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81章 下令彻查,太子地位岌岌可危!

第281章 下令彻查,太子地位岌岌可危!

        须臾。

        若音坐在小杌子上,静静地看着那只山猫,深吸了好几口气,心神才慢慢稳定了下来,归于冷静。

        这山猫体型之大,是她平生仅见,且看着这山猫的模样,不似寻常的中华田园猫,应该是那些山林深处才有的。

        杭州,乃是热闹繁华的城市,即使是在康熙朝,人口也是极多的,这山猫是怎么跑到驿馆里头来的?

        小顺子此时赶了过来,看见院子里血淋淋的一片,又扫过盘腿坐在地上喘着气脸色苍白的小桃,到了若音身前。

        “侧福晋!”

        小顺子声音都在发抖,问道:“这是怎么了?这——”

        “只怕是有人要害我。”

        若音咬咬唇,手都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将刚刚发生的事情简略一说,就道:“这山猫来得不寻常。”

        “小顺子,你立即去叫刘太医过来,让他帮小桃看看伤势。再去打听,今日是谁在负责值班,同时追查这只山猫的来路。”

        “以及,咱们驿馆里,有没有人懂得训猫!”

        小顺子嘴唇有些发抖,转身路过小桃身边时,将自己随时贴身带着的金疮药递给了小桃,道:“可以止血。”

        “你…先用着。”

        言罢,小顺子忍着心疼,这才先去办事了。

        刘太医很快来了。

        跟着一起过来的,还有胤祥和隆科多。

        胤祥格外急切,他听说出事了,正好来的路上遇见隆科多,便直接就叫上了隆科多一起,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小四嫂!”

        胤祥过来时,看见了地上山猫的尸体和已经有些干涸了的血迹,不免觉得骇然,便问道:“怎么回事?”

        若音先让刘太医给小桃处理伤势,就简略讲了事情,然后看向隆科多,问道:“如今,你是步兵统领。”

        “此番跟着皇上南巡,安保方面的事情,也是你在负责。怎的会有山猫混了进来,竟然毫无察觉?”

        若音如果不是知晓隆科多底细,清楚他的确是胤禛的心腹,此刻怕是都要怀疑他了!

        隆科多额头上也满是冷汗。

        他忙跪了下来,道:“臣目前也不知情,按理来说,这园子里的侍卫都是轮班值守的,有这样的山猫混进来,理应发现!”

        但,也不绝对。

        山猫不同于人,相较于人而言,山猫体型终究是要小一些的,且训练有素的山猫爬树也格外厉害。

        相对来说,想要隐藏身形躲起来伤人,也更加容易。

        故此,躲过侍卫们的探查,也并非没有可能。

        若音打量着隆科多,见他战战兢兢的样子,也知道逼迫无用,但还是板着脸道:“隆科多大人。”

        “这件事,你还是回头调查一下吧。这回险些伤了我也就罢了,下次若是王爷,甚至是皇上,你这步兵统领的差事,怕是就要到头了。”

        “这回,若是你的人里头被人混入了奸细,你更要仔细揪出来。”

        隆科多晓得轻重,再被若音这么一警醒以后,也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道:“臣这就去查。”

        “去吧。”

        若音点点头,眼里闪过一丝疲惫,就看向胤祥,道:“你四哥和十四弟都不在,这驿馆里,我也就只有你信得过了。”

        “我已经让小顺子那里去调查,这园子里有没有人会训猫的。”

        “但,你也知道,这回会来害我的,多半也是那些和你四哥不对付的人。回头你要查的,也是那方面。”

        “不仅仅是那位,还有——那个藏起来,从不肯在人前露面,却喜欢在背后搅动风云的人。”

        胤祥知道若音说的是谁。

        太子,和胤禩。

        “小四嫂,我知道。”

        胤祥郑重点点头,又道:“这几日,四哥还没回来,你这儿就还是待在屋子里,暂时别出去吧。”

        “另外,我觉得,此事也应该和皇阿玛说一声。”

        康熙爷又不是傻子。

        若音遇上山猫的事非比寻常,用脚想想都能觉得,谁最有可能了。

        那位,如今遭了康熙爷的厌弃,要是再被发现用这样阴损的手段来对付若音,下场只怕是不会好。

        若音想到这里,就点点头,道:“好,那就麻烦你和小顺子,这些天多尽心一下了。”

        “应该的。”

        胤祥答应着,也就暂时离开了。

        不多时。

        刘太医那儿为小桃处理好了伤口,就过来了。

        若音看见他,忙问道:“小桃的伤势怎么样了?他狠狠挨了一爪子,我看着流了好些血!会不会留疤什么的?”

        刘太医见若音着急,便解释道:“侧福晋放心。小桃姑娘会武,当时情形怕是不太好,她已经尽力帮自己规避伤害了。”

        “那伤口,看着可怖,实际上并未伤到胫骨。至于会否留疤,还是得看后续的恢复情况,但微臣一定尽力。”

        若音听刘太医这么说,也稍稍放心。

        但,她也知道。

        刘太医都不确定是不是会留疤,那就说明,伤口还是有些严重的。

        那山猫的爪子在阳光底下几乎都能反光,可见十分锋利,小桃再怎么规避,也是被挠了的,又能轻得到哪里去呢?

        “刘太医。”

        若音想着,又问道:“那桂嬷嬷呢?她也为我挡了一下,当时瞧着,好像没什么大碍!刚刚,你去看过她了吗?”

        刚问完。

        一旁的屋子里,换了一身衣裳的桂嬷嬷就走了出来,她道:“奴婢没有大碍,就是那衣裳穿不得了而已。”

        “背后,只有浅浅的口子,破了皮,血都没有流。”

        若音睁大眼睛,看向桂嬷嬷,问道:“果真?”

        “千真万确。”

        桂嬷嬷点头,回答道:“刚刚还是采桑陪着奴婢换衣裳的呢,她也帮奴婢仔细检查了刚刚那山猫抓到的地方,的确没有流血。”

        若音听完,看向采桑,见采桑认真点头,这才信了。

        还好,桂嬷嬷没事。

        “侧福晋。”

        若音正想着,桂嬷嬷那儿走了过来,就道:“您呀,刚刚惦记着处理这件事,浑然忘了您自个儿了。”

        “都有孕在身呢,刘太医都来了,也不让他想帮您看看,只记挂着问小桃了。”

        “小桃那儿,如今采薇在旁边照顾着呢。小桃平时身体底子很好,这回也一定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若音叹了口气,随即攥紧了拳头,咬牙道:“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放过背后想要害我的人的!”

        这回,她虽然没事,却害了小桃,还险些伤了桂嬷嬷。

        要让她查出来是谁干的,她也要还回去!

        不一会。

        刘太医那儿为若音诊脉完毕后,禀报道:“侧福晋只是略微有点受到惊吓,胎像还算安稳,没有大碍。”

        “微臣会在侧福晋今晚的安胎药里添加一些安神助眠的药物进去。侧福晋只需要在喝过以后,好好睡一觉,也就没事了。”

        若音听完稍稍安心,还好她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早就沉着冷静,甚至还能及时反应过来去应对了。

        孩子,也安然无恙。

        “多谢刘太医了。”

        若音说着,也实在是累了,加上几个孩子们一直十分担忧地陪在她身边呢,她也只得缓和下神色,先陪着孩子们去用晚膳了。

        翌日清晨。

        伴随着胤祥跟康熙爷禀报了若音这儿遇袭的事情以后,康熙爷颇有些愤怒,立即就下令彻查这件事。

        同时也要让隆科多仔细调度园子里的侍卫,加强巡逻,绝对不能让有歹心的人再闹出什么事端来。

        不仅如此。

        康熙爷还下令,调一队侍卫去太子那儿,将太子的住处给围了起来,日夜不停地在四周巡逻着。

        一副,要监禁太子的样子。

        这番动静一出来,园子里,又有些人心惶惶了起来。

        大家伙儿不免都开始猜测,这回雍亲王的侧福晋遇上山猫袭击,险些伤了腹中孩儿的事情,会不会是太子那里做的。

        太子先是对自己的幼弟毫无怜惜之情,而后更是因此惹得康熙爷吐血,甚至事后不思悔改,诋毁李德全和雍亲王。

        这次更是为了报复雍亲王,连雍亲王侧福晋腹中孩子都不放过。

        这,也未免太冷血了一些。

        园中众人惴惴不安,有些正直的,选择立即面见康熙爷弹劾太子,还有些人虽然在观望的,也不免对太子大失所望。

        其中,某些从前还和太子有些来往的人,此时也立即划清界限,生怕被连累了。

        两天后。

        若音养了两日,身子似乎好了不少,期间也一直有去看小桃。

        小桃手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恢复得很好,刘太医还开了祛疤的药物给她,说是再过几日就可以用了。

        小桃接过药物,却笑呵呵道:“奴婢是要跟着侧福晋一辈子的,保护侧福晋和小阿哥小格格们。”

        “这祛疤不祛疤的,倒是无所谓,反正不嫁人,侧福晋也不会嫌弃。”

        小桃笑呵呵的,心态乐观得很,又对若音道:“这回侧福晋反应也真快,要不是您先踢了那畜生一脚,让它受伤了。”

        “后头,也没有奴婢大显身手的机会呢,所以侧福晋也别自责和难过。”

        “奴婢的职责就是保护您,要是奴婢没做到,奴婢反而会不高兴。”

        若音看着小桃这副样子,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帮小桃倒了一杯茶水,让她多喝水休息。

        一旁,小顺子看见小桃这样,就忍不住嘀咕道:“女孩子留疤,总归是不好的。而且,你怎么就想着不嫁人呢?”

        “唉,虽然,但是——总之,我们都是不会嫌弃你的。”

        ???

        小桃莫名其妙地就看了小顺子一眼。

        什么虽然但是总之呀,这傻乎乎的小太监说话真是奇奇怪怪的,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只是,小桃却看得懂小顺子的眼神。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小桃便摆摆手,敷衍道:“行了,我自己都不嫌弃我自己,我才不在意别人嫌不嫌弃我呢。”

        “不嫌弃最好,就算嫌弃!哼哼,他要是敢表现出来,我一拳下去,他就该知道,他要向我认错了。”

        若音看着这样活蹦乱跳的小桃,便和小顺子一起笑了。

        这样乐观,是好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