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80章 直郡王福晋心怀叵测?

第180章 直郡王福晋心怀叵测?

        清晨的金光倾泻而下,若音懒洋洋地坐在秋千上,感受着迎面的微风,闻着青草和花香味,心旷神怡。

        璟婳和弘晴正蹲在她的脚边上玩。

        桂嬷嬷怕灌木丛旁蚊虫多,也跟着搬了小杌子坐在边上,拿了蒲扇给两个孩子扇风,扇走蚊子。

        若音在旁见了,忍不住就道:“嬷嬷您也太操心了些。夏日蚊虫是多,刘太医那儿也做了驱虫的香包呢。”

        “奶娘都给系在他俩身上了,不妨事的。”

        “那可不。”

        桂嬷嬷却摇头,严肃道:“孩子娇嫩,寻常蚊虫咬了也就罢了,有些毒蚊子咬了包,消肿后还是红红的会痒。”

        “小格格和小阿哥还小,可不能被折腾。侧福晋您是不知道,从前还会有那种被叮了,就会死人的蚊子呢!”

        若音微微瞪大了眼睛。

        毒蚊子咬了包会红肿她知道,那种咬了会死人的蚊子…

        若音好像想起了一种虫子。

        她看某个电视剧里就是的,有个小皇子被那个虫子咬了,后来就发热了,没救回来,那皇帝最后连接任的子嗣都没有。

        真可怜。

        若音听桂嬷嬷这么一说,也警醒了不少,忙道:“看来,还是得仔细一些!多亏嬷嬷你提醒我这些了!”

        桂嬷嬷那儿,瞧着若音紧张,又道:“侧福晋也不用这么担心。刘太医医术高明,他配的香包本身效果就很好。”

        “咱们院子里平日也会悬挂艾草等香包来驱虫,那些毒性很强的虫子,一般来说都是进不来的。”

        她也就是操心而已。

        她没有孩子,陪着若音几年,说句僭越的,她如今也把若音的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孙儿孙女一样疼爱。

        自然,也希望孩子们能更好些。

        若音一听桂嬷嬷的话,也意识到自个儿真是关心则乱了。

        她院子里,自从她去岁生璟婳时受到惊吓早产了些,而后无论什么地方那都是小心翼翼的,这两个孩子,更是如此。

        主仆二人正说着话,日头逐渐就起来了。

        若音被晒得头皮有点发热,赶紧就抱着两个孩子回了屋子里,准备着拿了画册,继续教他们说话。

        屋里,摆了冰盆。

        若音进屋后让桂嬷嬷挪了一个到脚边上,就道:“今年似乎没去年那么热了,这眼看着都要六月了,屋子里一两个冰盆也就差不多了。”

        这还是她孕中体热。

        听说李侧福晋那儿都还没开始用呢!

        李侧福晋如今管着家,之前出了事情,现在更小心了,夏日里也想帮忙节省些开支,索性以身作则,连冰盆都没用。

        她也的确用了心。

        半个时辰后。

        若音口干舌燥,瞧着俩皮孩子一个小时也没学到多少东西,便将画册拿到了一边,让桂嬷嬷端绿豆沙来。

        桂嬷嬷不一会儿进屋。

        她端着安胎药和甜甜的绿豆沙,禀报道:“三贝勒府传来消息,说是田侧福晋想要来咱们府上。”

        嗯?

        若音正喝药呢。

        满脑子,都是苦药味,听见桂嬷嬷提田侧福晋,她一时脑子还没转过来,这才想起来,是胤祉的侧福晋,田氏。

        畅春园里,她俩见过。

        她来做什么?

        若音喝完药,抹了抹嘴巴,便问道:“我和她相交不深,她忽然来我这儿做什么?她可曾说明来意了?”

        “未曾。”

        桂嬷嬷道:“说的都是些客套话,什么侧福晋您有孕在身,她这个做妯娌的,本身住得就近,也该过来看看什么的。”

        “奴婢听着,觉得不尽不实,肯定还藏了别的什么目的在里头。”

        若音不可置否。

        她现在有点累,这两天也不想看账本,田氏上门来心怀鬼胎,她无聊,正好会会,就当看她耍猴戏也好。

        “让她来吧。”

        若音懒洋洋往身后的软垫上靠了靠,又拿起绿豆沙来喝了一口。

        甜滋滋的味道进入嘴巴,一下冲淡了药味,若音舒坦许多,道:“正好,后日便是直郡王福晋的宴会了。”

        “我听说,她这回宴会,换去琼花台举办了?”

        琼花台,在京郊的某处半山腰上,依山傍水的,有着不少的琼花。

        今年雨水多,京城琼花开花的时节正好晚了些,现在算算日子,正好开着呢,那儿也凉爽,的确是个举办宴会的好地方。

        桂嬷嬷在旁听了,就道:“是换去琼花台了呢,似乎还邀请了京城不少夫人小姐。其中,富察姑娘也在此列。”

        “她应该,是和自己的姐姐,也就是十二福晋,一起参宴的。”

        桂嬷嬷说的富察姑娘,便是若音哥哥的未婚妻了。

        马齐大人有两个女儿,嫡长女嫁给了十二阿哥,嫡次女则许给了若音家,她身份高贵,能被直郡王福晋邀请,不让人意外。

        若音听完,不免轻轻嗤笑道:“直郡王福晋这个人,当真是长袖善舞。想着什么人,都结交一下?”

        真当自己碟子菜了。

        这样应酬来的朋友,能有几个真心?

        不过,只是外表看着花团锦簇而已,真遇上事儿了,怕是一个能帮上忙的都没有。

        桂嬷嬷颔首不语。

        她虽不说话,心里的想法,却和若音一般无二。

        别看若音平时少和人相交,她在宫里,和佟贵妃、和妃、苏麻喇嬷嬷关系都是不错的,宫外还有五福晋。

        将来,这位富察姑娘作为若音的嫂子,只要不是个蠢到家的,那自然明白她和若音才是应该一条心的。

        相对而言。

        直郡王福晋瞧着朋友多,和谁都能说上话,可实际上——

        这天。

        若音午睡起来没多久,正让刘太医帮自己把脉呢,外头桂嬷嬷就过来禀报,说是田侧福晋来了。

        若音闻言,瞧了一眼窗外。

        阳光明媚得都有点刺眼了,也真是难为了田侧福晋,也不知道是怀揣着什么样的目的来的。

        “让她等等吧。”

        若音懒洋洋开口,道:“就说我午睡刚起,还在让太医诊平安脉呢,待会儿还要喝安胎药。”

        “是。”

        桂嬷嬷应了,心里有数,就先去安排了。

        半个时辰后。

        若音对着镜子照了照,眼看着没什么折腾的了,这才到了花厅那边,见到了已经喝了两壶茶,正在犹豫要不要去如厕的田侧福晋。

        该死!

        她本来觉得自己和若音关系还可以,谁知道一上门来就吃了这样的闭门羹!

        若音缓缓进屋,瞧见田侧福晋脸色不是很好,心中暗爽片刻,这才状似不经意问道:“田姐姐来了?”

        “…”

        田侧福晋气闷,她只得暂时忍住,忙站起来伸手过来扶若音,道:“是啊,有一回儿了。”

        “有日子不见你,你这肚子都这么大了呢,可是有五个月了?瞧着肚子尖尖,定然能生个儿子!”

        这话还挺讨喜的,尤其是田侧福晋此时一脸讨好的样子。

        若音却没当回事。

        她笑着,然后回答道:“是男是女都好,我只盼着孩子平安康健,这就是最大的福气了!”

        田侧福晋一听,心里便忍不住想道:“哪有人不想生儿子的!”

        只是——

        田侧福晋仍是笑着,又拉了若音的手,亲昵地说了好些话。

        若音都只是懒洋洋地应了。

        天气热,她都不想费神敷衍。

        没多久。

        田侧福晋绞尽脑汁也找不出什么话题了,她也算是看出来了,若音没什么和她闲聊的心思。

        田侧福晋无奈,最终才道:“今日我过来,其实还有一事。”

        “哦?”

        若音闻言挑眉,略微露出了几分有兴趣的样子来。

        终于说正事了。

        若音想着,便笑着问道:“田姐姐有什么事?是值得这样大热天,专门跑一趟过来说的吗?”

        “…”

        田侧福晋看着若音。

        她总感觉,若音是看出来了。

        看出来自己刚刚说的都是废话,为的就是现在这话,然而若音却不说,故意在看自己表演似的!

        田侧福晋一时有些气闷。

        天气热,脑袋都快充血了!

        “是这样。”

        田侧福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开口道:“还是大福晋那儿,她不是举办了一个宴会么?就在琼花台。”

        “琼花台那儿景色美,是个好地方,她也是好心,想着咱们好歹也是妯娌,一年到头没什么见面的机会,办个宴会,也正好亲近亲近。”

        “谁曾想,她昨儿告诉我,她竟是浑忘了下帖子给你了。”

        “只因知晓你有孕在身,之前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结果犹豫着,她又去忙别的事情了,就给忘了!”

        “这不,怕你不高兴,亲自让我上门来,把这请帖交给你。”

        “说是,好容易聚一次,还盼着你能赏脸,去一回。”

        若音瞧了一眼田侧福晋递过来的烫金请帖。

        盼着她赏脸去一次?

        这话听着就冠冕堂皇!

        她怎么觉得,直郡王福晋那儿,分明是一副“妯娌们可都要去,你一个人不去,那可不行”的样子呢?

        田侧福晋那儿,许是看若音不接,嘴角抽了抽,心里想着怎么这事儿这么麻烦呢,但还是道:“妹妹。”

        “这也是大福晋的好意,我不过是个中间人,你也不忍心让我为难,是不是?”

        她忍心啊。

        若音在心里这么想着。

        人活一世,为的是自己,要是为了别人勉强自己,那多不划算呀,我和你关系又不好,有什么不忍心的?

        “…”

        田侧福晋好像看见若音对自己翻白眼了。

        她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凝固了下来。

        真的快尴尬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