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67章 直郡王对胤禛动手了

第167章 直郡王对胤禛动手了

        觉禅琪歌突然说话,胤禛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气氛,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若是寻常寻衅滋事,查明真相后按照律例处理也就是了,多半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想上门讨好处的。

        这些人,多半胡诌个理由就来了,很好处理。

        可。

        觉禅琪歌的家人?

        觉禅琪歌入四贝勒府,的确不是她本人所愿,觉禅家信誓旦旦一闹,届时再惊动些人,别人一查,乌拉那拉氏也跟着反口污蔑胤禛。

        那到时,还真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胤禛一时有些头疼。

        若音这儿,细细思量后,倒是主动提议道:“妾身这儿,能拿出个章程来,贝勒爷瞧着看看能不能处理。”

        胤禛一听若音有法子,便来了兴趣,挑眉问道:“你倒是说说,是个什么样的章程?”

        若音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一下思路,便道:“觉禅家的,无非想要讨好处。这样的人,一贯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

        “他们能来,想必有人怂恿。咱们一则,要调查这背后的人,然后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系。”

        “然后嘛,再许给觉禅家的好处。倒也不必真的给,只假装被他们挟制,不得不给而已。若是他们就此收手,就好办。”

        “等他们拿了好处离开之时,便说,他们回家途中路遇山匪被抢劫,行踪不明什么的,也就打发了。”

        “只是。若此事闹大,或是觉禅家的人不好打发,咱们也不必急。福晋那儿,心里清楚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要她不反口,也就没事了。若她不向着咱们,那也没关系,让她病了,无法出来为觉禅家的作证也就是了。”

        “统共这么几条路,全部堵死了,饶是对方三头六臂,怕是也难以对咱们造成什么威胁。”

        胤禛听完,对若音十分赞许。

        他没想到,他家若音竟然还有军师之才!

        胤禛点点头,眼看着和公公那儿听得一愣一愣的,忍不住就嫌弃地对苏培盛跟和公公道:“听见没有!”

        “就按照着侧福晋说的办!”

        “是——”

        苏培盛跟和公公忙不迭应了,就先下去了。

        倒是觉禅琪歌那儿,见若音有决断,就还是道:“侧福晋,我想去见见我额娘。他们这般,我也有责任。”

        若音瞧了一眼觉禅琪歌。

        她眼神坚定,显然不是心软,而是想着,帮若音将这件事解决了。

        若音便道:“你有主意,就去吧。”

        觉禅琪歌闻言松了口气,答应后,就去前院厨房看她额娘了。

        这天。

        觉禅琪歌额娘离开时,据说拿了银子,去府衙找她阿玛了,他俩早就计划好,一个来四贝勒府闹事。

        另一个,去京城的府衙,状告胤禛。

        傍晚时。

        若音和胤禛吃完了晚膳,听说衙门来人了,胤禛先去见人,桂嬷嬷那儿,则过来禀报情况。

        “侧福晋。”

        桂嬷嬷眉头紧锁,进屋后就咬牙道:“那觉禅家的,也忒不要脸了。得了银子后,又跑去府衙了!”

        若音没听明白,便问道:“什么意思?”

        “便是那人收了银子离开后,与我们说,去找她丈夫,然后一起回盛京。咱们的人也留了心眼了,跟着他们。”

        “谁曾想,到了衙门后,这觉禅家的却倒打一耙,将银子拿出来,说是咱们威逼利诱,可见心虚!”

        “正巧,京中有言官闻听此事去了衙门想要了解情况。这下子,更是闹得大了些。”

        若音听完,脸色彻底就沉了下来。

        是她小瞧了这家人。

        现在看来,觉禅家的无利不起早的性子倒是改了,得了好处不收敛,竟然还想把事情闹大?

        那就证明——

        觉禅家背后,有人。

        而背后的人给予觉禅家的利益,怕是比这回四贝勒府给他们的,还要让他们心动了。

        “无妨。”

        若音思虑片刻,就道:“他们反水,咱们也不必怕。这就更加证明,他们背后是有人的罢了。”

        “下午时贝勒爷派去盛京的人已经出发了吧?一定要细细追查,看看之前觉禅家的跟谁联络过!”

        桂嬷嬷闻言,便回禀道:“已然出发了,侧福晋放心,只要事情做过,那么必然就会有眉目,一定能查到的。”

        若音点点头,虽然心里有谱,但还是不免头疼。

        这天。

        衙门的人来过四贝勒府后,胤禛就将觉禅琪歌叫来了,她表示,当初来四贝勒府,是受到乌拉那拉氏的邀请。

        来了以后,却不曾想喜欢上了四贝勒,即使是知道四贝勒更喜欢侧福晋,她也还是愿意陪在四贝勒身边。

        她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当,故此也一直谨言慎行十分低调。

        也不知为何,家中阿玛额娘竟是将四贝勒说成了一个无耻之辈,这是万万没有的事情,四贝勒人很好,她不是被迫的。

        衙门那边,见了觉禅琪歌,命人记录下了觉禅琪歌的供词,见觉禅琪歌面带笑容,气色也不错。

        想来,在四贝勒府日子过得不差。

        这,也就的确不像是被胁迫的了。

        记录完供词,衙役们也准备离开,若音命桂嬷嬷过去叮嘱,今儿的这些供词可一定要告知先前在衙门旁听的那位言官。

        衙役们一愣,随即也意识到什么,颔首答应,这才走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翌日,在胤禛和若音已经将能做的都做了以后,言官还是将这件事上陈给了康熙爷。

        稍稍理想些的是…

        那言官将他所知的事儿都说了,同时也包括衙役们那儿得知的关于觉禅琪歌的情况。

        康熙爷知道后,沉默片刻,询问了胤禛。

        胤禛自然表示并无此事,康熙爷也就没再说什么,只让衙门好生调查此事,切莫冤屈了任何一人。

        四贝勒府的后院。

        若音靠在太师椅上,听桂嬷嬷讲完了今儿上朝发生的事情,稍稍松了口气。

        皇上相信胤禛就好。

        若音想着,就问道:“乌拉那拉氏那儿,咱们的人去过了吧?”

        “去过了,她似是不知外头发生的事儿。奴婢的人借着给她送吃的,给她弄了些会让身体孱弱的药物。”

        桂嬷嬷道:“那药物不会损伤身体,只是服药的这些日子,会精神不济而已。”

        “想来,届时扯出她来,她病着,也没法说什么,咱们也就不用担心她坑害咱们了。”

        “嗯。”

        若音点点头,稍稍安心。

        乌拉那拉氏那里解决好了就行,眼下就等着胤禛在盛京那边的调查情况了。

        同时,觉禅家的这两位,也得时时刻刻盯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机会。

        不过。

        若音觉得,胤禛眼下大出风头,能忌惮他的,无非就是那两位。

        大阿哥,和太子。

        要不去试试他们?

        若音盘算着,就将桂嬷嬷叫了过来,在她耳朵边上,低声耳语了什么。

        桂嬷嬷听完,沉默片刻,看着若音,认真想了想,问道:“这会不会稍微有点冒险?这要是给人发现咱们这么干,那岂不是说不清了?”

        若音却粲然一笑。

        “富贵险中求嘛。所以我才说,让咱们悄悄做这事儿呀!”

        桂嬷嬷无可反驳,她知道,自家侧福晋是个有主意的,眼下她既是这么说了,她也就想法子,帮忙筹谋一下就是了。

        “去吧。”

        若音笑着送了桂嬷嬷到门口,看着桂嬷嬷无可奈何而又宠溺的表情,就道:“我就知道,您最好了。”

        桂嬷嬷笑着摇头,这就先去办事了。

        这头。

        桂嬷嬷前脚走了,后脚胤祥就过来了。

        他似乎是来找胤禛的。

        前院那边来禀报消息,说是胤祥没找到胤禛要走,若音连忙让和公公那边把人叫住,自个儿抬脚就去了前院。

        胤祥那儿,大约是听和公公提了,若音要见他,便就也朝后院这边过来了。

        二人正巧,就在垂花门遇见了。

        “胤祥!”

        若音一直都在想胤禛的事儿,命人打听了朝会上说的事以后,现在胤禛又在衙门里,若音还想知道,只能问胤祥了。

        “小四嫂。”

        胤祥恭恭敬敬地朝着若音行了一个礼,便道:“我过来,本来是找四哥。我还以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会告假在家中休息的。”

        竟没想到,他四哥果然是个不惧流言,心中坦荡的,也不知衙门那边的人会不会私下用奇怪的眼神看他。

        “他呀,哪儿在乎这些呢?”

        若音笑着叹气说完,又问道:“倒是你,急匆匆过来,是有什么事儿么?”

        “对!”

        胤祥一听这个,忙道:“小四嫂,你也知道。天地会的事情,我和四哥,还有十四弟是立了功的。”

        “皇阿玛那儿,已经拟好了诏书,说是要册封四哥为郡王了。然后册封我和十四弟为贝勒,谁曾想,因为这件事——”

        “那诏书刚被送到礼部,就被大哥的人给拦下来了。他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得再缓缓。”

        “怕民间,有议论。”

        “大哥也真是,四哥那样耿直忠介的人,不会做这种事的,他怎么也不帮帮四哥呢?”

        胤祥说完,下意识地就抬头看了一眼若音,眼神里像是愤慨,又像是,想要故意说这个给若音听?

        直郡王?

        若音可不管胤祥是什么意思,她只顾着点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四哥那里,我也会帮忙想办法的。”

        胤祥粲然一笑,让若音照顾好身子,这就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