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53章 德妃之女,温宪公主

第253章 德妃之女,温宪公主

        五月末。

        若音坐在马车中,一路往宫城方向去。

        若音瞧了一眼外头,只见大清早的,这出来摆摊的贩夫走卒们额头上都有着些许的汗水了,也忍不住道:“这天儿也太热了些。”

        今年夏天,自若音受了风寒的那一场雨以后,夏日里的雨水不多。

        除了偶尔狂风闪电的几场大雨外,都没怎么下雨,且每次也就持续一两刻钟的样子,很快就又放晴了。

        导致这天儿一直热得很,还是晴空万里的那种热。

        晌午的太阳照在身上,皮肤都能晒疼了。

        “是有些热。”

        桂嬷嬷也跟着应承,无奈摇头叹气道:“可谁让这时候温宪公主夫妇俩回来呢。这德妃娘娘高兴,便办了赏花宴。”

        若音也无奈。

        德妃能耐大,这回听说是说动了康熙爷,让康熙爷以后都不要给舜安颜派那些外放的差事了。

        这样,她闺女也能留在京中,她俩见面的机会也能多些。

        康熙爷同意了。

        德妃那儿,也就怕温宪长久不在京中,与京中的贵妇们不熟悉,这不,今日赏花宴,可就是连太子妃都要来的。

        让温宪呀,熟悉熟悉。

        想起这个,若音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淡了下来,平静道:“都说父母之爱子女,则为之计深远。”

        “德妃娘娘如此,也颇为温宪公主考虑了。”

        “就是不知道,昔年为了嫁给舜安颜的事情,温宪公主险些与德妃反目。如今这两个人,如何了。”

        要再走在一起,那可不好。

        温宪得太后喜欢,往后与德妃一道针对若音,若音这儿怕是还不一定招架得住。

        那可是太后!

        就连康熙爷都要尊敬三分的,她一个郡王侧福晋,实在是人微言轻的。

        “侧福晋。”

        桂嬷嬷也猜出若音的担忧来,便道:“温宪公主与德妃娘娘即使是母女连心,想要对付侧福晋,也非易事。”

        “咱们,还有王爷呢,不是吗?”

        胤禛。

        若音一下子就想起胤禛握着她的手的时候的样子了,眼神那么深邃,让人安心。

        对。

        她也不是一个人,还有胤禛呢。

        无论如何,他都是她能依靠的那个人。

        转眼入宫。

        若音眼看着时辰还早,先去了佟贵妃处请安,正巧和妃与胤祥夫妇也在。

        “见过和妃娘娘。”

        “小四嫂。”

        双方见礼完了,和妃那儿就笑着道:“早知阿音你今日进宫,要先来看贵妃的。我这不,就带着胤祥他俩过来了。”

        胤祥和兆佳氏坐在一处,挨得很近,就连刚刚吃过茶的杯子都是放在一起的,可见这新婚燕尔,日子也蜜里调油似的。

        “妾身也是瞧着时辰还早,就先过来见见贵妃娘娘的。”

        若音含笑说着,佟贵妃那里就道:“我也知道,你这孩子有孝心。就是这些天太热了,也不好带着孩子们进宫来。”

        “德妃也真是,非挑这日子。”

        佟贵妃也不遮掩了。

        屋子里的都是“自家人”,她埋汰一句德妃,也没什么。

        众人说着话,若音这儿就先和胤祥夫妇俩,往德妃的永和宫去了。

        走在路上,若音看向胤祥,就问道:“今日十三弟不用去国子监吗?怎么陪着福晋进宫来了?”

        胤祥听见,就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她来见德妃娘娘,我不放心,就送送。小四嫂,这会儿时辰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待会儿赏花宴上,她要是有什么不懂的,还要靠你多帮帮忙呢。”

        胤祥一脸认真。

        瞧着这样子,竟让若音想起了往日里胤禛护着她的时候的样子了。

        若音一下就笑了,瞧了一眼兆佳氏,就道:“都是妯娌,这是应该的。好啦,胤祥,你还有事,就先去忙吧。”

        “嗯。”

        胤祥颔首答应,这才先离开了。

        一路前往德妃的永和宫,若音和兆佳氏聊了几句,就知道,兆佳氏果然和当初自己初见时候的印象一样,是一个格外爽朗的人。

        说话直来直去没什么弯弯绕绕,但却不是脑子简单的那种,而是懒得费心思将日子过得那么复杂,是个爽快人。

        若音也喜欢兆佳氏这性子。

        宫里呀,太复杂的事情很多,能简单些的时候,她也想不那么操心。

        一路聊得欢快,不知不觉,便到了永和宫了。

        眼看着到了地方,若音心头一凛,刚要严肃起来,却见永和宫外,年雪朝着若音这儿就走了过来。

        “小四嫂,十三嫂。”

        年雪还挺开心的,见到若音和兆佳氏,便过来了。

        若音看见年雪在永和宫门口,还有些奇怪,就问道:“你怎么在门口?”

        年雪听若音问,无奈笑笑,就道:“还能怎么回事?温宪公主到了。她在里头跟额娘说话呢。”

        “这不,就让我先出来了。”

        “...”

        这是母女俩说体己话,让年雪这个儿媳,这个“外人”暂且回避一下了?

        若音心中想着,见年雪脸上闪过的无奈,就道:“她那人,一贯如此。年妹妹,也是辛苦你了。”

        年雪心领神会,没再说什么,领着若音和兆佳氏进了永和宫以后,就先去偏殿那边坐坐歇歇。

        偏殿里。

        若音跟着年雪进来以后,年雪就差人去准备茶水点心了。

        谁料。

        茶水点心都还没送过来呢,门口倒是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听说四哥的侧福晋,以及两位弟妹都过来了?本公主都还不曾见过呢!”

        温宪公主在门口说着,嘴角带着笑容,便进来了。

        若音听见声音,往门口一看,果然就见一个穿着盛装,同时也打扮得格外精致的女子,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温宪公主,长得极美。

        眉眼间与德妃有着三四分的相似,多了年轻的娇俏,因尊贵的出身,又更加显得大气与华贵。

        一双丹凤眼,也格外漂亮。

        若音看见温宪公主眉飞色舞的样子,忽然就想起一个人了。

        王熙凤。

        想当初,林黛玉刚进贾府时,什么也不懂,王熙凤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彰显足了自个儿的地位。

        温宪公主也是如此。

        德妃的永和宫,在她眼里,便是她家。

        什么哥哥的侧福晋,弟弟的福晋,在她眼里,那都不算什么。

        若音意识到这些,便明白,无论德妃与温宪之间如何,温宪必然都不是个好相处的,便缓缓起身,道:“公主。”

        兆佳氏与年雪也跟着起身,略略服身行礼。

        温宪那儿见这个礼仪虽说不算周正,但也挑不出错处来,不好说什么,也就道:“都坐吧。”

        言罢,温宪也自顾自坐到了这个屋子的主位上。

        先前,若音三人,都是在底下的位置坐着的,彼此之间也不讲什么身份,温宪倒是摆足了主人家的款儿。

        一坐下,温宪便道:“知书,茶水呢?”

        “来了——”

        门外,知书答应一声,亲自就带人过来奉茶。

        茶水,是今年刚进的雪顶含翠。

        若音掀开茶盏喝了一口,就知道这是极品。

        温宪那儿,略微闻了闻茶香,便笑吟吟看向若音几人,问道:“这茶,是皇祖母赏赐的。几位觉得如何?”

        这是炫耀来了?

        若音听着,便道:“太后赏赐,自是不差的。”

        “哦?”

        温宪闻言,饶有兴趣地看向若音,打量片刻后,便问道:“你便是我四哥身边的那位侧福晋吧?”

        “户部侍郎之女,索绰罗若音?”

        啧。

        若音抬眸,将茶杯放到一边,也瞧了一眼温宪公主。

        她眉眼里带着点儿打量和挑衅,言语间显然也挑明了,她早就把若音的底细给打探清楚了。

        “是。”

        若音爽快承认,道:“妾身正是雍郡王府的侧福晋。”

        “哦——”

        温宪点头,似乎不是很在意,转而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茶杯,便问道:“听说,这位侍郎大人无甚喜好,独独爱品茶。”

        “想来有其父便有其女。我这雪顶含翠,还请侧福晋品鉴一二。”

        要她品茶?

        若音瞧着温宪漫不经心的样子,心知她是故意想来个下马威。

        若音能答上来也就罢了,要是答不上来,这温宪公主,还指不定准备好了什么样的话等着她呢。

        想着,若音便道:“公主此茶,茶味清新凛冽,想来该是高山上受雪水滋养的好茶。”

        温宪公主轻哼一声,听若音还真懂几分茶叶,也没再说什么。

        若音则是松了口气。

        这温宪公主刚回京城不久,她能打探到的消息有限,乍然想要对付这么个来势汹汹的敌人,还真是不容易的。

        正想着。

        屋外,知书禀报道:“公主、福晋、侧福晋。德妃娘娘刚刚命人传话来说,赏花宴准备要开始了。”

        “让诸位,移步御花园。太子妃与诸位福晋,也都已经到了。”

        “知道了。”

        温宪漫不经心地对知书说着,也没招呼若音她们,自顾自就起身了。

        若音与年雪、兆佳氏互相之间望望,都觉得有点无奈。

        这温宪公主,当真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呀。

        转眼,到了御花园处。

        德妃与太子妃她们都已经坐在凉亭里了,八九十这三位福晋照例坐在一起,五福晋则是与十二福晋待在一块儿的。

        而德妃嘛,正有一搭没一搭和众人说话。

        温宪一过去,太子妃那儿便站起来了,亲自迎了德妃。

        温宪好歹还算给太子妃面子,客气笑着见过,就坐到德妃身边,撒起娇来。

        撒娇?

        若音琢磨了一下。

        看来,昔年因舜安颜而险些“反目”的母女俩,如今关系是已经缓和了呢。

        甚至,瞧着毫无嫌隙的样子。

        这可不好办。

        若音悄悄咬咬唇,还是朝着德妃那儿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