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6章 夭折

第16章 夭折

        黄公公的一双手颤抖着缩了回来,喃喃道:“小格格…已经没了气息了。”

        这回,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若音往后退了半步,看着彻底失控的场面,已然知道,这回她和宋格格之间,必然是难以调停的了。

        “桂嬷嬷。”若音还算冷静,立即吩咐道:“你立即派人出府,将此事告知主子爷。”

        紧跟着,若音又偏头看向慕夏,道:“黄公公,这个背主的奴才,还请你现在将她给我捆起来,送到福晋那里去!”

        若音气势很足。

        和往日里闲散的样子判若两人,黄公公也不知怎的,身体比脑子还先有了反应,立即就照做了。

        “是——”

        黄公公带人押着慕夏以后,才察觉出不对劲来,看向绘荣。

        可惜已经晚了。

        若音早已走了上来,挡住了黄公公的视线,并且冷冷道:“还愣着做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黄公公吓糊涂了?”

        这下,黄公公反应了过来,心知为时已晚,只得先押着慕夏了。

        绘荣站在原地,看着发疯的宋格格,心里却是疑窦丛生。

        音格格莫不是看出什么端倪了?

        福晋乌拉那拉氏处。

        若音刚刚到,闻听消息的乌拉那拉氏也已经从寝房出来了,到了外间,正看着浩浩荡荡过来的一群人。

        “见过福晋。”

        若音行礼,刚要陈述事情,紧随其后来的宋格格却迫不及待,哭着喊着又将若音骂了一通。

        什么害她早产啦,害她孩子早夭啦,连人参都跟她抢之类的。

        听到后来——

        乌拉那拉氏一拍桌子便骂道:“岂有此理!音格格,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辩解的?”

        若音差点儿就气笑了。

        她一踢被押着跪在地上的慕夏,便朗声道:“妾身过来,就是为了说明此事的,不然福晋以为,妾身为何绑了慕夏过来?”

        乌拉那拉氏一怔,下意识地就看了一眼绘荣。

        绘荣脸色不是很好,二人似乎在交换眼神。

        呵,果然是算计好的。

        若音将一切看在眼里,便解释道:“这个慕夏,美其名曰去黄公公那儿拿人参给我,实际上,根本就是心怀鬼胎,不知道在帮背后的哪个主子做事,想要陷害于我!”

        “竟有此事?”

        乌拉那拉氏攥紧了手,道:“音格格,此事非同小可,不能胡说!”

        “妾身自然不是胡说。”

        若音看向一同而来的黄公公,便问道:“敢问换公公,前些日子,苏培盛苏公公,可是在你那儿拿过一些鹿茸和阿胶?”

        黄公公略微想了想,便颔首道:“是有这件事。”

        “福晋。”

        若音点点头,便继续道:“苏公公拿的这些,其实是给妾身的。试问妾身都有这些了,还用得上原本是给宋格格准备的人参?”

        呵。

        也就慕夏这种,成天拿自己的膝盖伤了不方便干活躲懒的人,会不知道若音的库房里头,到底有什么东西了。

        竟然还敢串通外人,拿这个给她下套?

        “音格格。”

        乌拉那拉氏反应却也快,她便问道:“或许,是慕夏那里担心你,这才自作主张…”

        “是啊。”

        若音打断了乌拉那拉氏的话,道:“上回若音去提膳给桂嬷嬷,便自作主张欺负了宋格格身边的人。”

        “这回,更是自作主张抢了宋格格的药材。福晋,我可是记得,当初绘荣姑姑带着慕夏和喜春来的时候,说是这两个丫鬟,是福晋这儿精心挑的。”

        “谁曾想,福晋竟是这般‘精心’的?”

        “大胆!”

        乌拉那拉氏大惊,已然听出来若音这是在指责她了!

        就在这时,绘荣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道:“都是奴婢一时失察,这才让慕夏这个奴大欺主的到了音格格身边!”

        “这次更是害得宋格格少了药材,都是奴婢的错!”

        若音偏头瞧了一眼绘荣。

        绘荣满脸自责,将所有的锅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根本不给人怀疑乌拉那拉氏的机会。

        真是主仆情深!

        若音心知此事到了这里,她已是利益最大化了,再想要动乌拉那拉氏,已经不可能,索性便先收敛住。

        “福晋。”

        若音道:“绘荣姑姑平日里也辛苦,一时不查,也是有的。依我看,绘荣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嫁人享福了。”

        “福晋身边得力的人也有很多,再重新挑一个做事不容易出错的就好了。福晋,你觉得呢?”

        “…”

        乌拉那拉氏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她不甘心!

        却,毫无办法!

        场面一时有些僵持。

        绘荣早已看透自己不过也只是乌拉那拉氏手上的一颗棋子,便道:“奴婢,愿回乡荣养。”

        “嗯。”

        乌拉那拉氏轻轻点头,心如刀割。

        后院主院这边的人,逐渐就散了。

        先前忍冬的事情被证实是冤枉了若音,这回慕夏的事儿显然也和若音没关系,宋格格那里再是记恨若音,也被人按住,无法再继续闹腾下去了。

        离开乌拉那拉氏处以后,若音往自己的院子走。

        当天傍晚。

        桂嬷嬷来若音这儿回话的时候,便说前院那边的人,已经准备了一口薄棺,暂时将小格格下葬了。

        早夭的孩子,都是无法葬入陵寝之中的,只能如此安葬。

        至于乌拉那拉氏那儿,连夜将慕夏赶出了府邸,再亲自安排了马车,将绘荣送到了京郊的乡下。

        说是等过段时间,帮绘荣相看好人家,把她嫁出去。

        最后,福晋则是提拔了以前跟在绘荣身边的一个叫做连芸的丫鬟,当了管事的大丫鬟了。

        “那连芸年纪不过二十,经事也少些。相信绘荣不在,福晋身边少了这条臂膀,以后再想要谋算什么,也不会那么容易了。”

        桂嬷嬷说完,这就先退下了。

        若音点了点头,将自己刚抄好的几篇佛经,就丢进了自己手边的火堆里。

        不一会儿,便化成了灰烬。

        看着满盆炭火,若音叹了口气。

        身在后宅之中,多得是身不由己,这一次她好运没出事情,可是下一次,她还能如此好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