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37章 雨夜惊魂

第37章 雨夜惊魂

        六月盛夏。

        若音傍晚时走在长长的柳堤上,瞧着远处的山尖,太阳正徐徐落下没入山中,倒像是被山一口一口吃掉似的。

        柳堤的草坪上,小麻雀正蹲在地上啄虫子吃,西湖里还有小鸭子,一猛子扎进水里没一会儿,嘴里就多了条小鱼。

        若音看了会儿,忽然就馋了。

        想吃烤家雀了。

        “那个…”

        转头回去,若音看向桂嬷嬷,问道:“要不咱们今晚不吃河虾了吧?天天吃,我都有点吃腻味了。”

        “不行。”

        桂嬷嬷却板着脸,拒绝道:“先前可是格格自个儿说多吃虾孩子聪明,让奴婢监督您的,现在怎的就反悔了?”

        “…”

        她不是,她没有。

        若音悔不当初,叹了口气正想作罢回去,却听桂嬷嬷笑道:“格格还真可爱。今晚不吃虾也没事,这儿边上有个集市格格要不去逛逛?”

        “好!”

        若音兴奋答应,忙领着桂嬷嬷还有采桑以及三五个护卫们,就往集市去了。

        走在路上,桂嬷嬷正伸长脖子到处望呢,忽然就道:“呀,奴婢险些忘了一件事儿。今早采桑那里来说,主子爷回京后,特意命人给格格捎了一样东西呢!”

        !?

        若音闻言一挑眉毛,看向桂嬷嬷,忙不迭问道:“什么东西?”

        桂嬷嬷见了,却是嘿嘿一笑,神秘道:“这个嘛,还是格格自个儿回去瞧瞧比较好。奴婢现在说了,可就露馅咯。”

        “...”

        若音默了默,心里痒痒得厉害,恨不得现在就奔回去了,可说要来集市的人是她,这么快就溜走,也实在是不好。

        “到底是什么?”若音忍不住就又问了一句。

        这回,桂嬷嬷也没再坚持,便道:“是平谷大桃。刚成熟呢,主子爷那儿专门命人采摘好了,放在筐子里,还用油纸米糠一层层包好了。”

        “啧,一路上日夜兼程送来的。采桑来传话时,说那桃子还散发着鲜甜的果香呢。从前唐玄宗为讨杨贵妃欢心,这是一骑红尘妃子笑。”

        “没想到,咱们格格也能从主子爷那儿得到日夜兼程送来的桃子!”

        若音是喜欢吃桃子的。

        而且她害喜,有些桃子酸酸甜甜的,吃了正好开胃。

        胤禛能有这份心思,也实在是难得了。

        若音心中暖了许多,但还是忍不住害羞嗔怪道:“好了嬷嬷,可不许胡说。主子爷他能多照顾我几分,也是孩子的缘故。”

        桂嬷嬷沉默不语。

        理是这个理儿,但那也要看有喜的人是谁不是?

        转眼,集市快收摊了。

        这会儿不少小商小贩手里还有东西没卖完呢,一个劲的都在内卷打折出售。

        采桑正伸长脖子瞧呢,忽然就:“咦~”

        紧跟着,人往后退了半步,还缩了缩脖子,脸都要拧在一起了。

        若音好奇,顺着采桑看的方向就望了过去,就见有个小贩面前摆着一个大木桶,里面装的都是黄鳝呢。

        天快黑了,这些黄鳝扭来扭去的,像蛇,看着好像的确有点恶心…

        “桂嬷嬷!”

        若音兴致却起来了,便问道:“咱们买回去做鳝鱼面吧?或者水煮黄鳝也行!”

        “只能吃鳝丝面!”桂嬷嬷瞧了一眼那黄鳝,道:“您有孕在身,体虚,黄鳝吃多了不好,一两口解解馋也就是了。”

        若音很失望,为了孩子着想,也只能答应了。

        天很快黑了。

        集市上的人逐渐散了,若音也逛得累了,就要和桂嬷嬷他们一起回去。

        就在这时,若音眼前忽然一亮,随即就是“轰隆——”声传了过来,雷击似乎落在了远处,可若音这儿声势却仍然浩大。

        豆大的雨珠,也立即从天空中滴落了下来,空气里也多了土腥子味道。

        下雨了?

        若音抬头看天的功夫,采桑已经撑开油纸伞过来给若音撑上了,忙道:“格格,这雨势猛得很,咱们赶紧回去吧。”

        “嗯。”

        若音刚答应,几乎就被采桑和桂嬷嬷架着往别苑拖了。

        怕她走路打滑摔了也不至于这样吧…

        若音正腹诽呢,他们一行人也是走得极快,眼看着抄近路拐进小巷子里以后,马上就该到了别苑了。

        然而忽然!

        就在若音刚刚拐入小巷子时,忽然面前腥风一起,一个人竟然朝着自己就扑了过来。

        采桑反应很快,直接挡在了若音跟前。

        而此时,一道闪电降了下来,暂时照亮了眼前,若音就瞧见,这小巷子里竟然还有人!

        她眼前寒光一闪,竟是那些人拿在手上的大刀正在反光,而其中一把刀上,赫然还带了血迹!

        “护住格格!”

        桂嬷嬷显然也瞧见了,她这开口一喊,那几个护卫们迅速一拥而上,和那些拿刀的人就打在了一起。

        雨幕中,不停地打雷闪电,眼前也传来兵器交接的声音,桂嬷嬷扬声喊了起来,企图将守在别苑的其他护卫给叫过来。

        他们距离极近,果然仅仅半盏茶的工夫,人就到了。

        他们分成两队,一队在乱斗处支援,还有一队人,直接就到了若音的跟前,半跪下:“音格格!我等先护送您回去!”

        “嗯!”

        若音不疑有他,她和桂嬷嬷采桑不会武功,留在这里自然不好。

        一路疾行,好在若音也没哪里不舒服,便回到了别苑。

        屋檐底下,若音喘着气,身上都快湿透了,寒噤噤的。

        “属下现在去通知知府大人,加强四周防卫。剩下的人,就留在别苑四周保护格格!”

        “去吧,一路小心。”

        若音叮嘱完,一颗扑通乱跳的心,才逐渐安定下来。

        桂嬷嬷反应很快,一回来就吩咐道:“快,去准备热水和姜汤还有干净衣裳,再把大夫叫来!”

        所有人都动了起来。

        若音也没耽搁,迅速回屋将湿漉漉的衣裳脱掉,又去沐浴洗干净了身上的寒气。

        回到屋子里,大夫已经候着了。

        一番诊脉,若音情况倒是还好,就是略微有些受寒和受惊,这两天要好好休息。

        若音心安了安,便询问起了情况。

        门外,一个侍卫经过桂嬷嬷的传召走了进来,他身上还带着点儿血腥味,让若音不由地捂住了心口。

        若音忍住,问道:“如何了?”

        “别苑四周已经加强了防卫,刚刚那些持刀歹徒也已经全歼。而他们,应该是在追杀这个人。”

        侍卫回答着,便拖了个人上来。

        采桑认出了他,看了一眼就道:“这个好像是刚刚扑过来的那个人。”

        若音点了点头,就在侍卫将那瘫倒在地的人翻过来的时候,若音看清了他正脸的一刹那,忽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认得这个人!

        她和胤禛在金陵游船的那个早上,遇到的那个疯疯癫癫推销药方的刘汉三!

        “是他?”

        若音惊呼出声。

        那侍卫不解,便问道:“格格认得此人?”

        若音郑重点头,道:“嗯,见过一次,那些人为何要追杀他?”

        侍卫闻言摇头,道:“本想抓一两个活口。只可惜,他们眼看着打不过,立即就自尽了。这架势,倒像是死士。”

        死士?

        回忆起那日刘汉三疯疯癫癫的样子,竟然也值得被人用死士追杀?

        若音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想着,若音便吩咐道:“先把他带下去好好医治吧,这件事,或许不简单。”

        “是。”

        侍卫答应了,便带着刘汉三离开了。

        当天晚上,雨逐渐小了,若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的都是刚刚闪电划过时看到的那刀子上带血的样子。

        她没经历过生死,当然是怕的。

        桂嬷嬷就守在若音床榻边上,打了个地铺,听见若音翻来覆去,便问道:“格格睡不着?”

        “嗯…”

        若音轻声应了。

        紧跟着,她就感觉身旁悉悉索索,桂嬷嬷问道:“格格别怕,奴婢在呢,奴婢陪您睡好不好?”

        “好。”

        若音鼻尖酸了酸,更感动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若音基本上都足不出户,喝着安胎药和压惊的汤药,日子实在是过得苦不堪言。

        第三天傍晚。

        若音用了晚膳正在院子里散步消食呢,忽然采桑慌慌张张地就跑了过来。

        “格格,刘汉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