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68章 若音大显身手

第168章 若音大显身手

        若音送走胤祥,转身回了院子。

        桂嬷嬷那儿,正巧就端了安胎药过来,道:“侧福晋,药和蜜饯都准备好了,奴婢服侍您喝下?”

        若音颔首,却还是忍不住扁嘴道:“刘太医那儿新开的药,稍稍苦了些。好在有蜜饯,不然我这一天天的,嘴巴都不舒坦了。”

        桂嬷嬷笑着,就将药碗递了过来。

        喝过药后,若音嘴里咬了一块蜜饯,这才将刚刚胤祥对自己说的事情都说了,然后问道:“觉禅家的那里,可有进展了?”

        “未曾。”

        桂嬷嬷回禀道:“他们谨慎得很。这两天根据观察,他们白天都待在衙门里。入夜后,这才趁着没人偷偷回客栈。”

        “就连回客栈,那都是饶了好几个弯儿,生怕后头有人跟着他们呢。”

        “也好在奴婢手底下的人机警,会跟人。眼下已经掌握了他们住的地方了,侧福晋先前讲的计划——”

        若音闻言一笑,道:“实施下去。将这俩人给绑了,然后伪装成直郡王的人。先套他们的话,确定是直郡王后,再吓唬他们。”

        觉禅家的,也算谨慎了。

        若非衙门夜里不留外人,他们怕是直接都要赖在那儿不肯走了,可不就是心里有鬼,怕被人逮住么?

        “是。”

        桂嬷嬷听了若音的吩咐,颔首答应后,也就先去办了。

        傍晚时分。

        衙门里的事情结束了,衙役们大多也都要回家吃饭了,见着觉禅家的,便过去道:“唉,你们也不用这么怕!”

        “那四贝勒是好人呢!兴许你们有什么误会,咱们说开了也就是了。得,我这回家了,你们也赶紧走吧!”

        衙役说完,拍了拍觉禅家的。

        觉禅家的两人互望了一眼,咬咬牙看着催促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也只能悄悄从后门走了,准备回客栈。

        小巷子里。

        觉禅家两人走着,忽然那妇人缩了缩脖子,看向身侧的男子,问道:“你觉不觉得,今儿这条路略微安静了些?”

        男子本就心虚。

        听妇人这么一说,差点忍住没哆嗦,一拍那妇人就道:“胡说八道什么?等再过几日事情闹大了,咱们拿了银子就走人!”

        “这与虎谋皮的事情,实在是——”

        话音未落。

        小巷子两边的墙上,忽然就跳下来两个黑衣人,黑衣人的手中拿着麻袋,直接就趁着觉禅家的两人没注意,兜头套了上去。

        “放——”

        觉禅家的还想叫喊。

        黑衣人已是一个手斧劈了下去,这俩人在麻袋里一翻眼皮,就跟俩死猪似的,瘫软下去,动也不动了。

        半个时辰后。

        京城某处豪华客栈的天字一号房。

        若音穿戴整齐,坐在太师椅上,喝了一口身侧桂嬷嬷递过来的茶水,瞧了一眼晕倒在地上的两个人。

        根据觉禅琪歌的描述,这俩人的确就是她的阿玛额娘了。

        妇人生得还算端庄,男子也有几分儒雅气质,就是没想到,干起坏事来,竟也是一点儿都不含糊的那种。

        想起他们对胤禛的抹黑,若音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就道:“拿烫水来,把他俩给泼醒吧!”

        “是。”

        桂嬷嬷应了,轻轻一拍手,很快门口小桃直接笑着就进来了,二话不说,手里的一盆滚烫热水,就浇在了觉禅家的两人面门上。

        都说死猪不怕开水烫。

        那妇人倒是先嚎叫了起来。

        “啊!”

        妇人喊了一声,瞬间睁开眼睛,她约莫是发现眼前的地方十分熟悉,先是一愣,就看见了上首坐着的若音。

        妇人瞳孔一缩,便问道:“你是何人?”

        “我是直郡王福晋,伊尔根觉罗氏。”

        若音说着,往身后的软垫上靠了靠,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妇人,懒洋洋道:“我家王爷说了。”

        “你俩,太胆小怕事了,实在是上不得台面。他觉得,若要真把这件事闹大,还是你们在四贝勒府门前撞柱死了得好。”

        “你们俩,觉得呢?”

        若音语气懒散。

        但听上去,竟然莫名让人觉得有点阴森,威胁性十足。

        “你们!”

        妇人显然没想到自己忙忙碌碌多日,强忍着心痛将四贝勒府给的银子都交出去了,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他们只想要钱,不想死!

        妇人盯着若音,咬牙反问道:“福晋,您和王爷这是想过河拆桥不成?当初咱们可说好了。”

        “让四贝勒名声臭了,不得皇上喜欢,就给我们一万两。怎么?现在眼看着四贝勒聪明,你的目的达不到!”

        “竟然,要用这种法子,逼死我们夫妇?”

        夫人色厉内荏。

        嘴上叫嚣得十分厉害,心里却还是害怕的。

        她也只能装得厉害点儿了,让若音好以为,真把他们夫妇俩惹急了,他们也是能“狗急跳墙”的。

        若音却显然不上当。

        她早打定了主意,此时又看了一眼桂嬷嬷,道:“看来,他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嬷嬷,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吧。”

        “是。”

        桂嬷嬷再次应了,又拍了拍手。

        这回,有两个黑衣人进屋来了。

        他俩手持长刀,进屋后直接拔刀架在了觉禅家两人的脖子上,这屋内灯光稍显昏暗,刀锋却是寒光一闪。

        好刀!

        肯定很值钱!

        妇人心里冒出这个念头后,身子就开始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这么好的刀,削她的脖子也一定很快。

        若音打量了这两人一会儿,看见他们冷汗都流出来了,这才笑吟吟问道:“怎么样?你们到底怎么选?”

        “撞柱子死了,好歹能有一条全尸。要是我这儿动手,你们的下场,可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我知道,你们还有个儿子是不是?唉,你们放心。事成以后,我会拿两万两银子给你们儿子,怎么样?”

        “…”

        觉禅家的两人没说话。

        儿子?

        他们的儿子听觉禅琪歌的,早就不将他们老两口当成阿玛额娘了,银子?

        哼!

        他们都想好了,钱财只有在自己手里才是踏实的!才不会给那个不孝子呢!

        若音见他俩没反应,便道:“看来是不答应了。”

        言罢,又瞧了一眼桂嬷嬷,吩咐道:“动手吧!”

        话音刚落。

        就在黑衣人举刀准备砍下去的时候,门口忽然两支箭矢就射了进来。

        俩黑衣人中了箭,手上的刀直直地掉在了地上,两人也都纷纷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事情发生得太快,若音也露出大受惊讶的样子,喊道:“不好,怕是还有人在盯着他们俩呢!”

        “我们先走,此事万万不能和直郡王府扯上关系!”

        若音言罢,便也不管这两个黑衣人了,拉着桂嬷嬷,迅速就从屋子的另外一个门下了一楼,离开了客栈。

        客栈后门。

        四贝勒府的马车早就预备好了。

        若音准备上车,忽然车里的胤禛就伸出手来,扶了若音一把,然后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自是极好的。”

        若音得意洋洋,道:“您是没瞧见,觉禅家的那两个,被我吓唬得就差尿裤子了呢。好啦,四爷。”

        “也到了您出场的时候了,快去跟他俩好好说说吧。”

        “这两人,这般惜命,又只想着自己。既然有钱赚又能活着,那当然比死了什么都没了好了。”

        若音就是要让他们知道。

        与虎谋皮,可是没有好下场的。

        就是可怜了苏培盛的那两个手下了。

        被莲花箭头刺了一下背部,背上怕是要养上几日才能好了。

        回头,得多多打赏他们才行。

        若音这么想着,胤禛已是下车理了理衣裳,准备去见觉禅家的两个人了。

        回到马车里以后。

        若音撩开帘子,瞧了一眼外头。

        暮色沉沉,天色都暗淡了下来,不远处的酒肆门口挂着灯笼,倒是漂亮,街上灯火通明。

        她就这么,看着万家灯火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桂嬷嬷。”

        若音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酒肆,就问道:“你瞧,那间好像是吃鱼的。我想吃水煮鱼片,辣的那种。”

        “咱们待会儿,去吃好不好?”

        桂嬷嬷闻言,顺着若音所指的方向就看了一眼,但见那间店门口此时还等着不少人呢,可见生意兴隆。

        味道,应该也不错。

        “侧福晋喜欢就好。”

        桂嬷嬷点头答应,又瞧了一眼若音的肚子,为难道:“都说酸儿辣女,侧福晋最近喜欢吃辣,该不会…”

        若音一愣。

        她随即也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然后脸上就露出了宠溺的神色来,道:“就算是女儿,那也是我的宝贝。”

        她身体好,才二十出头呢,等以后调养好了,再生也就是了。

        没法子,谁让他们家的确有皇位要继承呢!

        若音和桂嬷嬷说说笑笑,没一会儿胤禛那儿似乎已经办完了事情,也从客栈的后门带着人出来了。

        月色下。

        借着淡淡的灯笼光,若音看着胤禛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就知道她今日策划的这“一出好戏”是成功了。

        “如何?”

        “成了。”

        若音一笑,兴奋溢于言表,下了马车拉着胤禛的手,直接就朝着前头的酒肆走去了。

        “四爷,今儿是个好日子,咱们下馆子吃鱼去!”

        “成。”

        胤禛笑着答应,心情也很好。

        他的阿音真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