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68章 坑人终坑己

第268章 坑人终坑己

        傍晚。

        若音去前院接孩子们回去时,正巧胤禛回来了。

        他穿过照壁,脚步有些急,若音牵着孩子们从游廊的另外一头走过来的时候,看见胤禛这样子,若音忽然就觉得,他像是急着回来找自己似的。

        “阿音。”

        果然。

        胤禛一瞧见若音,立即就走了过来。

        “阿玛!”

        璟婳是个粘人精,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就扑着胤禛过去了。

        弘晴也快步跟上,过去请安。

        胤禛见状,将璟婳抱了起来,摸了摸她的脑袋,脸上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一些,就道:“好啦。”

        “阿玛回来,有事找你额娘的。先让桂嬷嬷带你俩回去,好不好?”

        说完,胤禛还在璟婳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阿玛!”

        璟婳听完,却仿佛有些不乐意。

        她嘟着嘴,也在胤禛脸上啵唧了一口,但还是嘟囔道:“阿玛每回都这么说。但女儿瞧着,阿玛也只是想拉着额娘说悄悄话而已。”

        “阿玛坏,整天就想着霸占额娘!”

        璟婳说完这些,像个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然后嘿嘿一笑,又道:“不过,这样也好。别人都说,阿玛爱额娘。”

        “这是好事,我也就成全阿玛了。”

        说着,璟婳就看向胤禛,一本正经道:“好了,阿玛,你就将我放下来吧。”

        胤禛哭笑不得。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女儿就跟个鬼精似的,这会儿这般促狭却又好像很有道理的话,都能说出来了。

        “璟婳。”

        若音看着也忍不住笑,但还是道:“你阿玛说不定,这次真有事呢。”

        璟婳扁扁嘴,她想了想,就道:“或许吧!但是,我还记得额娘给我讲的故事呢。那个故事,叫狼来了。”

        “阿玛,你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吗?”

        璟婳问得有点幽怨。

        胤禛显然没听过,显得不解,一边放下璟婳,一边就看向若音,问道:“狼来了的故事,是什么故事?”

        “是……”

        若音没法子,只得再讲了一遍。

        胤禛听完,这下也知道璟婳那儿是故意开他的玩笑,对女儿也毫无办法,只得叫了桂嬷嬷过来,先带两个孩子们回去了。

        很快。

        孩子们走了,若音和胤禛两个人就先回了前院的书房里。

        苏培盛将门窗关上,胤禛这才问道:“今日,桂嬷嬷跟我说的那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只是,我还想听听你的看法。”

        胤禛今天,听桂嬷嬷说完,知道事情非同小可。

        他心里有了计较,也采取了一些行动,但还是想着,桂嬷嬷的转述万一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就不好了。

        这才急着回来,这般郑重的想要重新问问若音。

        “是这样的。”

        若音仔细回忆了一下,把事情说了,又掺杂了自己的想法,道:“胤禩夫妇,都不是简单的。”

        “我想,谨慎些总是好的。无事不登三宝殿,平日我们也不怎么来往,这回看似有正经理由上门来恭贺。”

        “但,不得不防。”

        胤禛点点头。

        他的想法,和若音是一样的。

        “阿音。”

        胤禛很快握住了若音的手,道:“我得去一趟佟府,跟隆科多亲自说一些事情。今晚不知何时回来,你记得早些休息。”

        若音知道轻重,点点头,就转身从身后的架子上,将那上头放着的一件披风取了下来,盖在了胤禛的身上。

        “入秋了,夜里难免更深露重的。多穿点,免得着凉了。”

        若音温柔地说完,就慢慢帮胤禛将斗篷给系在了身上。

        当若音站在胤禛跟前,帮他弄好了领口时,正准备将手放下,胤禛那儿却忽然抓住了她的手。

        胤禛一拉,若音没做准备,重心不稳,便跌到了胤禛面前。

        胤禛就抱住了她。

        随即,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若音的额头上,胤禛柔声道:“我的阿音,最是体贴了。”

        说完。

        胤禛那儿还有事情要忙呢,也来不及耽搁了,只得依依不舍的放开了若音,就叫上苏培盛,出去了。

        若音站在屋子门口,一直看着胤禛走远,这才收回了目光。

        她轻轻叹了口气,也为胤禛的不容易,而感觉辛苦。

        无论如何,她能做好的事情,一定会帮胤禛做好,他们夫妻俩,胤禛在外做得够多了,她能帮多少,自然要帮。

        这才是夫妻嘛。

        胤禛离开后,若音也就先回去用晚膳了。

        彼时,三个孩子已经由桂嬷嬷那儿带着,洗好了手,到了膳厅里,排排坐好等着若音和胤禛过来用晚膳了。

        璟婳没瞧见阿玛。

        她往若音背后望了望,便问道:“额娘,阿玛呢?”

        “他还有事,去忙了。”

        若音笑着,就道:“好啦,不等他了。璟婳,咱们先吃晚饭,好吗?”

        璟婳认认真真的就点了点头,然后在若音坐到了她身边以后,就道:“额娘,今晚我去你那里睡吧。”

        “阿玛老是这么晚回来。哼哼,我要让他知道,他下次再这么晚回来,额娘可就归我了!”

        璟婳一脸认真,又像是看宝贝似的看着若音。

        若音弄得一怔,很快又反应过来,璟婳这孩子,竟然一门心思都在为她想着呢。

        “你这孩子。”

        若音觉得高兴,又觉得璟婳鬼点子未免太多了些,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赶紧先用膳了。

        果然。

        当天晚上,胤禛夜里归来时,正要进屋,却被屋门口的桂嬷嬷给拦住了。

        “王爷。”

        桂嬷嬷一脸苦涩,瞧了一眼屋内,就禀报道:“今晚小格格跟侧福晋一起睡的呢。您这会儿进去,怕是会吵着小格格。”

        “不如,您回前院?”

        胤禛一愣。

        他看了一眼屋子里头。

        只见烛光已经很昏暗了,应该只有一两盏放在外面的还亮着,床榻那边的,都被吹熄了。

        还真是睡了。

        “好吧。”

        胤禛也没法子,点点头,转身就去前院了。

        翌日。

        胤禛醒来时,瞧见自己在的地方有些陌生而又熟悉,这才想起来,不是若音的屋子,而是他从前在前院的屋子。

        “……”

        胤禛默了默。

        忽然觉得,这样不好。

        看来下次得早点回家,先抢了阿音才行。

        这天。

        默默下定决心的胤禛,正好中了璟婳的算计,就上朝去了。

        朝会上。

        胤禛垂手站在一旁,朝臣们议事得差不多了,这时候忽然便有个官员站了出来,提了一件事。

        “皇上。”

        此官员一脸的义正言辞,朗声道:“前几日,雍亲王得以册封。但眼下,皇上膝下诸位皇阿哥,都还只是贝勒。”

        “其中,八贝勒素有贤德之名,在六部里也做出了不少的政绩。微臣以为,也是时候,给其余的一些阿哥们,晋封一下了。”

        “以免差距过大,有些失衡了。”

        他话刚说完。

        朝中好些人也都站了出来,纷纷表示同意。

        他们大多也都提到了这些年胤禩的功绩,还当着康熙爷的面儿,称赞胤禩是八贤王,也是能够重用的。

        须臾。

        朝臣们觐见完,便纷纷看向康熙爷,等候康熙爷发话。

        这时候,胤禩便站了出来。

        他对着康熙爷拱了拱手,道:“皇阿玛,儿臣虽然在六部稍有些成绩,但跟四哥比起来,还是微不足道了些。”

        “眼下要晋封,可能并不能名正言顺。”

        胤禩推辞完。

        先前那些为胤禩请封的官员又再次站了出来,开口道:“八贝勒谦虚了。您的政绩,是不可磨灭的。”

        “微臣等也是看在眼里,自然也希望,您得到晋封,往后能更好的报效朝廷。您还是,不要推辞了。”

        “是啊!”

        剩下的人,也跟着附和,还有人小声议论道:“八贝勒真是贤德呢,这时候还推辞。看来‘八贤王’之名,果然不假。”

        胤禛这时候就在旁边看着,他甚是满意,便也跟着道:“皇阿玛,儿臣认为,诸位大人的提议不错。”

        “八弟在吏部和礼部当差时,有些不错的成绩,且礼部和吏部的官员们,对他也是信任非常的。”

        “可见,八弟知人善用,口碑也是甚好。能得以晋封,是实至名归。”

        胤禛说完,拱手恭恭敬敬地看向康熙爷。

        康熙爷一时没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胤禩,打量着他。

        胤禩那里,被康熙爷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心里不免有些发慌。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朝臣会忽然举荐他,但他觉得,事情一定不是这么简单,原本他还计划着。

        要将胤禛的地位推得更高些,若能引起康熙爷的忌惮固然是好,即使是不行,太子那里肯定更是看不惯胤禛的。

        这两个人要是斗起来了,未必不会两败俱伤,他再找机会坐收渔翁之利就好了。

        可现在。

        他怎么觉得,康熙爷那里没有忌惮胤禛,反而先忌惮他起来了?

        要说上回。

        胤禛大丰收时,康熙爷要晋封亲王,朝臣们虽然大多赞同,但也还是不免觉得胤禛风头太盛,意见并不同意。

        现在瞧着。

        朝臣们为他请命的时候,倒更像是一面倒在帮他说话似的。

        这可不好。

        平日他与人为善,虽说也结交了不少人,希望关键时刻能够发挥作用,可却绝对不是现在的情形啊!

        胤禩察觉着康熙爷的眼神,背上的冷汗都快流出来了,只得赶紧跪下,再次推辞。

        只是。

        他越推辞,刚刚的那些官员却都再次说他应该。

        胤禩心中默默咬牙,郁闷不已,生怕他现在的推辞落在康熙爷的眼里,觉得他是在和这些个朝臣们一唱一和。

        他是故意让朝臣们继续推举他,让康熙爷那里,不得不顺应民意。

        须臾。

        上首的康熙爷那里,终究闭了闭眼睛,说道:“诸位爱卿,所言有理。”

        “那么,便册封三贝勒胤祉、五贝勒胤祺为亲王。七贝勒、八贝勒、九贝勒,十贝勒,为郡王。”

        “剩下的,十三十四他们年纪还小,不宜晋封。”

        此话一出。

        底下朝臣们纷纷跪下,高声道:“皇上盛名。”

        康熙爷看着朝臣们。

        见他们这般整齐划一,更像是心愿得偿的样子,心里略微沉了沉,只道:“散朝。”

        下朝后。

        胤禛心情甚好,他瞧着从乾清宫里出来,脸色甚是难看,却又不得不在朝臣们的恭喜之下,装出一副和善样子的胤禩,心情就更好了。

        想害人?

        坑人终坑己,这回,也不知道这教训,胤禩能否吃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