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86章 这回便不是那么简单的一身骚了

第186章 这回便不是那么简单的一身骚了

        刑部的消息一传出来,康熙爷震怒。

        主要倒不是因为这次的案情,而是因为,事情发生在刑部,刑部主管天下刑狱。

        但凡抓来京城,关在刑部里头的犯人,那可都是罪情恶劣的,竟有人能伸手进刑部搞小动作,康熙爷自然生气。

        胤禛如今管着刑部,是要担责的。

        事情一发生,他便立即进宫,去向康熙爷请罪了,同时命人将当天看守牢房的人都抓起来,详细审问。

        争取,尽快查出是谁给舒穆禄晴茹下的毒。

        彼时,雍郡王府。

        若音傍晚时正要用晚膳呢,听桂嬷嬷说胤禛进宫,若音心头不免紧张了三分。

        她放下了筷子,看了一眼屋外。

        夕阳十分漂亮,正是盛夏晚景,她叹口气,又低头看了一眼肚子里的孩子。

        有孕六个多月,肚子已经隆起好些了,她从怀上这胎开始就发生了诸多的事儿,果然到如今也是这样。

        “他说,要让舒穆禄晴茹发挥最大的作用再去死,故此这次的事情,应该也是他提前计划好的,是不是?”

        若音看着夕阳,说完后又看向了桂嬷嬷。

        她也只能这么想了。

        不然,如果有人要害他,打乱了他的计划,若音这心里,都不知道是怎么样一种不踏实了。

        “…”

        桂嬷嬷默了默,她知道自家侧福晋满心担忧,就道:“侧福晋。王爷一向是个有主意的人,这次的事,他也一定会安排好的。”

        若音不可置否,只想着等胤禛早些回来,好问问他。

        他也是的。

        知道她有孕在身不能想那么多,便都不把这些告诉她,将她当个花瓶似的养着,可她偏偏又不是。

        桂嬷嬷消息来源广,她从外头打听个一知半解的,反而不能安心。

        回头,她得好好说说胤禛才行!

        当天,乾清宫。

        胤禛和康熙爷说了一些这次案件的事情,包括琼花台那边的后续,以及现在刑部调查到的消息。

        下毒之人,已经找到了。

        那人是刑部的一名狱卒,在刑部当差已经十来年了,是京城人士,户籍等都有登记造册。

        刑部找到人后,便立即根据户籍去了他家,却发现他家里早已没人,细软金银都收拾干净,显然跑路了。

        如今,刑部便预备着,派人去找此人的妻子,包括他们的老家等等地方,以求能找到逃跑的家人。

        家人逃了,便能说明问题了,此人兴许是被人收买,这才做了这事儿。

        同时。

        刑部根据户籍册子,查到了另外一条线索。

        此人的三姨夫的表弟的某个远房亲戚,竟是在直郡王府当差的!

        夜深了。

        刑部递交资料到了乾清宫,李德全那儿收下以后,便立即呈送到了康熙爷的面前,康熙爷看了一眼,又打量了一下底下的胤禛。

        康熙爷问道:“你说,那个舒穆禄氏,是索绰罗氏的表妹?因私下送了东西给她哥哥,被你知道,你这才将她送回扬州婚配的。”

        “是。”

        胤禛站得笔直,朗声应了后,补充道:“毕竟是亲戚,儿臣也不忍心将她送上绝路,便为她挑选了刘将军。”

        “刘将军虽说是个鳏夫,脾气也火爆了些,为人却十分耿直。他为朝廷抛头颅洒热血,是个值得匹配的人。”

        康熙爷不可置否。

        于他而言,婚姻不过是联系利益的工具,他的后妃大多也是为此而娶。

        胤禛所说的这段姻缘,在康熙爷看来,自然是合适的,甚至舒穆禄氏,还稍微高攀了一些刘将军呢。

        但这不是关键。

        康熙爷继续追问道:“舒穆禄氏临出嫁前,逃了?”

        “是。”

        胤禛继续严肃回答道:“儿臣知道她心性有些桀骜不驯,就留了人,在扬州看着。本想等她和刘将军完婚,就将人找回的。”

        “谁知,舒穆禄氏跑了。甚至,儿臣私下联络了扬州知府,都没能找到人。”

        一地知府,权力还是很大的。

        想要找人,按理来说当十分容易,可偏偏,没找到。

        康熙爷听完,眉头紧锁,已经想到什么了。

        如果连扬州知府都办不到这件事,那么这事儿背后或许还有人,而前阵子,他的长子,分明就正好去过扬州。

        想起长子上回对胤禛的针对,再结合这次狱卒“恰好”又和直郡王府扯上了关系,康熙爷心里已是有了想法。

        他这个长子,如今的野心,当真是越来越膨胀了。

        乾清宫里,胤禛看着康熙爷眉头紧锁显然若有所思,便知道,康熙爷已经被他引导得,将事情往直郡王身上去想了。

        这就够了。

        他手上指向性的证据虽然多,可实际上却不能将直郡王定罪。

        那么最好的结果就是,让康熙爷先前就埋下的那一颗对直郡王怀疑的种子,继续发芽膨胀下去。

        气氛,逐渐有些凝固。

        胤禛瞧着差不多是时候了,便扑通一声跪下,道:“皇阿玛,儿臣自知如今晋升得比较快,稍稍有些不妥。”

        “儿臣,也甘愿低调为人处世!只求,能够帮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百姓多做一些事情!仅此而已,别无所求。”

        康熙爷忽然听胤禛开口,回过神来,深深地看着自己这个儿子。

        他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就道:“好孩子,起来吧。这些事,都不是你的错。时辰不早了,先回去吧。”

        “是。”

        胤禛没再说什么,恭恭敬敬朝着康熙爷拜了拜,这就离开了。

        雍郡王府。

        若音坐在书桌前看书,一点儿心思都没进到书里头去,反而是偶尔看看月亮看看星星什么的,就盘算着时辰,想着胤禛怎么还没回来。

        就在这时候。

        不远处,胤禛踏着月亮就过来了。

        今晚月色其实比较暗淡,朦朦胧胧的,笼罩在胤禛身上的时候,有着一层淡淡的银辉,还挺好看的。

        若音一看见他,浑身都来了劲儿,忙放下书,将披风裹在身上,就到了门口撩开帘子,要接胤禛。

        胤禛显然也看到了坐在窗户边上的若音了,加快脚步后,若音这儿刚一跨过门口,就见到了迎面而来的胤禛。

        “回来了?”

        若音有些急,就问道:“皇上那儿怎么样了?我听说,舒穆禄晴茹死了?现在局势怎么样?直郡王那里呢?”

        胤禛见若音问出这么多问题来,哑然失笑,拉着她的手,就先进了屋子。

        屋内。

        胤禛将蜡烛挑得亮了些,就把他的打算,以及今日乾清宫里发生的事情,都说了。

        “昨儿夜里苏培盛就跟我说,大哥那里买通了刑部的一个狱卒,准备让舒穆禄晴茹死掉,再放一把火,伪装成不小心失火的样子。”

        胤禛勾了勾唇角,就道:“可我怎么会让他如愿呢?舒穆禄晴茹早就招供了,她在扬州时,刚逃出去,就遇见了大哥。”

        “是大哥暗中帮她回了京城,又带她去了琼花台的。”

        “她心有不甘,觉得你一直都不肯帮她,心里恨极了你,便想着此次嫁给刘将军的事儿,定也是你所为。”

        “便想着,要了你的性命。”

        “这阵子,我一直抢大哥风头,他看我不顺眼,当然想对咱们动手了。只是,我不好对付,就把主意打到你的身上来了。”

        也是因为,胤禛太喜欢若音了,在人前也不遮掩,这才让直郡王以为,拿到了胤禛的弱点。

        这是他的弱点不假。

        可他就算展现出来了,也不是谁都能对付的!

        胤禛想着,将若音往自己的怀里拉了拉,就道:“阿音。你放心,我定然会保护好你的。”

        就像这次一样。

        他们早有准备,只不过是给直郡王夫妇设套而已,他们还真的就往里头钻。

        殊不知,现在康熙爷对他的怀疑,已经很深了。

        若音听胤禛说完,点点头,将头靠在胤禛的肩膀上,就柔声道:“四爷。昨儿你陪妾身吃饭,也不说这些事。”

        “下回可不行了,我让桂嬷嬷去打听消息,她又不知道内情。我虽然想着你都有安排,心里还是担心!”

        “咱们俩是一条心,一条绳子上的蚱蜢,什么事儿都不该瞒着彼此才对,是不是?”

        胤禛忽然就笑了。

        他伸手,摸了摸若音的头发,便道:“我总想着保护着你,却忘了,这次的事,你也做得很好。”

        琼花台的事儿,说起来基本上都是若音的筹谋,他也就只是让小顺子跟着,找机会帮忙而已。

        后续的事儿,才都是他安排的。

        这么说来,他们这回,其实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的。

        “那当然。”

        若音听见胤禛夸,也骄傲了起来,她道:“我可不是好欺负的。董鄂氏如此,大福晋自然也是如此!”

        若音说完这些,也许是因为心里的一颗大石头落了下去,也开始犯困了,便打了一个哈欠。

        “是。”

        胤禛见怀里的若音可爱得很,伸手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就一边把她打横抱起来,一边道:“看看你,都困成这样了。”

        “咱们先去睡觉,好不好?”

        “嗯。”

        若音往胤禛怀里窝了窝,小声道:“都被您抱着了,还有不好的么?”

        这日后。

        大朝会上,康熙爷宣布整肃刑部的事情,一定要将涉案的人抓回来。

        同时,这次胤禛管理刑部有所疏漏,康熙爷便下令,让直郡王接手刑部的事情,务必要查一个水落石出来。

        而胤禛,则是先调往户部,管户部的事儿。

        朝堂上。

        直郡王领了旨意后,回府没多久,就摔了一套茶盏。

        他看出来了!

        康熙爷让他查,可不是相信他,而是要他给一个交待出来呢,而且还借着让他管刑部,削了他的兵权!

        该死!

        直郡王头疼不已,正好见到门口站着的小太监战战兢兢的,便对他招招手,问道:“福晋怎么样了?”

        一听这个,小太监心头一凛,道:“福晋还病着呢,说是受了风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