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讨论

第五十章 讨论

        “祖父,母亲。”没等裴墉走出去,裴衍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院子里,见到裴墉和徐大娘子,连忙快步上前请安。

        几个月不见,裴老爷子对自家孙子也是想念的紧,看见裴衍后便立时笑的合不拢嘴,嘴里连连说着:“好,好,回来便好。”

        “此番南下,让祖父和母亲挂心了。”

        徐芷兰微微颔首,神色间也是松了一口气。她深知裴衍这次南下带着任务,心里对裴衍的安危也是担忧得很。

        虽然裴衍和裴墉都说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这也算是上战场了。这几个月徐芷兰揪着的心也一直没放下过。

        “你此番在江宁可是闹了不小的动静啊。”裴墉示意了一下边上的椅子,笑着说道。

        见祖孙俩谈起正事,徐芷兰便起身对着裴墉施礼道:“父亲与衍儿且先聊正事,儿媳去给您和衍儿备些酒菜,晚上一家人好好聚聚。”

        说罢还不忘带走桌上的那份名单。

        裴衍起身朝母亲拱手施礼,目送徐芷兰离开之后,方才回过身来对裴墉道:“此番剿灭宥阳水贼,指挥之人乃是兴平军指挥使卫冲,孙儿初涉军事,终究还是轻敌了。”

        倒不是裴衍自谦,宥阳水寨里也就是只藏了百来号人,若是再藏的多些,说不定就得翻车。

        但也正是如此,才更说明了这伙儿贼人背后的势力不简单。

        仅仅是一个宥阳,便隐隐发展起这样一个势力,放眼整个江宁府又将如何?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显然裴衍事前的情报工作做的还是不到位。

        裴墉却是摆了摆手,说道:“无需妄自菲薄,你所做之事湘君都与我说了,你的安排没有错,情报有误说明他们早有准备,蓄谋已久。”

        顿了顿,又说道:“你此番剿灭宥阳水寨,也算是立了军功,按理说我裴家乃是武勋,若你有意,我可向陛下讨一个恩荫,让你到建昌军里任职,将来或可接过西北大营的兵权,延续我裴氏一族的荣耀。”

        裴墉有意无意的提及道。

        裴衍这次剿匪算不上多大的功劳,区区几百个草寇罢了,但从这一次历练来看,裴衍在军事一途还是有值得培养的空间的。

        虽然心知裴衍更趋于文事,但若要让裴家在军队的根基就此没落下去,裴墉还是多少会有些不舍。

        裴仲元在世时虽然也是偏爱文事,但仕途上走的却是军武一道,乃是当朝有名的儒将。

        教出来的儿子反而成了彻头彻尾的读书人,若非突生变故裴仲元早逝,裴衍又在扬州遭了一波刺杀,只怕也不见得会生出习武的心思来。

        只可惜本朝重文轻武,朝堂上文官处处压着武人一筹,加上如今四海清平,虽说各方势力皆对中原有觊觎之心,但并无实质性的举动,武将们自然也就更没有话语权了。

        裴衍听出了裴墉话里的意思。

        几年前他意识到自己身处魔改版大宋朝时,他第一反应就是从文,毕竟大宋的文人士大夫,待遇地位等等各方面优势比起武夫要好太多。

        最关键的就是那一条说不上靠不靠谱的潜规则,那就是不杀士大夫。

        考上功名,约等于获得免死金牌,简直比老朱家的丹书铁券都管用。

        但现在看来,裴家的根基在军队,裴衍纵使学文,考科举,身上也还是会被挂上建昌军的烙印。

        裴家经营西北大营几十年,历经两代公爷,还有一个准继承人裴仲元,虽然裴仲元没了,但裴衍还在。几十万大军被打上一个家族的烙印,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有些事情,走到一定的地步之后,退是退不下来的,只能继续往前,或者换个思路。

        继续往前?造反吗?别逗了。

        至于说换个思路...

        裴衍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王韶。

        “孙儿在想,当今官家仁厚,爱臣民如子,若我有意入建昌军,想必会得到陛下的支持,将来执掌建昌军也无不可。但...”裴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裴墉,继续说道:“但不知这位陛下,还能有多少年呢?将来上位的是什么样的人,谁又说得准,若他对裴家起了忌惮,又当如何?”

        裴衍小声的提出几个问题,自古最难揣测的便是帝王之心,武人在本朝本就不被重视,几位军侯能让家族繁盛,全亏了信任二字,若什么时候信任变成了忌惮。那武人的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要说华夏数千年以来哪个朝代的武将最不可能造反,那我大宋可就有话说了。

        裴衍在江宁展露才名,虽然是用了裴白衣的化名,但东京城内有心之人都不难追查到他的真实身份。

        只怕关于裴衍的很多资料都已经被摆在了嘉佑帝的龙案上了。

        对此,裴衍觉得嘉佑帝多半是喜多过忧的。

        裴老爷子用一生证明了自己的忠心,现在退居二线,再混两年差不多就可以退休了。这段君臣情谊嘉佑帝是极看重的,将来史书上留名,也会是一段佳话。

        裴仲元证明了一半,人没了,嘉佑帝除了心痛,更多的是可惜。

        至于裴衍,什么都还没证明,又这般年轻,挑不起重任,又不好随意打发。

        眼下裴衍传出才名,嘉佑帝只需要顺水推舟,让他走上科举一途,将来自然有机会重用,也不需要担心出现裴家掌事之人年少拥兵的局面。

        裴衍提出的问题裴墉不是没想过。甚至当年他跟在自己的父亲身边时便想过。

        但听到裴衍如此出格大胆的言论,还是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放肆,岂可胡乱议论当今陛下。”

        虽然看似训斥,但老爷子也并非真的生气,只是担心裴衍祸从口出罢了。

        “你说的并非没有道理,传承有序,军队并非归属于一家一姓,即便是由我裴家历代接掌,也得是你父亲才行,你若要接手,晚了些。”裴墉忍不住感叹道。

        裴家根基深厚,但裴衍根基太薄,这才是裴衍接手建昌军最大的壁垒,换做是裴仲元,那建昌军接下去几十年还得是姓裴。

        不打算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聊下去,裴衍转移话题道:“对了,方才见母亲手里拿着一份名录,可是在与祖父商量何事?”

        听见裴衍主动提及此事,裴墉的眼神顿时一亮,继而抚须笑道:“哈哈,说到此事,倒是与你有关。”

        裴衍内心闪过一丝不好的预兆。

        果然,裴墉笑着道:“你如今也已经十八岁了,该是到了娶妻的时候了,我知你打算金榜题名之后再做成婚的打算,但科举之事谁也说不准。”

        顿了顿,裴墉继续说道:“我让你母亲挑选了些人家,若是合适,便先定下婚事,待下一次春闱之后再完婚便是。”

        裴衍听罢,脑瓜子顿时一紧。

        果然,该来的躲也躲不掉,至于裴墉为什么会忽然想到给自己定亲,不用想也知道是自己在江宁跟叶清涵的事传到老爷子耳朵里了。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儿裴衍真想由着自己来不是不行,但一定会伤了母亲的心,也只能从长计议了。

        “不知祖父与母亲是看上了谁家的姑娘?”裴衍试探着问道。

        “倒是还未定,似乎你母亲对盛家的几位姑娘颇为中意,对了还有余老太师的孙女。”

        裴衍:“......”

        盛家的姑娘?那些个小豆丁儿?

        貌似最大的墨兰也就十四岁吧,哦,对了,还有女主角呢,明兰跟裴小殊一个年纪,才十二岁吧,就算是三年后成婚,那也才十五岁。

        真就豆芽菜一般大啊。

        虽然古人结婚早,但这...实在是下不去手啊。

        母亲看上盛家,那必然是看上明兰或者如兰了,若是明兰自然是好理解,接触得多,心生喜爱,又是盛老太太亲手教导的,自然亲近些。

        如兰嘛,心性率真,活泼可爱,又占着嫡女的名分。

        至于墨兰,出身不比如兰,品性不及明兰,看似大家闺秀,端庄娴雅,实则心思深沉,直接出局。

        不管徐芷兰最终看中谁,对裴衍而言都一样,他待如兰和明兰都是妹妹一般看待,至少目前是。

        但若非要选一个……裴衍脑海中闪过某个小丫头发育的愈发像前世记忆中的那副面孔...

        “不知祖父对将来的孙媳妇儿可有什么要求?”裴衍忍不住问道。

        “所谓娶妻取贤。家世相貌都是其次,娶妻首重品性,这偌大一个国公府将来终究是要交由你的妻子来打理,若品性不正亦或是能力不足,都担不起这国公府当家大娘子的责任来。”

        裴衍点了点头,虽说不重家世,但当年裴衍的祖母还是为父亲选择了勇毅侯府出身的徐大娘子,可见若是一般出身的家庭,想要镇得住这国公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成国公府内关系简单,三代人加起来才不过几口人,加上父亲去世后,几个没有留下子嗣的妾室都被徐芷兰安排了出去,人际关系就更简单的。

        但除了裴墉这一房之外,还有二房三房的两支,俱是裴墉的兄弟,那可是浩浩荡荡的两家子人,想要跟这帮人处好关系,确实需要一点手段。

        裴衍想了想,还是没有劝阻的意思,便拱手说道:“此事但凭祖父与母亲做主,只是如今距离下一次春闱还有两年多。时间上充裕的很,倒也不急着做决定。”

        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