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25章 姨母和表妹来贝勒府

第125章 姨母和表妹来贝勒府

        小半月后。

        眼瞅着过了中秋,几场雨下来后,京城也凉了下来。

        这天。

        若音抱着璟婳正在院子里赏菊时,外头采桑过来禀报,说是若音的额娘喜塔腊氏,已是带着若音的姨母和表妹过来了。

        “来了?”

        若音盘算着日子,记得额娘跟自己提起的还真就差不多是这几日,便道:“快迎了她们进来吧!”

        “小厨房那边早让人准备了秋梨膏。这秋日看似秋高气爽,实则也有些干燥,快让小桃拿一些过来,给额娘润润喉咙。”

        若音正笑着说完,外头喜塔腊氏已经到了。

        在她身后跟着的,是另一位妇人,和若音额娘容貌有着四五分相似,再后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梳着旗头,走路时规规矩矩,小心谨慎,眼里却又掩盖不住对着贝勒府的好奇。

        “额娘,姨母,表妹!”

        若音见着亲人,忙过去了。

        “侧福晋!”

        喜塔腊氏也有好长一阵子没瞧见若音了,这会儿见了女儿,也是眼眶红润着就走了过来。

        来时,还将手里捧着的盒子递给了若音,道:“这是京城时兴的糕点,来时瞧见买的人可多了,想着你喜欢甜的,也买了些给你。”

        若音一瞧手里精致的攒盒,不免有些感动。

        儿女都是爹娘的心头宝,她额娘总是这么惦记着她的。

        “多谢额娘。”

        若音这儿谢过,又让姨母和表妹赶紧进屋。

        进屋后,原先还颇有些局促的姨母和表妹,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神色舒缓了许多。

        若音的姨母,比喜塔腊氏大个两岁多,嫁给的是若音爹爹那一榜的进士,姓舒穆禄氏,说来他俩也都是同窗。

        不过嘛。

        对方门第差些,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争取功名,如今回京,预备着再外放的,是从五品的官儿。

        都说天子脚下七品官,从五品,是低了些。

        “表姐这里真好看。”

        舒穆禄表妹进屋多瞧了几眼,小声就道:“我还听说,贝勒府里现在就属表姐最得宠了。”

        “表姐日子一定过得很好,我真羡慕!”

        “别胡说!”

        喜塔腊姨妈那儿,听自个儿女儿张口闭口在说贝勒府内宅的事儿,皱了皱眉,就道:“这是贝勒府。”

        “不是咱们自己家,谨言慎行些才是。”

        舒穆禄表妹听了,噘了噘嘴,反倒是拉起了若音的手,低声道:“小时候我和表姐也是经常在一起玩的。”

        “今天说的,也都是体己话,表姐一定不会放在心上的。”

        舒穆禄表妹说着,又拉了拉若音,撒娇问道:“表姐,你说是不是?”

        若音闻言,偏头瞧了一眼舒穆禄表妹。

        她笑得娇憨,眼神倒有那么几分真切,就是自个儿小时候的事情,若音实在是不大记得了。

        这会儿…

        瞧着额娘看着她们一家子和睦的样子十分高兴,若音也不想扫兴,便道:“是。今日一见表妹,我也喜欢得紧。”

        “就是!”

        舒穆禄表妹一听更高兴了,又拉着若音问东问西的。

        基本上,也就是想知道,这京城官宦人家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临近晌午时。

        按照规矩,若音额娘她们也该离去了,舒穆禄表妹依依不舍,拉着若音不想离开,还问道:“下回我还能来么?”

        “阿茹!”

        喜塔腊姨妈那儿,听舒穆禄表妹这么说,便叫了她一声。

        阿茹,是她的名字,她叫舒穆禄晴茹,听上去名字还挺温柔的。

        “女儿失言了。”

        舒穆禄晴茹这会儿,见喜塔腊姨妈真的不高兴了,也只得垂了垂头,道:“我知道,按规矩,要来贝勒府,还要贝勒爷同意才行。”

        “就是,四贝勒疼爱表姐,想必表姐说什么,四贝勒都会答应的。”

        若音默了默。

        她今儿一直在小心瞧着自个儿这位表妹呢。

        她这位表妹,看似天真活泼,甚至有些口无遮拦,可实际上,明里暗里好像对世家大族的生活,格外感兴趣。

        看来,见识过贝勒府的华贵后,她心里已然有了些小九九了。

        若音意识到这些,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早前,若音也跟胤禛提过,这表妹要在京城物色人家的事儿,胤禛也答应,介绍一些底下的门生过来。

        现在若音瞧着,胤禛介绍来的那些人,舒穆禄晴茹可未必看得上。

        想到这,若音也收敛神色,看向自个儿额娘,道:“贝勒府规矩严。即使是贝勒爷自己,都是小心的。”

        “再者,贝勒爷在京中素有铁面无私的评价。这来贝勒府的事儿,往后还得从长计议才好呢。”

        舒穆禄晴茹闻言略微睁了睁眼睛,最后到底没再说什么了。

        小半刻钟后。

        若音这儿,送了额娘离开,这才松了口气。

        桂嬷嬷在旁陪着,忍不住就问道:“见侧福晋愁眉不展,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吗?因为舒穆禄姑娘?”

        “嗯。”

        若音轻轻答应,道:“她看着天真活泼,却也是个有心思的,恋慕贝勒府繁华,对我也都是小心奉承的。”

        “就我额娘不善内闱的那些事,对她心思不大明白,我却透彻得很。”

        桂嬷嬷见若音心中了然,也稍稍放心了些,就道:“侧福晋心里有数就好了。大不了,就当是上门打秋风的亲戚。”

        “明面上过得去,也就成了。再多的,不搭理便是。”

        “再者,侧福晋额娘心细您,她必然明白,旁人怎的都是及不上自个儿亲女儿的,也就拎得清了。”

        若音点了点头。

        桂嬷嬷看问题透彻,往后这舒穆禄晴茹再上门来,倒是可以找桂嬷嬷再参详一下就是了。

        “对了。”

        若音又想起什么来,道:“额娘那儿送来好几个大攒盒呢,里头点心多,我怕放得坏了。”

        “待会儿咱们回去,给院子里伺候的人都分一些下去吧,还有前院,贝勒爷那里,苏公公那儿,也都送些过去。”

        这天傍晚。

        苏培盛陪着胤禛回府,正累得准备回去休息呢,就见小桃喜滋滋地提着好几个食盒就过来了。

        苏培盛看见这么几个食盒,心中了然,心情都好了许多,忙不迭迎了上去,问道:“小桃姑娘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这是给公公和贝勒爷的。”

        小桃笑着,将食盒悉数交给苏培盛,道:“今儿侧福晋额娘过来,带了好几大个攒盒呢,也吃不完,就给大家分享。”

        太好了!

        苏培盛正饿呢。

        想着早点劝了贝勒爷去陪侧福晋用晚膳,他也能赶紧自己去吃饭,不曾想,小桃倒是正好送东西来了。

        侧福晋人真好!

        苏培盛心中感动,正要接过食盒开口谢过小桃,身侧却忽然走过来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