时,似乎也找不到合适的辩驳理由。

        若音冷眼看了会儿,也知道佟贵妃并不擅长处理这种事,便缓缓上前,问道:“德妃娘娘可敢与大家伙儿说说,太后让妾身办的,是什么事吗?”

        若音问完,嘴角就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来。

        赫然,也是觉得自己占理,别人拿她没有办法的样子。

        !

        德妃呼吸一窒,死死地盯着若音,知道顾氏的事情不好说出来,太后私下的拜托也并不那么合情合理。

        若音见德妃不说话,便继续道:“不过说来,德妃娘娘刚刚说的有句话,妾身是十分赞同的。”

        德妃挑眉,心中已有不好的预感。

        她正要开口,若音继续缓缓道:“太后病着,不愿意见到不想见到的人。那么,就还请温宪公主,先离开吧。”

        “你——”

        温宪差点跳起来,又想要冲到若音面前用爪子挠花若音的脸。

        好歹,被德妃身边的知书给拦住了。

        但也因为这样,知书被温宪狠狠地踢了一脚。

        “索绰罗若音!”

        温宪骂道:“你什么意思?你敢让我走?你好大的胆子!”

        “妾身可没有好大的胆子。”

        若音假装捂了捂自己的胸口,显得格外害怕的样子,就道:“今日公主怕是偷偷进宫来的吧?”

        “啧,穿成这样。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你的身上,有一些血迹?”

        “听说刚刚太后吐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到公主私自入宫,而被气成这样的呢?唉。”

        “公主,你也是太后亲自教养长大的,太后待你这般好,你是怎么回报她的呢?”

        “为人子孙,孝顺是最基本的,可是你却…”

        若音顿了顿,不再继续说了。

        她觉得,这样只把话说一半,是最好的。

        温宪果然怒不可遏,她指着若音,就骂道:“如果不是你们将顾氏找来,让她来我府门口伸冤,又哪里来的这些事?”

        “她插足我和额驸婚姻,到底是谁错了?偏偏,你们还要帮这个贱人!我可是公主,由不得你们不尊重着!”

        “今日,我是偷偷进宫的,可那又怎么样?我是公主!我从小在寿康宫长大,想要回自己的家,有什么问题?”

        “你,你这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温宪骂完,像是气竭了似的,扶着知书喘了口气,看着若音的时候,仍然是满眼的愤恨。

        若音没说话。

        因为这个时候,她已经看见,门口的方向,康熙爷来了。

        康熙爷大步流星进来,走得很快,他脸色很不好看,刚到门口时就正好听见温宪在大放厥词。

        他先是脑门一跳,想着温宪怎么在这个时候进宫来了。

        正好,温宪的话,就解释了他脑中冒出来的疑惑。

        是偷偷进宫的。

        而且,眼下太后的情况,只怕跟她脱不了干系。

        “皇上——”

        佟贵妃的位置最先看到皇上,她再顾不得那么许多,便迎了上去,道:“臣妾已经命太医们好生想办法了。”

        “太后她,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康熙爷点点头,看着佟贵妃,稍稍欣慰,也不搭理德妃和温宪,就叫了太医院的院判先过来。

        “太后乃是急怒攻心,导致痰气上涌,这才晕了过去。”

        院判满头冷汗,顶着压力回答道:“药,微臣已经开好了,只是效果不大。太后她,身子底子不是很好,用猛药,只怕身子承受不住。”

        “微臣无能!”

        院判说完,不停地朝康熙爷磕头。

        他也没办法。

        太后眼下的情况,只能下猛药,可太后身子不好,这猛药未必承受得住。

        只怕还没病死呢,反而就因为吃了他这一剂猛药而给弄得一命呜呼了,他到时候,只怕要承担罪责。

        他实在是,怕得很。

        康熙爷手握着拳头,深吸一口气后,也知道这些太医们的顾虑,只得忍着不满,问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院判那儿想了想,犹豫道:“有。”

        “施针,应该也是可以的。就是,这要用到一种特殊的施针疗法,太医院会此法的王太医,前几日已经丁忧回乡了。”

        丁忧回乡,就是家中父母过世,回去祭奠了,这是规矩。

        “...”

        康熙爷默了默。

        他这一不说话,寿康宫内的气氛顿时就凝重了起来,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纷纷想着,这些太医要真拿不出个法子来救治太后。

        那太后岂不是——

        若音在旁看着,这时便小心翼翼上前,道:“根据妾身所知,刘太医是会此法的。眼下既然不好下猛药,不如让他试试?”

        康熙爷闻言立即站了起来,语气激动,问道:“人在哪?”

        若音赶忙回答道:“妾身来寿康宫时,没瞧见刘太医,料想他今日应该不当值,就让身边的嬷嬷,出宫去请了。”

        “他家离皇宫还算近,应该不出一刻钟就能到了。”

        康熙爷稍微松了口气。

        他点头,语气稍微好了些,就道:“嗯,你们两个,也都是有孕的,先坐下吧。”

        温宪不甘心。

        她刚要说话,德妃那儿立即就把她给拉住了,同时用眼神警告她,不要再冲出去了。

        温宪被德妃拉着,扭了扭身子,到底拗不过,放弃了。

        若音坦然坐着。

        打量着温宪和德妃,就在温宪看向她的时候,她还故意露出了挑衅的神色来。

        你来啊,跳起来打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