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00章 胤禵和年雪的相遇

第200章 胤禵和年雪的相遇

        二月,春回大地。

        京城雪停了以后,若音早晨起身时出门去膳厅里用早膳,路过自己的院子时,都感觉庭院里青翠了不少。

        迎春花也都有了个花苞,要开花了。

        “侧福晋。”

        桂嬷嬷在旁,也留意到了这样的景色,便道:“春天,生机盎然,当真是让人喜欢的。”

        若音点点头,不可置否,看向桂嬷嬷,又问道:“对了,蛋糕和玩具车准备好了吗?咱们待会儿用了早膳,就去国子监!”

        今天是胤禵的生辰。

        前两天璟婳生辰时,胤禵和胤祥一起过来给璟婳庆祝生辰,当时吃到了若音做的蛋糕,他俩觉得很好吃。

        胤禵那儿就表示,希望他过生辰的时候,也能吃到这样的蛋糕。

        这不。

        几日过去,正好就是胤禵的生辰了。

        若音约了胤禛,等他下朝以后,就一道过去国子监,看看胤禵和胤祥。

        为此,若音还特意让工匠做了一个玩具车,类似于现代的模型车一样,送给胤禵,也当是生辰礼物了。

        “都备好了。”桂嬷嬷道:“侧福晋,您放心就是。”

        “嗯。”

        若音点点头,就先去用早膳了。

        早膳后不久,胤禛下了大朝会回来,直接就往若音这儿来了。

        胤禛天不亮就起来,随意吃了几口东西,现在进行了一个时辰的朝会,有些累,若音就先给他倒了一杯蜂蜜水。

        “今天,老八和十二回来了。”

        胤禛看着远处的树枝丫,眼眸深邃,道:“老八如今办的这些差事都还不错。皇阿玛有意,让他去礼部历练。”

        胤禩才二十出头呢,这个年纪能进六部,算是恩遇了。

        诸位皇阿哥里头,好似三阿哥胤祉和五阿哥胤祺这些才能稍稍普通些的,基本上也就是在翰林院,帮忙编书什么的。

        胤禛当初,也是二十出头,进的六部。

        “八阿哥他…”

        若音想了想,意味深长道:“八阿哥为人‘忠厚’,与十二阿哥一齐去为苏麻喇嬷嬷守了一个月呢。”

        “能看得出来,他也是一个重礼数的人。皇上让他去礼部,应该也是有这方面的想法。”

        “妾身虽然与八阿哥见面的次数不多,但瞧着,他待人温和,完全没有笼络的意思,倒像是发自内心似的。”

        “这样的人,倒也厉害。”

        若音说完最后一句,胤禛那里,就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若音。

        是啊。

        如果不是胤禩本身就至诚至孝,那么就只能说,他的确是一个很有心思的人了。

        正所谓放长线钓大鱼。

        人心都是肉长的,他待人好,假以时日,旁人总是能觉得的。

        且,“真诚”相交得来的朋友,有时是要比利益交换得来的,更加可靠的。

        “你说的,倒也不错。”

        胤禛想了想,又莞尔道:“说来,从前偶尔听胤禵说起,说是老八闲来无事也喜欢去国子监。”

        “看看他们这些弟弟,帮忙指导学问,同时和国子监的夫子们探讨一些知识。无论是礼贤下士,还是爱护幼弟上,他的确做得很好。”

        胤禵就很喜欢胤禩。

        不过,因为胤禵现在十分尊敬亲生的兄长,心里虽然敬重胤禩,但二人之间的来往还是存在着一些距离的。

        胤禛忽然觉得不妥起来。

        胤禩这人,出身平平,却能让九阿哥、十阿哥这样出身高贵的皇子以他马首是瞻,可见不是个简单的。

        胤禵和他多来往,胤禛觉得不好。

        正想着。

        胤禛那儿忽然又想起什么,看向若音,问道:“对了,先前你是不是说,今儿是胤禵生辰来着?”

        “是呀。”

        若音叹口气,道:“四爷,您这阵子也太忙了。胤禵他是你的亲弟弟,虽说生辰什么的,他看起来好像不太在意。”

        “不过,胤禵这孩子,你也知道。他就是那种表面上看着没什么,实际上心里把谁真的对他好这种事,记得清清楚楚呢。”

        “他,也是希望你这个哥哥,能多在意关心他的。”

        胤禛郑重地点点头。

        他这阵子,是稍微疏忽了些。

        “走吧。”

        胤禛拉起若音的手,就道:“咱们现在就去国子监,瞧瞧胤禵和胤祥。顺便,给胤禵过生辰。”

        “嗯。”

        若音柔声答应着,就和胤禛一道出门了。

        雍郡王府,和国子监其实就只是隔了一条街而已,走路过去连半盏茶的时间都不用。

        这天。

        胤禛来了以后,轻车熟路地就到了学堂那边。

        学生们现在还在上课,胤禛到了后头那些老师们平时休息的地方时,正好瞧见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竟是年家兄弟,和年雪。

        年家兄弟从前在京中时,也在国子监读过半年左右的课程,如今回京,自然也是要来国子监探望当年恩师的。

        至于年雪嘛。

        她很小时来过京城,现在都记不得了,如今再来,当然对一切都是非常好奇的,也就想着跟过来看看了。

        “王爷?”

        年家兄弟见到胤禛和若音,纷纷过来行礼,年雪也跟在后头,礼数非常周全。

        国子监那边,夫子见到胤禛,便也问道:“王爷今日来国子监,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夫子还是有点忐忑的。

        胤禛为人板正一丝不苟,又严肃,他当然害怕了。

        胤禛见状,则解释道:“无事,过来看看十三弟和十四弟而已。他们现在还在上课,本王随意逛逛就是。”

        “夫子既是有客,本王也不打扰了。”

        胤禛说着,与夫子和年家兄弟见过后,就先带着若音,在国子监里四处走走转转。

        “我小的时候,曾跟着皇阿玛读过一段时间的书,不过不是皇阿玛亲自教导,而是乾清宫那边的先生们。”

        胤禛想起以前,笑笑,就道:“那时,是跟太子殿下、三哥,五弟,还有六弟他们一起的,乾清宫那边,夫子严肃得很。”

        “背不出来书,还要打手板呢。我还好,五弟启蒙晚,那时可遭了秧。”

        提起以前的事,胤禛也陷入了回忆。

        乾清宫里兄弟几个互相嬉闹,六弟就像现在的十三弟和十四弟一样跟在他的身后,天天“四哥,四哥”这样的喊着。

        还有从小被太后带大,连汉语都还没太说得利索的五弟。

        那日子,很快乐。

        至少,他以为很快乐。

        直到,六弟出事。

        那天,他们兄弟几个跟着谙达学了骑射,六阿哥胤祚跟在胤禛身后,准备趁着回宫前,吃点糕点垫肚子。

        谁知道,那糕点有问题。

        胤祚动作快,先吃了,他还拿在手里呢,后来…

        也是因为这样。

        后来,他们兄弟几个,就没有再在一起读书了,当时的事,胤禛只记得皇阿玛没怎么提。

        但事后,皇阿玛那里发落了很多人。

        那糕点一开始是准备拿给谁的,胤禛也不知道,只知道胤祚带着他一起去的时候,胤祚先吃了。

        从那以后,胤禛和德妃之间的关系就愈发差了。

        不仅仅是“生母养母”的隔阂,还有胤祚这条命。

        若音只听胤禛说了一半,不知道后来胤禛是想到什么了,眼神都暗淡了下去,显得有些哀伤。

        若音知道一些胤禛的心事。

        这个时候,若音就加快了脚步,绕到了胤禛面前停下,然后温柔地拉住胤禛的衣袖,道:“四爷,都过去了。”

        “快乐和不快乐的事情,都过去了。活在世上,我们要向前看,是不是?”

        “是。”

        胤禛苦笑摇头,这些事,他现在也不知道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因此也从来没有跟若音说过。

        现在,胤禛就道:“胤禵是个好孩子,一开始我看着他,心里总有些隔阂。现在不会了,你说得对。”

        “他是我的弟弟,我该好好对待他。”

        胤禵和胤祚长得有些像。

        导致胤禛一开始对待胤禵时,总想起胤祚,想起胤祚吃下糕点时脸色惨白的样子,他拉着自己,想叫自己。

        胤禛不知道胤祚是不是希望自己救他,但他毫无办法。

        看见胤禵时,胤禛总能想起当年的事,心里的感觉便也十分复杂。

        现在嘛,倒是想开了。

        “不是我说得对。”

        若音柔声笑笑,拉着胤禛的手,继续往前头的小竹林走,就道:“是四爷你自己想得明白。”

        若音和胤禛说说笑笑,绕着国子监走了一圈后,才回到了学堂那边。

        这会儿,学堂正好下课。

        胤禛想去课室找胤禵,到了地方却没看见人,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胤禵那儿知道胤禛会来,已经去了夫子们的休息室那边,找胤禛了。

        “那咱们去找十四阿哥!”

        若音手上还一直提着蛋糕呢,刚刚都忘了顺手放在那,现在都累了,就迅速拉着胤禛,往夫子们的休息室那儿去了。

        刚到地方。

        若音正好就看见,游廊底下,胤禵正在和年雪说话。

        “这些花败了,命人扫走了也就是了,你这把它们埋进土里,手弄得脏兮兮的,我可不好跟你两个哥哥交待。”

        胤禵撇嘴,语气里带着点儿嫌弃,不过眼神还是很温柔的,大概是怕这个小姑娘待会儿不小心伤着了。

        年雪却不在意。

        她将败落的花儿们埋进土里以后,就道:“龚自珍曾有诗云‘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我这般,也是希望,这些败落的花儿们,能够看见自己的同伴,开得艳丽漂亮的模样。这样,也好弥补它们内心里的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