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83章 面见康熙爷,太子崩溃

第283章 面见康熙爷,太子崩溃

        隆科多的人,很快带着管事太监进屋。

        “奴才见过皇上。”

        管事太监朝着康熙爷略略服身,嘴角忽然就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来,问道:“您,应该还记得奴才吧?”

        管事太监显然看出来康熙爷脸色变了变,就继续质问道:“您可曾想过,有朝一日,会和殿下,到了如今的地步呢?”

        康熙爷没说话,只看着那管事太监,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管事太监徐徐跪下,朝着康熙爷磕了一个头,就道:“殿下从未问过,可奴才却还是想问一问的。”

        “殿下自问作为太子,兢兢业业。小的时候认真读书,不敢有一刻的怠慢,长大以后也是勤勉于政务,努力将一切做好。”

        “可到头来,他得到的,却是皇上您提拔大阿哥作为郡王,甚至手上掌握兵权,来钳制殿下。”

        “既生瑜,何生亮。皇上,您都有太子殿下为您分忧了,又何故要重用大阿哥呢?”

        “您应该知道,大阿哥有野心,他屡屡挑衅太子,可时时刻刻都盼着,将他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呢。”

        “后来嘛,大阿哥自己犯了错,被圈禁了。太子殿下本以为日子会好些,却又有了四阿哥。”

        管事太监说着,深深地看了一眼胤禛,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诮的笑容来,意味深长道:“四阿哥,可比大阿哥厉害多了呢。”

        “奴才瞧着,他和李公公,说不定真的关系还挺好的。”

        “皇上,难不成在您心里,这样一个个别有用心的儿子,就能比得上太子殿下了吗?他可是从小跟在您身边长大的!”

        “够了!”

        康熙爷不愿再听下去。

        他大声呵斥一声,抓着手边上的砚台,就直接砸向了那个管事太监的脑袋。

        这一下,准头极佳。

        管事太监脑袋被砸到以后,立即就破了,鲜血顺着脸颊流到了下巴上,再流到了地上,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皇上。”

        管事太监脸色平静,显然视死如归,他道:“奴才能为殿下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可惜,奴才无用,帮不上殿下。”

        “竟然,连那贱人腹中的孩子都没伤到。”

        “说来,奴才无用,殿下亦是无用的,被皇上您猜忌至此,竟然毫无办法。不像有些人,呵呵——”

        管事太监说到这里,一闭眼睛,猛地磕到了地上,最终闭上了眼睛,了无生机。

        隆科多在旁听得心惊肉跳。

        这管事太监胆子也太大了!

        他刚刚那些话,可不都是在指责康熙爷吗?

        甚至还顺便往胤禛的身上泼了脏水,诋毁胤禛和李德全!

        这…

        “皇上!”

        隆科多想要开口解释,康熙爷那里却摆摆手,对李德全道:“去把太子叫来吧。”

        康熙爷目光很冷,脸上看着也格外严肃,胤禛就在底下站着,看着康熙爷这副样子,想了想,才道:“皇阿玛。”

        “儿臣以为,刚刚那人的话,颇有些蹊跷。”

        康熙爷挑眉,看向胤禛,问道:“哦?”

        “此人,口口声声在为太子殿下分辨,但实际上,却是在表达对您的不满。”

        胤禛道:“太子殿下私底下究竟如何,您心里定然清楚。而让太子殿下禁足,自然也有您的考虑。”

        “他这般说,非但无法让您宽恕太子殿下,只怕会更多的想起他的不好来。同时,也坐实了这次的事。”

        康熙爷不是傻子。

        胤禛想到的这些,他自然也已经想到了。

        只是。

        刚刚那人,他认得。

        从前在乾清宫伺候,他看着还算妥帖,这才让他去伺候太子的。

        说来,这也是他曾经身边的人。

        康熙爷自然也清楚,这人服侍太子多年,说出来的话,不免有些可信度。

        但。

        他若不是为了太子,那又是为了谁呢?

        胤禛吗?

        康熙爷心里暗暗摇头,觉得也不像。

        要是为了胤禛,实在是不必多此一举去说胤禛和李德全走得近的事情了,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而胤禛事后,也只需要推波助澜坐实太子的罪证,没必要当着他的面,把这件事当中的疑虑给说出来。

        想到这里。

        康熙爷不免看向胤禛,语气不疾不徐,却带着试探,问道:“老四。在这件事上,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是。”

        胤禛一下子跪了下来,诚恳道:“儿臣绝无虚言!”

        康熙爷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便让胤禛起来,先坐下了。

        不一会儿,太子来了。

        他进来时,显得有些战战兢兢的,然后就在看见隆科多和胤禛也在的时候,眼里流露出了一丝愤怒。

        但很快,太子也看清楚了这殿内地上躺着一个人,而且,正是他身边的人。

        这下,太子心中意识到不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便问道:“皇阿玛,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老四这个家伙,跟您说了什么?”

        “王公公他怎么了?怎么死在这里了?”

        “皇阿玛,老四他别有用心,一直都想取儿臣而代之!还请您,一定不要相信他的话!”

        太子也是慌了。

        平日还算沉稳的他,经历过这段时间的忐忑,听着园子里的人议论纷纷,想着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实在是坐不住了。

        他不甘心!

        他乃是嫡后所出的嫡子,这样尊贵,就该贵为太子!

        偏偏他的兄弟们都这么不省心,乌鸡眼似的盯着他,他偶尔出手惩治一下这些不安分的人,怎么了!

        然而。

        或许正因为有了之前,康熙爷和胤禛之间的那些对话,在此刻的康熙爷看来,太子这副样子,是十分让他失望的。

        康熙爷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神色,便问道:“胤礽,你真的觉得,老四他一心都想着害你吗?”

        太子睁大了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康熙爷这么问,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也只得反问道:“皇阿玛,难道不是吗?”

        “老四他,借着试验田大出风头。现在朝中的人对他也是信服不已的,儿臣这个太子呢?门庭寥落,无人问津。”

        “他,难道不是想要借此抢了儿臣的位置吗?”

        “皇阿玛,您可别忘了!他可是在孝懿皇后膝下养大的,也是半个嫡子!说不定,他——”

        这次,康熙爷抓起了手边的笔筒,朝着太子丢了过去。

        太子吓得闪躲,那笔筒只打中了他的脖子,他痛呼一声不再言语,就捂着自己的脖子,看向康熙爷。

        康熙爷此刻,眼里只剩下了厌恶。

        他道:“胤礽,朕实在是没有想到,时至今日,你还是如此的不知悔改。”

        “难道你以为,作为太子,能够勉强守成,就已经够了吗?再说,你私底下做的那些事,朕也未必全然不知情。”

        “你纵容身边的人收受贿赂敛财,欺压他人,包庇亲信,排除异己。朕从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觉得想要权衡朝局,难免会有些取舍。”

        “但今日,朕才知道,是朕错了。”

        说到这里,康熙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太子愣住了。

        他跌坐在地上,眼里闪过了一丝恐惧。

        皇阿玛竟然知道!

        他什么都知道!

        他,只是从来都没有说过!

        枉他一直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很聪明,有时偷偷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总以为没人知道。

        现在他却才明白,或许别人早就知道,只是顾及他的身份,不好说什么,等他现在连身份都要丢了。

        那些人不怕他了,自然什么都说了。

        此时此刻。

        无限的恐惧涌上了太子的心头,他害怕地抱住了自己的膝盖,看向康熙爷,几乎要哭了。

        “皇阿玛,求求您,给儿臣一个机会!儿臣一定好好改正,再也不犯了!”

        太子近乎渴求。

        正如那管事太监所说的一样。

        康熙爷利用大阿哥钳制他的那段时间,他没有一天是安心的,生怕什么事没做好,第二天醒来,太子的位置就已经落到大阿哥手上了。

        他明明是太子!

        既然给了他这个位置,为什么又要人来钳制他!

        他害怕,时常睡不好,精神上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而如今,这一天似乎真的来临了,他又如何能够不失态呢?

        上首。

        康熙爷看着太子这副样子,眼里却只有失望。

        在他眼里,一个合格的储君,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

        钳制?

        立太子时,赫舍里一族、钮祜禄一族,佟佳氏一族,都虎视眈眈,他权衡利弊选择了胤礽,也并非全因为情分。

        上位者,本就要为了平衡局势做出选择。

        而康熙爷选择培养大阿哥,也无非是为了不让赫舍里一族一家独大而已。

        康熙爷有自己的立场。

        而他也认为,要能做好太子,也应该有这样的能力。

        但显然。

        现在看来,胤礽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李德全。”

        康熙爷想到这些,心中哀叹,便道:“带人来,送胤礽回去吧。同时,也将随扈南巡的那些大臣们都叫过来。”

        “朕有一件事情,要和他们商议。”

        太子大吃一惊。

        他站了起来,刚想开口,却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康熙爷猛地站了起来。

        大概是多年情分让他有些担忧,但很快,他又归于冷静了。

        “传太医。”

        康熙爷淡淡说完,就又看向胤禛和隆科多,道:“你们俩,也留下吧。”

        “是。”

        胤禛和隆科多齐齐应了,两人的心跳也快了不少,心中知晓,康熙爷那儿犹豫多日没有决定下来的事情,怕是已经有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