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48章 察觉出不对劲来了

第248章 察觉出不对劲来了

        村民们瞎起哄,胤禛那儿也只是淡淡应了。

        回头,就让身边带来的人,说着时辰不早,不耽搁他们回去做晚饭,就先护送着村民们回家了。

        傍晚,天边还剩下点儿残余红霞时,若音坐在院中的太师椅上,看着从这些农户人家们传出来的点点炊烟。

        满满的生活气息。

        若音忽然都有点向往了。

        想起陶渊明诗句里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来。

        总想着,闲来无事侍弄些花草蔬菜,看着地里金黄的麦子水稻收成的时候,心情一定会非常好。

        就是。

        下地劳作,日晒雨淋的,看天吃饭,也不免辛苦。

        故此,各行各业,总都有各自不容易的地方,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默默无闻处,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

        想到这些,若音嘴角却扬了扬。

        无论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有所回报,总归都是好的。

        正想着。

        胤禛那儿简单清洗后换了身干爽的衣裳,出来看见若音盯着炊烟发呆,便搬了一根凳子坐到了她身边。

        “在瞧什么?”

        胤禛顺着若音的目光往前头望去,也见到这些农家一户户的的炊烟,还听到那些鸭子们嘎嘎叫着,回家的声音。

        嗯,是挺美的这画面。

        “随意看看罢了。”

        若音笑笑,偏头看向胤禛,打量了他一下,就笑着打趣道:“刚刚瞧着四爷浑身脏兮兮的,这会儿倒是好多了。”

        胤禛忽然就笑了。

        他道:“那些地里的东西,总归是要自己亲自下去看看,才能更了解的。不然的话,这些年,也不能做出这些成绩来了。”

        若音不可置否,想起傍晚时候的事情来,就道:“妾身瞧着,那些村民说话大大咧咧的,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将胤禛跟直郡王相比,本没什么大问题。

        直郡王好大喜功,有时门面上做得好看,内里却是敷衍。

        这一点,在他犯了错被圈禁起来以后,那些翻旧账的朝臣们早就把他以前的错处拿出来弹劾过了。

        如今百姓再说起,即使是旁人知晓了,也不会觉得什么,顶多认为直郡王不用心对待百姓,早就能窥见端倪罢了。

        可后面那句,却是将胤禛独一人摆在一个至高的位置上了。

        听上去,倒像是有几分不知康熙爷与太子,独独知道雍郡王的意味了。

        若音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总感觉,该谨慎些。

        “你说得对。”

        胤禛叹了口气,道:“但今日,他们也可能只是太高兴了。此事,我会让苏培盛那里,办妥当的。”

        也要告诉这些百姓,政令能够得以推广,还是康熙爷那里关心百姓的缘故。

        若音颔首,正要说话,肚子却叫了。

        “咕。”

        听见这悠长的声音,在这两人都没说话的间隙里响起,若音忽然有点尴尬,甚至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她早就饿了。

        刚刚在田埂上等着胤禛的时候,还想着回来先拿一块点心垫垫肚子呢,结果也给忘了。

        这下有点糗。

        胤禛果然笑了。

        他伸手过来,拉住若音的手,就道:“走吧,我的阿音,可别饿着了。唉,你怎么老是让人这么不放心呢。”

        若音默了默,任由胤禛拉着,也没说什么。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若音陪着胤禛,几乎将这附近的村子都走遍了,看过这些地方的农田。

        有些村子,临近山林湖泊的,这种植情况是一回事,而有些村子四面环山的,又是另一回事。

        他与司农官员商议讨论,也制定了一些方案。

        转眼,三天时间就过去了。

        这天傍晚若音回到庄子上的时候,都感觉一双腿不是自己的了,累得慌,腿肚子还发酸,显然是走多了路,肌肉酸痛了。

        贵妃榻上。

        若音侧着身子,将腿放在榻上,自己小心翼翼揉捏着。

        桂嬷嬷从外头回来,禀报道:“侧福晋,晚膳已经备好了。王爷还在议事,说是您要是饿了,可以先用晚膳。”

        “等等他吧。”

        若音没抬头,一面揉腿,一面就道:“我刚刚吃了两块点心垫肚子呢,还不饿。”

        “是。”

        桂嬷嬷应了,又问道:“那,奴婢帮您捏捏腿?侧福晋这几日也真是辛苦了,瞧瞧,都瘦了。”

        瘦了?

        若音一怔,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倒是没觉得。

        她平日锻炼得少,偶尔做做瑜伽,本想着这回随胤禛四处走,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却没想到,腿还是有些疼。

        “无妨。”

        若音自己慢慢捏着,就道:“也不是多疼,你先去休息吧。”

        这几天,桂嬷嬷也是跟着她的呢,定然也累了。

        “是。”桂嬷嬷这回没再坚持,便退下了。

        约莫两刻钟后。

        若音等得又有点饿了,正想着天都快黑了,这工作狂魔果然又忘了吃饭的时候,就看见胤禛来了。

        他踏着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进屋的时候,身上还带着点淡淡的红霞光,瞧着格外柔和,一如他此时脸上的笑容一般。

        “阿音,桂嬷嬷说,你腿酸?来,我帮你按按。”

        胤禛抬脚跨过门槛,自顾自的坐到若音身侧,直接就上手了。

        若音还没反应过来呢。

        小腿肚子上传来一阵适度的力道,她便咧嘴“嘶”了一声。

        !

        有点疼。

        若音忽然变了脸色,胤禛那儿吓了一跳,忙收了手,道:“我…是我不好,没想到,我就是轻轻的…”

        “没事。”

        若音却笑了,道:“腿有些酸,本来就是碰一碰就会疼的。无妨,捏捏还好些,明天就不会那么痛了,不是四爷你的错。”

        听见若音这么说,胤禛却显得有些狐疑,犹豫着还要不要帮若音按。

        不按吧,若音又会疼,按吧,好像也会疼。

        怎么两边都这么难选呢。

        “四爷。”

        若音看着一脸犹豫的胤禛,就道:“没事,您按。要是疼了,妾身跟你说。”

        胤禛犹豫了一下,到底也就答应了:“好吧。”

        翌日。

        若音清晨天刚刚亮,就醒了过来。

        她翻了个身,先是瞧了一眼窗外,想着这个时辰,昨儿他俩应该差不多起身要出去视察地里了。

        今日,是该回京的日子了,倒是能偷得浮生半日闲,稍微多睡一会儿。

        若音悄悄打了个哈欠,刚准备缩进胤禛的怀里再眯一阵,胤禛那儿倒像是察觉了若音醒过来了似的,也跟着翻身了过来,直接就把若音整个人给抱住了。

        “醒了?”

        胤禛的声音很迷糊,听上去显然困极了。

        “嗯。”

        若音也打着哈欠,道:“让您昨个儿不好好休息,非要折腾。”

        明明是帮她按腿,怎的按着按着,忽然就不知道按到哪里去了呢?

        弄得晚膳在锅里重复热了两遍才去吃,若音饿的都快站不起来了,跟着吃得又太饱,晚上睡得也就晚了些。

        这会儿,她也只是生物钟醒了而已。

        “不算折腾。”

        胤禛却扁扁嘴,显得有些不服气,道:“昨晚也是看你腿疼。那样,不算折腾。”

        “…”

        若音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稍稍动了动身子,预备着可别再跟胤禛面对面了。

        这大早上的,她怕!

        结果。

        若音这一动,某个人就不舒服了,他再次伸手,将若音重新给揽在了怀里。

        “别乱动。”

        胤禛的嗓音,在此刻听着稍微低哑了一些,若音果然不敢再乱动,就任由胤禛这样将自己抱着,再睡一会儿了。

        这回,俩人睡到了日上三竿。

        因着下午还要回京,胤禛要把这次巡查的事情禀报给康熙爷,也就得先起来,预备着回去了。

        用早膳时,胤禛一边吃,一边就想起什么,对若音道:“我听说,这附近有一座月老庙。阿音,咱们要不去瞧瞧?”

        月老庙?

        若音想起了那种挂满了红色绸带的月老树,便问道:“可四爷你下午不是还要去见皇上吗?来得及吗?”

        “自是来得及的。”

        胤禛回答道:“那月老庙就在咱们回去的路上,我瞧过了,就在一座小山坡上。那日来时,好多姑娘提着篮子过去摆月老庙呢。”

        “我听见她们说,这一处的月老庙,格外灵验。拜过以后,就可以跟自己的心上人恩恩爱爱一辈子呢。”

        “阿音,你难道不想去?”

        她没有。

        若音在心里反驳着,可是抬头瞧着胤禛脸上的表情,却怎么都觉得,似乎胤禛更想去一点。

        真是奇了怪了。

        他一个男子,倒是笃信起这些来了。

        “想去。”

        若音明知胤禛心里的想法,还是如此回答着,就道:“届时,妾身可要好好在月老面前烧一炷高香才是。”

        “让月老保佑咱们,一辈子恩恩爱爱,白头到老,可好?”

        胤禛十分满意,嘴角都不由自主地扬了扬,颔首道:“我阿音说的话,自然是极好的。”

        “当然,就算没有月老,我们也是能一辈子恩恩爱爱,白头到老的。”

        他还要在月老树上绑红绳,用木牌写上自己和若音的名字,紧紧地绑在一起,两个人,这辈子也要跟这木牌一样,永远在一块儿的那种。

        嗯。

        胤禛想着,自己也愈发满意了起来。

        “是。”

        若音含笑应了,和胤禛用过早膳以后,也就预备着出发,先去一趟月老庙,再回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