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38章 璟婳三岁啦!

第238章 璟婳三岁啦!

        冬日来临后,这日子似乎也过得慢了些。

        若音趁着年前,打理好了京郊庄子上,京城铺子里的事情,便在腊月,好好地陪着三个孩子们。

        这日午后。

        桂嬷嬷从外头回来,捧着一个大大的锦盒,就过来了。

        “侧福晋。”

        桂嬷嬷将锦盒放在若音跟前,一面打开,若音就见里头装着的是各色的干货,像是海货,有花胶和鱼干一类的东西。

        京城虽不临海,但距离山东等地也不远,偶尔也能有这些东西。

        古时候运输条件有限,鲜货不宜保存,沿海地区的海产也时常做成干货。

        就是…

        若音眼前送来的这些,瞧着都十分不错,花胶个头也大,像是陈年花胶了。

        “这些呀,都是索绰罗府送来的,是少夫人。”桂嬷嬷瞧若音还算喜欢这些东西,就解释道:“说是年节上的贺礼,还有今年庄子上的一些进项。”

        桂嬷嬷说完,就从袖中掏出一个信封来递给若音。

        信封沉甸甸的,若音打开一看,里头装着的都是银票,除却两张一千两的以外,剩下的都是面额小的。

        桂嬷嬷又解释道:“少夫人说了,先前多亏了侧福晋一直帮忙打理着家中的东西。这些分给您,也是应该的。”

        “至于那些面额小的,说是过年时,侧福晋拿着,也好打赏人。”

        若音看着这些银子,心中不免五味陈杂。

        她哥哥娶媳妇时,若音就将以前自己打理的一些家中东西,都还回去了,那些本来也是若音额娘硬要塞给她的。

        若音现在不缺银子花,自然也希望多帮帮家里。

        没想到,她嫂子竟是这般为她考虑,连打赏人的那部分,都送来了。

        “回头帮我好生谢谢她。”

        若音将信封交给桂嬷嬷,道:“那两千两,先计入我的私账里吧。剩下的银票,就承了我嫂嫂的好意,拿去打赏人。”

        “是。”

        桂嬷嬷那儿应了,就又去忙了。

        若音见桂嬷嬷走,琢磨了一下,转身回了内堂,决定在自己攒起来的那些衣料里头,再挑一些好的,给她嫂嫂送过去。

        腊月时。

        胤禛上报,希望今年也能开设粥棚,与百姓共同过一个欢欢喜喜的年。

        康熙爷欣然同意,若音这儿正愁着没事儿做呢,就又忙碌起来了。

        腊八这日。

        若音起了个大早,正好胤禵和胤祥也都过来了,说是要来帮忙。

        谁知道,这粥棚这边一切刚刚弄妥当,雍郡王府门前,还来了另一位客人。

        年雪。

        她受若音照拂,先前若音帮忙挑了一个会武的丫鬟过来,如今过年,怎么说都是该来拜年的。

        结果。

        年雪刚一来,胤禵那儿穿着围裙,一下子就躲起来了。

        “...”

        胤祥还愣了愣,随即就大笑了起来。

        “十四弟,你跑什么呀?嗳,有什么好害羞的?不就是穿这个脏兮兮的围裙,上面又沾了一点儿汤汁和米粒嘛,没事!”

        胤祥这时候也促狭了起来,调侃道:“人家年姑娘通情达理,才不会在意这个呢。”

        胤禵才懒得搭理胤祥呢。

        隔得老远,跑到了雍郡王府的门口,将脏兮兮的围裙扯掉以后,就探出一个脑袋来,悄悄地看了一眼年雪。

        年雪脸颊绯红,显然也听到了胤祥刚刚说的那些话,她强装着镇定,缓缓地就走到了若音跟前。

        “侧福晋。”

        年雪对着若音行了一礼,稍稍往一侧靠了靠,让出一个位置后,不远处就有一个小丫鬟,推着一个放着大桶的板车过来了。

        年雪道:“之前几次都有侧福晋帮忙,实在是感激。这回知道侧福晋为百姓谋福祉,便也想略尽绵力。”

        言罢,那小丫鬟推着的板车,就已经到了若音跟前了。

        是一大桶的白花花的馒头,还散发着热气呢,若音都能闻到一股香喷喷的味道了。

        看到这些白面馒头,若音忽然就想起自己小时候了。

        那时条件有限,有时候在馒头里夹一些萝卜干,都是十分美味的享受了。

        “多谢你了。”

        若音看着这些东西,也知道年雪那儿定然是提前下了功夫准备的,就道:“说起来,你应该都还不知道呢。”

        “先前帮你挑丫头的事情呀,也是胤禵拜托我的。他呀,一门心思,就希望你能好一些。”

        年雪一怔。

        她的确不知道。

        还以为是胤禵将那回在酒肆底下发生的事情,给若音说了,若音念着胤禛与年家的情分,才想帮帮她呢。

        不曾想,这事儿“瞒”了这么久,到头来才知道原来是胤禵的心思。

        年雪想起胤禵,心跳都跟着快了些。

        她本来也知道自己到了适婚的年纪,先前得知十三贝勒要挑福晋,她也要去的时候,她还对自己的未来有些忐忑和犹豫。

        而后赐婚,得知她竟成了十四福晋,她惊讶,却也还是有着少许欢喜的。

        至少,她见过胤禵,知道胤禵是个好人,长得也俊俏,武艺也十分不错,实在是没什么可挑剔的。

        现在。

        年雪想到胤禵竟然暗中还未自己留意这些事,自然更高兴了。

        “侧福晋。”

        年雪瞧了一眼雍郡王府的门口,那儿还探出胤禵一个脑袋呢,就道:“臣女远远地给他行一个礼吧。”

        “就当是,谢谢他了。”

        “嗯。”若音自然没意见。

        年雪那儿,脸颊又红了红,低着头,对胤禵施施然行礼后,悄悄地又对若音说了告退,这才离开了。

        年雪走了,背影也消失在了若音的视野里。

        若音这才叹口气,看向胤禵,喊了他一声。

        胤禵还望着年雪离开的背影呢,听见若音这么喊,差点跳了起来,回过神来,就看向若音,慢慢地走了出来。

        “小四嫂。”

        胤禵垂了垂头,也有点不好意思。

        他今天,好像反应太大了些。

        若音看着胤禵这一副小男孩子的样子,便打趣道:“真是可惜了,刚刚年姑娘来了,你们都没机会说上话。”

        “不过,也没关系。以后朝夕相对,在一块儿说话的机会,还多着呢!”

        “小四嫂!”

        胤禵一声嗔怪,但一想也是,忽然又觉得今天没说上话,不那么可惜了。

        腊八后,不多时便是新年。

        胤禛自腊月十五朝廷封印以后,便有了时间,留在府里陪若音了。

        这天早晨,若音刚陪着胤禛用了早膳,胤禛那儿就把苏培盛叫过来了。

        若音还好奇呢。

        胤禛一想是个“喜欢拈酸吃醋”的,与若音在一块儿的时候,一般除了孩子们,旁人要过来,他都是不乐意的。

        今儿,竟主动叫了苏培盛过来。

        若音正想着呢。

        苏培盛那儿过来的时候,手上正好拿了一个册子,就呈送了过来,道:“王爷,这便是您让我整理的,那几位先生的资料。”

        “王爷,侧福晋,请瞧瞧。”

        先生的资料?

        若音细细一想,这就想起来了。

        苏培盛说的,是胤禛先前提过的,要给弘时、弘晴、弘曜几个找先生来给他们启蒙的事情。

        若音接过册子看了一会儿,便递给了胤禛,道:“妾身也不懂这些,光看着册子上面的描述介绍,倒是觉得个个都是好的。”

        “妾身相信四爷的眼光,这事儿,便交给您做主就是。”

        胤禛听若音捧自己,心里也高兴,便将册子合上,解释道:“我跟你说这些,也是想着,事事都好好与你商量着办。”

        若音听胤禛这么说,眼前一亮,她素来知道胤禛尊重自己,如今也是愈发为她考虑了。

        “那,妾身就谢过四爷了。”

        若音这儿答应下来以后不久,胤禛那儿就敲定了人选,并且定下来,等璟婳过了三岁生辰以后,就把那位先生请进府里来。

        璟婳虽说是女孩子,但自小聪慧,胤禛极为喜爱,自然不愿意就这么随意养着,也是希望她多读书,能知事明理的。

        故此,二月初五开始,璟婳随着弘时、弘晴、弘曜三个一起读书学习了。

        至于弘历那儿。

        若音先前跟钮祜禄格格提过这件事,让她考虑考虑,而后也回话说,愿意跟着哥哥姐姐们一起学习。

        并努力着,不拖后腿。

        钮祜禄格格既是愿意,若音自然也不会拦着,与胤禛一提,胤禛也觉得有上进心是好事,只是不能太勉强。

        若音也是这个意思,她就道:“妾身与钮祜禄格格提这件事的时候,说了这个。钮祜禄格格为人温和,想来也不是个会强迫孩子的。”

        胤禛一想也是,点点头,就道:“既如此,那就让弘历也去吧。”

        “嗯。”

        若音点点头,又想起有趣的事情来,就对胤禛道:“说来,妾身跟璟婳说,要跟哥哥弟弟们一起学习的事儿,她高兴得很呢。”

        “璟婳喜欢带着弘晴玩耍,一心只以为又可以和那么多哥哥弟弟一起玩。这孩子呀,就是调皮得很。”

        胤禛听了,却一脸不乐意,骄傲道:“我的女儿,调皮些无妨,她这样呀,也是真性情。往后,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她。”

        若音想了想,发觉还真是这样的。

        璟婳有责任心,又能保护人,对弟弟很好,将来也一定能好好的。

        “是。”

        若音含笑,道:“那,就呈四爷吉言了。”

        年后。

        二月初一,便到了璟婳三岁的生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