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11章 、若音对德妃下手?

第211章 、若音对德妃下手?

        炎炎夏日。

        若音在兰藻斋见到隆科多时,他已不同于上回眉宇间带着的点点愁色,反倒是神采飞扬了许多。

        隆科多早年曾担任副都统,却因属下办事不力被革职,成了一名普通的一等侍卫。

        一等侍卫,听着好听,这官职却毫无实权,顶多是皇上那儿给他这种出身高贵的公子哥儿委派的职务罢了,没有前途。

        隆科多出身佟家,非嫡子,幼时不受重视,有心做出一番事业,奈何公子哥儿气还是重了些,如今也没做出什么成绩来。

        几年前,他被康熙爷斥责过后,也改过自新,前阵子经过胤禛的举荐,已是重新进了理藩院任职了。

        “臣见过侧福晋。”

        隆科多瞧见若音,恭恭敬敬的服了服身,道:“上回,多亏了侧福晋帮忙传话了。不然臣这都一把年纪了,还壮志难酬,实在是…”

        若音忙摆摆手。

        她心里记着的可是那个赫赫有名的隆科多呢,便道:“大人客气了,你也是有才,王爷他才会举荐。”

        “换做一般庸庸碌碌之人,即使是有我帮忙提一句,王爷那儿也是不会搭理的。”

        胤禛可是出了名的公事公办。

        隆科多这会儿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但还是道:“无论如何,臣被贬这些年,也想通了很多事。”

        “这回,一定好好为朝廷效力!”

        若音又与他寒暄了两句,这才说到正题,问道:“我听说,德妃娘娘有个弟弟,如今在内务府当差?”

        德妃自己本身也是内务府的包衣出身,是宫女。

        一朝荣宠飞上枝头变凤凰,家世并不显赫。

        现在,当然也愿意帮衬一下家中了。

        她阿玛已经过世,能扶持的也就是自己的弟弟了。

        若音打听过了。

        德妃的这个弟弟,才能不足,仗着德妃是姐姐,在内务府里偶尔捞点油水什么的,也没人敢说什么。

        他家中,还有良田宅子,美妾好几房。

        若音盘算过了。

        这样的人家里,没点龃龉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没有——

        凭借着德妃好几次故意膈应若音,若音都能让隆科多这儿帮帮忙,想法子捏造一些出来还在德妃的弟弟身上了!

        隆科多也知道胤禛和德妃之间的关系。

        他出身佟佳氏,在名义上,他就是胤禛的舅舅,这德妃嘛,是外人,亲疏关系,他可明白得很。

        “臣知道。”

        隆科多想了想,就主动投诚道:“那家伙,也不是个好的。也不知侧福晋这儿,有什么想法?”

        若音莞尔一笑。

        隆科多这样的贵公子朋友多,消息路子广,找他办事最容易,就道:“既然不是个好的,那就把这些不好的搜罗搜罗。”

        “也不要他怎么样,就是这伤筋动骨一百天的。要是哪里出了问题,折腾一阵子也是好的。”

        隆科多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个简单。”

        隆科多拱手,道:“臣别的本事没有,狐朋狗友最多。改日邀了他来吃酒,给他下个套子,也就是了。”

        若音笑笑,什么也不说。

        隆科多也跟着笑笑,道:“是他自己倒霉,可跟侧福晋毫无关系。”

        没多久,隆科多就走了。

        桂嬷嬷帮忙送了一段路,这会儿回来关上门,也忍不住小声道:“这位大人,倒是个聪明人。”

        若音想起历史上的隆科多,便笑着道:“能不聪明吗?当初他犯错被贬,也是不小心的,现在已经通透了。”

        桂嬷嬷听得其实并不是非常懂。

        不过——

        她相信自家侧福晋和王爷的眼光就是了。

        若音这儿,拜托隆科多没多久以后,她就打听到消息。

        说是,德妃的弟弟,与人吃酒时,不小心调戏了一位姑娘,偏偏那姑娘又是出身大家的。

        这不,便将其给告了。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德妃命人安抚一番也就是了。

        偏偏。

        这事儿出来以后,德妃弟弟家里有个小妾忽然跳出来,说自己当初被娶回府里,是被迫的。

        她早已许了人家,有青梅竹马,她是被强迫纳入府里的。

        这事儿一出,可就不得了,这德妃的弟弟一下子就背上了强抢民女的罪名了。

        一时之间,德妃为了她弟弟的事情焦头烂额,偏偏她在康熙爷那儿一向又是个温柔体贴的性子,断然不会这么“不懂事”偏袒亲人的。

        这下子,事情就不好处理了。

        兰藻斋里。

        若音斜靠在贵妃榻上,吃着刚刚从井里捞出来的西瓜。

        她笑着听桂嬷嬷说完这段时间外面发生的那些事情,忍不住就感慨道:“这西瓜呀,真甜!”

        跟她的心情一样。

        这天午后。

        若音刚午睡起来没多久,胤禛就回来了。

        胤禛抬脚进屋时,若音正在听桂嬷嬷说这阵子雍郡王府里的事情。

        这回来畅春园,还是和前年一样,若音和胤禛带着孩子们,别的妾室和孩子,都是没有跟来的。

        府里,是李侧福晋在管家。

        “高格格那儿病了,说是这几天热,中了暑气。她不太舒服,嚷嚷着也想过来畅春园避暑呢。”

        桂嬷嬷笑着道:“李侧福晋那儿听了,便命人连续好几日熬了苦瓜汁给高格格喝,说是去去暑气。”

        “结果,听说昨个儿,接连喝了好几次苦瓜汁的高格格腹泻了。请太医一看,竟是受凉了。”

        若音直接就笑出声了。

        李侧福晋,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呀!

        “高格格是个喜欢折腾的,李侧福晋也实在是费神了。”

        若音想着,就道:“回头你命人传话回去,就说是王爷这儿得知她中暑病了的消息,忧心不已。”

        “她要是实在是觉得太热,就去庄子上住吧,那里凉快!”

        “就是,要是去了,可就不是那么容易回来的了。”

        若音这儿,刚刚说完,胤禛正好就抬脚进来。

        “阿音。”

        胤禛促狭一笑,看着若音,就道:“你这可是假传我的意思,被我逮了个正着呀?”

        若音没想到胤禛这么早就回来,心虚地抬头看了一眼胤禛,就嘟囔道:“那四爷你自己处理这事儿。”

        “李侧福晋可说了,人家高格格是太想你了,忧思成疾。只怕是见不到你,就不会好起来呢。”

        胤禛鸡皮疙瘩都快掉下来了。

        他皱了皱眉,就道:“那还是送去庄子上吧,清清静静,也没什么不好。”

        若音噗嗤一笑,道:“您这还真是辣手摧花呀。高格格要是知道了,指不定伤心成什么样子了。”

        高格格伤心?

        她怕是不得宠,不能帮到家里,这才伤心吧。

        胤禛也有些无奈,道:“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我回来时,瞧着太阳好像阴了下去。正巧,后湖的荷花开了些。”

        “我已经让苏培盛去弄一艘乌篷船过来了,阿音,咱们游湖去?”

        游湖?

        若音的兴致一下子就被提起来了。

        她忙不迭站起来,兴冲冲就道:“好呀!”

        胤禛看着若音这副样子,牵起她的手,就道:“你呀,刚刚还在那调侃我,现在一说游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若音对着胤禛吐了吐舌头,道:“是您先调侃妾身的。再说了,高格格那里的事情,您本来也是这样的态度嘛——”

        胤禛不可置否,盘算着时辰,苏培盛那儿应该已经准备好船了,也就先带着若音,出去了。

        这天。

        夕阳西下时,若音和胤禛正好“误入藕花深处”。

        他们在荷花池的正中央,四周都是荷叶与荷花,偶尔风过,带着点儿荷叶和荷花的香气,沁人心脾。

        若音和胤禛并排坐着,若音靠在胤禛的肩头,看着面前的夕阳。

        夕阳落在了不远处的山林上。

        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也形成了倒影。

        若音忍不住就发出感叹来:“好美呀。”

        胤禛也点点头:“嗯。”

        看着看着,若音有点想打哈欠。

        她把头抬了抬,顺势转头看了一眼胤禛。

        在夕阳下,胤禛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显得柔和了许多,脸上笼罩着暖橙色的淡淡光影,眼里也是夕阳。

        只不过——这已经是刚刚的事情了。

        就在若音看了胤禛两眼以后,胤禛就已经转头过来,看向了若音。

        现在。

        胤禛的眼里,是若音。

        两个小小的她,在冲他笑着。

        “看什么?”

        “看你。”

        “…”

        夕阳下,两个人就很快抱在了一起,没过一会儿,若音就索性背靠在了胤禛的怀里,继续看着夕阳。

        低声软语着,仿佛天底下此刻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似的。

        实际上,并不是。

        还有,正在撑船的苏培盛。

        苏培盛此刻也在看夕阳,不过他面无表情,甚至好像有点麻木了。

        他习惯了。

        此刻,他受到的伤害,是零。

        他一个人手持长蒿站在小船的另外一端,俨然一个兢兢业业的船夫。

        为了平衡船两边的重量,他身边还有两个陪伴着他的大石头。

        嗯,至少不是什么都没有。

        转眼,夕阳落下了。

        若音和胤禛要回去,下船时,若音瞧了一眼苏培盛,总感觉他这阵子早出晚归的,好像都晒黑了。

        若音想着,就道:“辛苦苏公公啦。”

        苏培盛顿时一阵感动。

        只是,他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就发现胤禛好像白了他一眼,甚至胤禛还迅速拉着若音离开了。

        “…”

        他什么都没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