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43章 抓到了嚼舌根的人

第243章 抓到了嚼舌根的人

        傍晚。

        若音刚从前院接了两个孩子们回来,就见自己屋子门前,桂嬷嬷带着弘晞,已经在这眼巴巴地等着了。

        瞧着弘晞望着哥哥姐姐,便迈着小步子,走了过来。

        “姐姐,哥哥。”

        弘晞软软糯糯地一喊,璟婳便赶紧过去,将弟弟抱住了。

        “乖,弘晞,走,哥哥姐姐带你玩去。”

        璟婳高高兴兴,拉着弘晴一起,就要陪弟弟。

        看着三个孩子感情这么好,若音就道:“你们三个,先去玩,待会儿我让桂嬷嬷过来叫你们用晚膳。”

        “这会儿,额娘有事要和桂嬷嬷说。”

        “嗯,额娘去吧。”璟婳几个答应了,就先离开了。

        回屋后。

        若音坐回到太师椅上,看着桂嬷嬷的样子,便问道:“瞧你在那儿等着,就知道有消息了。”

        “怎么样了?”

        “侧福晋睿智。”桂嬷嬷回答着,就道:“奴婢去打听时,的确了解到。有几个小丫鬟平日嘴碎的,喜欢说一些是非。”

        “大多嘛,都是些捕风捉影从外面听回来的京里的八卦。除此以外,她们是否议论府中事,奴婢暂且没得到消息。”

        “没有去问当事人,找的是奴婢在前院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嬷嬷打听的。”

        “侧福晋,奴婢想着。这做事沉稳的人,无论何时肯定都不会多言语的。至于嘴碎的人嘛,定然什么时候都是想嚼舌根的。”

        若音不可置否。

        但想着此事怎么说关系到弘晴,不能掉以轻心,就想了个主意,道:“这样,嬷嬷,我给你说个法子。”

        “你呀,找到其中一个人。便说她们中的某一个,说完是非以后有些害怕,就将她们给供出来了。”

        “如今我知道了,便打算来核实情况。这要是从实招了,说不定能网开一面。但若咬死不认,等到我带那人来指认的时候,可就不会这么轻易将事情揭过去了。”

        感情这是诈降?

        桂嬷嬷听完,觉得这法子很好,点头表示赞同,就去准备了。

        翌日。

        若音一大早起来,去了十三贝勒府,参加胤祥的婚宴。

        婚宴场面还算不错,康熙爷和太子虽未曾亲自到场,却也送了丰厚的赏赐来,和妃这个做婆婆的,自然一直帮忙张罗着。

        若音一大早过去时,本想看看和妃那儿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却见和妃将一切都料理得极好。

        若音到了,和妃瞧见她,这才拉了和妃进屋喝水。

        “胤祥迎亲去了!”

        和妃喝了一大口茶水,道:“我呀,就在这儿等着他们夫妇俩过来。你来得正好,我这儿一切可还妥帖?”

        若音四处看看,只见哪哪都好,她实在是什么忙都帮不上的。

        “和妃娘娘办事稳妥,妾身也就过来凑凑热闹的而已。”

        若音笑着,便与和妃寒暄了起来。

        过不多时。

        胤祥迎亲回来,宾客们也都陆陆续续到了,胤禛这个做哥哥的也在前院帮胤祥招呼宾客。

        吉时到了以后,便是拜天地与宴饮。

        若音则是陪着和妃招呼女眷,一天忙下来,直到胤祥那儿进洞房了,脚不沾地了一整天的若音,这才能歇口气。

        “这只怕是要比我自个儿成婚都累了。”

        太师椅上,若音瘫软靠着,说完这话以后,恰巧胤禛过来这边,准备着要接若音回王府去。

        “四爷?”

        若音看着胤禛脸颊有些泛红的样子,猜到他多半是喝了酒了,就过去,准备将他扶住。

        谁知道,胤禛却先一步抱住了若音。

        他身上只有淡淡的酒味,步履也是格外稳健的,抱住若音后,他的声音忽然就低了低,问道:“你进府那日,是什么样的?”

        若音一怔。

        这才意识到,她刚刚那话,是被胤禛听见了。

        她进府的时候。

        若音想起那时,殿选结束后,她只有片刻的回家时间,连东西都来不及多带,宫里的软轿就到了。

        没有大婚的礼仪,没有婚服,便只是坐着粉色的轿辇,从边门进了府。

        谁让她那时候进府,只是一个小小的格格呢。

        没什么体面,也不知是不是那时德妃已经不满若音进府,才私底下吩咐内务府,要轻慢若音一些。

        “那天…”

        若音想起那时,笑了笑,道:“妾身不知四阿哥府会是什么样的,有些忐忑。除此以外,也会在想,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的。”

        这是以前的索绰罗若音内心的想法。

        至于她嘛。

        她知道以胤禛的能力,将来势必是会登基的,她要做的事也很简单,便是抱好这条大腿就是了。

        “阿音。”

        胤禛也不知在想什么,抱着若音的手臂,忽然用的力气就多了些,道:“从前的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回头,我也补一个婚礼给你。”

        胤禛唇角扬了扬,忽然都有点期待了起来。

        “。”

        若音默了默,没想到胤禛在意的竟然是这个,便道:“好呀。”

        转眼入夜了。

        和妃那儿亲自送了若音和胤禛离开,也准备回十三贝勒府歇着了。

        她儿子成婚,康熙爷也是特许她在宫外留宿的,顺道和妃也打算多在宫外待两天,等胤禵成婚后,她再回去。

        夜晚的街道上。

        若音和胤禛手牵手走着,身后苏培盛牵着马车跟着。

        若音抬头看天,就见天空中一轮弯弯的月亮,跟月牙似的,格外亮。

        看着这小月牙,若音就笑了。

        “真好看的月色,跟璟婳笑起来的时候一样。”若音说着,感觉自己的手被胤禛牵得紧了紧。

        “阿音。”

        胤禛的语气多了几分怅然,道:“要是这辈子能继续这么走下去,就好了。”

        嗯。

        若音默默点头,她自然也是这么想的。

        翌日,若音睡到了日上三竿,醒来时,身侧先前躺着的胤禛已经起身上朝去了。

        若音昨儿陪和妃忙了好长一阵子,歇了一晚,这会儿也都是精神奕奕的了。

        洗漱时。

        璟婳从门外进来,带着弘晴,给若音请安后,就说要先去前院的小学堂了。

        若音看着时辰不早,也没送他们,让璟婳带着弟弟,两个人自个儿过去也就是了。

        璟婳走后,若音这儿梳洗完毕,桂嬷嬷将早膳端进了屋子里,顺道让屋内守着的其他伺候着的人,都先退下了。

        若音瞧了一眼早膳,是璟婳喜欢的鱼糜粥,便问道:“璟婳让做的吧?她一贯喜欢吃鱼。多吃鱼虾,能补钙。”

        若音脱口而出,忽然又想起什么,笑着道:“能聪明些。”

        “是。”

        桂嬷嬷也没多嘴,便禀报道:“侧福晋昨儿让奴婢去旁敲侧击的事情,有结果了。那天,是一个叫月儿的小丫头,先提起这件事的。”

        “她们当时本来在聊别的,这月儿像是心血来潮似的,说什么…侧福晋好东西这么多,想必就连养子那里也是很多的。”

        “另一个嘛,她家里有个继母,对她十分不好,她便反驳,觉得继母定然比不上生母什么的,她俩就说起来了。”

        “至于奴婢找到的那个小丫头,她说她只是在一边听着,没太敢多插嘴。”

        若音一听有门,便道:“这人说的,咱们也不能全信。只不过,她既然提到是月儿先说的,那要是有问题,想来也是这个月儿。”

        若音想了想,又道:“嬷嬷,你先将你找到的这个丫鬟扣下来,别让她通风报信。再把另一个找来,以同样的法子,炸炸她。”

        “要是,她也指认月儿,便就把月儿直接带到我这里来吧!”

        “是。”

        桂嬷嬷那儿答应了,也就继续去办了。

        一个时辰后。

        若音正坐在书桌台前,调试自己琴的琴音呢,桂嬷嬷和小顺子,就已经扣押了一个小丫鬟过来了。

        那小丫鬟年纪不大,被五花大绑着,也并不挣扎,很快就被带到了若音的面前。

        “侧福晋。”

        桂嬷嬷禀报道:“根据奴婢调查到的消息,另一个扫洒丫鬟,也是指认当天是月儿忽然说起此事的。”

        “故此,奴婢按照侧福晋的吩咐,让小顺子带人,把月儿给直接绑过来了。”

        若音点点头,桂嬷嬷做事一向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自然很好,便就看向了地上跪着的月儿。

        她眼眸有些冷,看着若音时,神色上也没什么变化。

        就是,嘴里被塞了布条,脸颊看着红扑扑的。

        若音瞧着她,示意小顺子将她嘴里塞着的布条拿下来,然后淡淡道:“你叫月儿是吧?桂嬷嬷为何找你,想必你心里也清楚。”

        “自从我管家以后,便是严令禁止底下的人谈论府里主子的,尤其是那些捕风捉影的事情。”

        “违者,要被杖责,然后赶出府去。并告诉人牙子,以后发卖,只能卖去干那些最苦的活计,可是绝对比不上在咱们王府里扫洒的。”

        “你现在,自己想想。是要自己招了,还是待会儿我让小顺子审问你。”

        “你可想好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若音一系列话说完,那月儿饶是一开始还算镇定,现在也不免咬了咬牙,显得有些犹豫。

        能好好活着,谁又愿意被折磨呢。

        若音也打量了月儿一会。

        过了半晌,就在桂嬷嬷那里预备着请示若音,是否让小顺子待下去拷问时,月儿开口了。

        “侧福晋。”

        月儿闭了闭眼睛,像是心头一凛似的,道:“奴婢当日,的确不是忽然想起才说的这件事。”

        “而是——有人告诉奴婢,那时三阿哥弘时会经过那里。让奴婢故意说出来,叫三阿哥听见的!”

        若音心中一紧,问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