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42章 这毕竟是胤禛心里的痛

第242章 这毕竟是胤禛心里的痛

        若音的姿态还挺唬人的。

        李侧福晋那儿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甚至似乎身上还有点发软,想要跟若音跪下来似的。

        说实在的。

        李侧福晋心里也清楚,她虽然和若音在同一个位置上,但无论是胤禛的心里,还是府中人的心里,她的地位,都是不如若音的。

        自然,她会怕。

        此刻。

        若音也只是抬眸淡淡地瞧着李侧福晋,换做往常,别的情况,旁人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的神色,她怕是已经开口解围了。

        今日却不同。

        任何想要算计她儿子的人,她可都不会放过。

        “若音妹妹…”

        李侧福晋语气有点哆嗦,镇定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些话,我从未在弘时面前说过。他…他究竟是哪里听来的,我也不知道!”

        “不过你放心,待会儿晌午我就去把弘时接回来,好好问问他!你,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真的没有对弘时说过那样的话!”

        生母养母什么的,从胤禛那里开始便是个忌讳了。

        李侧福晋知道,眼下快些搞清楚还好,等到让胤禛知道了,他们母子…

        “行。”

        若音看着李侧福晋的神色,也知道她是真的怕了,也不再继续吓唬,便道:“不过,你可得问仔细一些。”

        “这事儿,可大可小。我也不想对外声张,到时你们母子俩就在屋子里悄悄问这件事吧。我坐在屏风后头,听着也就是了。”

        “...”

        李侧福晋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咬咬唇,答应了。

        晌午时。

        李侧福晋那儿亲自去接了弘时回来,若音就待在屏风后头,静静地坐着。

        “今日读书,可都还辛苦吗?先生教的那些,你能学得会吗?”李侧福晋拉着弘时,表现得跟平时没什么异常。

        弘时那儿,回答道:“还好,就是刚开始认字而已。先生说了,等多认一些字,就开始学习三字经了。”

        “嗯,那你可得好好学。”

        李侧福晋与儿子说完上学的事,又旁敲侧击道:“昨儿夜里,我瞧着弘晴那孩子回来的时候,神色不是很好。”

        “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事?”

        弘时一愣,反问道:“儿子跟他能有什么事?不过就是看看兔毫笔罢了,我还以为兔毫笔很不一样呢,原来跟我的也差不多。”

        李侧福晋皱眉,追问道:“没什么事?你们说什么了?”

        “额娘,你干嘛一直问这个?”

        弘时扁扁嘴,回答道:“也没说什么啊,我就是好奇,怎的音侧福晋明明不是他亲娘,还对他那么好。”

        “别人不都说,这养母对待养子,一般都很严苛的吗?”

        屏风后。

        若音听见弘时说到这里的时候,拳头都有些握紧了。

        她听弘时反应,显然对此事并不在意,他年纪还小,不知若音在场,对自己额娘说的话,定然毫无防备。

        应该,都是真的。

        别人不都说?

        若音抓住关键,闭了闭眼睛,想着,府里怕是有人,私底下嚼舌根了,且或许不止一次,让弘时听见了。

        李侧福晋也不是傻子。

        她意识到什么,忙拉住弘时,追问道:“别人?什么别人?你都是听谁说的?这弘晴虽然说不是音侧福晋亲生的。”

        “但,音侧福晋对他一向极好,跟亲生儿子别无二致。你这么说,岂不是让弘晴伤心吗?你,你这孩子!”

        “做事情之前,怎么不多想想呢?”

        弘时一愣。

        他似乎真没想过这个,就道:“额娘,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会不开心。当时脱口而出了,就给忘了。”

        李侧福晋都不知道该说弘时什么了。

        她想骂一句蠢儿子吧,又怕弘时伤心,只得问道:“对了,你是听谁说的?咱们院子里,有人竟然敢乱议论主子的事情吗?”

        弘时那里,想了想,忽然就摇头道:“不是。”

        “是那天儿子出去玩的时候,在院子里听扫洒的丫鬟说的。隔着假山呢,也没看见长相,不知道是谁。”

        “额娘,你说得对,议论人是不对的,我以后不乱说了。”

        弘时虽然呆了些,却也知道额娘对自己很好,现在额娘生气了,他也是要认错的。

        李侧福晋看着儿子好歹醒悟过来,心里先前的忐忑也都消散了些,怎么说弘时都是无心之失,她只盼着,若音那儿不要怪罪。

        李侧福晋想着若音还在屋内,这会儿听清楚了事情的始末,怕也是要再去追查此事的,便拉着弘时,去膳厅用午膳了。

        若音见李侧福晋母子离开,也从后门处走了。

        她院子那边,璟婳带着弘晴已经回来了,正洗干净了手,要去膳厅呢,在游廊处瞧见若音,璟婳就跑过来了。

        “额娘!”

        璟婳半天没看见额娘,想得慌,这会儿看见额娘,就要过来贴贴。

        若音抱起璟婳,感觉这丫头,愈发沉甸甸的了,又见弘晴过来,便柔声问道:“今日学得如何?”

        不等弘晴回答,璟婳就抢先道:“很好呀,弟弟可聪明啦,虽然都还没三岁呢,但也能跟着学了!”

        弘晴听姐姐夸,一下有点不好意思了,脸红了红,挠了挠脑袋,又点了点头。

        看着儿女乖巧,若音心里也松了口气,按捺住心里的事,就先去用午膳了。

        午膳后。

        若音没顾得上午睡的事情,就把桂嬷嬷叫过来,将今日李侧福晋那里发生的事情,都悉数说了。

        桂嬷嬷听完,也是大惊。

        “这,既然都能嚼舌根让三阿哥正巧听见了,想来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奴婢瞧着,得马上去查!”

        桂嬷嬷格外严肃,又问道:“不知,是否要将在院子里扫洒的人全都带过来,一一盘问?还是,让三阿哥出面指认呢?”

        府里从前就爱嚼舌根。

        那时,便是有心之人特意在私底下散布流言什么的,想要中伤他人。

        若音接过府里的管家权后,因之前深受其害,便勒令禁止了私下胡乱议论的事情。

        讨论京中风物,自个儿家中的家长里短可以,捕风捉影说主子们的事情,一旦被抓到,那就是要被赶出府里去的。

        若音听桂嬷嬷说,想了想,道:“先不急。”

        “那人既是有胆子议论,想来也知道府中规矩,是不怕的。如此有心,说不定还有别的目的。”

        “先私下去查查,看看能不能将人给抓到。再顺藤摸瓜,看看此人到底为何要议论这些事。”

        “若只是嘴碎,便按照府中规矩,赶出府去永不续用。若…查到跟府中其他人有关的,便一并处置了也就是。”

        桂嬷嬷知道若音这是不愿意打草惊蛇,点点头后,也就去办这件事了。

        贵妃榻上。

        说完事情的若音不免有些疲惫,瞧了一眼手边上摆着的册子,忽然又想起来,过几天便是胤祥和胤禵要大婚的日子了。

        他俩的婚期相隔得很近,就差了三日,胤祥在前头,胤禵在后头。

        胤祥那里,若音是不担心的。

        他和兆佳氏互相见过,也有所了解,双方家中也都是十分满意的,就是胤禵那儿,还不知道以后如何。

        若音盘算了一下,将贺礼册子再瞧了一遍,确定没什么差池以后,这就递给采桑,让她帮忙去准备了。

        这天。

        若音午睡得稍稍久了一些,大概是最近的确累了,晌午她跟桂嬷嬷刚刚说完话,就已经是困得不行了。

        醒来时,外头的天空正是一碧如洗的晴朗。

        开春了,果然天也不似冬日里常有的一片片雾蒙蒙了。

        若音看着这天色,刚扬了扬唇角,忽然就见院子里,胤禛正好朝着她这边的方向就过来了。

        胤禛回来了?

        若音下意识看了一眼天,还以为自己这一个午觉直接睡到晚上了呢,发觉没有,又忙不迭出去迎胤禛。

        “四爷。”

        若音刚走到门口,胤禛已经准备进来了,见若音发髻有些散乱,便笑着问道:“你这今天当了一回小懒虫了?”

        “平日午睡也就顶多两刻钟,今儿这个时辰了,才刚刚起来?”

        若音忍不住叹口气。

        今日事情多,用午膳都晚了一刻钟多了,后来又跟桂嬷嬷说事情,忙活一阵又多睡了会,当然也就这个时辰了。

        “四爷。”

        若音刚刚开口,胤禛那儿,正好也开口问道:“昨儿弘晴那里,怎么了?”

        胤禛格外严肃。

        若音看着他这样子,稍稍愣了愣,才意识到,胤禛果然也是个细心的人,弘晴身上那点细微的变化,他果然也是看在眼里的。

        若音有些无奈。

        这件事,她本来不想惊动胤禛,想再查查的。

        可此时胤禛既然问起,若音也只得把事情原原本本的都讲了,然后补充道:“弘时还小。”

        “今日我瞧着,他应该也没有别的什么坏心思,就是单纯听见别人说了,这才对着弘晴说了这件事。”

        “主子爷,可别怪罪他。”

        不怪罪?

        胤禛心里却不这么想。

        弘时虽说是行三的阿哥,但实际上,却是众人的大哥。

        快四岁了,也该懂点事情了,听见别人说什么,回头自己也跟着瞎说,这并不是一个好习惯。

        再者。

        那些话,明显听上去就是会让人不舒服的,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阿音。”

        胤禛想了想,道:“弘时那里,我可以暂时不管。只是往后,他需得改好。这方面,我也会让先生帮忙督促。”

        “但,这次的事情,的确要查查。”

        生母?养母?

        胤禛想起自己的小时候了,他实在是不愿意,再有人拿这样的事情,戳自己儿子的心窝子。

        “嗯。”

        若音点点头,答应了胤禛,就又把话题扯开了,问道:“倒是四爷,今儿怎的这么早就回来了?”

        “距离傍晚,可还有一个多时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