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77章 胤禛:冲着我来可以,冲我媳妇来不行!

第177章 胤禛:冲着我来可以,冲我媳妇来不行!

        高格格气跑了,哭着跑的。

        若音只瞧了她一眼,就把眼神收回来了,顺势整个躺在了躺椅上,闭上眼睛,感受着微风。

        “桂嬷嬷。”

        若音缓缓开口,道:“这高格格,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咱们就继续盯着吧,等她犯错了,收拾了也就是了。”

        正好她最近也挺无聊的。

        懒得费脑筋去给高格格挖坑了,等着她自己哪天“想不开”了要对若音下手,再顺势除了也就是了。

        “…”

        桂嬷嬷看着若音的神色,就猜到她的打算了,默默叹了口气后,便道:“侧福晋,奴婢明白的。”

        “就是前院王爷那儿——”

        “不必跟王爷说。”若音回答道:“他事情忙,咱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不牢他费神。只是,他若是自己打听咱们这边的事情,也不必拦着。”

        桂嬷嬷明白若音的意思。

        男人嘛,就是这样的。

        你越是上赶着跟他说什么,他兴许偏偏就听不进去,你要不跟他说了,他自己来打听的,往往就能记在心上。

        只是,桂嬷嬷觉得,自家侧福晋现在兴许不是她这么想的。

        不过,这也不重要了。

        这天傍晚。

        天边云霞火红,一天都没再下雨了,反倒是午后时这太阳愈发猛烈,若音在院子里坐不住了,就回了屋子里。

        桂嬷嬷那儿,甚至还让小厨房做了绿豆沙过来。

        温热的绿豆沙,加了蜂蜜,甜滋滋的,还能解暑。

        若音彼时正看了两个时辰账本,想喝水,就看见了绿豆沙,眼前一亮,就拿起来喝了小半碗。

        甜甜的感觉进入嘴里,若音便道:“今儿晌午午睡时,感觉有些热。前几天下雨时我还觉得凉呢,这下子倒真像是夏天来了。”

        “可不?”

        桂嬷嬷颔首笑道:“奴婢也是想着,孕妇体热,怕侧福晋身上不舒服,这才让采薇做了吃的。”

        “不过——”

        桂嬷嬷说着说着,脸上就露出了一个为难的表情来,道:“这绿豆沙,是准备给侧福晋吃安胎药时喝的,侧福晋现在喝了一小半,待会…”

        “。”

        若音欲哭无泪。

        她觉得,桂嬷嬷就是恶魔!

        若音喝过安胎药后,天色也仍然没有暗淡下来的迹象。

        她还不太饿,也就让小厨房先不急着准备晚膳,她想趁着天气好,去后头的院子里转转。

        她还有个小水池呢。

        前几日一直下雨,水池里的水都涨出来了,有天里头的鱼都跑了出来,采薇想去捉,却捉不到。

        还是小桃那儿身手敏捷,一下子抓住后,当晚就送上了餐桌。

        这会儿。

        若音来了后头,就见采薇和小桃正把院子里一些晒了一天的木柴,收回到柴房里面去。

        前几天雨水多,有些窗户边上放着的柴火难免遭了秧,今儿好容易天晴,正好拿出来晒晒。

        瞧见若音,小桃立即就放下了手上的动作,问道:“侧福晋,您怎的来后头了?”

        “随意走走。”

        若音笑着,便道:“你俩忙你们的,我就是过来看看,这棵柿子树怎么样了。”

        去年她都还吃到了这棵树上结的果子呢,今年雨水这么多,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到香甜可口的柿子。

        此刻,前院。

        胤禛一回府,马不停蹄就往后院走,刚走到半道上,忽然从一棵大树后面,就有一个人影窜了出来!

        胤禛反应很快。

        他侧身往后退了半步的同时,苏培盛那里也顺势要反手握着手里的拂尘,朝着眼前的人影捅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

        树后的高格格只感觉面前劲风突起,一股子的杀意就冲着她的面门过来了!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高格格喊道:“是妾身!”

        苏培盛听见说话的是个女子,声音他好像也听过,且这女子好像没有出手的样子,他赶紧停了下来。

        这时候。

        苏培盛手上的拂尘,距离高格格的眼珠子,就只有几寸了。

        她出声要是再慢上那么一点点,此刻怕是就直接成了个瞎子了。

        “王爷!”

        高格格看着眼前的拂尘,几乎被吓傻了,她瞬间跌坐在了地上,回过神来后,就哭了起来。

        天呐,她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胤禛见状,却深深地皱着眉。

        他不认识这女人。

        瞧着打扮,像是他院子里的,是…高氏?

        想着,苏培盛就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向了苏培盛,仿佛是在质问道:“这个高氏,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

        苏培盛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胤禛这是有问罪的意思了,便也不含糊,看向了高格格,问道:“高格格,您这是做什么?”

        “忽然扑出来,险些吓着奴才了!”

        ???

        吓着苏培盛?

        高格格瞪大眼睛,心说苏培盛竟也是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他反应那么快,她差点人都没了!

        “苏公公!”

        高格格咬咬唇,知道苏培盛是胤禛心腹,得罪不得,心有不甘,这才委委屈屈道:“妾身,妾身也不是故意的。”

        “就是,就是今儿——”

        高格格心里委屈。

        参加选秀前,她阿玛就跟她说了,她将来,是要进雍郡王府里,做格格的。

        雍郡王前途无量,她只要能成为宠妃,她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那可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谁知道!

        她进府半月,竟然连胤禛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她这回,是真哭了,梨花带雨的,就将白天里在若音那儿受到的“委屈”全部都倾诉给了胤禛。

        她娘都教过她了。

        男人嘛,最喜欢女人撒娇了,她认认真真学了,就等着…

        高格格脑子里还在幻想着,胤禛蹲下来抱着她,柔声安慰她,然后她从此走上宠妃之路呢。

        都还没想完。

        胤禛那里,轻轻咳了咳,问道:“你是说,你对她,说了她善妒,她不让旁人靠近我,然后,她认了?”

        ?

        高格格忽然有点莫名其妙。

        她总感觉,胤禛的关注点好像有点奇怪!

        只是,高格格说这些,也不过是想要让胤禛知道,若音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跋扈的人罢了,便应道:“是。”

        “哦。”

        胤禛果然答应了,只是他的嘴角,却忽然浮现出一抹笑容来。

        这一瞬间,高格格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王爷他,笑了?

        竟然是开心的那种笑,而不是冷笑!

        “高氏。”

        缓缓的,胤禛看着高格格,开口道:“你目无侧福晋,以下犯上,说出不尊侧福晋的话。从即日起,禁足三个月。”

        “苏培盛,送她回去吧。禁足期间份例一切照旧。只是,若是胆敢不听我的意思私自出院子,那就继续再加三个月!”

        高格格愣在原地。

        直到,苏培盛摇头叹气地去拖她,她这才回过神来。

        什么意思?

        为什么被禁足的是她!?

        后院。

        若音听说胤禛回来了,便让奶娘们抱了孩子过来,在屋子里等着胤禛一起过来用晚膳。

        左等右等,若音感觉胤禛脚程再慢也该到了,却见院子里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若音有些不解,就看向桂嬷嬷,问道:“不是说回来了吗?怎么还没过来?难不成,前院有事?”

        桂嬷嬷也不清楚。

        往日里胤禛就算有事,也会先过来看看若音,陪着她吃饭,再去处理事情的,谁知道今天…

        正想着,若音就看见院子里,一个面带笑容的胤禛,朝着她这里走了过来。

        看见胤禛,若音忙招呼着奶娘抱着孩子,到了门口,去接胤禛。

        “四爷。”

        若音见胤禛心情好,就柔声问道:“可是有什么喜事吗?是京郊的灾情得到了缓解,还是河南那边不再下雨了?”

        胤禛沉默不语,却摇了摇头。

        若音不解,鼓着腮帮子猜了猜,却都不对,索性撂挑子,拉着胤禛的衣袖,道:“不猜了。”

        “到底是什么?您说说呗!”

        胤禛最喜欢的就是若音古灵精怪的样子,宜喜宜嗔,怎么样都是可爱的,拿捏好了分寸的,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胤禛想着,就问道:“白天,高氏来找你,你是不是承认你自个儿善妒,不让人靠近我了?”

        若音一怔,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就点点头,但还是迟疑着问道:“您是因为这个,才这么开心的?”

        不至于吧!

        她怎么就感觉,胤禛像个小孩子呢?

        “当然了。”

        胤禛一本正经,将若音往自己的怀里一拉,就道:“我跟高氏说了,让她禁足三个月,别来打扰你了。”

        真是个蠢货。

        以为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拿捏他的阿音了?

        根本不可能!

        冲着他来可以,冲着若音去的,那就是绝对不行的!

        他的阿音善妒怎么了?

        那是在乎他!

        他就喜欢这样的阿音!

        他便就要这样,让阿音继续“善妒”下去,满心满意只有他,他也就继续护着阿音,不让任何人欺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