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19章 一个家族的覆灭

第219章 一个家族的覆灭

        若音问完,打量着董鄂大人。

        他目光犹疑不定,也打量着若音,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的确有此事。侧福晋,怎么?”

        “没事。”若音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淡然道:“董鄂大人承认了就好。”

        话说到这里,清溪书屋那头,李德全就对着外头等候着的人道:“诸位,皇上已经在里头了,可以开始议事了。”

        胤禩那里几人闻言,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抬脚就朝着清溪书屋里头走进去了。

        董鄂大人这儿,也忙不迭跟上,显然他今日是什么都顾不上了,一定要把自己的“冤情”说给康熙爷听。

        若音犹豫了一下,眼看着董鄂大人进去,要说的势必就是董鄂氏的事情,今日这议事能不能开始都不一定,也还是跟着进去了。

        清溪书屋里。

        康熙爷面前摆着沙盘,沙盘上绘制的,并非是常见的军事布局图,而是康熙爷前阵子和胤禛商量过的,改良稻种的试验田的一些布局。

        今日,他将诸位皇阿哥们召集过来,也是为了商量这件事的。

        试验田,不仅仅京郊有,在盛京、江南,甚至珠江流域也都有,根据地方不同,稻种的选取也有一些不同。

        粮食,是国计民生的大事,今日要议的,就是委派那些官员去往各地,负责试验田的事情。

        “参见皇阿玛——”

        “参见皇上——”

        诸人进来后,先是行礼,康熙爷那儿本专心看着面前的沙盘,眼角的余光却忽然扫到了跟着一起进来的若音。

        ?

        康熙爷刚觉得有点奇怪,就在这时,董鄂大人站了出来。

        “皇上,今日微臣不请自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和皇上禀报的!”

        董鄂大人说着,扑通一声就在康熙爷面前跪了下来,声泪俱下,就将董鄂氏在甘露寺过的日子有多么凄惨,悉数说了。

        董鄂大人说得凄惨,声泪俱下。

        到后来,他都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虽然,在场的人,都没什么反应,可这却对他没有造成丝毫影响。

        须臾。

        康熙爷那里听完,皱了皱眉,叹气道:“好了,这件事,朕已经知晓了。”

        “她是荒唐了些,既然如今这般可怜。你得空,便照拂她几分也就是了。”

        “至于甘露寺,她既是在那里修行静心的,也就还是待在那里吧!”

        康熙爷又不是傻子。

        董鄂氏干的每一件事,明摆了闹出来对朝廷声誉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这样的惹祸精,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放出来的。

        眼下,也是臣子可怜兮兮地求到了他的跟前来了,他应付了也就过了。

        董鄂大人听完了康熙爷的话,也愣住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才道:“皇上!”

        “好了。”康熙爷却打断了他,显然不想再听,转身就看向胤禛几个,准备议事。

        然而。

        董鄂大人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忽然就扑到了康熙爷面前,抱住了他的腿。

        “皇上!是有人买通了甘露寺的人,意图加害小女的呀!”

        董鄂大人继续喊着。

        这下,康熙爷脸上也终于露出几分不耐烦来了。

        他看向李德全,示意李德全,把人拉出去。

        李德全立即会意,刚要上来,董鄂大人就指着若音,叫道:“是她,就是她!”

        若音面色很冷。

        她刚扫了一眼董鄂大人,身侧胤禛就走了过来,握住了若音的手。

        胤禛看了若音一眼,眼神柔和,微微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示意她,安心一些。

        若音抿唇,猜到了几分胤禛的用意,也就暂时没开口。

        胤禛见了,便轻轻松开了她,朝着康熙爷拱了拱手,就道:“皇阿玛,今日儿臣带着阿音过来,也是因为董鄂大人的事。”

        董鄂大人那,听胤禛这么说,一下没再继续吵吵。

        胤禛也就顺势,将昨日畅春园后湖上发生的事情,以及后来调查到的一些情况,都悉数说了。

        末了。

        胤禛冷哼一声,看向董鄂大人,问道:“本王都还没来得及来找董鄂大人呢,倒是大人好本事,恶人先告状起来了。”

        这两件事,哪一件情况更恶劣,自然不用再说。

        若音这儿,打量着康熙爷神色不佳,看董鄂大人时,眼里带着愠怒,索性直接双膝一软,就跪了下来,嘤嘤嘤哭了起来。

        “皇上,妾身自知惹了人记恨。却不曾想,招来如此杀身之祸。妾身一条命死不足惜,实在是孩子们可怜。”

        若音生得美,声音也好听,哭起来时婉转动人,可比之前董鄂大人在那咆哮着的时候,看着让人赏心悦目多了。

        若音一边哭着,一边想着,闹就闹吧,她可是受害者,董鄂氏的事跟她毫无关系,她可不怕脏水泼上来。

        “你…你…”

        董鄂大人看见若音这副样子,气得一个倒仰,盯着若音看了好久,憋了一肚子的话,最终化为了沉默,没再开口。

        胤禛见状,将手帕递给了若音,便看向董鄂大人,继续问道:“董鄂大人怎么不继续说了?难不成,是承认了昨日之事?”

        董鄂大人被这么一问,轻轻哼了一声,咬牙看着若音就道:“没想到,这样你都死不了。”

        闻听此言,胤禛眸子一收,眼里闪过一丝冷意,看向康熙爷,道:“皇阿玛,儿臣听着董鄂大人这意思,怕是此事跟他脱不了关系。”

        “至于甘露寺的事,儿臣也略知一二。不过是董鄂氏的两位兄长,觉得她连累了家中,怕她在甘露寺里也不消停。”

        “这才买通了甘露寺的姑子,让她每日浆洗衣裳有事可做,这才没工夫瞎折腾罢了。和阿音,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董鄂大人那里,听胤禛这么说,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他几乎要冲上来,却在半路被胤禵给直接劈了一个手斧,趔趄着倒在了地上。

        董鄂大人顾不上哀嚎,看着胤禛,继续咆哮着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们,他们怎么会…”

        看着眼前的这一场闹剧,康熙爷那儿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须臾以后,康熙爷环视了一下在场众人,这才道:“这件事,朕已经知晓了。朕也会派人,好好调查一番的。”

        “此次案情恶劣,险些害了朕的皇孙,朕绝对不会轻饶。”

        自顺治爷驾崩后,董鄂家就不受待见了,这些年稍稍好了些,康熙爷看着如今的董鄂大人,忽然觉得,自己对他们,还是太宽宥了些。

        “下去吧。”

        康熙爷看向董鄂大人,淡淡道:“李德全,带他回董鄂府。在没有朕的旨意之前,董鄂府里的人,都不许进出。”

        “是。”

        李德全领命,也就去办了。

        董鄂大人都走了,若音眼看着康熙爷还要继续和胤禛他们商议关于农耕的事情,也就没有继续在这儿待着,便就服身对康熙爷告辞。

        临走前。

        胤禛对若音有些不放心,悄悄做了个口型,就叮嘱道:“别想太多,好好休息。”

        若音颔首,这才离开。

        若音这儿。

        前脚刚到了兰藻斋,后脚佟贵妃跟和妃就过来了。

        她俩是昨日傍晚得知的消息,那时天色已晚,也不方便过来,今早又听说清溪书屋那里闹腾了起来,这就马不停蹄过来了。

        佟贵妃完全没有掩饰脸上的急切,见到若音回来,便就问道:“阿音。你怎么样?没事吧?昨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贵妃娘娘,和妃娘娘。”

        若音心中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想起那些糟心的事情,大致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清楚后,就道:“刚刚在清溪书屋,董鄂大人已经承认了。”

        这话说完,若音忽然想起了当时董鄂大人脸上的神情。

        她刚把事情说出来的时候,董鄂大人正在仔仔细细地听着,看着样子,倒像是想要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似的。

        当时若音只想着,董鄂大人知情却不在场,心中记着女儿的惨状,便想知道“仇人”当时到底是怎么样被他的设计,给吓得魂飞魄散的。

        现在细细想来。

        若音却忽然觉得,董鄂大人当时听得那么仔细,更像是什么都不知道?

        不对。

        若音心头一跳,脑子里浮现出什么,却又有些抓不住。

        这时,细心的和妃看着若音脸色不是很好,怕她哪里不舒服,就忙过来挽住若音的手,问道:“若音,你怎么了?”

        若音听见和妃说话,一下子回过神来,摇摇头就道:“没什么,是想事情走神了。劳烦两位娘娘,今日过来一趟了。”

        “无妨。”

        佟贵妃摆摆手,看着若音的时候,还是一副很担心的样子,就道:“咱们整日也没什么事情,听说你出了事,不能安心,过来看看,也是应该的。”

        “你呀,也别害怕。这次出了事情,凶手既然抓住了。以后再仔细一些,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了。”

        佟贵妃说完,就看了一眼和妃。

        和妃还有些疑虑,这会儿被佟贵妃这么看着,也只好跟着附和道:“是啊,若音,你先放宽心就好了。”

        “嗯。”

        若音这儿,谢过佟贵妃跟和妃以后,她俩也没多待,见若音情绪还算稳定,叮嘱她好好休息以后,就先回去了。

        这天傍晚。

        若音还没来得及将心中的疑惑告知给胤禛时,清溪书屋那边,就已经传出康熙爷对董鄂家下的圣旨了。

        董鄂大人,判了流放宁古塔。

        董鄂家其余人等,被削职的削职,剩下的无甚错处的,也都找了一个由头,放到京城之外,远离这个政治中心了。

        盛极一时的董鄂家,竟是又这般几乎倒了。

        若音闻听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一愣,紧跟着忍不住唏嘘。

        一个大家族的覆灭,竟是来得这般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