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52章 弘历被夸奖了

第252章 弘历被夸奖了

        若音的风寒,稍稍养了几日也就见好了。

        主要,也是有胤禛悉心照料的缘故,不必朝会的早晨,他可都特意在府中陪着若音吃了药,又喂了蜜饯,这才离开的。

        若音被人这么照顾着,这两天也基本上都在屋子里待着没怎么出门,闷得慌,心痒痒待不住,病自然也就好了。

        养病的几日,倒是没再下雨。

        几天大太阳以后,天果然就炎热了起来。

        夏日,也逐渐到来。

        这天傍晚。

        若音瞧着外面日头大,怕璟婳和弘晴回来热着,就亲自去了小厨房,和采薇一起,做了绿豆沙凉着,就等着孩子们回来。

        没一会儿。

        璟婳那儿蹦蹦跳跳回来了,一进屋,就道:“额娘,我回来啦。今日夫子在课上给我们讲了故事呢,是什么,孟母三迁!”

        璟婳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就复述了一遍。

        孟母三迁的故事,若音也听过。

        便是以前孟子还小时,因家附近环境的缘故,搬了好几次的家,直到第三回,搬到附近是个学塾的地方,有利于孟子学习,这才安定下来。

        若音听璟婳完整地记住了整个故事,便笑着问道:“那,璟婳可知道,先生讲这个故事的用意吗?”

        璟婳点头。

        这个嘛,先生自然也在课上讲过了,便回答道:“说是,环境会影响人。额娘,我说得对吗?”

        “对。”

        若音答应着,刚想夸夸璟婳,她这么小的年纪,能将整个故事都记住,已经不容易了。

        “对了,额娘。”

        璟婳却又忽然开口了,道:“今日在课上,先生将这个故事讲完了以后,六弟还说了一句话呢,得了夫子好一阵夸。”

        “他说…如今咱们身在王府,有先生教导,也是一个好环境呢。倒不需要跟孟母似的,要三迁了。”

        璟婳说完,又怕自己说得不对,转头看向弘晴,问道:“弟弟,弘历是这么说的吗?”

        弘晴点头,道:“是这么说的,应该差不多吧!”

        璟婳听弘晴肯定,又回头看向若音,道:“额娘,六弟真聪明呀!比我还小几个月呢,先生说他这个叫…叫什么一什么三来着!”

        璟婳忘了那个词了,挠了挠脑袋,没想起来,又回头去看弘晴。

        弘晴也认真想了想,才道:“好像叫举…”

        他也忘了。

        弘晴有点不好意思。

        书里的字他都还没认全呢,先生有的时候会讲到一些成语,虽然也会解释,但他好像听懂了,却又没怎么记住。

        呃,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若音这儿,听了两个孩子的话,想到了一个成语,就问道:“是举一反三吗?”

        若音一说,这下子弘晴和璟婳都猛点头,璟婳便道:“对对,就是举一反三。夫子用这个成语夸弘历呢。”

        “额娘,弘历好聪明!”

        若音不可置否。

        弘历,满打满算,也就三岁呢,听完了夫子讲的孟母三迁的故事,马上能知道是什么意思,还能发散思维,想到他们现在的处境。

        顺道,夸一通夫子。

        的确是个读书的料。

        若音得出这个结论,看向自己的两个孩子,他们一脸天真,倒是没想过弘历这么聪明会有什么不好的。

        也不觉得,他们哪里不如弘历。

        “璟婳,弘晴。”

        若音想了想,就道:“弘历年纪小,又聪明,最关键的是,他还总是花很多时间在读书上面。”

        “他呀,是值得你俩学习的,知道吗?”

        璟婳听得认真,也十分赞同,就道:“额娘说得对,今晚我就把夫子教的内容,好生温习一遍。”

        “弟弟都能做得到的事情,女儿也要做到!”

        她是姐姐!

        要照顾弟弟,带着弟弟的,也要努力!

        看着璟婳这般振奋,弘晴也认真点头,道:“儿子也是。”

        看着两个乖巧的孩子,若音没再说什么,瞧着时辰不早了,也就让桂嬷嬷带着他俩,先去洗手,预备着用晚膳了。

        晚膳席间。

        胤禛回府来时,眼里带着些许的疲惫。

        今年,是康熙爷下令让胤禛负责试验田的第一年,朝廷上上下下都盯着呢,可是半点差错都不能出的。

        哪儿地里有虫子了,底下官员报上来,胤禛时常也都会亲自跑一趟。

        他还要处理别的事务呢,自然也辛苦。

        “四爷。”

        若音看见胤禛回来,走到他身边,柔声问道:“今日忽然去了一趟京郊,可还顺利吗?地里没事吧?”

        “没事。”

        胤禛摇摇头,握着若音的手,两人携手坐到桌前,胤禛就无奈道:“你是不知道,这试验田的事儿呀,底下的人也都紧张得很。”

        “稍微哪里有点状况,忙就叫了我过去。其实他们都知道该怎么处理,往日也有旧例可循,不过是怕没弄好,担责任罢了。”

        “一个个的,就都让我去拿主意。我去了,也不过就还是老样子处置罢了。这些人,真是。”

        “...”

        若音默了默。

        感觉底下的人,基本上都指靠着胤禛呢,也难怪他辛苦了。

        “这么说,都还是因为四爷手底下缺了一个得力的助手呢。”

        若音也跟着叹了口气,忽然想起什么,就道:“说来,从前小的时候,阿玛得空时,也常常带着我与哥哥去京郊的庄子上玩耍呢。”

        “那时年幼,也曾在地里玩得身上都脏兮兮的。回去额娘瞧见我俩这样,脸差点都要黑了。”

        “还是阿玛那儿说,我俩还小,正是学习和认识事物的时候呢。不然以后长大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也不好。”

        “我哥哥他,在农事上,也是懂得一些的。”

        胤禛一听,就知道若音的意思了,便道:“如此,倒是能让他着手先学习一下,等学得差不多了,也能帮我做个拿主意的人了。”

        胤禛如今手底下,还是有些能人的。

        年家兄弟一文一武,如今都不在京中,这试验田的事儿,自是帮不上的。

        隆科多在理藩院任职,同时也掌管一些禁中的事情,身兼数职,也是忙的。

        还有一个李鱼。

        李鱼有才,刚入翰林院,现在帮着胤禛处理户部里的事情,也才刚刚上手呢,要分身出来,也有困难。

        如此说来,若音的哥哥,还真是个不错的人选。

        “险些忘了大舅子了。嗯,回头我就去问问大舅子。”

        胤禛想到这里,忽然高兴了起来,他这几天正为了人选的事情发愁呢,这会儿倒是解决了。

        若音见胤禛开怀,心里也高兴了不少,便说起了另一件事。

        今日,宫中来了帖子。

        说是最近御花园里的月季与芍药开得极好呢,佟贵妃那儿整日待在宫里也烦闷,想让若音进宫去坐坐。

        就是。

        德妃那儿似乎知道了这件事,主张举办一个赏花宴。

        同时,先前远在盛京的温宪公主夫妇,也要回来。

        温宪公主,是德妃膝下的女儿,也是康熙爷膝下这么多女儿当中,唯一一个没有嫁到蒙古去的。

        温宪嫁给了佟国维的孙子,舜安颜。

        舜安颜早些年赴了外任,就在盛京呢,如今要回京,温宪当然也是跟着一块儿的,德妃母女俩分别好几年,也终于要见面了。

        温宪,是胤禛的妹妹,胤禵的姐姐。

        若音听见这事儿的时候,心里还有些忐忑呢。

        德妃不喜佟佳氏一族,女儿却嫁给了舜安颜,也不知这个温宪公主是不是个好相与的,届时与德妃见了,又会发生什么事儿?

        这会儿。

        若音将此事一提,胤禛就摇了摇头。

        他道:“当初,温宪十五,德妃有意为她择婿。甚至还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说动了皇阿玛,不要将温宪嫁去蒙古。”

        “皇阿玛同意了,德妃开心了。却不料,温宪看中了舜安颜。”

        舜安颜那时是御前侍卫,就守在康熙爷跟前。

        温宪自由在太后膝下养大,格外得宠,康熙爷的乾清宫自然是自由出入的,与舜安颜嘛,便见了几回。

        舜安颜长得格外好看,文质彬彬的,骑射也好,会写诗。

        温宪瞧见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央求德妃,将她嫁给舜安颜。

        德妃不肯,想着佟佳氏带给她的那些屈辱,坚决反对。

        温宪却坚持。

        她感觉舜安颜就跟小太阳似的,与她从小到大见到过的那些在她面前唯唯诺诺,亦或是小心讨好的男子都不同。

        他对待自己虽说客气,却保持距离,明知她身份高贵,也从未想着接近,总之,她就觉得,他不一样!

        因为温宪的坚持,德妃最后妥协了。

        具体是怎么回事,胤禛也不清楚,而后温宪下嫁,与舜安颜就一道去了盛京好几年。

        胤禛将温宪和舜安颜的故事讲完,就道:“不过,后来我听说,舜安颜与温宪的婚事并不和谐。”

        “舜安颜心里,是不乐意娶温宪的。”

        若音一怔,意识到了什么,便问道:“所以四爷,你说的那个故事里的,温宪公主觉得舜安颜不一样,其实只是因为,舜安颜不喜欢她?”

        “对。”

        胤禛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当年,温宪埋怨德妃。好容易嫁过去了,如今过得不好。现下回京,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不过,温宪自幼娇宠长大,应该没什么心机。”

        若音默了默。

        这不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吗。

        巴巴地追着温宪的,她不喜欢,她偏偏喜欢的,又不喜欢自己,到头来非要去强扭了一个瓜下来,也不知道这瓜甜不甜,熟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