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53章 终于能在一起守岁了

第153章 终于能在一起守岁了

        除夕。

        日上三竿时,若音才起来。

        她揉了揉酸涩的腰,趁着胤禛正背过身在穿衣裳的时候,就悄悄瞪了他一眼。

        坏蛋!

        “阿音?”

        若音正想着,胤禛正好回头,笑吟吟地就看向她,问道:“你怎的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

        若音忽然觉得眼神也是有力量的!

        不然的话,胤禛怎么就忽然转身了?

        “咳。”

        若音心里闪过一丝不自然,抬头看着胤禛,便问道:“主子爷,今儿是除夕。咱们今早吃汤圆好不好?”

        芝麻汤圆,再让桂嬷嬷从坛子里弄一点萝卜干出来。

        不然,汤圆太腻味了,吃点儿辣辣甜甜的萝卜干也好。

        胤禛看得出来,若音这是故意岔开话题,也不戳破,就点头道:“行,你想吃什么,都行。”

        “嗯…”

        若音点头答应,也跟着起身了。

        早晨,吃过早饭以后,胤禛跟若音提起了董鄂氏的事儿。

        “她如今在甘露寺,过得凄惨。听说,就连刚去寺里道姑都欺负她呢,把衣裳拿给她洗,洗不完,就不让吃饭。”

        胤禛提起这个,还笑了笑。

        这不是活该么?

        董鄂氏那儿,一开始还不肯呢,甚至撒泼打滚。

        可惜没人理她,也没人给她饭吃。

        她慢慢的,认清了现实,现在每天也终于能吃上一顿饭了。

        就是…

        似乎她还不够惨,都还抱怨过饭难吃呢。

        胤禛今儿听苏培盛提起这个,想也没想,就吩咐道:“既然觉得不好吃,那就吩咐下去,别给她吃那些了。”

        “换成什么,剩菜剩饭的。这个时节天冷,饭隔夜放了也不会坏,无妨。”

        苏培盛闻言一笑,长长地就应道:“是。”

        若音这儿。

        她听胤禛说完,心里也没什么太大的波动,便道:“她就是以前日子过得太顺风顺水了,也该吃吃苦了。”

        便这样吧。

        若音也不怕她寻死。

        她这人,可惜命了呢,如果不是真的被折腾惨了的话,她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这天午后。

        若音和胤禛一起待在院子里,李侧福晋就带着觉禅琪歌、钮祜禄格格,还有耿格格,以及怀柔格格、弘时、弘曜和弘历一起来了。

        胤禛往日里除非是看看孩子,已经不去旁人那里了,今儿怎么说也是过节,她们也该带着孩子们来请安的。

        “给阿玛请安。”

        弘时现在说话已经比较利索了,奶声奶气的一句喊出来,作势还要单膝跪下来给胤禛行礼。

        “快起来。”

        胤禛见状,忙就过去扶起了弘时,然后看向李侧福晋,道:“你倒是将弘时教得不错,他长得也挺好。”

        白白胖胖的。

        “哪里!”

        李侧福晋听胤禛夸弘时,高兴得不行,又谦虚道:“弘时这孩子,学说话慢,这都一岁半多了,还是妾身教了半个多月他才完全学会的呢!”

        半个多月。

        胤禛听见李侧福晋这么说,也想到了什么。

        这,怕是李侧福晋这里,为了今天请安,费了不少力气呢。

        “无妨。”

        胤禛想着,心中也柔和了不少,便道:“我瞧着,弘时个子也长了好些。我那儿还有一些适合他的衣料,回头我让阿音挑一些出来,给你送去吧!”

        “多谢主子爷!”

        李侧福晋喜滋滋应了,紧跟着便是觉禅琪歌带着弘曜来请安。

        若音这儿,倒是经常见到弘曜。

        前阵子,朝廷还没封印前,觉禅琪歌几乎每天都会来若音这儿,带着弘曜一起,让孩子们在一块儿玩。

        若音看得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觉禅琪歌现在对弘曜还是不错的,细心养着,偶尔也会教弘曜喊额娘。

        就是…

        没教过喊爹爹和阿玛,弘曜这会儿见了胤禛,虽说不害怕,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就看着胤禛,也可爱得紧。

        “弘曜也胖了。”

        胤禛抱了抱弘曜,就交还给了觉禅琪歌。

        觉禅琪歌什么也没说,对待胤禛,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而又疏离。

        最后,便是钮祜禄格格和耿格格一起,抱着弘历上前。

        弘历才半岁。

        他不会走路,被钮祜禄格格抱着,看着胤禛,手翻腾着,似乎是想要让胤禛抱。

        弘历长得还是白胖可爱的。

        胤禛见了,就抱了过来。

        谁曾想。

        胤禛这儿,刚刚把弘历接到自己的怀抱里,弘历这孩子忽然就胀红了脸,看着胤禛,像是在憋着什么似的。

        胤禛吓了一跳。

        他看向钮祜禄格格,怕弘历有什么不对。

        胤禛正要开口,怀里的弘历却忽然说话了,他声音洪亮,字音非常不准,在那:“啊,啊…阿。”

        不知道在啊什么。

        若音就坐在旁边,看着弘历有点红的小脸,忽然心头震了震。

        十全老人乾隆爷,这是要说话了?

        才半岁呢!

        这也太厉害了吧?

        都说乾隆爷虽然人品差了点,又是个渣男,但他自小读书还是非常厉害的,难不成,果然聪明如斯?

        若音正想着呢,弘历在那儿“啊”了好一阵以后,到底没说出来后头的那个字,脸很红,忽然就哭了起来。

        “主子爷!”

        耿格格大约怕胤禛不高兴,忙上前想要抱弘历,就解释道:“都是妾身不好。”

        “往日里陪着钮祜禄格格带弘历时,经常在他耳朵边上喊‘阿玛’什么的。他怕是,记住了。”

        “这会儿见了主子爷,想要喊呢,就是太小了,还没学会,心里又着急,这才…忽然哭了的。”

        “这孩子,平日里很乖巧的,很少哭!”

        胤禛也没放在心上。

        孩子嘛,都娇气,有的时候尿了饿了都会哭,璟婳小的时候就是这样。

        有一次,他抱着璟婳,璟婳一边哭还在他身上尿了呢,他也没在意,觉得当阿玛的,就该好好照顾孩子。

        “无妨。”

        弘历瞧着耿格格紧张,轻轻拍了拍弘历的后背安抚了一下以后,也就将弘历交给耿格格了。

        顺道,胤禛就道:“弘历也养得很好。至于说话的事儿,也不急,他还小呢。”

        “是。”

        耿格格闻言,松了口气,接过弘历抱着安抚了一阵,见弘历终于不再哭泣了,就还给钮祜禄格格了。

        这时,李侧福晋那儿瞧着差不多了,在照例回禀了一句庄子上的宋格格的事儿以后,也就带着格格们,先离开了。

        她记得的。

        多亏若音,她才成了侧福晋。

        今儿除夕,主子爷势必要陪着音侧福晋的,她们这些人呀,早早走了才算是识趣呢。

        很快,若音这儿,院子里的人就都逐渐散了。

        桂嬷嬷端了一盘点心上来,又让小桃和采桑在若音和胤禛身边放了两盆炭火,也都退下了。

        院子,安静了下来。

        若音和胤禛坐在太师椅上,胤禛那儿,就起来把椅子往若音身边拉了拉,坐得离她近了一些。

        胤禛抬头看着天,就见今天晴空万里的,没下雪。

        地面上虽然积了厚厚一层,但是这样的天气,看着还是让人觉得非常舒服的。

        “过年了。”

        胤禛扬了扬嘴角,看向若音,笑着道:“今年咱们能在一起过年,守岁,我这心里,高兴极了。”

        去年他就想和若音一起守岁了。

        碍于规矩,府里还有个乌拉那拉氏,他不行。

        今年,倒是可以光明正大了。

        说起乌拉那拉氏,今早苏培盛也提了一嘴她的事儿,到底过年了,这都离开畅春园半年多了,也该禀报一次了。

        乌拉那拉氏似乎过得还不错。

        甚至,还命人送去了一些花儿和蔬菜的种子,都在院子里自己种花种菜,过起了归隐田园的生活了呢。

        胤禛初初听闻,还有些哭笑不得。

        他心里是恼乌拉那拉氏的,但现在,也不在乎她到底怎么样了。

        她爱怎样就怎样吧,只要以后不再折腾,不再给他和若音带来麻烦,那他就满足了。

        若音这儿。

        她也正好抬头看着天,听胤禛说天气好,她就跟着道:“嗯,真好。希望以后每天天气都这么好。”

        也希望,不要再发生那么多糟心的事情吧。

        若音说着,忽然又想起什么,转头看向胤禛,问道:“对了,主子爷。皇上那儿吩咐你的事情,可办好了?”

        若音问的,是元宵灯会的事情。

        京城每年都会举办元宵灯会,正好今年风调雨顺的,腊八节康熙爷都在宫里施粥了呢,今年过年,肯定也希望更热闹一些。

        元宵灯会就是个好机会。

        康熙爷预备着,朝廷这边做几盏比较大的灯,就在后海上放着。

        百姓们看灯会的时候,也能瞧见了。

        前些日子,朝廷封印了,若音在家里忙着看账本,胤禛也是在忙这件事。

        不然的话,若音肯定早就想起来,胤禛不用去衙门了。

        这会儿。

        胤禛听若音说起,就轻轻地晃了晃若音的手,笑着道:“自然都是办好了。说来,这还得谢谢你呢。”

        “不是你把施粥的事儿办得这么好,皇阿玛也不会把元宵灯会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

        “阿音,你放心。灯会那天,我带你出去,让你好好瞧瞧,我让宫里扎的那一盏灯,是什么样的。”

        宫里的灯?

        若音听着胤禛的描述,忽然就期待了起来。

        这家伙,该不会是假公济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