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72章 出发去南巡

第272章 出发去南巡

        二月中旬。

        璟婳过了四岁生日后,府里就开始张罗着南下的事情了。

        若音膝下三个孩子呢,最小的弘晞也都两岁多了,能跟着出远门了,当然还是带在自己身边比较放心。

        就这么忙活着张罗了半个月,出发的日子到了。

        大清早。

        若音醒了,困得起来,还在床榻上想着多眠一眠呢,门口就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璟婳走了过来,瞧见桂嬷嬷还在门口守着呢,抬头又看了一眼还没亮的天空,便问道:“嬷嬷。”

        “这个时辰,额娘还没起来吗?”

        桂嬷嬷见璟婳兴冲冲的样子,笑着就道:“还没呢,这个时辰,怕是宫门口的队伍都还没准备好。”

        “格格这么早起,可休息好了吗?要不要,再睡会?”

        璟婳摇摇头。

        她长这么大,都没出过那么远的门呢,一想能跟着阿玛和额娘,去看夫子提到的西湖断桥残雪,长堤莺啼,她实在就高兴得睡不着了。

        “不睡了。”

        璟婳百无聊赖,就在若音门口的游廊上坐下了,晃着双腿,靠在一边的柱子上,打了个哈欠就道:“我在这等额娘起来。”

        屋子里。

        若音本也是惦记着要出门,刚刚醒了,也只是迷迷糊糊的,眼下听见女儿的声音,便动了动身子。

        她这一动,若音身侧睡着的胤禛也察觉到了。

        胤禛将若音揽在怀里,就柔声道:“还早呢,再休息会吧?”

        若音用脑袋蹭了蹭胤禛的里衣,便道:“外头璟婳来了呢,要不去看看她吧?”

        “没事。”

        胤禛的声音也有些困,他道:“再休息会。”

        “...”

        若音默了默。

        想着最近胤禛帮忙筹备南巡的事情也的确累了,便没再挣扎,靠在胤禛身边,也就把眼睛闭上了。

        这一觉,也没睡多久。

        南巡毕竟路途遥远,每一站的行程也都是提前规划好了的,不能耽搁,约莫两刻钟后,若音和胤禛也就起来了。

        这个时候。

        璟婳耐不住性子,把两个弟弟也都吵了起来,还亲自带着弘晞洗脸换了衣裳。

        这会。

        璟婳带着两个弟弟亲自到了若音的屋子门口,坐在桂嬷嬷刚刚搬过来的小杌子上面,忍不住就嘀咕道:“弟弟真不好带呀。”

        言罢,璟婳就瞧了一眼弘晞。

        “...”

        弘晞两岁多了,也懂点什么了,见姐姐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他,他的眼里一下子就露出一种惶恐的表情来。

        “姐姐!”

        弘晞喊了一声,嘟囔着小嘴,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好啦好啦。”

        璟婳也只是说笑而已,这会儿就过去摸了摸弘晞的脑袋,道:“跟姐姐一起在这乖乖坐着,等阿玛额娘出来,知道吗?”

        弘晞没听十分明白,但见姐姐严肃的样子,知道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也就点点头,没再闹腾了。

        若音穿好衣裳出来时,正好就瞧见了三个孩子排排坐的样子。

        他们格外规矩,甚至坐得笔直,就像听话的小学生一样。

        看见他们三个,若音一下就笑了。

        璟婳那里,听见动静,忙转头过来,然后兴奋了起来,也笑了,还一下子就扑进了若音的怀里。

        “额娘。”

        璟婳抱着若音,又拉着若音的手,高高兴兴道:“走,额娘,咱们用早膳去。”

        “嗯。”

        若音也点点头,再看向不远处站着的绿拂和绿柳两个丫头,就问道:“二格格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备好了。”

        绿拂和绿柳齐齐点头,若音这才安心了些。

        早膳后。

        天刚刚亮了没多久,眼看着要到大部队集合出发的时候了,雍亲王府的三辆马车也赶忙跟着一起,出门去了。

        若音可要带着三个孩子呢,加上随侍伺候的人以及物品,三辆马车,已经是非常轻装简行的了。

        这回下江南,与上回的路线差不多,京城出发,途径山东、江苏进苏州,再沿水路去南京和杭州等。

        马车上。

        胤禛拿起地图来,跟若音说起路线,嘴角还扬了扬,道:“这回,不止是到杭州,还会去绍兴。”

        “阿音,上回没去,咱们这次去绍兴,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绍兴?

        若音眼前一亮,这鼎鼎大名的地方,从前读书时不知道背过多少遍了,她自然是知道的,就是没去过。

        “好呀。”

        若音灿然一笑,便答应了。

        这趟旅途,在抵达江苏之前,还是要依靠马车的,而后换成水路,若音一想起要坐船,先前晕船的那种不舒服都快要涌上心头了。

        就是璟婳和弘晴两个孩子格外兴奋,在马车上时,就撩开帘子趴在窗户口上看着外头。

        下了马车后,则就跟野孩子似的到处疯跑。

        结果。

        这二月初春的,天气还不算十分暖和,也不知道是哪天这俩孩子吹风的时候着了凉,竟是病了。

        好在,众人走走停停,几日时间过去,正好到了济南。

        济南大明湖畔的驿馆里。

        若音安顿好了两个孩子,从房间里出来时,胤禛正好回来,身后还跟着隆科多,二人正在聊天。

        隆科多如今又升官儿了。

        他原本就得重用,只是因为被下属连累,加之当初那事儿的确糟糕了些,康熙爷怕他心气太盛,结党营私什么的,这才一怒之下贬了。

        现在嘛,他长了教训,人稳重了许多,办事公允,也不再偏袒底下亲近的人,康熙爷见他如此,也觉得他成长了,便给了步兵统领的职位。

        这可是个手握实权的官职呢。

        隆科多也算是中年得势,现在跟在胤禛身边,也不见丝毫的张扬,反而更加内敛沉稳了。

        瞧着,这气质,与胤禛都有了几分相似。

        倒是舅舅学侄儿了。

        若音想着,便上前,道:“四爷,隆科多大人。”

        隆科多乍然见了若音,更严肃恭敬了,对若音拱了拱手,就道:“下官与王爷之间,事情也商量得差不多了。”

        “这就不打扰王爷和侧福晋说话了,下官告退。”

        隆科多说完,见胤禛颔首,就离去了。

        这时,胤禛走到若音面前,忙问道:“璟婳和弘晴怎么样了?刘太医来看过了吗?没有大碍吧?”

        若音摇头,道:“没什么大碍,这两个孩子,从小就不常生病,这回也是风吹得多了些,才病了的。”

        “刚刚吃了药,已经睡下了。刘太医说,养个三五日的,也就没事了。”

        胤禛点头,稍显放心,便道:“正好,这回皇阿玛在济南,也是要休息三五日的,顺道视察周围的水利,看看那些泉水什么的。”

        “你,便在驿馆里,看着他俩吗?”

        “嗯。”

        若音点头,就道:“虽然这回可能又不能出去逛了,有些可惜,但还是重要些,便先陪着他们吧。”

        “他们要是能快些好起来,说不定还能去一趟趵突泉呢。”

        若音上回随扈南巡时,就没去成趵突泉了,那回乌拉那拉氏还在呢,若音是除了她以外,唯一一个跟着过来的女眷。

        乌拉那拉氏看着她,那眼睛都跟乌鸡眼似的死死盯着,若音自然不敢行差踏错。

        这回嘛。

        若音本来当南巡是跟着胤禛来度蜜月的,谁曾想孩子又病了。

        真是世事难料呀。

        若音想着,就轻轻叹了口气。

        身侧。

        胤禛本来是牵着若音的手,准备着和她一起去用晚膳的,见她唉声叹气,便问道:“怎么了?”

        问完,胤禛又觉得若音脸色不是很好,再次追问道:“瞧着,你好像有些累,是不是照顾璟婳和弘晴太辛苦了?”

        “待会儿用了晚膳,要不你去休息?孩子那里,交给我吧!顺便,也让刘太医过去给你看看?”

        若音闻言摇了摇头,就道:“歇一会儿就好了。许是过两日就该来月信了,这来之前,有点不是很舒服。”

        该来月信了?

        胤禛瞧了一眼若音,这下子也想起来,仿佛真的是这么回事。

        若音每回来月信前,都会有点胸闷不舒服什么的,好在并不严重,多多休息,不那么劳累也就没事了。

        “那好吧。”

        胤禛想着,也只能由着若音去了。

        晚膳后。

        若音瞧了一眼孩子们,见他们精神好了些,胤禛又在喂着璟婳吃东西,璟婳吃了不少,而后又有胤禛哄着吃药,若音这才安心了不少,也就回去休息了。

        接下来的两三天时间里,若音都留在驿馆里,陪着两个孩子。

        璟婳和弘晴的身子骨底子果然是十分不错的,养了三日,就已经基本上好全了。

        这天下午。

        璟婳在屋子里闷了三天,实在是坐不住了,便拉了若音,要去院子里荡秋千。

        若音也拗不过。

        见璟婳的确是差不多好了,也就带着她和弘晴出了院子。

        秋千旁,弘晴帮着璟婳推秋千,若音带着弘晞在旁边的凉亭里坐着,璟婳就问道:“额娘,我们明天出去逛街吗?”

        “听说,济南很美呢!有大明湖,还有趵突泉!额娘,来之前我就想去了,眼下还有两日咱们就该走了,明天再不去就没机会了!”

        璟婳急得很。

        她从没出过远门,这次来之前,济南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她都打听过了,可谁知道,一来就病了。

        这几天,她就是惦记着这些还没实现的“好东西”,耐着性子留在屋子里好好养病,才能这么快好起来的!

        “...”

        璟婳那儿,见若音一时没开口,便就从秋千上跳了下来,跑到若音的面前,拉住了若音的衣袖,撒娇转圈道:“额娘,额娘!”

        若音看着璟婳这副眼巴巴,可怜兮兮的样子,一下子就笑了。

        这孩子。

        若音摇头笑了,便道:“待会儿刘太医过来,给你看了,他说可以,才行,知道吗?”

        璟婳一听有希望,格外开心,几乎要跳起来,便猛点头,道:“好,知道!额娘,你真好!”

        说完,璟婳就凑到若音脸颊边上,啵唧了若音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