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22章 对耿格格的试探

第122章 对耿格格的试探

        废弃的小院外。

        若音离开时,乌拉那拉氏那里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桂嬷嬷跟在若音身侧,这会儿也往院子里头瞧了一眼,问道:“这往后,她应该不会继续吵闹了吧?”

        若音半歪着头,想了想,道:“应该不会吧。本来我也只是试试,不曾想,这冷心冷情的乌拉那拉氏,还有真在意的。”

        费扬古能为了女儿,舍弃功名利禄,连步兵统领都不做了。

        如今,乌拉那拉氏倒是也为了自个儿阿玛,在大骂了若音一声以后,也跟着不吭声了。

        看来,往后她应该是会安安静静的。

        只是…

        若音想起了另一件事。

        “刚刚在里头,我问她关于宋格格的事儿,我的事儿,还有当初觉禅琪歌的事儿,她都承认了。”

        若音疑惑着问道:“倒是后来弘昀的事儿,她说不是她。可那时,我们分明查清楚了,弘昀的东西里头,被人加了柳絮。”

        “若不是她,又是谁呢?”

        还有弘历因为蜜粉而过敏起疹子的事情,现在看来,如果也不是乌拉那拉氏,那会是耿格格吗?

        若音偶尔也看过几次弘历。

        她一直觉得,钮祜禄格格和耿格格两个,的确是打心眼里疼爱弘历的。

        就连钮祜禄氏怀着弘历时,耿格格那儿生怕若音对她们不利,甚至还亲自上门来,求若音让刘太医给弘历保胎呢。

        耿格格,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没认?”

        桂嬷嬷那儿,听了若音的话,也显得有些疑惑,嘀咕道:“这么多事情,她都认了。缺这一件两件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若音颔首,也是这么想的。

        她心里还在怀疑着耿格格,便对桂嬷嬷道:“咱先不想这个了,这些事,如今也差不多了了。”

        “弘历那,我还想去看看。他若是好全了,到时也能跟着咱们一起回京。”

        “是。”桂嬷嬷应了,就随着若音一起,往钮祜禄格格那儿去了。

        钮祜禄格格处。

        若音和桂嬷嬷过来时,她正和耿格格抱了弘历,在院子里晒太阳。

        看见这样的场景,若音就不免伸手拦了拦桂嬷嬷,道:“等等。”

        她想瞧瞧。

        只见钮祜禄格格怀里抱着弘历,三人正蹲在院子里的一丛月季花旁边,弘历对鲜艳的花儿非常感兴趣,正笑呵呵的。

        花儿边上,还有蝴蝶和蜜蜂。

        耿格格瞧见了,便道:“姐姐当小心一些呢,还有蜜蜂,仔细待会儿叮着咱们弘历了,可得离远点。”

        钮祜禄格格一看也是,就道:“是,还是你仔细一些。自打有了弘历以后呀,多亏了你帮我,不然——”

        “没事。”

        耿格格亲厚地搭上了钮祜禄格格的手,就道:“你我一同入府,这情分本就不一般。互相照应,是应该的。”

        若音瞧了一会儿,就拉了拉手边上的桂嬷嬷。

        “嬷嬷,您怎么瞧?我看着,这耿格格对钮祜禄格格,倒像是挺情真意切的,眼里疼弘历的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桂嬷嬷不可置否。

        她也细细瞧了一会儿,这才道:“奴婢和侧福晋想的一样。她看上去,对钮祜禄格格是真心的。”

        “不过,这也不能代表,六阿哥起疹子的事情,与她无关。”

        “哦?”

        若音挑眉,看向桂嬷嬷,问道:“此话何解?”

        桂嬷嬷想了想,解释道:“钮祜禄格格与耿格格,在府里境况不算很好。前头,有福晋的打压,她俩小心翼翼过日子。”

        “后头,虽说有侧福晋您与福晋抗衡,她俩得以喘息,可毕竟不得宠。好不容易有了孩子,自然是唯一的依靠。”

        “若是能借着此番的事情,助您扳倒了福晋。一则少了一个欺负他们的人,二来也算向您投诚,这将来的日子,肯定也会好过不少。”

        “拿亲子冒险,这种事,奴婢从前在宫里,也瞧过。”

        再者。

        弘历身上过敏的疹子,只是看起来吓人,实际上并不厉害。

        涂药,慢慢也就好了。

        若音沉默了一会儿,终究只道:“走吧,先去瞧瞧。”

        走到前头,若音装出一副刚来的样子,饶有兴趣地就问道:“钮祜禄姐姐,耿姐姐。你们俩,聊什么这么开心?”

        耿格格闻言,抬眸爽朗一笑,就解释道:“在说弘历这疹子差不多好了呢。真是多亏了侧福晋,让刘太医过来给他诊治。”

        “言重了。”

        若音闻言一笑,决定试探,便又露出不解的神色来,道:“说来,方才我去见了福晋,问起弘历的事儿。”

        “她倒是矢口否认,说她不曾用过蜜粉这一类的东西来害弘历。”

        “这…”

        耿格格脸上只闪过一丝尴尬,也再没什么异样,便道:“她那人一向不就是这样么?惯喜欢把罪责往旁人身上推的。”

        “侧福晋,您别搭理她也就是了。”

        “嗯。”

        若音含笑答应,又和钮祜禄格格还有耿格格稍微寒暄了两句以后,这才说还有别的事情,就先回去了。

        屋子里。

        若音前脚进了屋,后脚就看向桂嬷嬷,问道:“您方才,可瞧出什么端倪来了?”

        桂嬷嬷摇头,道:“耿格格兴许真是无辜的,不然的话,那做戏的本事,也实在是太厉害了些。”

        “若真是如此,就不知道,钮祜禄格格有没有参与其中了。”

        钮祜禄格格不善言辞。

        方才若音过去,基本上都是耿格格在跟她说话,这钮祜禄格格要也真是个有心思的人,那若音才真的是要小心提防着了。

        “嗯…”

        若音琢磨了一下,就道:“今日我既是试探了她,兴许她坐不住了,也怕福晋那儿真与我说了什么。”

        “这样吧,嬷嬷。回头你也盯着福晋那儿一点,要是她们那边的人跟福晋接触,回头就跟我说,也不要打草惊蛇。”

        “是。”

        桂嬷嬷应了,就下去吩咐了。

        若音这才得空坐回到自己的贵妃榻上,靠在身后的软垫上面,半闭着眼睛休息。

        “唉。”

        若音叹了口气。

        以前读查资料时,她就发现,后宫里的那些女人都短寿。

        她还奇怪呢。

        养尊处优的啥也不用干,怎么就活这么短呢,现在才觉得,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真是费心费神。

        她头都疼了。

        恰在此时。

        门外,胤禛忙碌完回来,见若音靠在贵妃榻上闭着眼睛,可分明眉头都还是皱在一起的,显然是在想事情。

        胤禛悄悄地就走到了若音的身后,伸手,搭上了若音的太阳穴,想要帮她按按,舒缓舒缓。

        若音自然是在胤禛进来的时候就听见了他的脚步声的,而且是不用睁眼,就能知道进屋来的人是他的那种。

        这会儿。

        身后,胤禛果然就问道:“在想什么?看上去,好像很发愁的样子。”

        “是有些愁。”

        若音动了动身子,换了一个舒服一些的姿势,就道:“在想,怎的最近这么多的事情。”

        “是啊。”

        胤禛那儿,也不知道是想到什么了,感慨了一声,怕若音再这么继续想下去,反而对身体不好,索性岔开话题。

        “对了,前些日子,姨母与你说的,和妃娘娘想要将胤祥接过去教养的事儿,你可还记得吗?”

        若音一听胤禛提起这个,点点头,便问道:“自然是记得的,怎么了吗?”

        “我与胤祥提了,他只问我,觉得和妃娘娘人怎么样。我说,人很好,他便立即同意了。”

        胤禛说着,又感慨道:“胤祥年纪还小,倒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信任我。有的时候瞧着他…”

        “我还挺喜欢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