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76章 你亲我一口吧

第76章 你亲我一口吧

        傍晚。

        若音抱着个绣筐坐在贵妃榻上给孩子绣小袜子,她看着自己绣出来的丑小鸭,默了默,把筐子丢到了一边。

        “侧福晋不绣了?”

        桂嬷嬷也在帮忙做东西呢,见若音撂挑子,凑过来一看就呆住了。

        “...”

        她家侧福晋模样生得好,读过书有学问,会弹琴,没想到刺绣竟然——这么别具一格。

        “别憋了!”

        若音偏头看着桂嬷嬷脸上的表情,自个儿先笑了,就道:“瞧瞧嬷嬷你,憋笑的时候,格外不正经。”

        桂嬷嬷这是真憋不住了。

        她道:“侧福晋不会做刺绣,也没什么。奴婢和采桑几个都会,往后小格格小阿哥们的体己东西,也不用担心。”

        再不济,请绣娘回来就是了,若音有钱有宠爱,想做什么不行?

        若音却笑笑,歪到了身后的软垫上靠着,看着门口的方向出神,又想起了钮祜禄氏的事情。

        钮祜禄氏模样不出众,脾性倒是温和,也是个不争不抢的人,行事循规蹈矩,没什么存在感。

        却是个有福气的。

        可不是吗?

        历史上的她,是最高寿的太后了,前半生兴许清苦小心些,后半生绝对是尊崇无比的。

        有个给力的儿子,就是不一样。

        想着,若音也释然了。

        她且先做好自己的,自个儿既是穿过来的,就该利用这些优势,指不定将来自个儿的儿子比弘历还优秀呢?

        她将来若是做了太后,府里这些相安无事不给她惹麻烦的,她也乐意好吃好喝供着,谁让她家有皇位继承呢!

        “侧福晋?”

        一旁,桂嬷嬷见若音想得出神,便问道:“可是还在想宋格格的事情?又或者,是钮祜禄格格的事情?”

        她心疼。

        后宅这些事屡见不鲜,自家侧福晋想开些,会好些。

        “嗯。”

        若音偏头,既是听桂嬷嬷提起,便问道:“宋格格那儿收拾得怎么样了?原本是这两天去庄子上的吧?”

        “是。”

        桂嬷嬷回禀道:“庄子上一切都收拾打点好了,伺候的人也先过去了,今儿却忽然下雪了,怕是得再等几日了。”

        “这几天,宋格格自己也安生了许多,想来不会继续闹腾了。”

        “她能想明白,现在对她而言不该做什么,而她能抓住的东西又有哪些,就够了。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

        若音想了想,道:“暂且让信得过的人,先看着她吧。”

        “是。”

        桂嬷嬷这儿应了,后脚就传膳去了。

        膳食刚刚摆上来不久,若音往膳桌过去,就见屋外又开始落下了纷纷扬扬的雪花,而暮色之下,胤禛疾步走了过来。

        他走得很快,雪都落在了身上,却浑然不觉,一双眼睛倒跟望眼欲穿似的,就瞧着若音的院子呢。

        而在他身后,苏培盛举着伞迈着小碎步不停地追,都喘气儿了,还追不上。

        “贝勒爷哟,您怎么不打伞呀——”

        苏培盛小声嘀咕,胤禛却已经到了屋檐底下了。

        膳桌边上,若音刚盛了一碗汤,听见门口胤禛撩开门帘进来,也没转头,反而是自个儿先落座了下来,拿了汤匙。

        胤禛大概是觉得自个儿没发现他进来了,便喊了一声,忙忙慌慌又过了身上的寒气,这才过来。

        “阿音?”

        若音偏头,瞧见胤禛的脸颊上还红扑扑的,像是被冻着了。

        她好像心软了。

        “主子爷回来了,坐吧。”

        若音说着,瞧了一眼桂嬷嬷,桂嬷嬷会意,也跟着盛了一碗鸡汤,递到了胤禛的面前来。

        “…”

        胤禛接过鸡汤,却眼巴巴望着若音碗里的。

        他似乎是觉得,若音亲手盛的鸡汤,会好喝些。

        若音自个儿先喝了一口,见身侧胤禛还没动,偏头过去望向他,问道:“主子爷不喝吗?”

        “不是。”

        胤禛有一瞬间的愣神,他总感觉若音今天有点奇怪,他自己的想法也有点奇怪,都是同一锅鸡汤,谁又跟谁不一样呢……

        只是胤禛这么想着,还是再看了一眼若音碗里的鸡汤,这才一饮而尽了。

        一碗汤下了肚子,胤禛感觉身上不那么冷了,便问道:“今日可还好么?和公公那里,是不是跟你说了亲蚕礼的事情了?”

        “是。”

        若音回答道:“这素来都是嫡福晋去的,妾身不过一个侧福晋,去了不会引起旁人的非议吗?”

        “无妨。”

        胤禛却解释道:“是她那里亲自跟姨母递了信,说去不了,推荐你去的。姨母也有阵子没见你了,便应允了。”

        原来是佟贵妃的意思呀。

        若音回忆起记忆里那张有点遥远的脸,还是点了点头,道:“好,那妾身去吧。主子爷记得找个人过来,跟我讲讲亲蚕礼要注意什么就是。”

        事关四贝勒府的脸面,又有佟贵妃保她,饶是乌拉那拉氏有什么打算,真要出了幺蛾子,胤禛一定是第一个不喜的那个。

        那——

        她就算站出来惹点儿什么麻烦在身上也没关系,落到胤禛那里只会觉得,她是个“小可怜”的。

        想着这些的时候,若音伸筷子夹了春笋。

        春笋鲜嫩爽脆,味道十分地好。

        正吃着呢。

        若音筷子刚刚伸出去,就忽然被胤禛给夹住了。

        ?

        若音转过头去,不免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胤禛。

        胤禛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来,他问道:“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你怎么不理我?”

        ?

        若音更迷惑了。

        刚刚他们两个人说完了亲蚕礼的事情以后,胤禛可就没再和自己说别的事情了,哪来的不理他?

        “主子爷想多了。”

        若音鼓了鼓腮帮子,其实还是心虚的。

        要说今天心情不好嘛,的确有。

        可她已经想通了,见到胤禛也努力不表现出来,竟然还是被察觉了吗?

        “阿音。”

        胤禛却显然是真的“想多”了。

        他正色问道:“是不是因为钮祜禄氏的事情?你…吃醋了?”

        “咳咳——”

        若音直接就呛到了,转头过去,看向了胤禛。

        “你小心点!”

        胤禛一下子显得十分着急,将凳子往若音身边挪了挪,又伸手出来,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没有。”

        若音垂了垂头,小声说道:“就是看着妾身阿玛额娘,两个人相守一生,恩爱美好,觉得羡慕而已。”

        “我,是没这个福气的。”

        胤禛心更疼了。

        他总感觉若音太懂事了,处处为他着想,可是他却——

        “阿音。”

        胤禛见若音气顺了一些,就将他揽进了怀里,然后道:“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总觉得,每天一定要见到你才能心安似的。”

        “我无法决定我这辈子要到什么时候才会遇见你,而在遇见你之前,又会经历一些什么。”

        “但是我能保证,至少从这一刻开始,我一定会用心对待你的。”

        若音一怔,望向胤禛。

        他眼神深邃,眼里写满了认真。

        幼时,他过得很快乐,即使是在知道了生母和养母的事情以后,他也不在意,可是,他却万万没想到,生母其实不喜欢他。

        甚至,还厌恶。

        他以前不懂,现在明白了,兴许德妃瞧见他,就会想起以前屈辱到不得不送出儿子以求佟氏一族对她的庇护,好让她以后能在宫中站稳脚跟的艰辛历程似的。

        而到头来,她“不得不”送出去的儿子,根本就不记得自己,自然让她愤怒。

        渐渐,就扭曲了。

        这一切的矛盾本来还不那么激烈,可偏偏,佟佳皇后过世了。

        胤禛没人疼没人爱,占着半个嫡子出身,更要小心度日,不敢出差错。

        若音,就是在他觉得满心疲惫的时候出现的,一下子,就几乎占据了他整个心间了。

        “主子爷。”

        若音看着胤禛的眼神,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凑到胤禛耳朵边上,小声地道:“既然你知道我不高兴了,那你就亲我一下吧。亲一口,我就气消了。”

        温热的呼吸,以及温柔的话语充斥耳畔,胤禛的眼里闪过了一丝迷蒙。

        他用力地扣住若音的背脊和脑袋,将她纳入了自己怀里,又在那一抹红唇上,落下了一个霸道的吻。

        无限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