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71章 提前选秀,高格格进府

第171章 提前选秀,高格格进府

        刘太医给若音诊脉完毕后,重新将若音所服用的安胎药,进行了细微的调整。

        “侧福晋胎像还算稳当,就是也许是最近孕吐厉害,导致精神稍微不是很好,偶尔还会头疼。”

        刘太医皱眉,说道:“这些,目前看来都还在正常范围内。微臣稍后会看看您的食谱,再进行一些调整的。”

        “按理来说,这孕吐在满了三个月后,应该会逐渐减轻。且先观察几日吧,可好?”

        刘太医说的,若音其实也知道。

        这怀孕的女子里,十个里有九个都会恶心,厉害点的就会孕吐,她怀着璟婳时只是偶尔恶心。

        现在…

        “好吧。”

        若音无奈叹口气,也知道这是身为人母必经的过程,她既然选择了要一个可爱的孩子,也就做好了准备。

        只得再忍忍了。

        若音这儿正叹气。

        刘太医已经收拾了东西,回到书桌台前,一边帮若音整理脉案,一边问道:“侧福晋可知,今年要提前选秀的事情了?”

        选秀。

        若音听刘太医提起这事儿,心头略微沉了沉。

        选秀的事,今年年初的时候她就知道了,春日里康熙爷下旨要在全国各地选适龄的秀女。

        地方层层挑选后,送到京城来,基本上进京的日子是在秋天,八月九月的样子,若音当年也是在九月里进的四阿哥府。

        今年,按理来说,也当是如此。

        至于提前选秀。

        是因为今年,蒙古诸部会在秋日里来京,康熙爷也就预备着,要在那时去木兰围场举行秋狝。

        要木兰秋狝,那也就不大顾得上选秀的事儿了,可康熙爷想两者兼顾,自然就把选秀给提前了。

        他倒不是要给自个儿挑什么后妃。

        而是十二阿哥也到了婚嫁的年纪了,他想着,给底下的孩子们看看也好。

        当初若音也是因为这个由头,被选来胤禛府里的。

        这会儿,刘太医提起这件事,也是道:“侧福晋,微臣知道您与郡王关系好。只是,您眼下有孕,还是要以身子为主的。”

        若音明白刘太医的意思。

        她笑了笑,便道:“从进府那日开始,我就明白这些的,到现在,我当然还没忘。”

        她相信胤禛。

        他都跟自己说了,他提前和佟贵妃商量好了,他膝下子嗣不少,不必送女子过来了,后院简简单单,他也能将所有的心理投入到前朝的事情里。

        佟贵妃自是没有不答应的,她不会帮胤禛选女人,届时康熙爷要选,她也会在旁拦着的。

        这儿。

        刘太医见若音心里明白,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整理好了脉案后,就去了厨房,准备再整理一下菜谱。

        若音见刘太医走远,忽然就对桂嬷嬷招了招手。

        桂嬷嬷见若音神神秘秘,凑过来就问道:“侧福晋,怎么了?”

        若音直言不讳,就问道:“刚刚是采桑领着刘太医进来的吧?现在,也是采桑带刘太医去厨房的?”

        桂嬷嬷点点头,又迟疑了一下,道:“采桑心里,是有刘太医的。奴婢瞧着,刘太医也愿意照顾采桑几分。”

        “就是,好像并没有那种情愫。唉,刘太医经过家变,像是对这些事情,都比较寡淡了。采桑她…”

        也不知道能不能捂热刘太医呢?

        若音歪了歪脖子。

        她道:“没事,采桑才十七,还不急。刘太医又不是木头人,谁真的对他好,他还能不知道?”

        他只是没看清自己的一颗心而已。

        假以时日,应该也就明白了。

        桂嬷嬷也不是很懂,只道:“若是真能成,奴婢也觉得是好事。采桑和刘太医都是值得信赖的,采桑嫁了他。”

        “往后,再想回您身边伺候,也不是不可以。”

        “这个我倒是没想那么多。”若音道:“还是看采桑自己的意见吧,她要是嫁人后想在家里相夫教子,我也听她的。”

        桂嬷嬷不可置否,便和若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这天下午。

        若音在屋檐底下晒太阳,胤禛就回来了。

        弘晴和璟婳正在奶娘的陪伴之下在院子里玩呢,见到阿玛,就都纷纷跑了过去。

        胤禛便矮着身子,一手牵着一个,就往若音这儿来了。

        “瞧你,这么悠然自得,真让人羡慕。”

        胤禛嘀咕完,就蹲了下来,摸了摸璟婳的脑袋,问道:“璟婳,你说你额娘是不是最近都变懒了?”

        璟婳懵懵懂懂。

        她看了一眼胤禛,又看向若音,忽然就笑了,喊道:“额娘,抱。”

        若音也笑了,伸手就将璟婳抱到了自己的躺椅上面坐着,然后将璟婳往自己的怀里揽了揽,得意洋洋地看向胤禛。

        “四爷,您瞧,妾身的小棉袄可不会说妾身的坏话。怎么样,您羡慕吧?”

        胤禛没想到若音竟然跟他贫嘴。

        他忍不住嘴角上扬,然后就认真道:“自然是不羡慕的。你俩都是我的,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都是他的。

        若音心跳漏了一拍,忽然就嗔怪道:“您这么说,便就这么吧。不过,妾身听说,这几日宫里已经在选秀了?”

        下午她都让桂嬷嬷打听过了。

        说是这几日秀女已经陆续进京,差不多五六日后,就要殿选了。

        胤禛听若音提起这个,知道若音是“故意吃醋”的,便道:“嗳,这都被你知道了?我原还想着…”

        胤禛故意卖了个关子,若音就问道:“想什么?”

        “想着,十三弟和十四弟也都十三四岁了,是不是也能帮他们物色物色,找个合适的福晋了?”

        “…”

        若音就知道胤禛没好话!

        想着,若音就道:“胤祥和胤禵才不答应呢,你这哥哥,不想着怎么教好俩弟弟就算了,光想着帮他们讨媳妇了!”

        “人家和妃都还没说话呢,你急什么?”

        胤禛见若音一箩筐的话堵他,便调侃道:“都说长嫂为母。我瞧着,你倒是更盼着他俩成才似的。”

        “这讨媳妇,难不成就不重要了?都说成家立业,要先立业再成家嘛!他俩都是孩子心性,兴许这成家了,也就成熟了。”

        若音发现自个儿好像有点辩不过胤禛了,索性耍赖道:“我累了,要去休息了。四爷,您先去忙别的吧!”

        “待会儿用晚膳,再来叫妾身就是了。”

        若音说着,便把璟婳抱了起来放到地上,自己也跟着站了起来,作势要转身进屋。

        胤禛却不肯了。

        他伸手拉住若音的手,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带,双手环住若音的腰,做出一个将她禁锢在怀里的姿势。

        “可不许走。”

        胤禛就在若音的眼前。

        她看见,他的眼里正倒映着自己,正在装生气,然后嘴角忽然就憋不住了,一点点的上扬,最后就笑了。

        “瞧瞧。”

        胤禛早猜到若音是这样了,便就揶揄道:“唉,现在翅膀硬了,竟然也学会欺负人了。我这成了郡王,怎的还反而被你拿捏住了呢?”

        “那也是四爷你心甘情愿被妾身拿捏的。”

        若音一噘嘴,便笑吟吟道:“您瞧瞧,那户部侍郎王大人爱妻如命。虽说被同僚嘲讽他惧内,可他偏偏骄傲。”

        “每逢户部有宴饮他也早早离去,回家前还打包好给夫人的食物呢。他这样将夫人放在心上,做出的政绩也比同僚更好。”

        “可见,宠爱妻子,是有好处的。”

        这回,轮到胤禛辩不过若音了。

        他伸手,宠溺地摸了摸若音的头发,就道:“是是是,你说得对。看来,我也该跟王大人学习学习才是。”

        “明儿我正好要跟同僚吃酒,也不知道,夫人希望我打包什么回来给你吃呢?”

        胤禛说笑着,若音就轻轻推了推他,道:“这就不必了,你夫人我有孕在身,饮食需得注意。”

        “还是刘太医那里的菜谱我吃着舒心,外头的拿回来吃了孕吐,那可就不得尝试了,有劳夫君费心了!”

        胤禛颔首,严肃道:“无妨,你的事,我就该多费费心。”

        一旁。

        苏培盛本来想去问问晚膳好了没的,眼瞅着两个主子在说话,他都没机会插嘴提一句他去厨房看看的事儿。

        眼下,心里那更是碎得七零八落的,只感觉他一个人站在边上,孤零零的,像只没人爱的小狗。

        就在这时。

        桂嬷嬷从小厨房过来,见苏培盛站得离若音和胤禛老远,就问道:“苏公公,您在这儿站着做什么?”

        “厨房晚膳都备好了,去问问王爷和侧福晋现在是不是要用晚膳吧!”

        苏培盛还在伤心呢。

        听见桂嬷嬷开口,正想着终于不用他一个人心塞了,转头却见桂嬷嬷用的是一种嫌弃的眼神看着自己的。

        瞬间,苏培盛心里就更堵了。

        “我这就去。”

        苏培盛憋屈着,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

        这年五月。

        康熙爷领着佟贵妃、荣妃、惠妃和德妃,在储秀宫,一道参加了这次的选秀,给十二阿哥胤裪选了侧福晋方佳氏。

        同时,也属意了几位还不错的秀女,准备和几位妃子们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送到别的阿哥府里去,做个侍妾格格什么的。

        尤其是三阿哥胤祉。

        他跟董鄂氏和离了,这如今虽说还没选好续弦,但先选两个侍妾还是可以的,毕竟胤祉膝下子嗣只有三个。

        荣妃对此没什么意见。

        倒是德妃那儿,瞧了一眼内务府的册子后,反而是问道:“臣妾瞧着,这册子上人选都挺好的。”

        “就是怎的,老四府上这回没选人?”

        佟贵妃本来懒洋洋的,她不喜这样的场合,三年前是为了给胤禛挑人,今年又是为了不给胤禛挑人。

        这会儿,听德妃问,便道:“老四说,他膝下子嗣多,如今又封了郡王,事务繁忙,也无心顾及后宅的事儿,这回就不给他选了。”

        “这孩子,整天就想着怎么帮社稷苍生多做点事呢,随他去吧!”

        康熙爷闻言点点头,很是满意。

        德妃却扁扁嘴,伸手一指储秀宫外正站着的那一排秀女中的一个,道:“臣妾瞧着,这个高氏倒是不错。”

        “同知之女,给老四做个格格,也不算委屈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