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75章 耿格格的城府

第175章 耿格格的城府

        若音将事情和自己的想法都和盘托出。

        桂嬷嬷那儿听完,脸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

        这事儿,不好分析呀。

        过了好一会儿,桂嬷嬷才道:“侧福晋。根据奴婢的观察,耿格格对待六阿哥之心,是真的。”

        “但,也不排除利用他邀宠的可能性。当然,这是建立在看似六阿哥受伤,实际上却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伤的情况下的。”

        若音一听,睁大了眼睛,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其实很好理解。

        就像,上回还在畅春园的时候一样,弘历身上起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疹子,看上去就可怜兮兮的。

        但实际上。

        弘历还小,身上没力气,也挠不了那些疹子。

        疹子不会恶化,涂药后很快就能好起来。

        但,她却能借着这件事,在乌拉那拉氏身上安上一个不顾弘历年幼,硬要为了一己私心,将弘历带来畅春园的罪名。

        让,乌拉那拉氏声名狼藉。

        若音分析完,忍不住就道:“好高明!”

        桂嬷嬷闻言,却摇摇头,她道:“这些,都只是奴婢的猜测而已,是往最坏处想的那种。但实际上,却不一定就是如此。”

        “无论是畅春园的事,还是这次的事,其实都是”还有着很多的可能性的。

        若音不可置否。

        她想了想,就道:“嬷嬷,没事儿,咱们现在也只是就事论事分析一下而已。将最坏的可能性想到,以后也能更加有备无患,是不是?”

        桂嬷嬷也觉得有道理,她就道:“这么说来,若真是如此,耿格格当真心狠。就是不知道这些事,钮祜禄格格是否知晓?”

        若知晓。

        她可是弘历的亲额娘呢,能同意耿格格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实在是…

        若音摇头叹了口气,也不想再去想这件事了,便道:“嬷嬷,算了吧,不想这个了。总之——”

        “这次的事儿发生了,咱们也长个记性。回头约束好底下的人,遇到不寻常的事情时,要多留心几分。”

        “耿格格和钮祜禄格格那儿,也盯着,别再让她们借了别的什么事情,生出事端来了。”

        最主要的还是胤禛那里。

        若音想着,这次的事儿,怎么也都是要和胤禛说说的,这样往后若是还是不幸出了事,胤禛心里也能有数。

        这回也就罢了。

        耿格格和钮祜禄格格她们折腾的是弘历,没有动到若音和胤禛头上来,也不算触碰到了她的底线,暂时也能相安无事。

        转眼,到了傍晚。

        若音瞧着窗外又开始阴沉起来,下午刚有的几分放晴迹象早已消失不见,心里又默默叹了口气。

        这天气,还真是折腾人。

        正想着。

        院外,和公公手里提着一筐东西就进来了。

        大老远的,还不等和公公开口呢,院子里带着孩子们玩的若音就问道:“和公公怎的来了?”

        “还提着东西?莫不是,王爷那儿让人带话回来,说是他今夜不回来用晚膳了吧?”

        和公公默了默。

        他抱歉一笑,将食盒递给若音身侧的桂嬷嬷,就道:“侧福晋蕙质兰心,一下子就猜到了。”

        “瞧瞧这天儿,又要下雨了。”

        和公公叹口气,解释道:“王爷那儿忙河南的灾情,只怕就算是今晚能回来,那也得很晚才行了。”

        若音也知道如今朝中的情况,便对和公公道:“我理解的。和公公,这几日雨水多,你这儿也提醒府里当差的人,都小心一些吧。”

        “是。”

        和公公那儿应了,这就离开了。

        傍晚没有来临,天很快黑沉下来,又开始下雨了。

        若音听着屋外哗啦啦的雨声,心里也不太踏实,让奶娘们也别带着璟婳和弘晴去膳厅吃饭了。

        小厨房那边,会把膳食送过去的。

        他俩都还小,外头风大,这雨水被风吹到他俩身上,要是像弘历一样病了,那可就不好了。

        晚膳后。

        若音坐到桌台前练字,想着都有一天多的时间没见着胤禛了,她今晚想等他回来。

        往日里胤禛忙时,深夜回来如果遇上若音已经歇下了,他就会轻手轻脚地洗漱完,然后规规矩矩在若音身边躺着的。

        只是。

        第二天天不亮,他又要出去。

        对若音而言,也就只能在翌日睡醒起来后,摸一摸身侧被褥里淡淡的余温才能感受到,他是来过的。

        时辰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转眼到了深夜,若音打了个哈欠,便让桂嬷嬷也不必守着她了,先去歇息就是了。

        屋内,很快安静了下来。

        此时雨已经停了,窗外只有些滴滴哒哒的水声。

        若音洗漱完躺在床上,困得厉害,但还是想倔强些,等胤禛回来。

        这一等,若音就觉得自己的眼皮重得好像灌了铅似的,沉得几乎要掀不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

        若音感觉自己迷迷糊糊像是睡着了,忽然就听见了耳朵边上传来的一丝叹息声。

        胤禛在隔壁净房梳洗完毕,换了身干爽衣裳一进屋,就听见了若音均匀的呼吸声。

        本以为他的阿音会规规矩矩地躺在床榻上睡觉,谁曾想,胤禛走过来一看,却发现若音歪着脑袋靠在软枕上。

        半躺着,被子都掉了一半在地上。

        胤禛没法子,只得帮她把被子拿起来,又小心翼翼地要去抱她,让她能够睡得安稳一些。

        若音听见动静,心里一直惦记着胤禛呢,这会儿费劲了全身的力气,终于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胤禛。

        第一眼,若音还有些迷糊。

        她刚刚不想睡,一直在想要等胤禛回来,结果睡着以后她就一直梦见胤禛回来了,她想起来却动不了。

        这会儿,好容易睁开了眼睛,看着胤禛,觉得有些不真切,还觉得,有点难受。

        她以前上学时也这样。

        明明记着要早起,却在按掉闹钟后一直梦见自己起床去学校,然后一觉醒来时才发现,她还在床上,并且要迟到了。

        “怎么了?”

        胤禛看见若音呆呆的,语气放得柔和了许多,便问道:“是我吵到你了吗?”

        “不是。”

        若音回过神来,往胤禛的怀里窝了窝,又蹭了蹭,就像一只小猫似的,道:“就是想你了。”

        “妾身都一天没看见你了,也不知道你吃得好不好,有没有好好休息。”

        若音说着,就抬头看了一眼胤禛。

        果然,他昨儿一夜没睡,现在看着真的很憔悴。

        若音有点心疼,虽然她现在心里有好多话想跟胤禛说,但还是道:“四爷,先睡吧,您黑眼圈都出来了。”

        “黑眼圈?”

        胤禛忽然就笑了,然后故意板着脸,道:“你这胆子,真是愈发大了。不过,我瞧着——”

        胤禛说着,朝着若音的脸颊前凑了凑,想是想要认真打量若音似的。

        须臾。

        胤禛还露出一副“意犹未尽”没看够的样子,道:“还是我家阿音好看,气色红润,皮肤也细腻有光泽,也没有黑眼圈。”

        “…”

        若音忍住对胤禛翻白眼的冲动,往床榻里缩了缩,给胤禛让出一个身位来,就道:“四爷,先睡吧。”

        “嗯。”

        胤禛答应着,也上了床。

        若音躺在里侧,却没有立即闭上眼睛,她刚刚打了一会儿盹,这会好像没有那么困了。

        只是。

        好一会儿,若音都没感觉到身边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嗯?

        若音悄悄动了动,想转头过去看胤禛,就听见身侧的胤禛问道:“怎么了?”

        果然还没睡!

        若音想着,就道:“看看你睡了没。四爷,你都累了两天了,怎么还不睡呢?”

        “在想河南的事。”胤禛叹了口气,道:“皇阿玛那里,让大哥去赈灾了。”

        本来该他去的。

        只是,有朝臣提起了他上回遇刺的事儿,担心他被天地会剩下的余孽盯上,要找他报仇,就说让别人去。

        最后,定了直郡王。

        胤禛才不怕什么报仇呢。

        天地会的主力他都消灭了,还会怕剩下的那些散兵?

        这次,无非也就是因为大阿哥那里不想再看他立功了,就不乐意再让他去河南赈灾罢了。

        “四爷。”

        若音听出胤禛语气里的郁闷来,便安慰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河南虽说去不成,但你留在京城也好呀。”

        “京郊那些村子里也有灾情,你只要安顿好了他们,也算是为百姓做事了,是不是?”

        胤禛听见若音的开导,忽然就笑了,他心底里舒了口气,便道:“还是你想得多,能帮到京城的百姓,的确也不错。”

        “不过,皇阿玛已经让钦天监那里测算过了。说是这回的雨,大概两三天后就能停歇下来了。”

        “京城这边,受灾不会太厉害。”

        钦天监看过天象了?

        若音点点头,只盼着这位钦天监是个有真才实学的,便道:“如此最好了。四爷,你就放心吧。”

        “咱们,先睡觉!要干事,也要有精力才行呀!”

        说到后头,若音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字音都是含含糊糊的了。

        胤禛那儿听了,只感觉他的阿音又聪明又可爱,嘴角带着点点笑容,便抱住了若音,两个人就这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