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10章 高调地和若音秀恩爱

第110章 高调地和若音秀恩爱

        武清贝勒家的格格,也就是瓜尔佳文晴。

        她本来是抱着受伤的手臂的,一听胤禛这话,就柳眉倒竖地问道:“四贝勒,你是故意气我的是不是?”

        胤禛却格外古板。

        他摇摇头,朗声道:“本贝勒只是如实以告而已。好了,格格既是伤了,便让太医帮忙看着吧。”

        “本贝勒还要陪我家侧福晋,就失陪了。”

        言罢,胤禛拉着若音就走。

        “四贝勒!”

        瓜尔佳文晴气得喊了一声,可惜胤禛却根本不理她。

        “...”

        牵马的胤禵却无语极了。

        这事儿本和他没关系,现在却要帮四哥善后。

        哼,算了。

        上回四哥救了他,他也就帮四哥照看一下这个麻烦的女人好了,一路上啰啰嗦嗦话真多,还是他小四嫂好多了。

        温柔恬静,还会做好吃的。

        另一头。

        若音被胤禛牵着走出去老远,都到了后湖边的柳堤上了,若音这才没忍住,问道:“主子爷,到底怎么回事儿呀?”

        “瞧着那位格格,对您好像挺上心的?”

        若音是调侃着问的。

        她可是看出来了,胤禛对那位格格只有避之不及,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的。

        再者。

        胤禛喜欢的,应该也不是她那样的类型。

        胤禛那儿,被若音问起这个,就无奈一笑,道:“算我倒霉。今儿进林子,本想四处走走。”

        “让苏培盛瞧瞧,有没有野鸡野兔什么的,打点儿回来,做烤肉给你吃。”

        “偏巧胤禵要跟着我,这也就罢了。半路上忽然前头冒出来了这个瓜尔佳文晴,她想上树摘果子。”

        “她自个儿却爬不上,让我帮忙,我没答应,她就撒泼,胤禵也不理她。她一气之下自己上树,结果就摔下来了。”

        “这不,赖上我了,说是我的责任,还让我…”

        后头的话,胤禛觉得不太好,就没说。

        若音却猜到了。

        该不会是这个瓜尔佳文晴看上了胤禛,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戏,想要叫胤禛对她“负责”吧?

        结果胤禛根本没上当。

        她只能耍赖跟在后头“另谋出路”了。

        若音还有点惊诧。

        她打量了一眼胤禛。

        胤禛模样生得俊朗,平时也经常锻炼,即使是三十出头了,看上去也就顶多二十五六的样子。

        既有成年男子的沉稳内敛,又长得帅气,好像还真的挺吸引小姑娘的。

        胤禛那儿,也察觉到若音打量的眼神了,忽然就伸手将若音拢进了怀里,贴在若音耳朵边上,问道:“在看什么?”

        “在看主子爷的脸。”

        若音一本正经,道:“从前倒是没觉得,主子爷还挺招人喜欢的。不仅长得好看,身材也好。”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说的就是您这种嘛!”

        还有胤禛的腹肌。

        若音想到这儿,心跳都跟着快了一些。

        胤禛那里,却好像没抓住该抓的重点。

        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若音耳朵边上,嗓子也跟着低沉了少许,问道:“脱衣?”

        !?

        这一瞬间,若音才发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

        “咳。”

        若音轻轻咳嗽,掩饰住自己的尴尬,道:“妾身失言了,妾身的意思是,您怎么样都是很好看的。”

        “唔——”

        胤禛却显然“不领情”。

        他意味深长地看向若音,眼神格外暧昧,道:“倒是不曾想,你观察得倒是这般仔细,连我这个特点都发现了。”

        “...”

        这天实在是聊不下去了!

        若音这下连耳根子都红了,忙加快了脚底下的步子,就往兰藻斋去了。

        临近傍晚。

        若音抱着璟婳在院子里走了一会儿以后,外头桂嬷嬷就回来了。

        若音忙不迭叫了桂嬷嬷过来,问道:“怎么样了?”

        虽说,胤禛对瓜尔佳文晴不感兴趣,但若音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足才好的。

        “侧福晋。”

        桂嬷嬷沉着脸,回答道:“瓜尔佳格格的伤,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她在营地里,一直哭哭啼啼的。”

        “说四贝勒不肯帮她,害她摔跤什么的。又说她一见四贝勒就倾心不已,很是喜欢之类的。”

        “...”

        若音默了默,差点被口水呛到。

        这位格格,倒还真是直言不讳了。

        都说满人性子开朗,可这…

        她竟然连名声都一点儿不顾全了。

        “知道了。”

        若音皱了皱眉,刚要说话,就见胤禛正从游廊过来。

        “阿音。”

        胤禛喊了一声若音,问道:“这是准备用晚膳了?”

        若音挑眉瞧了一眼桂嬷嬷,起身朝着胤禛走过去,就道:“嗯,在想着,主子爷现在是不是饿了。”

        “这不,刚和桂嬷嬷说,您就过来了。”

        话音刚落。

        门外,小顺子跑了过来。

        他急匆匆的,过来就道:“贝勒爷,侧福晋。外头——瓜尔佳格格来了,说是特意过来谢谢贝勒爷今天帮了她的。”

        …

        胤禛的眉头忽然就皱了起来。

        他沉声道:“跟她说不用了!再说,救她的也不是我,还是苏培盛把她扶到马背上的呢,我可是连她的手指头都没碰过!”

        胤禛说着,视线还似有似无从若音身上扫过。

        紧跟着,胤禛又补充道:“她若是真想谢,去谢谢苏培盛也行!谢过了,这恩情也就算了了。”

        往后就别上门来了!

        话都还没说完呢。

        照壁外,已然传来了瓜尔佳文晴的声音了。

        “四贝勒,您在吗?”

        胤禛一阵头疼,下意识地就拉紧了若音的手。

        若音无奈笑笑,便对胤禛道:“主子爷,既然都来了,赶走也不好。先让她进来吧,这样——”

        话都没说完。

        胤禛好像不乐意似的,忽然就抱住了若音,在她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吻。

        正巧这时候。

        瓜尔佳文晴从外头进来,她瞧见这一幕,就扁了扁嘴。

        “我倒是来得不巧。”

        瓜尔佳文晴道:“贝勒爷和侧福晋还真是恩爱呢。不过我听说,四贝勒福晋病得厉害,连园子都来不了呢。”

        “皇阿哥福晋像这般,也着实是不像样。四贝勒,您不如休了她,转头娶我也就是了。”

        “我保证,过门以后绝不打扰您和侧福晋恩爱。只求您跟康熙爷上书,保住我家的贝勒爵位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