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55章 温宪上门做客

第255章 温宪上门做客

        六月暮夏。

        若音早晨醒来,瞧着窗外的一片阳光明媚,仿佛就能感受到外头的热浪似的,都懒懒的不想起来了。

        正巧,屏风外,胤禛已经穿好了衣裳,准备去户部衙门了,听见若音翻身的动静,就悄悄走了进来。

        大约,是胤禛看着若音睡眼惺忪懒洋洋的样子,嘴角一扬,就问道:“怎的醒了也赖床?”

        “妾身可不想早起。”

        若音嘟囔着回答了,忍着没打哈欠,伸手拉住胤禛衣服的一角,半撒娇着,就问道:“今夜四爷什么时候回来?”

        “天热了,路上可得当心。您给妾身的那个香囊,好极了,里头还放了薄荷呢,闻着清心凝神。”

        “妾身昨儿又让刘太医配了一个,这个给您。”

        若音说完,便递了一个自己新做的香囊给胤禛。

        胤禛接过一瞧,看着上头细密的针脚,忽然就笑了,指着香囊上绣的龙的那一双有点丑的眼睛,就问道:“这眼睛是你的杰作吧?”

        “嗯,画龙点睛,不错不错。”

        “…”

        若音一下就给气笑了。

        她是穿来的,从前的索绰罗若音会一些琴棋书画不假,尤其弹琴出色,她凭借着肌肉记忆,练练也能起来。

        可,刺绣不行。

        她这香囊呀,还是让采桑做的呢,她给的主意,让绣一个团龙,然后她再意思意思,添一笔简单的上去。

        采桑就提议,添眼珠子吧,这个最简单了。

        结果没想到,还是让胤禛给一眼看出来了。

        “四爷好眼力。”

        若音过了好一会儿,才闭了闭眼睛,促狭道:“既然四爷这般认同妾身的绣工。那么不如——”

        “以后四爷的物件,都交给妾身来绣吧。例如什么袖口领口上的花纹啦,还有贴身的帕子什么的。”

        “只要四爷不介意在人前出丑被人家笑,妾身一定兢兢业业,帮您都绣好的。”

        这回,胤禛默了默。

        他自然知道若音是故意这么说的,但,就在若音以为胤禛“不敢”真的答应时,胤禛却忽然笑了。

        他道:“媳妇愿意帮我刺绣,自是极好的。往后拿出去,旁人若问我,我一定十分骄傲地告诉他们,这是你帮我做的。”

        若音看着胤禛一本正经的样子,忽然就气笑了。

        若音笑完,知道胤禛是故意这么说的,只得道:“不行!你乐意丢脸我可还不乐意呢!总之,这个香囊是特意为你准备的,你好生收着就是了!”

        “旁人哪里会这么无聊,还要去看你这香囊的眼睛是什么样子的?”

        也就胤禛,能仔细得一眼看出,这眼睛,是出自若音之手了。

        二人说说笑笑,若音也没了困意,起身来洗漱时,便说了今日温宪公主要来的事情。

        “四爷。”

        若音想了想,就道:“听说,温宪公主与额驸不睦,是因为额驸早先原有了喜欢的女子。”

        “奈何当日公主非要嫁给他,愣是什么都顾不上了,硬生生拆散了这一段姻缘。且因着公主身份,那女子做妾也是不能的,对吗?”

        胤禛点点头。

        这些事,他这几日,也都已经知道了,就道:“听说,那女子甚爱舜安颜,后来一直未曾嫁人呢。”

        “舜安颜早先在盛京时,曾偷偷与她见过一次。两人说了什么,虽不得而知,可温宪却知道了这件事。”

        “她勃然大怒,后来那女子,就失踪了。”

        失踪了?

        若音心头一凛,觉得这件事,怕是不会这么简单。

        以温宪公主的背景,那女子出身不高,她想要悄无声息解决了,实在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

        “四爷。”

        若音看向胤禛,又问道:“温宪公主似乎有些与德妃娘娘连成一线了,看不惯妾身。妾身要是对她做了什么,四爷您会不会生气?”

        温宪毕竟也是胤禛的妹妹嘛。

        胤禛听完若音的问题,忽然就笑了。

        他拉住若音的手,将若音揽入自己的怀里,轻轻抱着,就道:“你这个傻子。这天底下,谁要是敢欺负你,那都是我的敌人。”

        “你做什么都是不为过的,不用担心我,知道吗?”

        有着胤禛这样包容以及宠爱的话语,若音当然不再担忧,笑着点点头后,就催促道:“好啦。”

        “四爷光顾着在府里跟妾身说话了,这怕是都要过了时辰了呢。待会儿去了衙门,人家该说你这一贯勤勉的人呀,来迟了。”

        胤禛摇头失笑,瞧着时辰的确快到了,也就叮嘱若音万事小心。

        要是应付不过来的,就打发小顺子去衙门找他,他这个做夫君的,再出来给她撑场面也就是了。

        早晨。

        若音刚用了早膳不久,正准备回屋子里再看看庄子上的账本呢。

        已经六月了,转眼七月要立秋,事情也要多起来,这夏天里积攒起来的事情,还是早些处理了好。

        刚回屋。

        若音瞧着桂嬷嬷已经帮忙处理了大半的账本,心头就舒坦了不少,正要坐下翻开看看呢,外头采桑就过来了。

        “侧福晋。”

        采桑有些急,进屋后,直接就道:“温宪公主来了,此刻已经在前院了。听小顺子说,她去学塾那边了。”

        !?

        已经来了?

        还招呼都没打一声,直接就往前院璟婳他们上课那里的学塾过去了?

        若音皱了皱眉,心想着这温宪公主当真是厉害啊,这可是雍郡王府呢,她难不成以为,这是她自己的公主府?

        “走。”

        若音也没再耽搁,领着采桑就急着往前院去了。

        学塾处。

        因温宪公主的到来,先生没再继续讲课。

        而若音到时,也正好瞧见,温宪公主正让自己身边伺候着的丫鬟,将带来的食盒打开,把里头的点心,分给孩子们。

        璟婳一向是个贪吃的。

        今日却格外谨慎,谢过温宪公主后,道:“额娘教过,吃东西前,要洗手。”

        “我读了一会儿书了,也该先去洗洗手。”

        璟婳说着,拉着弘晴就要先去洗手。

        “小格格别急。”

        温宪却叫住了璟婳,递了一个眼神给身边的小丫鬟,就道:“侄儿侄女们都在这儿呢,小格格自己先走了也不好。”

        “要洗手么,也不是难事,我让身边的丫鬟,帮你打水过来也就是了。”

        温宪和璟婳这么说,原先旁边还想伸手去拿点心的弘时就有些犹豫了。

        他看着点心盒子里装着的这些做得像个小兔子,白白的奶糕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看着就觉得好吃。

        无奈,弘时只得舔了舔唇,讪讪地将手伸了回来。

        这下,璟婳不动,剩下的几个孩子们看着姐姐的反应,也都没动。

        温宪一时有点不太高兴,表面上又不好说什么,只得在心里默默地记恨上了。

        须臾。

        若音到了,见着气氛有些不对,就率先走到了璟婳跟前,拉住了女儿,看向温宪公主,服身行礼,道:“早知公主要来。”

        “后院里,已经备好了茶水点心了,还请公主移步过去。”

        若音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瞧着客气有礼,实际上却不容温宪拒绝。

        温宪打量了若音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冷意,然后就笑着道:“好啊。素闻侧福晋的点心格外不同些,今日来了,我也想瞧瞧。”

        若音松了口气,忙递了眼神给采桑,让她把这里的残局给收拾一下,也就先带着温宪公主,去后院了。

        会客厅里。

        若音领着温宪公主刚跨过门槛进屋子,温宪公主就停下脚步,问道:“侧福晋这屋子里头用的是什么香?”

        “闻着还挺清新怡人的,算雅致。”

        “苏合香。”

        若音回答道:“苏合香清新,夏日天热的时候最合适了。闻着,仿佛都能凉快一些。”

        温宪公主不可置否,嘴角忽然一扬,就道:“侧福晋七巧玲珑心,难怪四哥这么喜欢你呢。”

        “公主说笑了。”

        若音含蓄一应,瞧着温宪那样子,好像暗地里想说她狐媚什么的,便又道:“雍郡王,的确待妾身很好的。”

        “…”

        温宪没想到若音竟然还承认了,一时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恰巧点心端了上来,她瞧着精致的样子,还真来了几分兴趣。

        若音今日准备的,是戚风小蛋糕。

        上面用了白白的奶油,还有一些当季的小水果,搭配在一起,清爽不腻,一口气能吃好几个下去那种。

        温宪自幼见惯了好东西,却也没吃过这样稀罕的小蛋糕,一次性吃了三个,这才回过神来。

        大意了,竟然被“敌人”迷惑了。

        若音瞧着温宪的样子,便笑着问道:“公主可还喜欢?”

        “尚可。”

        温宪不咸不淡应了,才不可能说自己喜欢吃呢,只缓缓道:“本公主今日过来找侧福晋,其实也不是为了聊天叙话的。”

        “主要,也还是有件事情,想和侧福晋说说。”

        哟。

        若音心头一凛,瞧着温宪忽然正经端坐的样子,想着这终于是要说自己的真正目的了么?

        先前弯弯绕绕了那么久,她可都累了。

        若音想着,也就问道:“哦?不知公主今日过来,所为何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