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29章 就凭你也好意思指导我?

第129章 就凭你也好意思指导我?

        若音忽然低眉顺眼,董鄂氏心里闪过了一丝不妥当。

        只是。

        话都说出口了,她现在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骑虎难下了。

        须臾。

        小丫鬟在董鄂氏面前摆好了琴,董鄂氏拨弄琴弦调了一下弦音以后,就开始弹了起来。

        这是《流水》中的下半阙,董鄂氏最拿手的曲子,她信手拈来,越弹,信心越是充足了起来。

        今儿,她手感很好,弹得竟是比以往都要好!

        一曲终了。

        在场的人纷纷有些沉醉,就连一侧若音本来是要喝茶的,茶杯都拿到手上了,却忘了要喝。

        董鄂氏的确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都说琴音能够反应出一个人的心境,这会儿若音听着董鄂氏的琴声,便觉得她这人,的确是太喜欢拔尖出头了些。

        她的指法没有错,琴也是好琴,弹出来的曲子悦耳动听,就是少了几分《流水》该有的婉转惆怅。

        多了几分,她想要表现出来的张扬。

        “音侧福晋。”

        董鄂氏弹完了琴,取下手上的护甲,看向若音,笑吟吟问道:“你怎的将茶杯都捧在手上了?”

        “我刚刚那一首,可还过得去?”

        “三福晋说笑了。”

        若音回过神来,知道董鄂氏这是到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来了,便道:“你这一手琴艺,在京中,能及得上的,怕是也不多。”

        董鄂氏听见若音吹捧,更加显得得意,便骄傲道:“那可不?倒是音侧福晋你,若是实在觉得与我有些差距,不弹也没什么。”

        “我这珠玉在前的,怕你觉得不好意思。”

        ?

        真要怕她觉得不好意思,还在这儿调侃?

        若音忍住想要对董鄂氏翻白眼的冲动,却道:“无妨。方才既然都说了,希望福晋您指点一二,自然也是要弹的。”

        “就是今日过来,我也不如三福晋您这般准备充足,怕是要劳烦大福晋了。我听说,大福晋这儿,有一把好琴?”

        “是。”

        伊尔根觉罗氏闻言,忙道:“是惠妃娘娘赏赐的。娘娘年轻时,也爱弹琴,而后弹得少了,便把琴给了我。”

        “说来,那也是皇上赏赐的呢,音色极佳。就是我这技艺不佳,便也就没怎么拿出来献丑。”

        “大福晋谦虚了。”

        若音闻言,便道:“若是大福晋您不介意,不知可否拿来给我试试手?三福晋既是珠玉在前,我这要是手艺太差,难免让人笑话。”

        “与其如此,但求能用一把好一些的琴,稍稍弥补一些了。”

        若音这话说得谦虚。

        一旁,董鄂氏那里听了,只当若音真没真才实学呢,忍不住就拿了帕子遮住嘴巴,笑道:“音侧福晋这话可就错了。”

        “要是真弹得不好呀,怕是再好的琴,都难以弥补呢,要我说——”

        董鄂氏那里话都还没说完,若音却忽然转头,瞧了董鄂氏一眼。

        “三福晋急什么呢?”

        若音表情平淡,道:“左右,说要比弹琴的是你。我这儿既然应承了,你稍微等等也就是了。”

        “何至于,一直揪着不放呢?再者,三福晋的琴声是好。只是——我方才也说了,能及得上你的人不多。”

        “你怎么就知道,这‘不多’的人里头,没有我呢?”

        董鄂氏愣了愣。

        她差点没反应过来,若音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她竟然?

        若音却没再搭理董鄂氏,因为伊尔根觉罗氏那里,已经让自己的小丫鬟将琴给抬了过来。

        若音索性就坐到了桌台前,也跟着拨弄了一下琴弦,然后就准备着,和董鄂氏一样,弹一曲《流水》了。

        《高山》《流水》乃是学琴的人的必修课之一,若音当然也是会的。

        而且,她就是故意要和董鄂氏弹一样的曲子,好让董鄂氏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若音这里,指尖才刚刚触碰上琴弦,拨弄了几个音以后,在场的人便就纷纷侧目,望了过来。

        即使是十福晋出身蒙古,原不懂琴艺,却也听得出来,这四贝勒的侧福晋,弹的曲子,和三福晋刚刚弹的,那是一模一样的呢。

        这…

        莫不是故意的?

        果不其然。

        此时此刻,董鄂氏听清楚了若音弹的竟然是她刚刚弹过的那半阙曲子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

        紧跟着。

        当她越听越多,发觉若音这弹曲子的技艺竟然不比她差,甚至这琴声当中似乎还蕴含着一种似有似无情致在里头。

        显然,在意境上面,是完胜了她的。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董鄂氏那里,脸色就彻彻底底难看了下来。

        该死!

        她竟然,被索绰罗若音给套路了?

        若音这儿,此刻醉心于琴当中,倒是没有瞧见众人的神色。

        须臾。

        一曲终了,若音抬眸看着董鄂氏怒火中烧的眼神,已是明白了一件事情。

        董鄂氏自个儿都听出来,若音这弹琴的手艺,是比她厉害的!

        “哼。”

        董鄂氏盯着若音,冷笑一声就道:“音侧福晋倒是好本事呢。刚刚我提起琴棋书画的时候,你一副小心翼翼不敢应承的样子。”

        “实际上,却是早就有招数等着我了?倒是我眼拙,还真信了你的鬼话!”

        什么珠玉在前?

        现在看来,她董鄂氏,竟然是做了那“抛砖引玉”的事情了!

        她都要气死了!

        “三福晋这话,倒叫我听不懂了。”

        若音偏头看向董鄂氏,露出一脸无辜的样子来,就反问道:“方才,分明是三福晋你,说是想要指点指点我的。”

        “我这儿,也不过是赶鸭子上架而已,哪儿算得上是早有招数呢?”

        “要真说早有招数的,那不也应该是三福晋您自己吗?连琴都准备好了,我这儿,可是什么都没有的呢。”

        若音每句话都说得在理,且的确是董鄂氏那里说过的。

        此时。

        董鄂氏自己挑起的由头,结果到最后来她反而不如若音,一张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紫的,真是好看极了。

        若音神清气爽。

        这会儿,也就顺势回到了自己刚刚坐的地方,将方才还没来得及喝完的那一杯茶,给慢慢喝完了。

        喝完了茶,若音抬头瞧见董鄂氏那里竟然还看着自己,忍不住对着董鄂氏,又笑了笑。

        “我这脸上可是有什么花不成?怎的三福晋,还看着我呢?”

        若音问完,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来,想起什么,问道:“说来,三福晋说指点我,我这都洗耳恭听了,三福晋,您说吧!”

        董鄂氏咬着牙,说不出话。

        她都快气死了!

        偏偏,今儿是大福晋的生辰,她要是当场咆哮,这传出去了,她母妃荣妃知道了,指不定还怎么责骂她呢。

        “没什么好指教的!”

        董鄂氏肚子里憋了一口气,最后只得硬生生地忍下去,然后对着若音,道:“你这琴艺,连我都是比不上的。”

        “嗯。”

        若音听了,慢条斯理地点了点头,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只是,她悄悄的,还是对着董鄂氏翻了个白眼。

        这白眼落在董鄂氏那里,就好像在说:“就凭你,也配指点我?”

        伊尔根觉罗氏这会儿,眼看着气氛有点不对,生怕妯娌之间的真的闹腾起来,她这个主人家,也不好收拾。

        “好了。”

        伊尔根觉罗氏忙笑道:“今日我这府里,还请了戏班子过来。大家若是不嫌弃,就随我去戏楼那里听戏吧!”

        “这喝茶说话的,也疲惫了。”

        伊尔根觉罗氏既然都开口了,众人自然也乐意卖她一个面子。

        尤其是董鄂氏,这地方她是真待不下去了,索性匆匆忙忙起身,跟着伊尔根觉罗氏,就往戏楼那边去了。

        若音则是走得慢了些。

        她心中,有些惊讶。

        戏楼呢。

        这直郡王府,当真是阔绰无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