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73章 剪除乌拉那拉氏的爪牙

第73章 剪除乌拉那拉氏的爪牙

        宋格格站在门口,缩成一团,成个球样,远远地望了一眼若音,愤恨之意溢于言表,却又好像害怕什么,不敢说话。

        桂嬷嬷瞧了她这样,便道:“格格一路过来,身上带了寒气,还是在火炉便去去寒气再到侧福晋跟前说话吧。”

        ?

        宋格格一怔。

        索绰罗若音这是跟自己摆谱了?

        别看桂嬷嬷刚刚言语恭敬,可她差点就跟自己翻白眼了!

        须臾。

        宋格格也觉得身上暖和了许多,才朝前头走到了若音的跟前。

        自从受惊早产,女儿早夭后,她身子就没调养好过,现在格外畏寒,眼看这都要三月里了,都还穿得厚厚的。

        “见过侧福晋。”

        宋格格低眉顺眼,咬咬牙,抬头打量若音。

        只见贵妃榻上坐着的人脸颊红润有光泽,跟她完全是一个天儿一个地的,这宋格格心里便就又开始不平衡了起来。

        可她左等右等,若音却还在看手上的东西,根本不带搭理她的。

        …

        若音当然是要故意搓一搓宋格格锐气的。

        敢对她有想法,如今这些,都还只是利息呢,从前宋格格挑拨李格格,若音没当回事,看来那时候也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说来——

        有人请安时不搭理,让对方拘着礼数保持半蹲着的姿势这招,若音还是从德妃那儿学来的。

        竟然,还挺管用。

        看着手上的书,若音气定神闲,好半晌才抬眸,瞧了一眼宋格格,眼看着她无可奈何又不敢发作,若音心里更是畅快。

        “呀,宋格格来了,起来吧。桂嬷嬷,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一句呢?快去看茶吧!”

        若音笑吟吟的,满脸敷衍。

        宋格格则差点对她翻白眼,刚刚请安声音那么大,还需要桂嬷嬷提醒?

        须臾,茶奉了上来,若音喝了口茶,眼看着宋格格是真的没耐心了,才缓缓道:“昨儿夜里,我正睡不着呢。”

        “走在游廊上,恰巧听见外面有人鬼鬼祟祟的,结果后来,宋姐姐,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宋格格心头一跳。

        她不敢抬头看若音,垂着头抱着手里的茶盏,心虚地回答道:“妾身哪儿能知道妾身看见了什么呢?”

        “也是。”

        若音莞尔一笑,便道:“不过好在,我这没做亏心事,也不怕鬼敲门。便派人出去瞧了,结果还真的有所收获呢。”

        “什么收获?”

        宋格格更紧张了。

        她抬头,不安地看向若音,脑子里的念头,呼之欲出!

        她就说怎么一大早就在自己院子里发现了那些东西,感情竟然是被索绰罗若音找到了?

        该死!

        是她大意了!

        现在——

        索绰罗若音跟她说这个干什么?

        想要告发她?

        就在宋格格脑子里心念电转的时候,若音已经让桂嬷嬷,将早就准备好的那一樽玉佛给拿出来了。

        看见玉佛的一刹那,若音瞧见,宋格格明显愣了愣。

        若音便继续道:“那东西太脏眼睛了,我已经让人丢掉了。不过嘛,这樽玉佛,我瞧着倒是极为适合宋格格你的。”

        “这玉佛,乃是佛教之物。和什么萨满巫术的小娃娃可不一样,是不会害人的。”

        “哦,我都忘了,格格出身江南,怕是不懂萨满巫术。这江南一代流行的扎小人呀,和萨满巫术可不一样。”

        “这萨满巫术里,扎小人可是禁忌呢,宫里从来都不允许的。若有人教你这么做呀,那肯定是有人在害你!”

        此话一出,宋格格显然是想到了什么,震惊地就看向了若音。

        她几乎没来得及思考,便喃喃道:“怎么可能呢?是她,是她告诉我那里是个风水最好的地方。”

        “说,在那里能够超度我的女儿,还能够诅咒——”

        说到这里,宋格格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她忽然站了起来,倒退了半步,又撞到自己的椅子,跌坐在了地上。

        她惊恐地看向若音,颤抖着问道:“侧福晋,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可听不懂!”

        听不懂?

        若音看着这副样子的宋格格,都忍不住叹息。

        她猜对了。

        通过刚刚宋格格的那番话,若音已经猜到,看来在后面安排这些事情的,都是乌拉那拉氏了。

        乌拉那拉氏将一切弄得漏洞百出,可不就盼着若音这儿发现端倪,然后和宋格格狗咬狗么?

        偏偏。

        宋格格的确蠢得可怜,可她索绰罗若音,却不是这么好算计的。

        “宋格格。”

        若音缓缓开口,道:“身在这贝勒府的后宅,想要安生,实在是不容易。自己规规矩矩的也就罢了,偏偏有人喜欢给人当筏子使。”

        “是我的话,宁可疯疯傻傻安定一生,也决计不会落入别人的陷阱里,落得一个苍凉身死的下场。”

        “宋格格,你以为呢?”

        宋格格蓦地抬头看向若音,瞪大了眼睛,满眼惊恐,不是很懂若音的意思。

        也罢。

        宋格格这么笨,她说了这么多,宋格格怕是也要时间消化一下的。

        想着,若音便道:“时辰也不早了,宋格格与我今日观赏这樽玉佛很是欢快。桂嬷嬷,你便就把这樽玉佛包起来,送到宋格格那儿去吧。”

        “也希望,宋格格能记得今日咱们聊的这些。回去,好好品味一下。”

        “索绰罗若音,你——”

        宋格格还想叫嚣。

        可她话都没说话呢,就迎上了若音一对清冷的眸子。

        大约是从若音的眼里看出了警告,宋格格一下子就怂了,被桂嬷嬷拉着,再喊不出来什么,这就已经离开了。

        好一会儿,桂嬷嬷送了宋格格离开后回来,进屋就瞧见若音正在焚香。

        “侧福晋今儿怎么想起来焚香了?”

        桂嬷嬷嗅了嗅,便问道:“可是檀香?”

        “是。”若音深呼吸一口气,这才道:“刚刚她来,弄得我这儿乌烟瘴气的,可得去去味道才好。”

        桂嬷嬷闻言,也叹了口气。

        “这宋格格,也就这样了。人又不聪明,经历了这些,容色也大不如前。被人当枪使,还浑然不知——”

        “可不是?”

        若音也跟着道:“亏得是琪格格那儿私下发现的。若是今早被扫洒的人瞧见,闹大了才送到我这儿来。”

        “我怕是也没那么多心力静静去想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了。乌拉那拉氏满心诡计,我这真是如坐针毡,背脊寒凉。”

        宋格格也算是乌拉那拉氏的爪牙了。

        她蠢笨,同样又是个豁不出去的,当初她觉得是若音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要是有胆色,怎么都拼命了。

        也不会等到现在,被乌拉那拉氏利用。

        若音现在也算给了她机会,让她选一条活路,顺带剪除了这爪牙了。

        这天傍晚。

        若音正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奶娘抱着女儿在游廊旁边晒太阳呢,忽然门外,胤禛就过来了。

        “主子爷?”

        屋内,若音对胤禛招了招手。

        胤禛本来还板着脸格外严肃的,忽然就笑了。

        他加快脚步,到了廊下看了看女儿,这就进屋来了。

        “今天还好么?怎么到窗户边上来了?外面雪才刚刚化呢,可别吹风冷着了。”

        一系列的关心,让若音都有点儿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问题好了,便道:“主子爷安心就是,妾身都知道的。”

        二人刚说着话呢。

        外头,忽然有个小丫鬟急匆匆地就跑了过来,对着门口守着的桂嬷嬷说了什么。

        桂嬷嬷大惊,忙道:“贝勒爷,侧福晋。宋格格那里命人过来传话,说是——宋格格爬树摔了,现在…神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