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33章 三贝勒亲自上门

第133章 三贝勒亲自上门

        若音抬脚出去,发现在哭的那个,是弘晴。

        弘晴与弘曜虽说是一对双胞胎,但模样上还是略微有些不同的。

        例如哥哥弘晴,五官挺立一些,模样上与胤禛更为相似,而弘曜看着,则柔和了些,眉毛也更淡,与觉禅琪歌更像。

        “孩子怎么哭了?”

        若音听见哭声,朝着那个奶娘就走了过去。

        奶娘也正抱着孩子在哄呢,见若音过来,也忙服身行礼,解释道:“奴婢也不知道,四阿哥在来的路上就哭了,这…”

        “什么叫你也不知道?”

        若音一下子就生气了,她斥责道:“四阿哥是皇嗣,年纪又小,正是要小心照顾着的时候!”

        “小孩子哭,无非就是饿了或是尿了,或是身上哪里不舒服。在路上哭,就该先抱回去看看情况才是,怎的还带过来了?”

        眼下又是秋日。

        这一大早还有露水呢,就这般不仔细!

        觉禅琪歌这时候听了,也转头对着那奶娘吩咐道:“先带四阿哥去厢房瞧瞧吧。”

        “是。”

        奶娘唯唯诺诺应了,心里也有点委屈,便抱着孩子去了。

        若音这时候,才瞧了一眼觉禅琪歌。

        她眼神淡淡的,像是心思根本就不在这里似的。

        看着她这样,若音也不免心头有些酸涩,拉了觉禅琪歌,才道:“走吧,你先跟我进屋来。”

        “是。”

        须臾。

        屋内,若音和觉禅琪歌都坐定了,桂嬷嬷那儿奉了茶水过来,若音这才问道:“你照顾两个阿哥,可还习惯吗?”

        “我瞧着,弘曜你养得倒还不错,白白胖胖的。怎的弘晴那里,却疏忽了?”

        “侧福晋。”

        觉禅琪歌叹了口气,眼里闪过一丝哀怨,道:“您让我养着弘晴,可我每每瞧着弘晴,都会想起乌拉那拉氏!”

        “想起这个孩子,曾在她跟前养过一阵子,我这心里,就有些疙瘩。”

        “大抵,奶娘那里也是看着我对四阿哥不上心,贝勒爷那儿也甚少来看看他,所以这才跟着疏忽了吧。”

        觉禅琪歌其实什么都明白。

        她也知道,这样下去对弘晴不好,只是心里的芥蒂一直都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孩子了。

        这两个孩子,本就不是她想有的。

        当初生下来,想的也是找机会对付乌拉那拉氏,如今乌拉那拉氏已然倒了。

        觉禅琪歌竟是都不知道,自己活下去的动力是什么了。

        若音这儿,听觉禅琪歌说完,心里也不免有些五味陈杂。

        “琪歌。”

        过了好一会儿,若音才道:“早先我便说过,人活一辈子,日子都是自己的。既然来到这世上,就尽量让自己过得舒心些。”

        “只是,你的孩子,若是你自己都不疼爱,旁人怕是也不会重视他们。孩子于父母而言,也是一种责任呀。”

        “责任?”

        觉禅琪歌听见这两个字,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嘴角就浮现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来。

        “他们把我生下来,何曾想过责任呢?怕是满心,都只剩下利用罢了!”

        觉禅琪歌想起了她的阿玛额娘。

        她只知为人子女,活在那样的人家的苦痛,却不知道,为人父母时,她到底应该怎样去做。

        若音忽然有点心酸。

        觉禅琪歌的原生家庭给她带来的伤害,的确是太大了些,就连她的青梅竹马,后来都因为四贝勒府的权势,而放弃了她。

        她大抵,从不知什么才是被爱。

        “琪歌。”

        若音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弘晴与弘曜毕竟是你的孩子,你若实在心里有芥蒂,我帮你照看一下他们也无妨。”

        “只是,我盼着,你也能想开一些才好。”

        觉禅琪歌点了点头。

        她看向若音,忽然就笑了,道:“侧福晋说的是,日子是自己的,好与不好都得过。妾身自己都已经这样了,自然也不希望这世上再多两个可怜人。”

        “他俩,是无辜的。只是,妾身精力也实在是有限,弘晴这里,还望侧福晋能不嫌弃。”

        道理觉禅琪歌都明白,只是做起来,困难些。

        若音听觉禅琪歌这么说,终究还是答应了。

        没多久。

        觉禅琪歌那边,奶娘抱着弘晴就过来了,他这会儿倒是不哭了,就是小脸看着还有点红,可怜兮兮的。

        “奴婢见过侧福晋。”

        奶娘进屋,小心翼翼地就对着若音拜了拜。

        若音拿起手边上的茶盏,也不喊这奶娘起来,缓缓喝了一小口茶以后,这才抬眸看了一眼这奶娘。

        奶娘眼里满是小心,一副怕若音责怪的模样。

        若音却想起,先前瞧见她抱着弘晴时,弘晴在那哭,这奶娘的眼里,是闪过了一丝不耐烦的。

        “你就是刘妈妈?”

        若音看向她,问道:“先前四阿哥为何哭泣?可弄清楚了?”

        刘妈妈愣了愣,大概是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小孩子,总是会莫名其妙哭泣的,这…方才兴许只是被抱得不舒服了。”

        “兴许?”

        若音皱了皱眉,反问道:“我方才,已经说过了。这四阿哥是皇嗣,要小心对待,你一句兴许,连状况都没搞清楚。”

        “可见,你这平日里照顾四阿哥,也并不尽心尽责!”

        “奴婢该死!”

        刘妈妈立即磕头认错,可惜,已经晚了。

        若音早打听过这位伺候弘晴的刘妈妈了,先前乌拉那拉氏还在的时候,用的就是她,后头到了觉禅琪歌院子里。

        一开始,觉禅琪歌不想让乌拉那拉氏的人继续伺候着,便换了奶娘。

        可谁曾想,换人后弘晴那里不习惯,不好好吃奶,整日哭闹,她后来也没法子,只得换了回来。

        若音回府后,也让桂嬷嬷那儿打听调查过了。

        知晓这个刘妈妈是个有心思的,怕是故意做的这一切,为的就是要一直将弘晴给把持住。

        若音最讨厌奴大欺主的。

        今日,也不管那么多,先除了再说。

        这会儿。

        刘妈妈无论怎么继续磕头,若音都是不肯搭理的了,最后挥挥手,便打发了。

        “桂嬷嬷。”

        若音心头一凛,道:“回头传我的话,府里伺候诸位阿哥的,必定小心谨慎,一点儿差错都不能有。”

        “要是还敢像刘妈妈这样不尽心,下回可就不仅仅只是被打发出府这么简单了!”

        “是。”

        桂嬷嬷那儿应了,就去传话,顺便张罗送走刘妈妈,安排一个新的奶娘进府的事情了。

        屋内。

        若音靠在贵妃榻上,瞧见桂嬷嬷离开了,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浊气。

        采桑那儿,很快端着一盘子点心过来了。

        “侧福晋吃点儿点心吧,甜甜的,味道可好了呢,可别因为底下的这些人,气坏了身子!”

        采桑说着,又帮若音泡茶。

        若音转头一看这盘子点心,就知道是城东李记点心铺的出品,是她最喜欢的,吃了一块后,果然心情舒畅了许多。

        “无论府里府外,总有糟心的事情,我这想抱着璟婳,带着小橘在院子里看看菊花,赏景都不成。”

        若音叹了口气,刚准备休息休息,忽然外头,和公公就过来了。

        “侧福晋。”

        和公公脸色严肃,进屋后,便禀报道:“方才门房那边传消息过来,说是三贝勒来咱们府了。”

        “眼下,这贝勒爷又不在府里,您瞧,这…”

        三贝勒?

        他来做什么?

        董鄂氏落水后,听说又受了风寒,他按理来说,不是应该在三贝勒府里,陪着董鄂氏吗?

        更何况,今儿还是要去衙门的日子!

        若音心中有些疑虑,看向和公公,便问道:“他可曾说明来意?”

        和公公摇头,也显得无奈。

        人家是主子,不肯说,他也没法子强行问呀!

        “…”

        若音默了默,只得心头一凛,道:“我先去前院瞧瞧吧,到底是个贝勒爷,主人家不去接待,总不像话。”

        但愿,这好脾性的三贝勒,不是上门来找麻烦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