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14章 起冲突

第14章 起冲突

        若音看着慕夏脸颊上的伤痕。

        慕夏皮肤原本白皙,此刻,却显得有些触目惊心,她哭得动容,不免令人伤怀。

        “先起来吧。”

        若音伸手去扶慕夏,慕夏被若音扶着,趔趄了一下,颤抖着双腿站了起来。

        此刻,桂嬷嬷和喜春也从院子里走了出来,显然今儿晌午发生的这一切她也知道,可她只是个奴婢,也不好忤逆了宋格格的意思。

        “喜春,先带慕夏去休息吧,取一些药酒帮她擦擦。”

        若音吩咐完,先和桂嬷嬷进了屋子。

        一进屋子,若音便看向桂嬷嬷,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奴婢已经打听过了,事情基本上都和慕夏说的差不多。就是,其实是慕夏自己和宋格格的人起的冲突。”

        桂嬷嬷道:“她去拿膳时,宋格格的人有意越过她先拿,她不乐意,便嘲讽了一句。说宋格格不安心静养,天天想叫主子爷过去,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之类的话。”

        “不像格格您,得主子爷青睐,即使是不开口,主子爷也过来云云。那丫鬟气急了,正巧福晋身边的绘荣过来拿东西,这才做主发落了慕夏。”

        这慕夏说话果然不尽不实!

        若音有点恼了。

        慕夏这不是纯粹给她招人恨吗?

        话是没错,可这些话能放到明面上来说吗?

        这可是后宅!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不能消停点儿,让她有安生日子吗?

        还好她留了个心眼先问问桂嬷嬷,不然的话,她要也是个急性子直接就冲到宋格格那里去跟宋格格理论,才是真的麻烦。

        只是…

        宋格格那里,也的确麻烦。

        想起晌午在胤禛那儿见到宋格格身边丫鬟时的场景,若音叹了口气,心底里大概也是知道,自己和宋格格之间的关系,怕是难以调停了。

        且慕夏这丫头心思活络不安分,也是不能留的。

        她现在该怎么做呢?

        若音有些头疼,只得吩咐道:“先去回了福晋,说是慕夏犯了错,罚了跪就够了。我往后会约束好底下的人的,剩下的…”

        “宋格格那头,还是先给她送点东西过去吧,不求和她缓和关系,至少明面上还是要过得去。”

        至于往后?

        若音自个儿再打算打算也就是了。

        桂嬷嬷闻言,便去办了。

        若音心事重重,也没了午睡的心思,想起刚刚那青石板路,也明白乌拉那拉氏身边的绘荣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这大冷天的,虽说雪化了,可这青石板路最是坚硬了,跪上一个时辰,膝盖早不知道该肿成什么样了,也真是能狠得下心去。

        午后,天气阴了些。

        若音靠在床榻边抱着小橘刚闭目养神了会儿,桂嬷嬷那里就过来回禀消息了。

        “福晋那儿的意思,说是慕夏原本是个心思灵巧的,今儿犯了错也没什么大碍,格格往后约束着就是了。”

        桂嬷嬷道:“就是宋格格那儿,奴婢可瞧着呢,喜春前脚刚将东西送过去,宋格格后脚就直接命人给丢出去了。”

        “还就丢在四阿哥府后面的巷子里,还踩了两脚呢。这…生怕谁不知道似的,这不是格格你甩脸子吗?”

        “…”

        若音忽然就笑了,不愧是二哈。

        的确,甚至还不遮掩。

        好在,若音从未想过争风吃醋,只想好好抱上胤禛的大腿,平平安安寿终正寝。

        “知道了。”

        若音挥挥手,便道:“往后宋格格那儿,该送东西的时候咱就送。记得挑那些找不出错处的东西送,什么吃的一律不行,省得到时闹病了,说是我给她下了药。”

        “至于慕夏,倒是不急。福晋说不准故意用她害我呢,我可不会坐以待毙。先留着她,慢慢找个机会反过来利用,让她亲自咬下福晋的一块肉也就是了。”

        “是。”

        桂嬷嬷答应着,就先退下了。

        若音是有自己的考虑的。

        天气逐渐暖了。

        若音院子里的迎春花和海棠花都开了,一片生机勃勃。

        若音除了初一十五的请安以外,剩下的日子基本上都是规规矩矩地待在自己的院子里的。

        胤禛忙于三月里要去南巡的事情,也顾不上府内,大家伙儿都无宠,相互之间也格外安生。

        傍晚。

        若音摘了朵海棠花,坐到铜镜前看着自个儿,花娇艳,人也是好颜色的。

        “咕。”

        就是肚子有点饿了。

        “桂嬷嬷?”若音也没回头,对着门外就喊道:“膳食提过来了没?我饿了!”

        门口却没反应。

        若音觉得奇怪,一回头却见一个人正撩开帘子走了进来。

        是胤禛!?

        他不是在忙着三月里南巡的事情,脚不沾地没空管后院么?

        “主子爷!”若音吓了一跳,忙要去迎。

        “嗯。”胤禛淡淡应了,自顾自就在太师椅上头坐下了,闭上了眼睛。

        这是当她这儿是客栈,累了过来休息了?

        若音很“自觉”,也没多废话,默默地走到了胤禛身后,帮他按了按太阳穴。

        须臾,胤禛睁开了眼,忽然就抓住了若音的手。

        若音被他牵引着,往跟前带了带,又被拽着,跌到了他怀里。

        “...”

        闻着淡淡的龙涎香味,若音看着近在咫尺的薄唇,心跳快了些,扯开话题,便问道:“主子爷不是忙么?怎么有空过来?”

        “是忙。”胤禛疲惫地出了口气,道:“但,过来看看你的时间还是有的。”

        若音忽然有点感动。

        就在这时候,门外苏培盛却一脸尴尬地凑了进来,开口道:“主子爷。礼部侍郎过来了,说是南巡路上有些事要跟您商量。”

        胤禛捏了捏玉扳指,心中不满,却还是只得先放开若音。

        若音立即乖巧道:“主子爷去忙吧,正事重要。”

        “嗯。”胤禛沉着嗓子应了,这才走了。

        桂嬷嬷很快过来传膳了,顺便说起了宋格格的事情。

        宋格格那里的情况,不太好。

        一开始,小格格只是吐奶吃不下去东西,后来则是呛奶,这几天宋格格那边的乳母则开始反应,小格格已经没力气喝奶了。

        宋格格焦急万分。

        只得让乳母将汁水挤出,然后亲自来喂,可惜,情况还是糟糕。

        胤禛那儿也请了擅长千金方的章太医了,却因为小格格年纪太小,无法喝药。

        偏偏唯一的法子是让乳母喝了药,药融进汁水里,但…小格格却没力气喝奶。

        这天。

        桂嬷嬷提了膳食回来的时候,又朝着若音叹了口气。

        “还是没法子喝药?”若音问着,也不免痛心。

        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是。”

        桂嬷嬷回答道:“奴婢私底下向章太医打探过了,若还是如此,小格格只怕是撑不过这个月了。”

        “早产儿最容易夭折,他也没法子。”

        若音点了点头,也不好再说什么。

        夜有些深了。

        若音躺在踏上,只感觉隐隐约约像是听见了哭声,她听说这几天宋格格天天抱着小格格哭,眼睛都肿了。

        也不知道这声音,是不是从她那儿传来的。

        想着想着,若音就睡着了。

        翌日,是二月十五,该去跟乌拉那拉氏请安的日子。

        若音一大早起来,刚走在路上,就遇见了结伴而回的钮祜禄格格和耿格格。

        “音格格好。”

        两边见礼完,耿格格那儿就问道:“音格格这是打算给福晋请安去的?”

        若音颔首。

        耿格格闻言,又道:“先前我和钮祜禄格格也要去呢,走到半路上,就遇见了绘荣。她说今儿福晋去看宋格格了,咱们便不必请安了。”

        “我这儿和钮祜禄格格正打算回去呢。”

        不必请安了?

        若音瞧了一眼耿格格二人。

        她俩在府里没什么存在感,但若音曾听桂嬷嬷提及,说是钮祜禄格格为人最是安分守己了。

        想来,耿格格所言不差。

        “那我也就先回去了,多谢两位姐姐告知。”

        若音服了服身,还算客气,便转身回去。

        路过四阿哥府的花园时,若音刚刚穿过假山,前面却忽然迎面走过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