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23章 反过来吓唬德妃

第223章 反过来吓唬德妃

        畅春园的小庙宇内。

        若音虔诚叩拜完佛像以后,就到了内堂,找庙宇内的姑子,要了往生咒过来。

        那姑子十分老成,听见若音的要求,什么也没问,只是在将往生咒交给若音时,抬眸深深地看了若音一眼。

        那眼神里,仿佛还藏着什么意思似的。

        若音看着这姑子的眼神,心中一动,便露出疑惑的神色,问道:“不知师太缘何这般看着我?”

        “没什么。”姑子双手合十,解释道:“难免有些好奇而已,侧福晋这是,要追悼自己的家人吗?”

        若音听出这个师太存了几分试探的意思,顿时脸色就低沉了几分。

        若音板着脸,语气不是很好地说道:“这是我的事,师太,你问得太多了。”

        言罢,若音不再搭理这个师太,转身就回了这小庙宇里的佛堂了。

        离开时,若音还用眼角的余光,回望了一眼这个师太,只见她正伸长了脖子打量自己呢,若音也就放心了。

        果然呀,也是个来打探消息的。

        小庙宇的内堂,若音看着这里头悬挂着的为七月十五而设置的经幡,闭了闭眼,祷告了一番。

        不多时。

        就在若音抄经抄得正无聊的时候,听见了从门口传来的轻微脚步声。

        若音置之不理,过了好一会儿,直到那个人影在自己的面前站定的时候,若音才略微抬眸,看了一眼。

        不出意外,是德妃。

        若音故意露出惊讶的神色,又显得有些紧张,问道:“德妃娘娘,您来这儿,做什么?”

        德妃看着若音警惕,没有正面回答若音的问题,而是饶有兴趣地道:“这儿,倒是个不错的地方。”

        “呀,侧福晋这抄的,是…”

        不等德妃多看两眼,若音就欲盖弥彰地把面前的那些纸收了起来,继续看向德妃,问道:“娘娘,您到底想做什么?”

        德妃看着若音慌慌张张的样子,十分满意,就道:“本宫也只是闲来无聊,出来走走罢了。怎么?”

        “难道,这小庙宇侧福晋能来,本宫就不能来了吗?”

        “倒是一阵子不见,侧福晋比起先前,气色差了很多呀!本宫听闻你身子不好,之前请了太医看了好久。”

        “这几日,萨满法师进宫以后,倒是能出来走动了。难道,这是身子好些了?”

        若音听见德妃提起萨满法师,忽然就露出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来,道:“娘娘您是不知道。”

        “咱们满洲的萨满法师,还真是有些门道的。有的时候呀,如果真的遇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了,他们——”

        不等若音说完,德妃就打断了若音的话。

        “音侧福晋。”

        德妃讥诮一笑,看着若音,冷冷地就问道:“难不成,先前大阿哥的事情,你忘了?你可是亲身经历者。”

        若音听德妃提到这个,便默了默。

        紧跟着,若音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道:“德妃娘娘说得对啊。大阿哥夫妇之前那也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这才去请了萨满法师。”

        “他们既然都这么做,可见这应该是有用的。”

        “娘娘,您说得对。那董鄂氏死得凄惨,心里必然是怨恨不已的。妾身虽然没害过她,可她的确也是因为妾身才去到甘露寺的。”

        “也不知道,那董鄂氏,现在到底只是来找了妾身的麻烦,还是也去找了害死她的人的麻烦?”

        “说来,将她害死的人,应该被她纠缠不休才对呢!”

        若音已经努力表现得非常神经质了。

        果然。

        德妃那里,看见若音如此这般,脸色彻底就阴沉了下来。

        她甩开了被若音拉着的衣袖,就怒道:“音侧福晋,本宫听闻你不舒服,特意来看看你。没想到,你竟是这般疯魔!”

        德妃想走。

        若音却死死地拽着她,狰狞道:“娘娘,你可别不信!古人不是都说了么?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啊!”

        这话说完,德妃终于挣脱了若音的手,离开了。

        若音站在原地,看着德妃走远,也徐徐放下了手中拿着的毛笔。

        真是的。

        德妃比她预计得来得晚了一些呢,亏得她大摇大摆出来,就是为了让德妃觉得她心虚受不了。

        结果,现在才来!

        她的手抄佛经都抄得酸了。

        若音揉了揉手腕,托腮看了一眼面前的往生咒,丢到了一边,拿起一沓纸,便丢进了面前的铜盆里。

        嗯,厚厚一沓,即使是给人知道了,也会以为这都是她辛辛苦苦抄出来的佛经吧?

        若音想着,当天在小庙宇里待到了傍晚时分,这才回去了。

        兰藻斋里。

        胤禛已经回来了,他正在院子里,一边陪着三个孩子玩,一边等若音回来。

        “阿玛。”

        璟婳刚摘了一朵花想要递给胤禛,转头时,却发现自个儿阿玛呆愣愣的,都没有在听她说话。

        “阿玛?”

        璟婳又喊了一声,这回,还扯了扯胤禛的袖子。

        胤禛这下才反应了过来,刚要接过璟婳递给自己的花儿,苏培盛就从后头走了上来,禀报道:“王爷,侧福晋回来了。”

        若音特意化了个憔悴妆。

        怕孩子们看见担心,她特意从兰藻斋的后门回来的。

        这会儿胤禛闻听这个消息,看向苏培盛,就道:“带着孩子们先去膳厅,我和阿音一会儿就过来。”

        哈?

        苏培盛愣了愣,同时也默了默。

        怎么就轮到他来带孩子了呢…

        苏培盛心里无语,但看着自家王爷对侧福晋的那个热乎劲儿,也没法子了,

        苏培盛想着,无奈地就凑到了璟婳和弘晴他们跟前。

        “小阿哥,小格格…”

        璟婳却一转身。

        将手上拿着的一朵花,递给了正在婴儿车里坐着手舞足蹈也想下来玩的弘晞,道:“弟弟,花花。”

        苏培盛:“…”

        若音这儿,刚从后门进来,准备去换身衣裳,就见前头一个急匆匆的人影过来了。

        若音看见胤禛着急的样子,忍不住就笑着问道:“四爷,您怎么来这儿了?都这个时辰了,用晚膳了吗?”

        “没。”

        胤禛回答着,走到若音跟前,仔细地打量了若音一番以后,就道:“你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

        “这才想着,赶紧过来看看你。”

        “我没事。”若音拉着胤禛回屋,准备重新梳洗打扮,就将刚刚在小庙宇里遇见德妃的事情,都给悉数说了。

        末了,若音道:“该做的,妾身都做了。她在宫中多年,只怕这心理素质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

        “能不能吓唬到她,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胤禛不可置否,点点头后,主动帮若音端了水过来,就道:“咱们且再等一阵子吧。如果没效果,你慢慢让自己‘好起来’也就是了。”

        若音点点头,眼看着重新梳洗好了,也就先去用晚膳了。

        转眼没几日,到了中元节前夕。

        德妃那里一点消息都没有,若音这两天也都没出门,继续在兰藻斋里养病。

        胤禵和胤祥来了好几次,若音都只是隔着屏风跟他俩说了一会儿话。

        这俩孩子都聪明,也了解若音,若音也怕见了面,被他们看出点儿什么端倪。

        傍晚。

        若音坐在秋千上,百无聊赖地荡着。

        璟婳又从外头摘了茉莉花回来,一小束,香味十分浓郁。

        “额娘,香香的花花!”

        璟婳笑得很开心,露出白白的小牙齿来,若音看着她,心都跟着软了。

        “璟婳,来,跟额娘一起荡秋千好不好?”

        若音说着,就抱了璟婳进自己的怀里,母女俩一道坐在秋千上,轻轻地晃悠着,感受着傍晚的微风。

        过不多时。

        桂嬷嬷,从外头回来了。

        她一脸严肃,道:“有消息了。”

        !?

        若音听见桂嬷嬷这么说,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什么,忙将璟婳从身上放了下去,就将她交给了绿拂。

        “要用晚膳了,先带璟婳去洗洗手吧!”

        若音说着,就和桂嬷嬷一起进了屋。

        屋子里。

        桂嬷嬷关好了门窗,确定四下没有人以后,这才凑到若音的耳朵边上,小声道:“那位那里,有消息了。”

        “明儿不就是中元节么?奴婢今日听说,德妃娘娘亲自抄了佛经,送到佛龛底下供着了呢。”

        “当然,因为中元节的缘故,这样做的人也有不少。奴婢便悄悄过去看过了,那些佛经里头,藏了一卷往生咒呢!”

        往生咒?

        若音眼前一亮,已是意识到了什么。

        看来,德妃那里也是会害怕的?

        “别的呢?”

        若音看向桂嬷嬷,问道:“除此以外,德妃那儿,还有表现出什么吗?有没有病,或是请太医什么的?”

        桂嬷嬷听见若音这么问,就摇了摇头,道:“暂时没听说有。不过奴婢想着,目前看来,总归咱们是有收获的,不是吗?”

        “也对。”

        若音想了想,就道:“只是,这还远远不够。她那样的人,只是被稍微吓唬一下。我觉得,实在是太轻了些。”

        桂嬷嬷不明白,她问道:“侧福晋,您的意思是?”

        “嬷嬷。”若音看向桂嬷嬷,道:“先前,让你找的那个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

        桂嬷嬷点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侧福晋,您..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