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69章 陪胤禛祭奠孝庄

第269章 陪胤禛祭奠孝庄

        秋日忙碌后,天也凉了起来。

        转眼,冬季来临,京城又开始下雪了。

        若音喜欢白茫茫的雪,觉得软乎乎的好玩,也喜欢抱着暖暖的汤婆子,在院子里看看雪景。

        亦或是,陪孩子们堆雪人。

        弘晞转眼也两岁了。

        会说的话多了些,就是时常跟着璟婳学说话的时候,大概也不知道那些话都是什么意思,含含糊糊说出来了,却又不准确,弄得大家都忍不住想笑。

        “额娘!”

        璟婳很快就在雪地里堆了一个雪人出来。

        是她和弘晴一起堆的。

        大大的一个雪人呢,都跟他俩差不多高了,身子老大一个,脑袋又有点小。

        璟婳却很高兴。

        这是她堆的最大的一个雪人了。

        丑是丑了点,但是她还是很喜欢!

        璟婳喊着,就要拉着若音过去看雪人。

        若音一看这个身子大脑袋小,长得奇奇怪怪的雪人,嘴角就扬了扬。

        璟婳素来是个心思敏捷的,看见若音这样子,就扯了扯若音的袖子,小声说道:“女儿和弘晴费了好长时间堆的呢。”

        若音听璟婳说着,只得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是,额娘知道。额娘没有觉得不好,只要是用心去做的事情,尽力了,就够了。”

        “嗯嗯!”

        璟婳受到了一些鼓舞,想了想,又道:“额娘,上次你说教女儿做包子。嗯,咱们现在就去做吧!”

        “阿玛那里,就知道忙事情。咱们做好了包子,正好也差不多到了用午膳的时候了,就陪阿玛一起,用午膳。”

        今天胤禛休沐在家。

        他早晨陪了孩子们用早膳后,就回前院去了,说有事。

        璟婳告诉他,今儿若音要带着他们堆雪人呢,让待会儿胤禛得空的时候就过来,结果眼瞅着都要晌午了,还没来。

        璟婳不乐意,只得自个儿过去瞧他了。

        顺道,璟婳也知道额娘做东西的手艺好,想跟着学学呢。

        “也好。”

        若音盘算着,做包子简单,擀面皮和准备馅料什么的,主要靠的也都是耐心,耐着性子,总能做好的。

        璟婳平时活泼,学学做包子静静心,也是极好的。

        想着,若音便带着璟婳去厨房了。

        转眼,一个时辰过去,若音终于带着璟婳和弘晴,还有一旁跟着桂嬷嬷跃跃欲试的弘晞,蒸好了两笼包子。

        肉包子,和蔬菜包子。

        弄完一切,若音看着满脸面粉的三个孩子,以及仿佛打了一仗的屋子,忍不住就笑着摇了摇头。

        真是不容易。

        璟婳却兴冲冲的。

        她和采薇一起,将包子装了起来,放进食盒里,就喜滋滋地提着食盒,过来牵若音的手。

        “额娘,走,咱们看阿玛去!”

        若音见璟婳高兴,拿了手帕略微擦了擦她的脸颊,稍微弄干净了些,也就带着他们去找胤禛了。

        孩子们做包子可不容易呢。

        身上是脏了点儿,弘晞也是,他还小什么都不会,一副想帮忙的样子,捏出来的面团就是个奇怪的形状。

        若音也没法子,也没拦着弘晞,怕他一点参与感都没有,只看着哥哥姐姐们忙活会不高兴,也就由着他去了。

        他也是很兴奋的,身上全是面粉,还有蔬菜渣子。

        须臾。

        若音领着孩子们到前院,苏培盛也正好从屋子里出来,瞧见若音,苏培盛脸上先是一喜,像是本来就要出来找若音似的。

        他迎面走了上来,刚要说话,就瞧见了若音身侧的三个孩子。

        这下,苏培盛一怔。

        “苏公公。”

        若音看在眼里,也不给苏培盛发问的机会,就打岔问道:“王爷那儿,还没有用午膳吧?”

        苏培盛闻言回过神来。

        他摇摇头,就回禀道:“没呢。方才王爷正发话,让奴婢去叫侧福晋您过来一起用呢,您正好就来了。”

        “可见呀,和咱们王爷,是心有灵犀的。”

        苏培盛说完。

        若音刚一莞尔,璟婳就接了话茬,道:“可不?额娘和阿玛,当然是心有——”

        她想重复这个成语。

        她记得,老是有人用这个成语来形容她的阿玛和额娘来着,次数多了,她也就记住了,现在却好像,又有点忘了。

        弘晴却显然记得。

        他笑着,拉了拉自家姐姐的衣袖,提醒道:“心有灵犀!”

        “对!”

        璟婳猛点头,道:“阿玛额娘,心有灵犀。”

        话音刚落。

        屋内的胤禛听见了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正好听见这四个字,便笑着问道:“咱们璟婳在说什么心有灵犀?”

        问完,胤禛就看见了璟婳身上这副脏兮兮的样子。

        这下,胤禛也愣住了。

        若音见状,便解释道:“璟婳这孩子,早上妾身陪着她堆完了雪人以后,就嚷嚷着要做包子给您吃呢。”

        “弘晴和弘晞在旁边跟着也说要帮忙,结果在厨房里忙活了一阵,便就这样了。”

        胤禛哭笑不得。

        但很快,他心里更多的,是一阵阵的感动。

        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他实在是觉得,璟婳太暖了。

        果然,胤禛正想着,璟婳就提着食盒,贴了过来。

        “阿玛。”

        璟婳拉了拉胤禛的衣袖,就道:“阿玛做事辛苦了,吃点包子吧。额娘和女儿还有弟弟一起包的呢!”

        “嗯,好。”

        胤禛答应着,就和孩子们先去了膳厅。

        他们五个人呢,两笼包子肯定是不够的,厨房那边也准备了膳食,便一道端了过来。

        午膳后,孩子们要去午睡。

        胤禛拉了若音要一起睡,若音便就和胤禛,留在了前院。

        前院,胤禛的书房里。

        若音四处打量了一番,又瞧了一眼窗外被白雪覆盖着的那些竹叶,忍不住就笑着道:“妾身头一回来的时候,还迷路了呢。”

        “这儿竹子多,夏日的时候应该也凉爽,就是不知道,蝉虫那些多不多,会不会很吵?”

        若音看着竹子,问完以后,一时没听见胤禛回答,便就回头来望了胤禛一眼。

        胤禛却在看着他。

        若音笑着,怕胤禛走神没听清,还想问,却一下子就被胤禛被抱住了。

        胤禛的怀抱很温暖。

        若音被抱住以后,一时忘了问,便听胤禛道:“那回你大晚上过来,连斗篷也没有。我瞧着你小小的一个人,不知怎的,就记住了。”

        “阿音,果然呀。你从第一回出现在我面前开始,我就记着你了。”

        若音闻言,心头一跳。

        这件事,她自然也是记得的,这对她和胤禛来说,其实或许只是人生当中一件最最不起眼的小事。

        却不知道为什么。

        此刻从胤禛嘴里这般郑重的说出来以后,若音就觉得,好像格外值得记忆似的。

        仿佛,只要是她和胤禛之间的点点滴滴,在胤禛那里,都是需要认真记住,来留念的事情。

        想着,若音心里暖了暖,就跟着回应道:“是,妾身记着呢。”

        “那回,你还让苏培盛给妾身拿了斗篷。”

        若音嘴角扬了扬,笑着就道:“那时妾身还在想呢,您这个主子爷,倒是也不像传闻中一样,那么不通人情。”

        “至少瞧着妾身身子单薄,身上又落了雪,还记得让苏培盛拿斗篷给妾身。”

        胤禛也笑了。

        他那时,也是忽然想起来。

        那样的情况,如果是夜里换做别的女人过来,他一般也不会这样细心跟苏培盛提一句的。

        她们晚上过来,多半有所求。

        若音那里,却是为了小橘,和他,无甚关系。

        “说起来。”

        胤禛又想起什么,便问道:“传闻中的我,很不通人情吗?”

        若音听胤禛问,就笑了。

        “是。”

        若音回答道:“那时听旁人说,四爷您是最最公正的一个人了,从不徇私。平素,也都是板着脸的格外严肃。”

        “妾身还想着,千万不能招惹您呢。不然要是被您不喜欢了,指不定丢到那个犄角旮旯里自生自灭,那日子,也太惨了。”

        胤禛听着,就笑了,他仍是抱着若音,就问道:“听你这么说,我倒像是门口的那两个黑脸门神似的了?”

        “板正严肃,能吓唬人的?”

        “也不是。”

        若音想了想,就道:“妾身一开始是担忧,但相处几回以后,也就觉得,您和传闻中,并不那么相似了。”

        “您,也是有您内心的柔软的。”

        胤禛其实外冷内暖。

        他身上那些看似冰冷的外壳,只是他的保护色而已,他从小过得苦,凡事都只能靠自己,自然只能让自己更加强大。

        他并非没有渴望过真挚的情感。

        就是这份情,在皇家,太难能可贵了些。

        故此,他心底里的这一份柔软,旁人实在是难以走得进去。

        正巧,若音就是那个意外。

        聊了一会儿,若音和胤禛都累了,携手去了床榻上,胤禛也就对若音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今年,皇阿玛那里要我去暂安奉殿,祭祀孝庄文皇后。”

        胤禛和若音躺在床上牵着手,胤禛就道:“以前,太皇太后还在的时候,她对我很好。能去一趟,看看她。”

        “给她抄写一些经文,我想着,也是挺好的。阿音,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胤禛还记得。

        小的时候,太皇太后为人严肃,旁人都不敢靠近,偏偏他那时被孝懿皇后娇养长大,虽然懂礼,但也不太怕人。

        他活泼,太皇太后也格外喜欢他。

        那时,太皇太后牵着他的手,笑着就问苏麻喇嬷嬷,道:“也不知道咱们胤禛将来的媳妇是什么样子的。”

        “他这样活泼,可得娶一个厉害些的,才能管住他呢。到底是皇阿哥,还是沉稳些好。不过,这样的活泼孩子,哀家也喜欢得紧。”

        太皇太后说着,看胤禛的眼神,满满的都是慈爱。

        那样的眼神,胤禛到现在都还记得呢。

        就是可惜。

        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就连太皇太后都不知道,他也早已不是小的时候那个活泼可爱,还需要厉害的媳妇才能管的孩子了。

        但。

        胤禛想着,他现在有若音了。

        若音这样好,太皇太后那里,也一定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