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94章 直郡王和太子对上了

第194章 直郡王和太子对上了

        若音坐在远处。

        她往康熙爷那儿看着,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只得拿了茶杯装作正在喝水。

        不一会儿,李德全和康熙爷说完了话,又像是从袖子里掏出什么东西来,露出一个角给康熙爷看了一眼似的。

        李德全格外小心。

        若音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看不见他拿了什么给康熙爷看。

        总之。

        康熙爷看完,情绪更糟糕了。

        他忽然就站了起来,二话不说,便退到了后头。

        康熙爷忽然离席,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诸位王爷纷纷望了过去,显得有些好奇和忐忑。

        今儿,坤宁宫先是失火了,虽说似乎没什么大问题,众人也就暂时把心收起来继续参宴了。

        现在,康熙爷却忽然走了。

        莫非,坤宁宫那边,还有什么变故?

        在场的,有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若音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她瞧着康熙爷走了,下意识地就看了一眼胤禛,果然胤禛和胤禵胤祥也都注意到这一点了,显得奇怪。

        “四哥,皇阿玛他——”

        胤禵刚刚问完。

        台上,太子最先反应过来,他安抚全场,便道:“皇阿玛不胜酒力,去偏殿休息片刻了,并无大碍。”

        “诸位,继续喝酒!”

        太子说完这话,率先拿起酒杯。

        底下的人见储君都如此,他们自然也不好不给面子,也都纷纷举杯,表示也要敬太子一杯酒。

        若音心里仍然好奇。

        只是,这是宫里,她要做什么,都得掂量些。

        “桂嬷嬷。”

        若音想着,便压低了声音吩咐道:“我记得,贵妃娘娘很喜欢这奶酪,你去让人那一份过来,然后送到贵妃娘娘那儿去吧。”

        若音说着,还冲着桂嬷嬷打了个眼色。

        从乾清宫去佟贵妃那儿,正好要路过坤宁宫那边,有机会就瞧一眼,万事小心,别出岔子也就是了。

        桂嬷嬷心领神会,答应了若音以后,就去了。

        乾清宫里。

        康熙爷走了以后,众人其实反倒是自在了些,就是今日不寻常,他们却又都有些好奇。

        这时,太子便安排了别的歌舞上来,吸引注意力。

        过不多时,乾清宫外,又有一个小太监跑到太子身边说了什么。

        这回,若音就发现,太子脸色变了变,而那小太监似乎并未拿出什么东西来,太子便就起身,准备离席。

        临走时,太子刚转身,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又转回来,对着在座的众人朗声道:“对不住了,诸位。”

        “坤宁宫的火势并未完全得到控制,宫里有些危险,方才皇阿玛派人过来告诉孤,让孤送诸位先离宫。”

        !?

        太子这话突然。

        他刚说完,底下的人就有些骚动了。

        直郡王第一个站了出来,他走到太子跟前,似乎悄悄想要发问,太子却并不搭理直郡王,绕过他,就要来送在场的众人离开。

        这举动,让直郡王有些不乐意。

        他拉住太子,声音稍稍大了一些,就问道:“太子殿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日可是颁金节,这坤宁宫的火势不是得到控制了吗?”

        众人本来要走。

        这宫里的事儿,他们再好奇,也是不敢多问的。

        直郡王这么一发话,提到坤宁宫火势不厉害,这些原本打算走的人,纷纷回望过来,想看看情形。

        若音停了动作,也悄悄站在人堆后头,看向太子的方向。

        太子被直郡王这么一问,皱了皱眉,像是压低了声音说了什么。

        直郡王显然不满意,他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样,继续朗声问道:“殿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直郡王。”

        太子现在脸色也彻底冷了下来,他看向直郡王,反问道:“孤现在下的,是命令。让大家立即离开这里。”

        “你现在,是在质疑孤?还是,质疑皇阿玛的意思?”

        太子十分不满。

        他虽说当了几十年太子,却从未真真正正的得到过应有的权力,而是在方方面面,受到了直郡王的掣肘。

        当年,康熙爷因为赫舍里家、钮祜禄家、纳兰家相争的缘故,他要平衡朝局,这才将襁褓之中的他立为太子。

        而后,康熙爷地位稳固,而他小心翼翼战战兢兢未曾出过差错,这才坐稳了这太子之位。

        偏偏。

        康熙爷忌惮他。

        怕朝臣们因为觉得太子是储君,而心里对太子的敬重超过了他这个皇帝,便就用直郡王来挟制他。

        如今倒好。

        这直郡王手上握了一些权力,倒是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

        正好。

        今日,他就是要遮遮掩掩,让直郡王“咄咄相逼”,待会儿——

        正想着。

        太子刚刚那番话说出来以后,直郡王果然冷哼一声,然后假装恭敬道:“臣自然是不敢质疑殿下和皇阿玛的。”

        “只是好心,想要瞧瞧,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罢了。”

        “这坤宁宫与乾清宫相连,这要真是有什么事情,还是要及时能支应上得好。臣从前也掌管过禁军,在这方面还是有经验的。”

        直郡王说完,负手站得笔直,看着太子,在气势上,一点儿也不愿意输给太子。

        他不为别的。

        就是不想,被康熙爷和太子排除在外罢了。

        前阵子发生了那些事,现在康熙爷对他很不信任,直郡王需要能够立功和表现的机会,来挽回自己在康熙爷那里的印象。

        自然,要争一争了。

        太子了解直郡王的想法。

        他早就设好了套,等着直郡王钻了,眼下直郡王“咄咄逼人”的态度正中下怀,太子果然就装成脸色难看的样子。

        须臾。

        太子等着直郡王果然有几分得意的神色,这才装作“被迫”的样子,冷声道:“直郡王既然想帮忙,那就去!”

        “只是,在这之前,乾清宫里的其余人,还是要尽早离开才是。”

        直郡王一下得逞,自然不再与太子争,便就转身来,准备让身边的小太监疏散着在场的人陆续离开。

        就在这时。

        若音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胤禛,询问他们是不是也要离开时,太子那里的目光,就望向了胤禛。

        “老四也留下吧。”

        太子道:“方才,还是你那里及时叫人过去救火的。孤想着,老四办事得力,留下应该也能帮得上忙。”

        太子说完,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直郡王,见后者脸色难看了一些,心里也爽了些许,这才转身,准备往坤宁宫的方向去了。

        “…”

        胤禛默了默。

        他知道太子叫上自己,是为了故意气直郡王的。

        直郡王好不容易才说服太子跟过去,太子轻而易举就叫上了近来和直郡王不对付的自己,直郡王当然不高兴了。

        若音将这一切博弈看在眼里,心里也隐隐有些担心,坤宁宫那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她从不觉得,这宫里,会有简单的事情。

        “四爷。”

        若音想着,咬咬唇,就道:“走吧,咱们一起去坤宁宫看看。”

        “阿音!”

        胤禛本来不想让若音去,只是看着若音眼神坚定,又想这里是在宫中,今日显然也不是冲着他俩来的,这才道:“好吧。”

        “只是,你千万别离开我身边。”

        胤禛说完,又看向苏培盛,示意他待会儿也要帮忙好好看着若音,见苏培盛答应,胤禛这才和若音一起,往坤宁宫去。

        离开前。

        胤禵和胤祥也有些担心,两个小家伙吵吵嚷嚷也要跟着。

        胤禵胆子大,又得宠,自然不怕,他拉着胤祥,说是有什么事儿他会担着,这也就跟着一起去了。

        片刻后。

        若音与胤禛刚出乾清宫的大门,桂嬷嬷就回来了。

        她一脸急切,见着若音出来,先是一怔,刚要开口,若音就道:“太子殿下让四爷过去帮忙。”

        “嬷嬷,有什么事情,咱们路上说吧!”

        “是!”

        桂嬷嬷欲言又止,答应下来后,一路跟着,直到若音他们走得稍稍慢了点儿,被人群落下了,桂嬷嬷这才凑过来。

        “奴婢瞧着,皇上就在坤宁宫里头。像是刚刚偏殿着火后,那边发现了什么东西,让皇上生气,过去看了!”

        桂嬷嬷显然没了解更多的内情,思索了一下,才道:“奴婢瞧着,今天的事,不会简单。现在最重要的,是明哲保身!”

        若音郑重地点点头,眼看着前面已经是坤宁宫了,只能心头一凛,进去了。

        坤宁宫内的火势已经被扑灭了,四处有水声和一些烟尘,若音环顾四周时,康熙爷那里正好回头过来。

        他看见来了这么多人,先是皱了皱眉,太子那里就解释道:“直郡王说他从前掌管禁军,说什么也要过来帮忙。”

        “儿子拗不过,只得答应了。至于老四,是儿子叫过来的。”

        “十三和十四嘛。皇阿玛,你也知道,他俩就喜欢跟着老四,便就也都过来了。”

        康熙爷闻言,先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直郡王,紧跟着又看了一眼胤禛等人,没再说什么,而是招呼了太子。

        “老二。”

        康熙爷指了指远处的墙根底下,语气严肃道:“你,过去看看吧。”

        若音站得远。

        这会儿天色虽然还亮着,可这坤宁宫的偏殿到处都是烧焦了的烂木头和一些没烧完的祭祀用品。

        那墙根底下黑乎乎的一团,她也看不清。

        只听见,太子惊呼了一声。

        “皇阿玛,这…坤宁宫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