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49章 对胤禛的捧杀?

第249章 对胤禛的捧杀?

        月老庙所在的那一处山脚下。

        若音和胤禛并肩站在一颗大树旁,抬首瞧着这大树上悬挂着的红色绸子。

        这是一颗“并蒂”的大树,两棵树不知怎的环绕着长在了一起,枝繁叶茂,在当地便成了一颗夫妻树。

        早年间偶有人过来祭拜,觉得能让夫妇和美。

        若音看了一小会儿,忍不住就感慨道:“好多红绸子呀。四爷,咱们要不要也挂一双上去?”

        若音说完,低头看向胤禛,还想先揉揉自己酸涩的脖子呢,就惊讶地发现,胤禛已经从袖中,掏出了一张红绸来。

        这红绸,被风吹着,瞧着就格外丝滑的样子。

        这下。

        若音来不及揉脖子,只顾着意外了,问道:“四爷什么时候准备的?”

        “自然是早有准备。”

        胤禛说着,拉住了若音的手,就解释道:“出发来庄子上之前,我就知道,只要跟你提了这月老庙,你一定就会想来看看的。”

        她一定会想来看看?

        若音闭了闭眼睛,没戳破胤禛的心思,只笑着颔首道:“是。那么,四爷,现在咱们便把这红绸子挂上去吧。”

        “我听人说,这红绸子挂的越高,越能被月老瞧见呢。”

        “是吗?”

        胤禛倒是不知。

        他掂量了一下手中红绸子的重量,觉得颇轻了一些,就转头看了一眼苏培盛。

        看苏培盛做什么。

        若音正琢磨着觉得奇怪呢,就见苏培盛的手上,拿出来了一对木牌。

        瞧着,像是那些情人们拿在手上写下名字和心愿的那种。

        准备得真是充分呀。

        若音含笑,见胤禛从苏培盛手里接过木牌,就递给了她。

        “阿音。”

        胤禛道:“你瞧瞧,我在这上头写的,你可还满意?有没有什么要添加的?”

        若音接过木牌瞧了一眼,脸就红了些许。

        什么永结同心之类的肉麻话语全都在这上面了,她还想要再加,那也是想不出更肉麻的话了。

        “没有了。”

        若音低了低头,把木牌还给了胤禛。

        胤禛一笑,将木牌系在了红绸上以后,指着树顶上枝叶繁盛的地方,那儿是整一棵树距离阳光最近处。

        绿叶在此时瞧着,也格外苍翠些。

        “那儿可好?”

        胤禛问着,若音都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就在这时,若音就瞧见,这系着木牌的红绸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稳稳地挂在了先前胤禛指过的那个地方。

        “好厉害。”

        若音惊叹一声,再看胤禛时,就见胤禛的脸上,露出一种似有似无的骄傲来。

        这家伙。

        若音笑着,便道:“四爷,走吧,咱们先上山去。”

        “嗯。”

        胤禛应了,握着若音的手也更紧了些,两人便就一齐,往山上去了。

        这一处月老庙,果真如胤禛所说的一样,人是极多的,且大多都是携手而来的情人们,或是互相要好的姑娘们,来求姻缘。

        从山脚到山上,不过一刻钟的样子。

        刚到月老庙门前,若音都还没看清庙门呢,就瞧见门口围着好些姑娘。

        “大师,你再帮我看看吧?我什么时候能遇到我的如意郎君呀!”

        “还有我还有我,我想知道,我家那口子什么时候心思能从那该死的小妾身上回来呀!唉!”

        嗯?

        若音见月老庙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颇有些好奇,听见声音凑过去一看,便见到一个眼睛用布遮盖住的老婆子,正在给姑娘们摸骨。

        须臾。

        老婆子帮一开始求郎君那姑娘摸完了骨,就道:“姑娘莫急。您的姻缘呀,要迟些。虽然如此,但对方却是个好人家。”

        “你以后呀,一定会十分幸福的。”

        “果真?”

        那求姻缘的少女听了很是欢喜,便从自己的荷包里拿出几枚铜钱来,就放在了老婆子面前的桌上。

        她离开了,桌前的座位上,很快又有人坐了过去,急着想要老婆子帮忙摸骨。

        若音只瞧了几眼,没什么兴趣。

        她以前也听人说过摸骨的,说得格外玄乎,那些武侠小说里所谓的“骨骼清奇”多半也有些这方面的意思。

        若音可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虽然穿越的事儿也玄乎,但这也影响不了她,不信这事儿呀!

        “走吧。”

        无甚兴趣的若音便拉了拉胤禛,准备着绕过这么些在这围着的姑娘们。

        然而就在这时。

        那摸骨的老婆子却忽然朗声道:“这位夫人,可否等等。”

        !?

        老婆子一开口,原先还盼着她帮自己摸骨的人一下子就疑惑了起来,四处望着,才发现这老婆子“看”着的人,竟是若音。

        若音本没察觉,却发现好多视线都停留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才顺势看了过去。

        老婆子仍“看”着她,就道:“夫人可否让老身摸摸骨?夫人瞧着,骨骼清奇,当有着贵不可言的命数。”

        这怕不是哪里来的江湖骗子吧?

        若音脑子里闪了闪这念头,并不打算理她。

        这老婆子却不肯罢休,仍然道:“不仅仅夫人命数贵不可言。就连夫人身边这位郎君,那也是人中之龙啊。”

        “将来,可必定是会飞黄腾达的。”

        人中之龙?

        若音皱了皱眉,刚要说话,人群里头,先前被摸过骨的那个小姑娘就开口道:“夫人,您不信吗?”

        “这位大师可厉害着呢,我好友之前来求姻缘的时候,也是她摸过。她说呀,我好友三日内会遇见她这辈子的良人。”

        “果不其然,好友上山摘草药时崴了脚,就被一位少年给救了呢。咱们隔壁村的,未曾婚娶,家里也有一亩三分地。”

        “这不,两人看对了眼,我这好友的亲事呀,也就定了下来。”

        “我也是听说了这件事,这才过来找这位大师的。夫人,大师既是说你贵不可言,那你一定有着极好的命数呀!”

        “真叫人羡慕!”

        少女说完,人群里还有好些起哄的。

        有羡慕若音的,还有猜测若音和胤禛身份的。

        说着说着,竟有人道:“呀,大师说的这人中之龙。该不会是太子殿下带着太子妃来月老庙了吧?”

        “还别说,瞧瞧这贵气的模样,真有可能!”

        若音和胤禛显然没想到来一次这月老庙,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这座山本来就不大,路也狭窄,月老庙前的这方寸地方被堵住以后,现下他们两个也被这些姑娘们围住,竟然走不开。

        仿佛。

        若音和胤禛不过去给这老婆子摸摸骨,这些人就不会罢休似的。

        若音忽然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胤禛那里,脸色也不是很好看,皱了皱眉,忽然就从袖中掏出一个东西来,掷地有声地放在了那老婆子面前的桌上。

        这一瞬间,老婆子没忍住高呼一声道:“好大一块金元宝!”

        喊完。

        瞧着这场景的若音和胤禛就笑了。

        胤禛反应很快,将桌子一掀,金元宝就掉到了地上,那老婆子也顾不得身份体面了,直接弯腰下去捡。

        这时,围观的人逐渐有回过味来的了。

        若音趁此机会,也跟胤禛“一唱一和”惊呼道:“呀,这不是个瞎子么?怎的刚刚竟然看见了这金元宝?”

        “该不会,是个骗子吧?”

        呼声一出来,先前有些给了她银子摸骨的姑娘们脾气就上来了,纷纷过去要找这个老婆子要说法。

        老婆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她不知何时已经找到了胤禛丢出来的金元宝了,飞速放到嘴边上咬了一口以后,揣进兜里拔腿就跑。

        这下子,月老庙前,彻底乱了。

        谁还顾得上胤禛和若音呢?

        有些感觉自己“被骗”了的,纷纷就去追那老婆子了,剩下的一些想看热闹也都跟了过去。

        原先还十分拥挤的月老庙前,竟是人去楼空了。

        若音终于有机会松了口气,看向胤禛,莞尔一笑,问道:“四爷是怎么瞧出来那人竟是个装瞎的?”

        装得还挺像,若音都没看出来。

        谁曾想。

        胤禛也是一笑,回答道:“猜的。碰碰运气罢了。”

        主要也是,这天底下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太多了,胤禛在刑部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案子,自然有经验。

        他刚刚,丢一枚金元宝出来,也只是想炸一炸这老婆子而已。

        没想到,竟成了。

        即使不成也无妨。

        那可是金元宝,多少人一辈子没见过,一丢出来,这些人的注意力肯定不会再集中在他们身上了。

        他们找机会溜也就是了。

        若音听完胤禛的话,觉得有些啼笑皆非,眼看着还有上山的人过来,便拉着胤禛,道:“四爷,咱们还是先下山吧。”

        “今天遇到的这件事,妾身觉得,有些非比寻常。这老婆子,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安排在这里的?”

        不仅仅是她。

        还有那日若音陪着胤禛刚来庄子上的时候,有村民忽然跑出来说的那些话。

        这些人。

        似乎是故意要将胤禛捧到一个极高的位置上,然后,捧杀么?

        “嗯。”

        胤禛显然也有和若音一样的想法,郑重地点点头后,拉着若音的手,就下山去了。

        回府的马车上。

        胤禛将此番出来巡视遇到的这些古怪事情都给苏培盛说了,让他事后好生调查一番。

        尤其是这个老婆子。

        既然能为了一锭金子差点都要疯了的人,抓到的话,应该是能问出一些消息来的。

        苏培盛应了,便就先策马扬鞭,带若音和胤禛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