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70章 册封为侧福晋(100推荐票加更)

第70章 册封为侧福晋(100推荐票加更)

        二月初五,若音孩子洗三礼那天。

        一大早的,若音刚刚醒过来,就听见了院子里吹吹打打,还有放鞭炮的声音,喜气极了,就跟过年似的。

        就是…

        若音坐在床榻上,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外头。

        她还在坐月子呢,二月里天气又冷,想要出门那是绝对不成的。

        “唉。”

        叹了口气,若音有些怅然若失。

        正好这个时候,屋外小桃进来了,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大箱子呢。

        若音惊呆了。

        小桃年纪还很小,这大箱子都快跟她人差不多大了。

        “格格,这是前头送来的贺礼,好像是大贝勒,太子还有什么…总之就是那些阿哥们送来的,还有娘娘们送来的,桂嬷嬷都让奴婢先搬进来。”

        小桃摸了摸自己的腮帮子,盘算道:“啊,还有。贝勒爷现在正抱着小格格迎接宾客呢,待会儿中午要是有啥好吃的,奴婢给您送过来!”

        “…”

        若音一脸羡慕。

        听上去排场好像很大的样子,她也好想去。

        小桃那儿,交待完了这些以后,就先退出去了。

        趁着没人,若音下了床,走到大箱子边上,瞧了一眼,就见这里头装着的大多都是一些小孩子的玩意儿。

        什么长命锁,还有项圈之类的,也有给她的,都十分华贵大气,不愧是皇室出手。

        若音忍不住就笑了笑。

        她想起,胤禛一开始来告诉自己,要给孩子办洗三礼的时候的场景了。

        “咱们的女儿出生了,加上你也要册封侧福晋,我想着,是该大办办。”胤禛跃跃欲试,满脸期待。

        若音呆了呆。

        又不是嫡出又不是长女的,这大办会不会不太好?

        “主子爷?您…认真的?”若音有点忐忑。

        本来她还想着,就在自个儿院子里随意弄弄呢,请府里的格格们过来,再向胤禛求个恩典,让她家里人来府里看看她。

        “当然。”

        胤禛一脸严肃,便道:“我册封贝勒,也有快一年时间了。之前一直未曾宴饮,如今也是时候了。”

        若音一下子就明白了。

        胤禛这是站稳了根基,也要开始崭露头角了,正好借着女儿出生的由头,也给他们的孩子,一场风风光光的洗三礼。

        若音有些感动,便道:“主子爷既想办,那就办吧。妾身不能出门,在屋子里听听外面的热闹也好。”

        “嗯。”

        胤禛笑着,拉过若音的手,道:“你给我生了个可爱的孩子,我定是不会亏待了你的。”

        只是这会儿,若音还是不免觉得有些惆怅。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道有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格格?”

        若音一怔。

        她想起来,这是索绰罗若音的额娘,喜塔腊氏的声音!

        “额娘?”

        若音喊了一声,门口的人好像忽然就僵住了,须臾才推开门,若音就瞧见,满眼通红的喜塔腊氏进来,一把抱住了若音。

        “若音!”

        被温暖的怀抱抱住,忽然若音自己也没忍住,就哭了。

        她其实并不觉得那么伤怀,可此时的眼泪却偏偏止不住,就跟身体的本能反应似的。

        也不知道…

        是不是以前的索绰罗若音,感受到了来自自己额娘的关怀。

        “若音,你瘦了。”

        喜塔腊氏拉着若音坐回到了床榻边上,一边更咽着,就嘘寒问暖道:“今日四贝勒给小格格办洗三礼,邀请了好些人呢。”

        “你阿玛和你哥哥如今在前院,他们也想来,不过…你这还在坐月子,又是女眷后宅的,多半不方便。”

        “额娘我就先来了。若音,这里有一千两银子,还有些我陪嫁的铺子田庄地契,你都收着!”

        喜塔腊氏说着,一边抹眼泪,忙就从袖子中掏出一个信封来,往若音的手里塞。

        “从前,本想着你去选秀,就走个过场而已。却不曾想,进了四阿哥府,咱们家里也没做好准备,这些,原本就是额娘给你留的嫁妆。”

        喜塔腊氏道:“你都好好收着,如今有了孩子,更需要银子傍身!将来你成了侧福晋,有这些东西,才能更硬气!”

        若音很想推辞。

        可瞧着喜塔腊氏一脸严肃的样子,就只得答应了。

        须臾,母女俩寒暄了好一阵,若音忽然又问道:“对了,前阵子我给爹爹递了信,说让他帮忙找书塾的事情,可敲定下来了?”

        喜塔腊氏闻言,颔首便道:“都安排好了,觉禅家的孩子如今已经在咱们府里住着了。”

        “额娘瞧着,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他学问也不错,读书也刻苦。你爹已经帮忙,让他去四方胡同读书了。”

        四方胡同学塾,若音还是知道的。

        她的哥哥在进入国子监读书之前,就是在四方胡同学塾的,那儿先生有两榜的进士,师资力量自是没话说的。

        觉禅琪歌的弟弟能在那儿读书,只要自己肯勤奋,将来前途定然不会差了。

        “那就好。”

        若音心底里的一颗大石头落了下去,刚想继续和喜塔腊氏说说话呢,忽然屋外桂嬷嬷来敲门了。

        “格格,夫人?”

        桂嬷嬷喊了一声,又道:“如今前院来了传旨的太监,是来册封格格为侧福晋的。”

        “格格还在月子,不方便授封,贝勒爷那儿已经帮了您接旨了。这册封礼,定在了下个月初六,到时是要去宗人府的。”

        这么快?

        若音心头一跳,忙道:“我知道了,你记得打点好!我这儿的事情,就全靠你多帮衬着了。”

        “格…”

        桂嬷嬷刚开口,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喊错了,又道:“侧福晋放心,奴婢会的。就是…夫人在里头也待了好一阵了,是时候离开了。”

        “…”

        若音咬了咬唇,看向喜塔腊氏。

        她知道,这些都是有规矩的,喜塔腊氏待这么久,其实已经超出时间了。

        “我要走了。”

        喜塔腊氏心里也不舍,站起来以后,还拉着若音的手,语重心长道:“若音,你要照顾好自己。”

        “没有什么,比你和孩子本身更加重要了。额娘不求你大富大贵,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知道吗?”

        “我知道。”

        若音也忍不住更咽着,到底还是眼看着喜塔腊氏离开了。

        喜塔腊氏离开以后没多久,前院的和公公就过来了。

        是过来送册封的圣旨,还有宫里的一些赏赐的,都是一担一担抬进来的,几乎要将若音的屋子都给堆满了。

        “恭喜侧福晋了,如今前院的洗三礼也已经结束了。”

        和公公满脸笑意,道贺后,才道:“就是宾客还有不少,奴才过来时,贝勒爷让奴才递话,说是他稍后晌午,会过来陪侧福晋您用膳的。”

        “知道了。”

        若音含笑答应,又道:“辛苦和公公了,我这儿身子不方便,就不相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