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7章 中毒

第17章 中毒

        阳春三月,风光宜人。

        清晨,若音刚起来不久,就一头扎进了小厨房里,在做藕粉桂花糖糕。

        藕粉是老早就磨好了的,桂花也是去岁桂嬷嬷那儿亲自摘的桂花,眼下春风和煦,这个时节,吃点儿香甜可口的东西是最好不过的。

        不过须臾,若音端着盘子从小厨房出来的时候,桂嬷嬷看着这一碟子的藕粉桂花糖糕,就赞不绝口。

        “格格手艺真好,主子爷瞧了一定喜欢!”

        话音刚落呢,外头胤禛还真的就和苏培盛到了。

        若音吓了一跳,她只知前朝南巡的事情也定好了,在三月初十,眼下也就不过几天了。

        胤禛难得休沐,事情办完也能养养精神。

        “主子爷!”

        若音忙将手里放下的东西,过去迎。

        胤禛自顾自走了过来,大概是闻到香味了,也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往桌上瞧了一眼,问道:“什么东西这么香?”

        “给你做的吃的。”

        若音盈盈一笑,端起碟子来递给胤禛,便道:“刚出炉呢,还是主子爷厉害,知道有好东西,巴巴地就来了。”

        “你呀。”

        胤禛失笑,也全然不在意若音这么一句“没规矩”的话。

        只感觉这般跟她相处,很放松。

        藕粉桂花糖糕的香气是淡淡的,却又绵长,入嘴不十分甜腻,吃过以后,唇齿留香的那种。

        胤禛往日里不喜糕点,只觉得腻味,如今一吃若音做的,感觉耳目一新。

        “好吃吗?”

        若音看向胤禛,当然是希望得到夸赞的。

        胤禛看着她眼巴巴的样子,也不忍心说不好,便道:“好吃。”

        若音听后十分高兴,忙道:“那妾身以后常做给您吃!”

        要俘获一个男人,就要先俘获她的胃,若音觉得,这话真没错。

        不过这会儿…

        她的这副神色落在胤禛眼里,却成了一派天真可爱。

        若音伺候完胤禛吃点心,眼看着距离晌午也不远了,胤禛懒得再回去,便让苏培盛去膳房那里传膳到若音这儿来。

        他记得的,若音很喜欢跟他一起吃饭。

        想起这个,书桌台前看书的胤禛也忍不住偏头看向若音。

        若音正坐在蒲团边上抱着小橘喂小鱼干呢,她逆着光,脸颊在今日晨光的照映之下,显得格外柔和。

        睫毛纤长,仿佛还能看得见脸上细小的绒毛。

        倒有几分岁月静好。

        若音正喂小橘吃小鱼干呢,看小橘吃得开心,她心里也舒坦,又感觉胤禛的视线望了过来,正要问胤禛要不要也来喂喂,小橘摸着手感可好了的时候…

        忽然,若音就感觉自己眼前黑了黑。

        怎么回事?

        她茫然了一下。

        她又没站起来,还能蹲着蹲着就贫血了?

        若音很迷惑,忽然就感觉自己的手背上一凉,低头一看,触目可及的是一团红色。

        她流血了?

        这是若音晕过去之前最后的一道意识,紧跟着她就歪倒了过去,闭上眼睛前,她好像看见了一双长长的靴子朝着自己过来了。

        这一觉,不太踏实。

        若音感觉自己翻来覆去回到了前阵子冬日里病重的时候,又是流鼻涕又是发热,后脑勺还疼得不行。

        迷糊了也不知道多久,她醒了过来。

        入眼,是熟悉的帷帐。

        “格格醒了?”

        紧跟着,便是身侧桂嬷嬷的声音。

        若音迷糊了一会儿,察觉此时的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才忙让桂嬷嬷扶着自己起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好像流鼻血,晕过去了?

        桂嬷嬷先是对着外头喊了一声,大概是叫喜春那儿去跟胤禛说一声,她醒过来了之类的话,然后才看向若音。

        “今儿晌午,格格正抱着小橘呢,忽然就流鼻血晕了过去。当时奴婢在外间等着伺候,不清楚情况。”

        桂嬷嬷陈述道:“只知道当时,主子爷在您的身边。他喊着,苏公公和奴婢就进去了,紧跟着,章太医来了。”

        “他说…格格这是服用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了。有点像是…中毒。”

        中毒?

        若音脑袋就是一嗡!

        穿越后,她凭借自己从前数年阅读宫斗小说的“资本”,也觉得自己对后宅这些戏码有所了解的。

        自从“得罪”宋格格后,她更是小心翼翼的。

        平时吃饭,她都是用的银筷子,防的就是有人给她下毒!

        却不料,防不胜防!

        想不出答案,若音只得问道:“可查到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了吗?”

        “奴婢…”

        桂嬷嬷正要回答,门外,胤禛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进来了。

        他走得很快,一脸严肃,像是有些生气,这样的表情一直维持到了若音的床榻边上,才有了缓和。

        “可有哪里不舒服?”

        胤禛问着,语气也温柔了一些。

        “没有,就是有点头晕。”若音眼望着胤禛,问道:“主子爷,妾身这到底是怎么了?桂嬷嬷说,是中毒了?”

        “妾身自进府以来,便是小心翼翼的。却不料,有人竟这般不喜欢妾身,还偷偷干了这种事!”

        若音说着,泫然欲泣。

        她要让胤禛知道,这府里有人手眼通天,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情。

        胤禛有野心,不希望后宅不宁,他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果然——

        若音这话一出,胤禛的脸色再次难看了起来。

        “音格格醒了?主子爷也在?都这么晚了,主子爷可曾用了晚膳?妾身知道音格格这儿不好,让膳房做了清淡可口又滋补的小菜。”

        门外,乌拉那拉氏进来了。

        瞧见胤禛来得竟然这么快,她暗自咬了咬牙,还是迅速走上前来到了若音的床榻边上,一脸关切的样子。

        “唉,怎么哭了?”

        乌拉那拉氏显得更难过了,仿佛感同身受似的。

        若音渐渐止住了哭,看向胤禛,然后垂头道:“妾身有些累了,主子爷先去吃饭吧?”

        若音显得乖巧。

        吃饭?

        听见这话,胤禛却扁扁嘴,不动声色看了一眼乌拉那拉氏。

        她这个时候过来提醒自己还没吃饭是什么意思?

        “不饿。”

        胤禛淡淡回答完,便道:“府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有你管理不善的原因。不过,既是出了事,我自会好好调查清楚。”

        “时辰不早了,你先回去吧。音格格这里,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

        胤禛言罢,站了起来,先往屋外走了。

        胤禛都如此了,乌拉那拉氏再想留下瞧瞧胤禛这儿到底怎么回事也是不成了,心有不甘,也只得先跟着胤禛一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