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53章 德妃的敲打

第53章 德妃的敲打

        十月后,京城里几场秋雨下来,愈发冷了。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想起诗句里的场景,若音倒是开始盼望起雪来。

        院子里,若音正抱着手炉在饭后消食呢,忽然外头前院总管和公公跑了过来,道:“格格?宫里来消息了。”

        “明儿德妃娘娘,请您进宫一趟。”

        德妃?

        若音心头一凛,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忍不住就问道:“可曾说了为什么要见我?”

        “未曾。”和公公回答道:“那来人只是娘娘宫里的一个小太监,只负责传递消息。奴才也留心打听了,可惜什么都问不出来。”

        “知道了,你先回去做事吧。”若音摆摆手,示意和公公离开。

        德妃要见她?

        就连派来传消息的人都如此滴水不漏,可见来者不善。

        傍晚时。

        还不到夜里,若音还在窗边看书呢,外头淅淅沥沥的又开始下雨了,寒风吹在脸上,若音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喵。”

        小橘也被吹得毛都立了起来,忙不迭抬头看向若音,大概是希望她能将窗户给关小一些。

        若音无奈摇头叹了口气,将窗户关上以后,就将小橘拎了起来,放在了腿上,一边给小橘梳毛,一边就嘟囔道:“不愧是猫主子,冷了点儿都冲我炸毛!”

        “喵。”

        小橘得意地喊了一声,翻身过来,在若音腿上打滚。

        “在做什么?”胤禛便是这个时候进屋的。

        若音吓了一跳,忙放下小橘,解释道:“刚刚起风了,小橘被冷风吹了,忙喊我关窗呢。瞧瞧,猫不大,倒是难伺候。”

        胤禛一听就笑了。

        他对小橘招招手,小橘乖巧地就跑了过去,在胤禛脚边上蹭。

        忽然,胤禛就问道:“听说,额娘叫你明日进宫去?”

        “嗯。”若音收敛了笑容,显得忐忑,问道:“主子爷,额娘好相处么?上回…她好像都不是很喜欢我呢。”

        若音是故意这么说的。

        对待德妃的事情上面,她和胤禛要统一战线!

        “额娘她…”

        胤禛陷入了沉思,眉头皱得很深,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她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了。你有孕,她不会太难为你的。”

        “明天我处理好了朝中的事儿,去接你。”

        若音听见胤禛的保证,心里也跟着安了安。

        翌日。

        若音一大早梳洗收拾整齐,便往宫里去了。

        永和宫外。

        若音刚下了轿子,就瞧见了知书,便是上回南巡时,德妃派来的那个请若音过去听戏的大宫女。

        “知书姐姐。”

        若音客客气气,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果然那知书淡淡笑了笑,道:“德妃娘娘还在礼佛,还请格格在偏殿等一会儿。”

        “...”

        白客气了。

        若音心里想着,便随着知书到了偏殿。

        偏殿冷清些,虽说很快有小宫女过来奉茶,若音接过茶盏喝了一小口,便静静坐着,等待德妃。

        这是在拿捏她了。

        叫了她来,又让她等着。

        这一等,便是半个时辰。

        若音性子安静,看着偏殿外的树,半冥想着,时间也就过去了。

        须臾,那知书果然来了,她道:“格格,德妃娘娘请您过去。”

        若音闻言起身,由桂嬷嬷扶着,就往正殿去了。

        正殿里,德妃已端然坐着了,她表情淡然,见了若音便道:“有身子,不必行礼了,坐吧。”

        “是。”若音应了,便在下首位置上坐好,也不言语。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寂静。

        德妃打量了若音一阵,大约是挑不出错处来,才终于开口问道:“听说老四媳妇病了,她还好么?”

        这是为乌拉那拉氏说话来了?

        若音心想,便回答道:“福晋秋日里受了寒气以后,老是头疼不见好。反反复复的,算不上太好。”

        “哦。”德妃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作为妾室,可有侍奉在侧?”

        “...”

        若音差点冷笑出声,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平静,回答道:“未曾。妾身有孕在身,不好过了病气。”

        “再者,头疼需要静养,福晋那里,也不能太多人前去打扰。”

        德妃不吭声了。

        她看着若音,大概是觉得若音看似低眉顺眼,实际上就跟一只刺猬似的,又伶牙俐齿得很,她不喜欢。

        又过了一会儿。

        德妃拿起茶盏,状似不经意道:“本宫也听老四说了,如今是你暂时管家。可你这家,管得却不大好。”

        若音心头一凛,忙站起来,小心翼翼回答道:“妾身有错。不过,还请娘娘明示。”

        德妃继续看着茶盏,淡然道:“老四福晋病了,李格格刚生产,你又在孕中。老四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这怎么行?”

        “去岁选秀,不是还有两个新入府的吗?你既是管家,这些事情也要操持好才是。身为女子,不可善妒。”

        “就算老四宠着你,该劝诫的,也要劝着,知道么?”

        “是。”若音咬牙应了。

        这德妃,手伸得还真长!

        “去吧。”德妃闻言,露出恹恹的神色来,道:“这回,我也不重罚你了。回去禁足一个月,便是了。”

        若音心中不服。

        可此刻,德妃的身份位置摆在这儿,她无法反驳,只得硬生生领了这责罚,起身来,回去了。

        出了永和宫,若音抬头看着四四方方的天空,长长的出了一口浊气。

        “格格,您也别太放在心上了。”桂嬷嬷看着若音,忍不住就安慰道:“婆婆插手儿子房中事,放在哪里都是容易发生的。”

        “好在这宫里宫外的,她也就偶尔能管个一两回,多了也会被人诟病的。”

        若音点了点头。

        不过,她却是明白的。

        以德妃今时今日的恩宠地位,她也不怕别人诟病。

        别人,也要有那个胆子才行!

        “算了,禁足就禁足吧。”

        若音打了个哈欠,道:“她也就只敢挑拣我这个软柿子捏一捏了,主子爷想来我这儿,她可是管不着的!”

        桂嬷嬷闻言就是一笑。

        她最喜欢的呀,就是若音的好心态了。

        若音这儿,出了永和宫以后,没有立即上轿子,而是想着这都还是头一回进宫呢,先走一段路,到了前头再坐轿子出去也好。

        可谁曾想。

        这才刚出了承乾门要往外走呢,宫道那边,却跑过来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咪。

        这猫咪跑得极快,见了人也不怕,若音刚出拐角,几乎就要和这只猫儿撞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