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99章 胤禛对年雪的想法

第199章 胤禛对年雪的想法

        若音问完,忐忑地就看向了胤禛。

        她其实挺好奇的。

        穿过来后,虽然很多事发生了改变,但似乎在“重大事件”上,走向上还是和历史上是一样的。

        她自然也就想知道,这位敦肃皇贵妃的出现,对若音而言,会不会是一个“变数”了。

        胤禛那儿,看着若音的眼神,忽然就笑了。

        他揽住若音的腰,问道:“你在想什么?”

        他好像感觉到了。

        他的阿音,竟然在吃醋?

        “没什么!”若音扁扁嘴,当然不愿意承认,就道:“就是好奇而已。这年姑娘出身高贵,我瞧着人漂亮,脾性也好。”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如果——”

        胤禛莞尔,问道:“如果什么?”

        “…”

        若音默了默。

        她明明记得,胤禛之前在对着高格格的时候,那三下两下的就把人给打发了,这回竟然不顺着她的话,继续往下说了?

        若音想着,板着脸就道:“如果王爷觉得不错,妾身想着,正好小十三和小十四也快到要成婚的年纪了。”

        “不如,帮他俩留着。”

        胤祥和胤禵也十二三了,说来和年雪的年纪差不多,虽然现在成婚是早了点,但先定下来,再过个一年半载成婚还是不错的。

        最主要的是。

        年雪,乃是湖广巡抚之女,巡抚可不是什么小官儿,距离那封疆大吏“总督”可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加之年家素来都是做官的,也算是清贵之家,年家两个哥哥也都是进士出身,在地方上做出过成绩的。

        说来。

        现在的年家,比如今人人都要称赞一声的“新贵”,若音的家里,还要厉害三分呢。

        这,都是若音努力后的结果了,比人家还是有点差距,这样的家世——

        若音想想,是羡慕的。

        不过,也不会过分在意就是了。

        若音是故意这么问的。

        她也知道,现在的胤禛,对年雪感兴趣的可能性很小,为了不让康熙爷那儿某天想起来乱点鸳鸯谱,还不如把年雪留给胤祥或是胤禵呢。

        胤祥安静聪慧,胤禵活泼灵动,若音觉得,无论是哪个,和年雪都是能相配的。

        胤禛那儿,一时却没回答若音的话。

        他思索片刻,就在若音等得心里都有点犯嘀咕的时候,胤禛忽然道:“你说的,倒是也不错。”

        “就是胤祥和胤禵还小,他俩现在好像也只想着读书。没事儿,等空了,我再想想。”

        胤禛是想谨慎些。

        他今日也就远远地看了一眼年雪,连年雪长什么样子都没记清楚呢,当然也就没办法一下应承若音来。

        他自己的婚姻,就是康熙爷的赐婚,虽说早年间他也没什么不满,但遇上若音后,他才觉得,这辈子,遇到一个对的人,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自然。

        他看重的两个弟弟,他也就希望,他们在这件事上,能够比他顺心一些。

        这也是为什么。

        刚刚若音问他的时候,他多想了一会儿了。

        若音听了胤禛的话,也没多想,就道:“王爷这么说,也没错,且再看看吧。妾身就是觉得,年姑娘自己好。”

        “她两个哥哥,也都好,将来要是能为朝廷做贡献,就更好了。”

        年羹尧虽然后来狂妄自大,但早先还是帮胤禛做了不少事的,要是因为若音的缘故而让胤禛失去左膀右臂,若音自然也是不愿意的。

        现在提一提年雪的家世,胤禛那里果然也点了点头。

        他和年遐龄关系好,当初年遐龄去湖广做巡抚,也是他举荐的,这层关系以后要是淡薄了,的确也不好。

        胤禛这儿正想着,若音又想起白天隆科多来过的事情,顺道跟胤禛提了一句。

        胤禛并不意外。

        他拉过若音的手,拍了拍,道:“隆科多的事,我有想过的。他其实,也并非不可用,就是还需要时机。”

        “好了,阿音。这些事,我都会安排好。你现在养着三个孩子呢,平时本来就很费神了,这些事,我都能处理好的。”

        若音看得出来,胤禛这是心疼她,点点头答应后,就和胤禛一起,去看三个孩子了。

        弘晞两个多月了,睡觉的时候偶尔会吐泡泡,可爱极了,这会儿若音和胤禛过来得时候,弘晞正好就睡着。

        璟婳带着弟弟弘晴,两个人正在院子外面玩。

        见额娘和阿玛过来了,璟婳拍了拍身上的泥巴,拉着弟弟起来,就对着若音和胤禛服了服身,道:“阿玛,额娘。”

        璟婳还有二十多天就两岁了,现在见着人了,基本上都知道要怎么喊了。

        偶尔饿了,还会跟奶娘说“饿,饭,鱼”之类的话。

        “璟婳,来阿玛抱!”

        胤禛看见璟婳很高兴,就过来抱住了璟婳,璟婳也十分乖巧,贴在自己阿玛身边,柔声道:“抱!”

        软软糯糯的,很可爱。

        若音有点累。

        见弘晴一个人站着,也就伸手过去,牵住了弘晴,然后问道:“弘晴,在玩什么呀?”

        弘晴其实听不太懂。

        他只知道若音问他,就回答道:“玩,玩!”

        两个孩子都很可爱。

        若音和胤禛陪着孩子们,也就一起回屋去了。

        正月十五之后,朝廷开印,胤禛又忙碌了起来。

        转眼,也到了苏麻喇嬷嬷过世七七四十九天的日子了。

        七九,往往是在世之人对已故之人最后怀念的日子,十二阿哥胤裪是苏麻喇嬷嬷带大的孩子。

        七九来临之际,他向康熙爷请求,希望能够到暂安奉殿陪伴苏麻喇嬷嬷和孝庄文皇后一个月,得到了康熙爷的赞许。

        这天。

        就在康熙爷应允胤裪后,八阿哥胤禩也主动站出来,表示希望同去。

        他提到,苏麻喇嬷嬷还在世时,对于他们这些从小在阿哥所长大的孩子,也是颇多照顾的。

        康熙爷想起胤禩出身不高,为人却十分仁厚,也就在夸赞了胤禩几句以后,答应了。

        同时。

        康熙爷也宣布下去,要在今年四月时,要去畅春园住,同时八月里,要在木兰围场举行秋狩。

        去岁,原本都定下来的蒙古各亲王来京的事儿,没能成行,今年有机会,也就能在弥补一番了。

        这个消息传回到雍郡王府时,若音正哄了弘晞睡午觉,一听这事儿,不免就皱了皱眉。

        “四月里眼看着天气快要热了,提前去畅春园住下,今年夏日里也能有个避暑的地方,是好事。”

        若音想了想,道:“就是咱们弘晞还小,过去畅春园有一个多时辰的路程呢,得仔细准备一些。”

        要出门,若音这个做额娘的,当然就不免会多想一些。

        桂嬷嬷那儿一听,就笑了。

        “侧福晋您呀,也太忧心了些。七阿哥那时也都半岁多了,出会儿门,当然还是没问题的。”

        桂嬷嬷道:“正好,畅春园环境宜人,咱们七阿哥过去了,见见不同的景色,也是有好处的。”

        上回,畅春园兰藻斋里的秋千才刚刚扎起来没多久呢,若音都还没玩几次,就回来了。

        还有那些刚刚种下去的树苗和蔬菜,都没来得及看看收获得怎么样,这回去正好,一切又可以重新开始了。

        若音想到这些,也不免兴致勃勃起来,道:“回头多搜罗一些种子来,我要种甜白菜,还有彩椒什么的!”

        桂嬷嬷哭笑不得,她便打趣道:“是是是。回头侧福晋您还可以让王爷带您去后头的围猎场里。”

        “骑骑马,然后去林子里埋陷阱,然后抓一些猎物回来,咱们在院子里烤肉吃呢!”

        桂嬷嬷是打趣。

        若音其实也听出来了。

        只是,她不得不承认的是,桂嬷嬷说的这些事情,也实在是太有趣了!

        “好!”

        若音喜滋滋就答应了,满意地看向桂嬷嬷,点点头就道:“您的这些主意呀,我都采纳了!”

        “回头,一定会去实践的!”

        桂嬷嬷险些窒息。

        她失笑摇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另外一件事来,道:“说起来,那位现在也还在畅春园里呢。”

        “听说,安安静静的,也没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桂嬷嬷说的,当然是嫡福晋乌拉那拉氏了。

        当初她阿玛费扬古,为了她的嫡福晋位置,可是将黄马褂都拿出来了,还陈述了乌拉那拉氏一族,这么些年对朝廷的贡献。

        弄得康熙爷那儿,也不好寒了老臣的一颗心,这才没有废了乌拉那拉氏的位置。

        最终,胤禛那里,也只得让乌拉那拉氏留在畅春园养着,他们俩再也不相见而已。

        这回,他们要去畅春园,住的地方,要还是从前的兰藻斋的话,那距离乌拉那拉氏“养病”的地方,就挺近的了。

        这倒是个问题。

        这人,老喜欢搞幺蛾子。

        “过去以后,就盯着吧。”

        若音想了想,便吩咐道:“生活上,不必短缺了她的。只是她要是折腾,就不必搭理了。回头,也让刘太医那儿准备着。”

        “她要是再闹幺蛾子,就准备一些药物。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病了就是了。”

        “是。”

        桂嬷嬷应了,也就预备着,先去筹划张罗这些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