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56章 对手还是太嫩了呀

第256章 对手还是太嫩了呀

        温宪公主环顾四周,打量了一番,故意放慢了话头,不急着开口。

        瞧着,像是想要装大头,给若音一个下马威似的。

        若音却全然不在意。

        这一招,她见过无数次,也用过好几次了,温宪公主几斤几两她大致有数,也就淡然地喝了口茶。

        “...”

        温宪公主眼看着自己这一招不奏效,大约有些气闷,略略清了清嗓子,还是道:“就是好奇而已。”

        “怎的这雍郡王府,竟是侧福晋当家呢?我还记得,从前我离京时,四哥的嫡妻,是乌拉那拉氏呢。”

        “她现在,可还好吗?”

        哟,为乌拉那拉氏张目来了?

        若音抬眸,放下茶杯,慢悠悠就道:“我劝公主,还是不要提及此人为好。”

        温宪公主略有不满,问道:“为何?”

        “因为,皇上不喜欢她呀。”

        若音淡淡解释道:“她犯了错,还死不承认。全靠着费扬古大人拿出黄马褂,这才保住了福晋之位。”

        “她和费扬古这样的行为,无异于胁迫皇上。您觉得,皇上可还会喜欢么?”

        “去岁,去园子里。别说是皇上了,就连德妃娘娘都没去瞧她一回,公主又何必巴巴地问起这个人呢。”

        温宪略略蹙眉,咬了咬唇。

        这事儿,德妃其实跟她提过,也要她谨慎行事,她上门来也就故意找茬而已,只想着提及若音讨厌的人,刺一刺她。

        谁知道,对方全然不在意不说,还反过来提醒她。

        “本公主知道了。”

        温宪扁扁嘴,稍微有点不高兴,忽然又是一扬嘴角,道:“说来,那日本宫瞧见弘历了。”

        “年纪虽小,礼数却极好,也是个聪明的孩子,本公主瞧着,极为喜欢呢。耿格格也是个有趣的人,能和本公主说上几句话,也不错。”

        若音颔首,对温宪的目的心知肚明,就故意笑着道:“可见呀,公主是个喜欢孩子的人呢。”

        “往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必然也会加倍疼爱的。”

        !?

        温宪公主听见这话,脸上的笑容差点就绷不住了。

        她自己的孩子?

        舜安颜一颗心都不在她身上,她强求了多年,什么也没得到,反而被埋怨和讨厌了,她如何还会有孩子?

        她!

        “侧福晋!”

        温宪略睁大了眼睛,看向若音,很是不满,却见若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给人感觉,竟有那么几分真诚似的。

        “...”

        温宪没再说出话来。

        她知道的,四哥很喜欢这个侧福晋,四哥在朝中地位不凡,她刚刚回来,可不能再随便得罪人了。

        得先在京城站稳脚跟才行。

        若音正吃着糕点呢,将温宪公主脸上的变化看在眼里,心情倒是不错。

        做戏嘛。

        这么些年,她也是研究出一些门道来了,眼前这娇养着长大不知“人间险恶”的公主想要在她面前耍心思,还是嫩了点儿。

        今日正好没什么事,也就当她是上门来陪自己解腻的了。

        须臾。

        温宪公主又和若音说了几句,若音都笑着回应了。

        只不过,却是牛头不对马嘴的那种作答,弄得温宪大约觉得和若音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那种。

        没几句,茶也懒得再喝,起身来,就告辞了。

        若音这儿,亲自送了温宪到门口,正巧也晌午了,璟婳那里放学,见若音在前院,忙就拉着弟弟过来了。

        “额娘。”

        璟婳望着温宪走远了的仪仗,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呢,大约也是想到了什么,就拉了拉若音的袖子,问道:“那是公主吗?”

        “嗯。”

        若音点头,刚想问璟婳今日在学塾学得怎么样,璟婳那儿,就扁扁嘴,悄悄地说道:“女儿不喜欢她。”

        “她笑得好假!”

        若音一怔,看着璟婳满脸嫌弃和不喜欢的样子,忽然就笑了。

        这小丫头,心思倒是一点都不藏着。

        笑得好假?

        璟婳嘟着嘴,软趴趴地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若音看着璟婳萌萌哒的样子,心里也起了几分好奇来,便问道:“为什么璟婳觉得公主笑得很假呀?”

        璟婳不假思索,看向若音,牵着她,就解释道:“因为额娘也天天对着我和弟弟笑呀!”

        “额娘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让人觉得很舒服呢。可是公主的笑,女儿看着,觉得不舒服,所以就假!”

        璟婳解释完,回头就看向弘晴,问道:“弟弟,你说是不是?”

        弘晴其实没想那么多,但既然姐姐说是了,他也就跟着附和点头道:“嗯,对,很假!”

        这下,璟婳骄傲了,再看若音时笑得灿烂,两颗门牙都露出来了。

        “咱们璟婳真聪明。”

        若音摸着璟婳的脑袋夸赞一番以后,心情忽然变得很好了。

        她原本还想着,温宪公主的确心思不够深沉,就是仗着身份横行霸道惯了,要来欺负人而已。

        没想到,温宪公主的这番心思,就连她女儿这样的三岁小女娃娃都看出来了。

        这回,她这个对手,还是太嫩了一些呀。

        若音想着,便趁着这会儿太阳阴下去了,带着孩子们先回去用午膳了。

        后院那边。

        弘晞一个人在院子里玩了一个早晨,颇有些无聊,看见额娘和哥哥姐姐们回来了,就兴奋地扑了过来。

        “额娘,姐姐,哥哥。”

        弘晞一岁多了,说话时咬字已经非常清楚了。

        就是要说句子还不行,只能喊喊人,或是在饿了的时候,拉一拉若音的袖子,说一句“饿饿,饭饭”什么的。

        弄得若音哭笑不得,总想起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她好奇,弘晞这话是谁教的,后来才想起来,璟婳这个年纪时,饿了也会拉着她的袖子喊“饭饭”,就知道了。

        午膳后。

        若音这儿陪着孩子们歇下,自己也要转身回去休息时,桂嬷嬷撑着伞,就从外头回来了。

        进屋后,桂嬷嬷喘了口气,大约是外头实在是太热了,稍稍歇了歇,便到了若音身边,从袖中取出一封信来,递给了若音。

        “侧福晋。”

        桂嬷嬷表情严肃,道:“这是前阵子,您让奴婢想法子调查那个月儿在江州老家的一些信息。”

        “前几日,小顺子那边的人,有进展了。”

        终于有进展了!

        若音可是一直没忘记,那月儿故意误导弘时,让弘时在弘晴面前乱说话的事情呢。

        想着,若音拆开了手中的信。

        只是。

        原先还格外兴奋的若音,看完信后,却皱眉了。

        事情没有如她想象中一般的顺利进展。

        小顺子那边在江州的人查到,这月儿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卖给人牙子了,就连怎么辗转到了京城,他们都不知道。

        这些年,更是一点儿联系都没有。

        此番月儿咬死了李侧福晋,她江州老家那边的人,也是一点异样都没有。

        可见,能排除月儿是因为家里人收了银子或是被要挟,才攀咬李侧福晋的可能性了。

        若音看完信,将信放到一边,皱了皱眉。

        家里没进展,月儿那儿又问不出别的话,难不成,真的是李侧福晋?

        若音觉得矛盾,又不是很相信,可现在手上没有更多的证据了,事情到了这里,线索基本上都断了。

        身侧。

        桂嬷嬷看着若音愁眉不展的样子,便问道:“侧福晋,怎么了?”

        若音叹口气,将信递给了桂嬷嬷,道:“你瞧瞧也就知道了。”

        很快,桂嬷嬷看完信,缓缓放下,就安慰道:“侧福晋,无妨的。这天底下的事情么,本来也不是事事都能那么顺心的。”

        “目前没线索,咱们继续多想法子就是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呢?”

        若音不可置否,点点头,桂嬷嬷那儿就又道:“这几日,庄子上送了好些新鲜的瓜果蔬菜来呢。”

        “还有早熟的葡萄。奴婢记得,侧福晋最是喜欢了,这回的葡萄可甜了,没什么酸味也不涩口。”

        “这会儿趁着还没用晚膳,奴婢帮您洗一些过来?”

        若音一听有好吃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旋即点头道:“也好。顺道剥一些葡萄下来,做了冷饮也好。”

        她喜欢喝喜茶的多肉葡萄。

        现在这个季节有葡萄吃,正好也能用冰块还有茶叶做冷饮喝。

        桂嬷嬷出去以后不久,便有人将洗干净的葡萄端过来了。

        不过嘛,来人不是桂嬷嬷,而是胤禛。

        若音都没抬头,只是听见抬脚进屋的脚步声似乎沉稳些,跟桂嬷嬷往日雷厉风行的轻快有些不一样,这才抬头。

        这下,若音看见胤禛,脸上就是一喜。

        “四爷?”

        若音起来,见胤禛端着洗干净的葡萄,就笑着道:“刚刚嬷嬷还说出去帮妾身洗葡萄呢。结果回来的,是四爷。”

        “您回来得正好,趁着还没用晚膳呢,咱们先吃点葡萄。”

        胤禛看着若音,满脸都是宠溺。

        他将葡萄端到若音面前,就和若音一起剥葡萄。

        若音喜欢吃葡萄,就连剥葡萄的时候动作都是格外利索的,她都吃了两颗下去了,胤禛那里“笨手笨脚”的才弄好了一颗。

        若音看见胤禛这样子,忍不住就笑着打趣道:“四爷呀,葡萄可不是这么剥的,不用将整个一颗的皮都撕掉的。”

        “弄下来一点,再挤一挤就出来了。”

        若音说着,做了一个示范。

        胤禛平时有什么都是吃现成的,连葡萄都是没有自己亲手剥过的,自然生疏。

        这下嘛。

        若音一教,胤禛就会了。

        他便将剥好的葡萄,摆到了若音面前,道:“呐,你教我的,你吃吧。”

        若音一怔。

        她还想着,胤禛是自己吃的呢,结果倒是给她了。

        若音觉得不好意思一个人吃独食,便就道:“四爷还是自己吃吧,您这剥得,怪不容易的。”

        “就是没想到,您骑射这样好,剥葡萄的时候,却笨笨的。”

        若音笑着说完,胤禛也笑了。

        只是下一刻。

        若音还没来得及说更多的话呢,胤禛那里已经将葡萄拿了起来,放进了若音的嘴里了。

        若音这下就呆住了。

        嘴里有着一颗小小的冰凉的葡萄,正散发出甜味和一点点的酸味,配合得相得益彰,是她喜欢的味道。

        而嘴角,是胤禛略略有些湿润的手指,也带着葡萄香味,以及葡萄皮的一点点涩口的味道。

        却,也让她喜欢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