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47章 舒穆禄晴茹的心思

第147章 舒穆禄晴茹的心思

        十一月。

        天气逐渐转凉,几场雪后,红墙上,又点缀了皑皑白雪。

        清晨,若音刚起来要去膳厅用早膳,撩开帘子一出门,这风就迎面吹了过来,直往若音脖子里面钻。

        “嘶。”

        若音倒吸了一口凉气,将手里的汤婆子揣得更紧了,偏头看向桂嬷嬷,就道:“这天气还真是愈发冷了。”

        “今年下雪早,这都还没到腊月呢,我感觉就冻人得很!”

        “可不是?”

        桂嬷嬷说着,嘴里也冒出白气来,道:“也好在今年侧福晋您这儿提前准备了,眼下府里各处的炭火,也都是充足的。”

        “嗯。”

        若音点点头,又问道:“那庄子上呢?宋格格那儿可还好?她有没有说过,想回府来的事情?”

        宋格格去庄子上,也有一年了。

        该反省的过错,她应该也都想明白了。

        若音当时赶她走,是想以儆效尤,如今府里安定,把宋格格接回来,倒是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这个…”

        桂嬷嬷那儿想了想,便道:“奴婢倒是未曾听庄子那边的人提起过。想来,宋格格应该也没提。”

        若音闻言,想了想,就道:“没提就罢了吧,等快过年时,再问问她。她若是想回来,就回来吧!”

        也好和李侧福晋作伴。

        早膳后。

        眼看着天气阴沉着,似乎又要下雪了,若音这儿,忙不迭就回了屋。

        屋内摆了好些炭火盆,地上也都铺上了厚厚的羊绒地毯,这些地毯倒不是为了防寒。

        而是眼下,璟婳也到了学走路的年纪了。

        若音特意让桂嬷嬷那儿将屋子里的桌角都包了起来,地上也都铺得软软乎乎的,璟婳走路,若音也不用担心她磕着碰着什么的。

        “璟婳!”

        这儿,若音一回屋,就忙不迭到了璟婳跟前。

        “娘!”

        璟婳见着若音,就又喊了一声。

        如今一个月时间过去,璟婳这儿,终于在若音不断的悉心引导之下,已经能够在一看见若音的情况下,清晰地喊一声“娘”了。

        “嗳,我的璟婳!”

        若音现在,看着璟婳就觉得喜欢。

        粉嘟嘟软乎乎的,恨不得一直能抱着自己的女儿。

        就在这时。

        若音正抱着璟婳时,外头采桑就撩开帘子,禀报道:“侧福晋,夫人和舒穆禄格格来啦!”

        娘和表妹!

        若音忙抱着璟婳起身,道:“外头冷,快快迎了额娘和表妹进来吧!”

        今儿,便是之前胤禛答应了若音,要将那位举子李鱼带来,给舒穆禄晴茹和若音看看的日子呢。

        须臾。

        若音刚抱了璟婳回贵妃榻上,喜塔腊氏和舒穆禄晴茹就已经跟着采桑,跨过门槛进来了。

        “表姐!”

        舒穆禄晴茹一进屋,高兴极了,直接就想要往若音面前扑。

        只是。

        她这步子才刚刚踏出来呢,就被喜塔腊氏给拉住了。

        “晴茹!”

        喜塔腊氏笑着道:“你表姐还抱着孩子呢,咱们从外头进来,身上冷得很,待会儿要是过了寒气就不好了。”

        舒穆禄晴茹大概是没想过这些,听了喜塔腊氏的话以后,还稍微愣了愣。

        随即,舒穆禄晴茹反应过来,有点尴尬地就回到了门口的炭火盆旁边蹲了下来,伸手过去烘烤。

        舒穆禄晴茹看向喜塔腊氏,小声嘀咕道:“姨母,表姐人很好的,她不会介意的!”

        说完,舒穆禄晴茹回头看向若音,似乎是想要让若音肯定自己的话,偏偏,若音这个时候,正在喝茶。

        若音其实听见了舒穆禄晴茹的话。

        她觉得,舒穆禄晴茹年纪还小,不懂事也是有的。

        当然,现在碍着亲戚情分,在舒穆禄晴茹尚未做出太过分的事情之前,她也是愿意帮忙照拂几分的。

        她想要在京城说亲,若音也乐意帮着。

        就是——

        若真有什么别的心思,那这亲戚情分,若音可就顾不上了。

        璟婳还小。

        一身凉凉的过来,若音自己没什么,璟婳可受不住!

        很快,若音这儿,喝完了茶,正好喜塔腊氏就带着舒穆禄晴茹过来了。

        “若音。”

        喜塔腊氏见到若音,还是和往日里一样欢喜,她走过来坐在若音身边,就问道:“你近来好不好?”

        “表姐当然很好了!”

        不等若音回答,舒穆禄晴茹已经抢答道:“姨母你看表姐气色这么好,就知道表姐肯定过得很好啦!”

        舒穆禄晴茹说着,又拉过若音的手,问道:“表姐今天可有准备什么糕点吗?上回在表姐这里吃的雪花酥,可好吃了呢!”

        “我听说,这是宫里的点心吗?”

        “嗯。”

        若音点点头,道:“是之前在佟贵妃娘娘那里吃过,我觉得不错。贝勒爷瞧见了,就从宫里讨要了方子。”

        “让府里的厨子学着做了。”

        舒穆禄晴茹说完,正好桂嬷嬷那里就端了雪花酥过来,她便喜滋滋地拿起一块雪花酥,欢喜道:“表姐夫对表姐真好!”

        桂嬷嬷素来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也最重规矩礼仪,这会儿听舒穆禄晴茹称呼胤禛为“表姐夫”,实在是觉得不得体了些。

        “舒穆禄格格。”

        桂嬷嬷朗声道:“侧福晋都尚且要称呼四贝勒一声‘主子爷’或是‘贝勒爷’,舒穆禄格格这里,还是恭敬些,叫‘四贝勒’的好。”

        舒穆禄晴茹一听桂嬷嬷说自己,略微有点不服气,便看向若音,还伸手拉了拉若音的衣袖子。

        若音却不说话。

        她觉得,桂嬷嬷说得没错。

        舒穆禄晴茹从小在地方上长大,那地方上也没什么大官儿,她爹爹位置自然就高。

        她又是家里的嫡长女,身份尊贵,旁人见了她,那都是奉承着的,她也就养成了这么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

        且不说若音现在只是侧福晋,就算她是嫡福晋,舒穆禄晴茹与胤禛又不熟悉,这一声“姐夫”叫下来,实在是不妥当。

        舒穆禄晴茹这儿,大概是看着若音不帮自己,便有些不乐意了。

        她嘟囔道:“表姐,咱们做主子的在聊天。你都还没开口呢,你底下伺候的老婆子就先说话了!这是哪门子的规矩道理!”

        “跪下。”

        若音冷不丁开口,语气严肃冰冷,脸上的笑容也都已经完全收敛了起来。

        她这般,屋子里的人都吓了一跳,看孩子的两个奶娘也忙不迭低头侧身过去,根本不敢乱看。

        舒穆禄晴茹又愣住了。

        她呆呆地看向若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表姐。”

        若音却根本没有软下来的意思,继续道:“给桂嬷嬷磕头认错!”

        “侧福晋。”

        桂嬷嬷似乎也没想到若音会动气,便想着宽慰两句。

        若音却偏头,看向桂嬷嬷,道:“嬷嬷,是从前伺候过孝懿皇后的,之前也是前院贝勒爷身边的人。”

        “跟了我,本身就是受了委屈了。若是在我这里,你连体面都没有,那就真的是我的过失了。”

        若音说着,又看向了舒穆禄晴茹。

        舒穆禄晴茹咽了口唾沫,有点惊恐地就看了一眼桂嬷嬷。

        她是没想到,这看上去冗长脸的嬷嬷,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桂嬷嬷。”

        舒穆禄晴茹终究还是不甘心地跪了下来,朝着桂嬷嬷磕了一个头,就道:“是我不好,说错了话。”

        “还…还怠慢了您。”

        “无妨。”

        桂嬷嬷板着脸,深深地看了一眼舒穆禄晴茹,终究是没再说什么。

        若音也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看来,这舒穆禄晴茹的心性,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差啊。

        “额娘。”

        若音看向喜塔腊氏,便道:“回头年后,还是在府里请一个教规矩礼仪的嬷嬷回来管着晴茹吧。”

        “这里是京城,不是地方上。一点行差踏错,影响的就是整个家族!”

        若音字字铿锵,饶是舒穆禄晴茹心有不甘,喜塔腊氏那里却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