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天灾救世主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现实

第七章 现实

        砰!

        一脚踹开了大风棋    牌二楼的门,王生直奔储藏室而来。

        画着篮子,挂着铁锁,就是这间了。

        没有丝毫犹豫,王生将撬棍捅如锁环内,然后猛地用力一压。

        刚啷!

        门锁依旧完好,但是那焊接在门上的锁鼻却是被王生给直接掰断了。

        拉开门,王生迈步进入储藏室。

        这间储藏室面积不小,其内的光线比较暗淡,但却并没有王生想象的那样脏乱。

        目光扫视一圈,王生看到在靠近储藏室的墙壁处正摆着三个笼子,而在笼子中还分别关着一个女孩,而最右边的一个便是王生的妹妹王芊。

        在王芊惊讶且期盼的目光中,王生三两步便来到关着他的笼子前。

        砰!砰!

        两撬棍砸烂铁锁,王生将妹妹王芊救出,用匕首割断了绑着她绳子。

        “小芊,你没事吧,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王生问道。

        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王芊开口道,“没,没事,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事就好,有事什么事等回去再说。”

        王生拍了拍王芊那纤瘦的肩膀,然后拿其撬棍来到另外两个笼子前。

        砰!砰!

        几撬棍下去,两个笼子被打开,笼子中的两个少女被救出后立刻向王生连连道谢。

        虽说现在的情况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王生并不介意向人伸出援手。

        在二楼搜索一圈之后,有所收获的王生便带着三个女孩从后门离开了。

        之所以不走更加快捷的前门,主要是怕三个少女接受不了前门大厅那屠宰场一般的恐怖景象。

        走出大风棋    牌,被救出的两位少女在向王生道谢后便匆匆离开,看她们的样子显然并没有要报警的打算,就跟之前有所顾忌的王生一家一样,由此可见这大风棋    牌抓人还是经过专门研究的。

        目送着二人离开,王生略微思索之后,将自己的提包递给了王芊,让她帮自己拿一下,而他还有点事要做。

        那提包是王生从大风棋    牌二楼金链子的屋里找到的,里面放着王生搜刮到的战力品,比如肥老虎的七管枪和弹药袋,一楼大厅中两把沾满血污和碎肉的大黑星手枪,二楼肥老虎屋中保险柜内的一些弹药等等。

        将提包交给王芊,王生快步来到大风棋    牌正门,将肥老虎那肥硕的尸体丢进了白日胜那辆已经咽气的癞皮狗皮卡的车斗里,然后让白日胜配合着自己将整辆皮卡直接推进了大风棋    牌当中。

        本来以皮卡车的大小是进不了大风棋    牌的,但之前关二爷出门时很贴心的把门扩大了一下,倒是正好方便了王生。

        捅烂了皮卡的油箱,然后又搬来了从二楼储藏室中找到的汽油和酒之类可燃物,王生摸出了一个刚才捡到的打火机。

        几分钟后,熊熊燃烧的火焰吞没了大风棋    牌,而白日胜则已经驾驶着一辆原本属于大风棋    牌的银灰色面包车载着王生王芊两兄妹离开了这里。

        面包车内,驾驶位上的白日胜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他最近听到的小道消息和新闻八卦,王芊有些拘谨的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而王生则是沉默的注视着车窗外的城市夜景。

        拥挤的车流,说笑的人群,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这一切对王生而言都十分的新奇,上一辈子的他只从电视上看到过这种景色。

        片刻之后,王生开口打断了滔滔不绝的白日胜。

        “白日胜对吧,我有个事问你。”

        “哎,大哥,您叫我胜子就成,有什么话是您说,我绝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行了,闭嘴。”

        王生打断了他的废话,然后有些疑惑问道,“你之前不是说有人报警了吗,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见有警察过来?”

        距离第一次枪响到现在可都一个多小时了,即便警察都是‘必定迟到的正义’,也不该这么久都没反应啊。

        听王生这么一问,白日胜明显有些局促。

        咳,咳。

        干咳了两声缓解尴尬,白日胜这才开口道,“生哥,其实吧,当时我确实看到有人听到了枪响,不过报警那段其实是我瞎编的。”

        “瞎编的。”

        王生有些疑惑的重复了一句,虽然他的社会常识不怎么丰富,但也知道在华夏枪械可是绝对的违禁物品,常人若是听到枪声又怎么可能不报警。

        仿佛是察觉到王生的疑惑,白日胜正色道,“大哥,我佩服你为了妹妹敢独闯大风棋    牌,不过你这社会阅历还是浅了一些,有些事情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

        见王生在十分认真的听着,白日胜便继续说道,“就拿今天这事情说吧,这大风棋    牌是黑赌场,并且藏有枪支这种事,在咱这一片的基本都清楚,甚至就连那些警察都是心知肚明。”

        “既然都知道,那为什么没人管那?”一直沉默不语的王芊忍不住问道。

        “人家势力大还有手段,普通人害怕不敢招惹,警察那边有好处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只要事情不闹的太大,大家基本也就这样心照不宣了。”

        这其中的龌龊自然不会像白日胜说的这么简单,但他毕竟只是个社会闲汉,知道的也不多,再加上又是在王芊这个女孩面前他也不好说的太过露骨,便只是‘含蓄’的说了几句。

        但即便如此,看王芊的样子,她还是颇受打击。

        “枪响了都没人报警,那我们放火烧了大风棋    牌应该也不会有人管吧。”王生再次开口道。

        “大哥看的果然通透。”白日胜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从绑架你妹妹这事就能看出来,这大风棋    牌和肥老虎虽然势大,但在背地里可是很遭人恨的。

        那地方起火了,周围的人高兴还来不及那,估计就算烧到了明天早上也不会有人管。”

        正说着,白日胜突然一拍脑袋道,“对了,大哥你也不用担心以后会有麻烦,城南这附近的摄像头都被肥老虎安排人给敲了,再加上今晚这事也没人报警,上面也怕麻烦,最后肯定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白日胜的话也是让王生松了一口气,他之前还真担心过这方面的问题。

        之后,王生还向白日胜询问过对于那尊关公雕像的事情。

        就如王生所预料的那般,白日胜压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对于超自然的事情,他还真的知道一些信息。

        通过白日胜的讲述王生得知,近几年网络上关于超自然事件方面的信息开始逐渐增多,虽然官方在刻意的控制并屏蔽这方面的内容,但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想要完全不留一丝痕迹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白日胜身为一名对于各种小道消息都十分感兴趣的社会闲散人员,自然不会放过这种特殊的信息。

        在通过闲暇时间的打探寻找之后,他还真的收集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情报。

        甚至还曾亲自前往过几处在传闻中发生过超自然事件的地点,并在其中一个据说淹死过数人的小湖中看到了一道行似猿猴的身影。

        虽然白日胜坚信自己看到的是传说中的水猴子,但别人却大都只是认为他眼花看错了。

        抛开那不知真假的水猴子不谈,这尊复活的关公雕像可以算是白日胜第一次亲眼目睹并接触到的超自然事物了。

        虽然当时怕得要死,但事后白日胜可是兴奋的不行,甚至在临走之前他还特意捡了一块关公雕像的碎片当纪念那。

        ……

        面包车朝着王生王芊兄妹居住的幸福家园小区驶去,车上的王生与王芊恢复了之前的沉默,白日胜则继续滔滔不绝的说着话,只不过话语中的内容却从各种花边新闻小道消息变成了一些真假难辨的超自然事件信息。

        在面包车行驶到距离幸福家园小区不远的一个路口,正看着车窗外风景的王生突然眉头一皱,并对白日胜说道,“在路边停一下。”

        直接将车停靠在路边,白日胜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大哥,前面就到幸福家园小区了,让我把你们送回去吧。”

        “在这等我们一会。”

        王生并没有回答,在车辆停稳之后,便拉着一旁的王芊便下了车。

        “抬起头来,精神点,一会别让爸担心。”

        向王芊交代了几句后,王生便带着她朝路边一个穿着肮脏工装,正坐在马路牙子上叼着根烟,一脸颓然的中年男人走去。

        王生碰了碰身旁的王芊,后者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开口道,“爸,你怎么在这坐着呀。”

        没错,这个中年男人就是王生这具身体的父亲王建国,只是现在的王生还有些不太习惯突然多出了这么一位父亲,所以交流这事还是让妹妹王芊来吧。

        听到王芊的呼唤,王建国有些木然的抬起头,在看到了面前的儿女之后,他立刻瞪大了眼睛,就连口中那根还未点燃的香烟都掉到了地上。

        连忙站起身,王建国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小芊,大生,你们,你们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们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们多久,我……”

        见王建国絮絮叨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王生指了指白日胜驾驶的面包车说道,“这人多,回家再说吧,先上车。”

        王建国有些茫然的看着王生转身离开的背影。

        这明明就是自己的傻儿子呀,怎么会让他感觉这么陌生。

        王芊见状连忙拉了拉有些失神的王建国的衣袖说道,“爸爸,听哥哥的,我们先回家吧。”

        “哎,哎,好。”

        王建国下意识应了两声,然后便跟着王生和王芊朝面包车走去。

        此时,先一步上车的王生已经跟白日胜交代过了,因此在王建国上车后,他便十分热情的伸出了手。

        “王叔你好,我叫白日胜,是王哥的朋友,你叫我胜子就行。”

        “你,你也好。”

        王建国有些僵硬的与白日胜握了握手,同时看向王生的目光也是带上了疑惑。

        自己傻儿子什么时候有了这种街溜子小混混一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