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43章 第一个和皇家和离的福晋

第143章 第一个和皇家和离的福晋

        夕阳西下。

        若音陪着佟贵妃在凉亭里喝完了茶,胤禛正好来了。

        昏黄的暖色光下,胤禛朝着若音过来时,身上像是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似的,看着就让人觉得无限温柔。

        “姨母!”

        胤禛对着佟贵妃拱了拱手,走过来,就拉住了若音的手。

        佟贵妃瞧见胤禛很高兴,便笑道:“你来啦,可惜天色晚了,不然还能叫你们留下吃顿饭呢。”

        “你呀,事情可都处理好了?”

        胤禛闻言颔首。

        佟贵妃听了,大约是安心了一些,便挥挥手道:“那就行了,先回去吧。倒是若音,往后得空,可以多进宫来瞧瞧我。”

        “是。”

        若音含笑应道:“这几日妾身摘了新鲜的桂花呢,等过几日做了桂花蜜和桂花酥便进宫来给娘娘吃!”

        佟贵妃一听乐了,笑着直点头。

        离宫时,若音和胤禛手牵手走在宫道上,便忍不住问道:“董鄂氏那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你是不知道,她今天还来找我了,带着荣妃一起的。”

        “也真是可怜了荣妃,摊上这么一个儿媳妇,董鄂氏竟然还没把事情给她说,她就这么过来了。”

        “我说出事实的时候,荣妃都愣住了。她们后来回去,我看荣妃脸色铁青,后来荣妃那里,可有再做什么吗?”

        胤禛闻言,点了点头。

        他道:“算算时辰,应该是荣妃从你那里离开以后没多久,就来了乾清宫。不过这次,她和董鄂氏,是脱簪待罪来的。”

        胤禛说到这儿,也不免摇了摇头。

        荣妃,不愧是最早被孝庄皇后选中伺候康熙爷的人,这种魄力,临到关键时刻的做法,还真是有些本事的。

        脱簪待罪,是古代后妃犯下重大过错请罪时的礼节。

        一般会摘去簪珥珠饰,散开头发,脱去华贵衣物换着素服,下跪求恕。

        若音听得有点紧张,忍不住就问道:“那皇上那儿呢?最后这件事,是怎么处理的?”

        董鄂氏犯下如此大罪,就算是为了皇家声誉,她肯定也好不了!

        “她?”

        胤禛忽而冷笑一声,就道:“她一直仗着的,就是自己三福晋,和身为都统之女的身份罢了。”

        “如今这两个,她可都没有了。”

        什么?

        若音心头猛地一紧,忙让胤禛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康熙爷一开始龙颜震怒,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董鄂氏肯定是不配再做皇室儿媳的。

        只要将她赐死,再对外公布董鄂氏忽然暴毙,便最合适的处理方式了。

        然而,荣妃却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她小心陈情,说了一些董鄂家这些年为朝廷做的事情,并且这时,董鄂氏的阿玛也来了乾清宫,苦苦求情。

        他和当初费扬古的做法一样。

        选择放弃了自己的官职,从此收敛锋芒,只求保住女儿的一条性命。

        这下,康熙爷有些为难了。

        让董鄂氏活着,不是难事。

        只是,董鄂氏不配再做皇家儿媳,休妻却也是不成的。

        大清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皇阿哥休妻的先例,董鄂氏要是成了这个先例,百姓们定然会议论纷纷。

        毕竟董鄂氏做的事对外无法公布,贸贸然休妻,容易让人觉得,怕不是皇室仗势欺人什么的。

        届时,再要保住皇室声誉,董鄂氏干的那些蠢事,怕是就都会被知道了。

        最后。

        两相商议,胤禛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法子,和离。

        康熙爷那里主动下一道圣旨,让胤祉与董鄂氏和离,董鄂氏所生育的子女自然是归皇家所有。

        而董鄂氏自己,也将回到董鄂家。

        对外的说法也很简单,便是两人实在是相处不下去就行了,民间和离,大多也都是这个理由。

        至于以后再行婚配?

        胤祉兴许可以,但董鄂氏铁定是不可能的!

        事情,便就差不多这么解决了。

        皇室和董鄂家的颜面都顾全了,同时董鄂氏犯的罪本就不至于要她的命,没有赐死,便也不算矫枉过正。

        若音听完,也颇有些震惊。

        但——

        两害相权取其轻,眼下赐死不行,又有董鄂大人苦苦哀求,康熙爷为了不寒老臣的心,也只能这么做了。

        “和离。”

        若音歪着脑袋想了想,便道:“能和离,其实也算是便宜了董鄂氏了。她这么蠢,干了这么多坏事,竟然还能有自己的亲阿玛护着!”

        若音说完,咬咬牙,觉得不是很甘心。

        胤禛那里听了,却拉过若音的手,轻轻地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然后道:“这也不尽然。”

        “嗯?”

        若音不解,问道:“为什么?”

        “这个简单。”

        胤禛笑吟吟解释道:“董鄂氏都三十几了,这般和离回家,势必是要在自个儿娘家里住一辈子的。”

        “她上头可是有三个哥哥,才得了她这么一个女儿的,这董鄂大人护着她,也是因为这个。”

        “如今,董鄂氏干了蠢事,害得董鄂大人丢了都统的官职,甚至董鄂氏一族都会因为她受到影响。”

        “她自己也就罢了,皇阿玛准许她带着当初的嫁妆回家。可是,回家以后呢?”

        “她阿玛又不能时时刻刻护着她,她家里那些嫂嫂们但凡有一个看不惯她的,她在后宅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若音听胤禛说到这里,一下子就明白了。

        董鄂氏牵连全族,和离回娘家过日子,若是她是个好的,受了委屈回去,娘家人都心疼她也就罢了。

        偏偏,她是个坏的。

        干了蠢事,连累家人,家中但凡有个掌权的嫂嫂看她不顺眼的,往后她在后宅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从前,她是一家主母,高高在上的三福晋。

        往后,寄人篱下,看旁人眼色过日子,这对她来说,可不是苦不堪言吗?

        “也是。”

        若音莞尔一笑,亲昵地挽过了胤禛的手,就道:“还是主子爷想事情通透,就连她家里的事情都打听好了。”

        “如此想来,她以后日子不好过,我也就放心了。”

        若音也不会遮掩自己的心思。

        她就是不喜欢董鄂氏。

        谁让她这么讨厌,做了这么多恶心自己的事情呢?

        若音和胤禛一路说着,转眼就要到宫门口了。

        这时,若音就在宫门口,看见了两个熟悉的人影。

        竟是和妃,与胤祥。

        自从和妃将胤祥接到膝下去教养以后,胤禛后来见了胤祥几次,都发觉胤祥无论是读书还是礼仪上,进步都是很大的。

        可见,和妃照顾胤祥是十分尽心尽力的。

        这会儿。

        “四哥,小四嫂!”

        胤祥见到若音和胤禛,却是最兴奋的那一个,他喊着,直接就冲了上来,扑进了胤禛的怀里。

        “四哥,我都有日子没看见你了呢!最近国子监的课业忙,我也没空去找你。”

        胤祥抱着胤禛,高高兴兴道:“正好,今天听和娘娘说,你和小四嫂进宫来了,我就在宫门口等着你!”

        胤祥等了有一刻钟多了。

        左顾右盼的,就怕和胤禛错过了。

        和妃在旁,听见胤祥的话,也忍不住笑了,她道:“这孩子,我是劝不住的。还好如今太阳下山了,不然在日头下等着,可要遭罪。”

        和妃是打趣着说的。

        若音也听得出来,和妃颇有些感慨,胤祥这份心意的。

        是呀。

        胤祥,一直都是很敬重自己的四哥的,他这般对待胤禛,也是一份赤子之心的体现了。

        “胤祥。”

        胤禛也很动容,他伸手,摸了摸胤祥的脑袋,就道:“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也先早点回去用晚膳吧。”

        “你和娘娘待你很好,你可得记得,好好孝敬她,知道吗?”

        “我知道的。”

        胤祥认真点点头,放开了胤禛,眼里还有些舍不得。

        若音看出这份舍不得来,便道:“没事的。再过几日,也到国子监休息的时候了,那天我在家里做好吃的。”

        “胤祥,你要是想你四哥了,过来就是了,好吗?”

        “好!”

        胤祥用力答应,这才跟和妃一起离开了。

        当天晚上。

        若音和胤禛回府的时候,康熙爷的旨意就已经送到三贝勒府上去了。

        同时。

        这个消息,在京城的大街小巷上,也都传遍了。

        夜里。

        若音正抱着璟婳,想要教一教璟婳扶着墙走路的时候,桂嬷嬷便进来回禀消息了。

        “侧福晋。”

        桂嬷嬷郑重道:“庄子那边,孙庄头被抓起来以后,借了印子钱的那些票据,都已经由朝廷的人接手管理了。”

        “被骗借钱的借据,都被烧掉了。剩下的那些,也都会酌情处理的。”

        “倒是那刘王氏一家,很是感激侧福晋您,差人送了好些麦子谷子,玉米还有鸡鸭什么的过来给您呢。”

        “奴婢也实在是不好拒绝,就收下,拿到咱们小厨房了。”

        若音一听,便道:“他们这些佃户,种点儿东西也不容易,嬷嬷你这里得空,还是帮帮刘王氏一家吧。”

        “她把吃的都给了我,要是后面缺了口粮就不好了。”

        桂嬷嬷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便道:“侧福晋放心,奴婢塞了一枚碎银子给她。她家省着点儿用,到年节上的花销,都是够了的。”

        “那就行。”

        若音莞尔一笑,又问起了董鄂氏的事儿。

        桂嬷嬷一听这个,也笑了,道:“她?明儿一早,就要收拾东西回娘家了,侧福晋,可要去瞧瞧?”

        明早呀,还真快。

        若音觉得挺有意思的,便道:“行。痛打落水狗的事情,我也想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