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06章 夺嫡初显端倪

第106章 夺嫡初显端倪

        七月盛夏。

        若音靠在贵妃榻上,懒洋洋地自个儿扇着蒲扇。

        跟前摇篮床里,璟婳正躺在里头自个儿玩。

        床头挂了一只布娃娃老虎,璟婳喜欢得不行,老是想用手去拨弄,就是力气小,只能转转头,不太翻得了身。

        若音瞧了一会儿女儿,便转头问奶娘道:“都说孩子四个月后逐渐会学会翻身。这璟婳都五个多月了还翻不了,会不会迟了些?”

        “也不算迟。”

        奶娘细细想了想,便道:“小格格现在已有些翻身的迹象了,这小老虎挂在床头也是为了引导她。”

        若音颔首,也道:“那就劳烦你多费心了。”

        若音这儿正说着呢,外头桂嬷嬷就回来了。

        “侧福晋。”

        若音抬眸,瞧桂嬷嬷一脸严肃有话要说,就让屋内的人都先退下了,这才问桂嬷嬷道:“怎么了?”

        桂嬷嬷亲自关好了门窗,转身这才道:“是关于侧福晋阿玛的事儿。”

        她阿玛?

        若音心头一跳,唯恐是之前胤禵受伤的事儿跟她阿玛牵扯上什么了,忙不迭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侧福晋别紧张。”

        桂嬷嬷忙道:“是先前贝勒爷跟侧福晋提过的,关于举荐索大人成为工部侍郎的事情。如今瞧着,怕是不成了。”

        “皇上如今启用的,是太子爷那边的人。”

        若音闻言,先是松了口气,又问道:“人选是怎么定下来的?当初的事儿,又有新的进展吗?”

        桂嬷嬷颔首。

        她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道:“是奴婢从苏公公那儿打听来的。说是先前出事后,虽说和太仆寺管教不善也有缘故。”

        “但最后,并未真的太深究,只是到底也受了影响。”

        “正巧,后来贝勒爷举荐索大人时,太子殿下便拿了这件事出来说事。”

        “最后也是太子殿下那里重新举荐了一个人,来出任工部侍郎了。贝勒爷那儿也告诉苏公公,让侧福晋别灰心。”

        “索大人是个有才能的,将来也会有别的升迁机会。”

        若音点点头,道:“知道了。”

        “只是——”

        桂嬷嬷又补充道:“奴婢曾查出,在出事前的那几日,费扬古大人曾经就京城城防的事情,觐见过太子殿下。”

        “具体是否说了什么,奴婢就不得而知了。”

        费扬古?

        若音攥紧了手,想到了什么。

        胤禵出事,是在胤禛回绝了费扬古之后的。

        会不会是费扬古那里恼羞成怒,而后和太子达成了什么合作,想要坑害若音,或是坑害胤禛呢?

        真是个蠢货!

        他自己的女儿都还在四贝勒府里当福晋呢,就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都不懂吗?

        太子是什么人!

        与虎谋皮,他真以为自己能有这个本事蹚浑水以后全身而退?

        若音想着,便问道:“主子爷那儿可曾查到这个吗?”

        桂嬷嬷想了想,道:“那日费扬古去找太子殿下的事儿许多人都知道。奴婢想,贝勒爷应该也是知情的。”

        “嗯。”若音点点头。

        关于这件事,看来她回头还得再问问胤禛才行了。

        这天傍晚。

        若音眼看着夕阳西下日头小了,便搬了躺椅坐到院子里面,准备一边看着院子里面的蔷薇花,一边等着胤禛回来。

        谁曾想天都黑了,若音肚子都咕咕叫了好几回了,也不见胤禛回来。

        “主子爷怎么还没回来?”

        若音等得又困又饿的,便要打发桂嬷嬷去问问。

        正巧这时,照壁外传来了脚步声。

        听见声音,若音忙起来,还没走到照壁呢,就见胤禛已经穿过照壁来了后院了。

        瞧见若音,胤禛便问道:“你怎么来外面了?还没用膳?”

        “等您回来呢。”若音委委屈屈,道:“都这么晚了,主子爷肯定也没用饭,我想陪着您一起。”

        胤禛无奈叹了口气,这才解释道:“是前头事多,和皇阿玛议事晚了些。阿音,你阿玛的事儿——”

        “妾身都知道了。”

        若音一边回答着,一边拉了胤禛进屋,就道:“桂嬷嬷那儿,还和妾身说了另一件事。”

        若音也没瞒着,将自己私底下调查的事儿,和桂嬷嬷查到的费扬古和太子之间有往来的事儿都说了。

        胤禛那儿脸上没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显然也是知道这件事的。

        他道:“这件事背后,可能还有不少内情,费扬古那里,应该也是铁了心要为青檀张目的。”

        胤禛不免有些头疼。

        费扬古这么做,对胤禛而言无疑是一种背叛了。

        联络太子对他施压?

        乌拉那拉氏还在他的府里呢,费扬古这么做,胆子也太大了!

        若音心跳得很快。

        她是记得的。

        历史上的胤禛,一向是个韬光养晦的人,直到等到八阿哥胤禩跳出来谋夺太子之位,被康熙爷斥责后,这才逐渐崭露头角。

        在这之间,他其实在人眼里,更像是太子那边的人。

        如今,在册封贝勒后,却率先受到了他们的关注,成为了对立面的人。

        这是坏事,但也不乏好处。

        胤禛地位高,能结实的人也更多,将来谋事,兴许也更能有把握。

        而这次的事情,如果真的跟太子有关的话,怕是也不会这么简单了。

        太子要做的,不仅仅是将工部侍郎的位置捏在自己的人手里,更是想要借这件事,铲除若音家里能够给胤禛提供的助力。

        一石二鸟,真是好算盘。

        亏得费扬古以为自己能和太子合作,为乌拉那拉氏谋算,殊不知在这件事当中,他也只是一枚棋子罢了。

        这便是夺嫡!

        步步充满了算计。

        “主子爷!”

        若音咬咬唇,有点担忧地看向胤禛,道:“妾身也帮不了您什么。阿玛那里,妾身会让他暂时先安分守己。”

        “至于哥哥,他也很快秋闱了。来日若是有本事入翰林,也定会尽心辅佐主子爷的。”

        “没事。”

        胤禛却笑笑,轻轻拍了拍若音的肩膀,道:“这些事,我有打算。你阿玛那里,暂且韬光养晦也好。”

        “等他再多做一些政绩出来,往后举荐必然也不会有问题了。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若音点点头,心里也踏实了一些。

        现下,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翌日。

        胤禛一早起来,说是康熙爷召见了朝臣们要议事,他也要早些去。

        若音忍着困起来伺候胤禛穿衣裳,就瞧见他左手已经比先前灵活多了,可见这脱臼也快好了。

        “真好。”

        若音笑着看着胤禛,就道:“再过几日皇上就要在林子里打猎了。主子爷能好起来,也能去马上跑跑。”

        那天虽说出了意外,但若音还记得胤禛在马背上英姿飒爽的模样呢,她喜欢极了。

        “应该能吧。”

        胤禛活动了一下手腕,这虽说养了二十多天是短了些,可他身子骨的底子好,恢复得也快。

        骑马,慢一些应当还是不成问题的。

        “穿好了。”

        若音很快帮胤禛理好了衣服,又瞧了一眼,便夸道:“很精神,主子爷去吧。”

        “嗯。”

        胤禛点点头,又凑过来在若音的脸颊边上啵唧了一口,这才离开了。

        胤禛走后,若音也没心思继续睡觉了,她本来想起来先吃了早膳就带着璟婳去湖边走走的。

        谁曾想。

        这儿刚吃完,前头却来人了。

        来的,是佟贵妃身边的宫女。

        说是想要见一见若音和璟婳。

        “贵妃娘娘要见妾身?”

        若音不免有些紧张,但见那宫女态度和善客气,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是。”

        宫女果然解释道:“是四贝勒,在娘娘面前老是提起小格格呢。今儿这会儿日头也还不大,这不,忙不迭叫奴婢就过来了。”

        若音一想也是。

        胤禛总说佟贵妃性子和善,她带孩子过去亲近亲近结个善缘,也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