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94章 拉拢李格格

第94章 拉拢李格格

        深夜。

        若音在睡梦中翻了个身,正巧屋外打雷,她惊了惊,下意识地就往胤禛的怀里缩了缩。

        胤禛怀里暖暖的,让她觉得安心。

        就在若音准备继续闭眼睡觉的时候,耳畔传来了胤禛温柔且带着点儿困倦的声音。

        “别怕,我在。”

        若音抬了抬头,在胤禛怀里蹭了蹭,小声问道:“是不是妾身动静太大,吵着您了?”

        “没有的事。”

        胤禛低声呢喃道:“就是怀里有个美人动来动去的,让我这心里实在是安宁不下来,所以就醒了。”

        !?

        感情这是在打趣她了。

        若音脸颊都跟着烫了一点儿,便小声道:“大晚上的,主子爷也没个正经。先睡吧,明儿还要大朝会呢。”

        明天大朝会上,不出意外的话,康熙爷应该就要宣布,任命乌拉那拉费扬古为步兵统领的事情了。

        掌管一城城防,康熙爷几乎将京城的安全都交到了费扬古手里呢,如此隆宠,也难怪乌拉那拉氏那儿满是胤禛不会废弃她的自信。

        可惜,她想错了。

        她眼下被关着,身边伺候的人都是若音安排的,每日都会过来禀报她的最新动向,若音当然不怕她继续再筹谋着害人。

        就是弘晴——

        若音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乌拉那拉氏苛待弘晴也就罢了,她总能找到由头将孩子要回来。

        可若将来弘晴与她“母子一心”,这就麻烦了。

        不能等到孩子记事了再要回来。

        若音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才缓缓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了。

        翌日清晨。

        若音朦朦胧胧醒来时,胤禛已经不在了。

        雨淅淅沥沥了一整晚,这会儿也停了。

        “桂嬷嬷?”

        若音忙翻身起来,又瞧了一眼窗外的晨曦,便问道:“什么时辰了?”

        “刚到辰时。”

        桂嬷嬷猜到若音想说什么,便先解释道:“主子爷起身时,特意吩咐了。说侧福晋您昨儿个没歇息好,让不叫醒您呢。”

        “...”

        若音摇头失笑,便道:“那我先洗漱吧。待会儿你让人过去,将琪格格请过来一趟,我有事和她商量。”

        早膳后。

        若音抱着璟婳在院子里玩。

        一夜雨水过去,花败落了不少,好在依稀有几朵芍药还算顽强,上面沾满了雨珠,花香还是四溢散放着的。

        璟婳大概是闻到香味了,被若音抱着,直伸手想要去摸花儿。

        “小格格真可爱。”

        一旁,奶娘见了便道:“才三个多月呢,这几天已经能伸手去摸摸摇篮床里的小玩具了,长得极好。”

        若音倒是不懂这些,只得对奶娘道:“璟婳这些事情,还劳烦你多费心了。看她养得白白胖胖,我也知道你一定是尽心尽力的。”

        奶娘被夸,粲然一笑,不卑不亢便道:“给侧福晋做事,民妇自当尽心。”

        二人这儿正说着话呢,外头觉禅琪歌就过来了。

        “侧福晋找我?”

        觉禅琪歌进了院子,瞧见璟婳,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忙从袖子里掏出一对小东西来,凑到璟婳面前。

        “这是给小格格做的袜子,格格瞧瞧?”

        璟婳也听不懂。

        不过觉禅琪歌做的小袜子很鲜艳,璟婳明显喜欢,伸手就要去拿。

        就是她手上没什么力气,握不住。

        “先带小格格下去吧。”

        若音接了小袜子递给奶娘,转头就对觉禅琪歌道:“瞧你也挺喜欢孩子的,弘曜那里,你也该多亲近亲近才好。”

        提起这个,觉禅琪歌笑容就略微收敛了一些。

        她根本不想发生那样的事情,这一对双生子…

        “侧福晋。”

        觉禅琪歌想了想,还是道:“弘曜是皇孙,妾身愚钝,也不大会教育。往后,还要劳烦侧福晋多费心了。”

        若音听觉禅琪歌这么说,就知道她心里必定还是有芥蒂的。

        想着,若音便道:“身在贝勒府,孩子是你的倚仗。你不要恩宠也就罢了,有孩子傍身,终究是会好些的。”

        “我今日叫你过来,是想跟你说说弘晴的事儿。”

        若音将昨儿去乌拉那拉氏那儿见到的场景,一五一十的就跟觉禅琪歌说了。

        听完,觉禅琪歌咬了咬唇。

        觉禅琪歌直言不讳,道:“她竟也会真心对待我的孩子?我想想都觉得恶心!”

        若音叹了口气,说道:“孩子还小,她带着,倒也没什么。我就怕弘晴大了,只认她这个养母,和咱们离心。”

        更可怕的是,乌拉那拉氏利用弘晴,来对付她们。

        觉禅琪歌一听,脸色也凝重了一些,她道:“侧福晋说得对。弘晴怎么说,都是不能被她教养长大的。”

        “只是,侧福晋现在有什么计划吗?”

        若音摇了摇头。

        她想过了,为了四贝勒府着想,乌拉那拉氏干的这些坏事,肯定是不能宣扬出去的。

        要除掉她——

        只能让胤禛这里彻底厌弃了她,最后再慢慢对外宣称,乌拉那拉氏身子不好,最后病逝为妙。

        “既没有——”

        觉禅琪歌那里思量片刻,提议道:“既然这次的事情查到福晋身上就戛然而止了,李格格那里势必不能甘心。”

        “侧福晋您只需要将这个消息透露给李格格知道,咱们坐山观虎斗也就是了。”

        利用李格格?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也行。”若音道:“就是具体怎么操作,我还得再想想。”

        不能让人起疑。

        午后,阳光更盛了。

        四下里滴滴答答的声音也都消散不见,重新回到了夏日里的模样。

        若音午睡起来以后,和桂嬷嬷一块儿,带了一些补品,就过去李格格那里,决定探望她。

        弘昀出事后,因为接连查出来阿香和另一个小丫鬟的事情。

        伺候过弘昀的,全都被换掉了,要么发卖出府,要么则是赶去了厨房里做事,离得远远的,以免李格格触景生情。

        这会儿。

        若音来时,正好就瞧见李格格站在院子里的花丛边上。

        她身边由奶娘抱着三阿哥弘时,弘时长得倒不错,白白胖胖的,小脸肉嘟嘟的,还挺可爱。

        就是——

        李格格的心思显然不在弘时身上,她看着眼前的花儿在发呆,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弘昀了。

        “李姐姐?”

        若音喊了一声。

        李格格那儿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若音。

        她眼神有些复杂。

        先前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不是没怀疑过若音,可后来事实证明,的确不是若音害她的。

        现在见面——

        想起之前二人之间起冲突的样子,李格格难免觉得尴尬。

        李格格服身行礼,道:“见过侧福晋。”

        “李姐姐起来吧。”

        若音伸手去扶她,靠近了以后就能发现,李格格虽然脸上施了厚厚的脂粉,但眼下的乌青还是掩盖不住的。

        丧子之痛,对她的打击的确很大。

        “今儿天气好,我便想着出来走走,顺道看看李姐姐。”

        若音语气客气,说道:“家中前几日给我捎了东西,正好有两盒阿胶。我想着李姐姐兴许也用得上,就拿过来了。”

        李格格闻言抬眸瞧了一眼。

        上好的东阿阿胶。

        四贝勒府里也有过,胤禛赏的。

        就是东阿阿胶珍贵,量也不算很多,如今索绰罗若音一次就拿了两盒出来…

        想起二人之间的家世差距,李格格心里忍不住默默叹息。

        她这么糊涂,连儿子都没保住,更没有别的优势,又拿什么和人家争呢?

        “多谢侧福晋了。”

        李格格接下了东西,想了想,又问道:“天儿热起来了,院子里太阳晒,侧福晋要不要进屋休息一会儿?”

        李格格也不是傻子。

        她先前和若音起冲突,如今人家还能打开格局来送东西,她当然不会再继续拿乔犯蠢了。

        若音见李格格不抗拒,爽朗道:“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