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落幕

第四十六章 落幕

        裴衍赶回江宁的时候,城防营已经在打扫最后的战场。留在江宁城的七名护卫死了四个,重伤一人。

        看着院子里的一地狼藉,裴衍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公子。”包扎好伤口的何大力来到裴衍的面前,大战过后的他精神稍稍松懈下来,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辛苦了。”裴衍对着何大力点了点头,叹了叹气说道:“牺牲的兄弟,抚恤从优,这些事,你代我去做吧。”

        裴衍有些迷茫,愤怒和自责。

        几年前他会因为顾廷烨连累普通百姓而出声指责,现在看来,这些护卫如何不是受了自己的连累。

        万事皆有因果,自己当年的一念之仁是因,造成今天的结局便是果。

        裴衍将小蝶和初云重新安顿好,两女今夜受了惊吓,到现在还惊魂未定。

        裴衍安慰了两人一会儿,随着外头有人来报,说林言擒获了疑似此次劫杀的主使之人,裴衍的脸色骤然一冷。目光也变得凌厉了几分。

        正堂点起烛火,整个大厅照的通亮。

        裴衍面无表情的坐在上首,另一侧是城防营的都头吴桐,这次何大力等人能活下来,多亏了他的及时赶到。

        很快,林言的家丁便带着被反绑的白亭肃来到堂前。

        三年过去了,裴衍的模样变得成熟了些,但白亭肃却还是当初的模样,裴衍仔细回忆了一下,勾起了些对此人的印象。

        “我记得你,三年前,我放了你一马?”裴衍冷冷的说道。

        白亭肃恶狠狠的瞪着裴衍,怒骂道:“姓裴的,你在这儿装什么好人啊,要不是你如今整个白家都会是我和我哥的,若不是你,我又何必背上逃犯的罪名。”

        “所以你想杀我?”

        “我不该杀你吗?”

        裴衍皱了皱眉头,显然白亭肃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跟这样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说说吧,在江宁城与你接头的是什么人。”懒得与白亭肃多费口舌,他现在只想知道是什么人惦记上了自己。江宁城必然还有和贼寇勾结的人。

        白亭肃笑了笑道:“我告诉你,你会放过我吗?”

        裴衍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既如此,我凭什么告诉你。”

        裴衍淡漠的道:“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开口,即便你不说,我也可以让别人说,对了忘了告诉你,周通被抓了。”

        “哈哈哈,你放屁,就凭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白亭肃尚不知裴衍的真实身份,周通混迹宥阳这么久,官府都对其束手无策,何况裴衍这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

        “信不信随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所谓的复仇不过是笑话,当初一切皆由你们自己的贪念而起,你们意图谋杀侯爵府嫡子,本就是愚蠢至极。现在你觉得周通是棵可以依靠的大树,更是无稽之谈。”

        白亭肃紧咬着牙关,喘气声变粗了几分。

        “我何须与你解释这么多,你既落到了我的手里,过去的一切总要有个了结。我是一定要杀你的,对了,这一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若我没记错,当初被发配的人里,你那些个成年的儿子也在其中吧。我会派人盯着他们的,若他们也如你一般,也许哪天,会发生点什么意外也说不准呢。”

        裴衍说罢,也不管双目瞪得通红的白亭肃,命人将他的嘴堵上,省的再骂出些难听的话来。

        “吴都头,此人便由你代为移交官府,公事公办,只是有一点,莫叫他死得太容易了。”

        吴桐起身领了命,令人带上白亭肃一道走出大堂。

        夜已深,堂上只剩下裴衍和林言二人。

        对于林言出现在这里,裴衍有些诧异,但很快就想明白了。

        林言能抓到白亭肃,对自己来说也是省了不少的事。

        “今夜辛苦谨言了。”

        “哪里,在下其实什么忙也没帮上。”林言脸色有些微红,他能抓到白亭肃是运气使然,那帮杀手攻进院子的时候他一点忙也没帮上,心下便有些心虚。

        裴衍却是微微摇了摇头道:“你有这份心便好。”

        虽然知道林言对自己另有所图,但裴衍并不介意。这世上能以纯粹的感情去评判的事情能有多少。

        林言能第一时间带人过来,便已是有心。

        “此事之后我便要起身回东京了,香水作坊和酒厂的事交给你我很放心,有什么事但可放手去做,若有解决不了的,派人到东京送信予我便是。”

        裴衍拍了拍林言的肩膀,他这话便是正式将林言纳入麾下。往后林言在林家的地位将会因为今夜而发生巨大的改变。

        裴衍乐见其成,他不认识那位林城大公子,若是林言能彻底掌控林家,对他也是一份助力。

        林言拱手对着裴衍深深鞠了一躬:“林言,谢过公子。”

        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夜有些漫长,但总算是过去了。

        翌日。

        许士廉的身份自然没能逃过兴平军和江宁府衙的双重盘问。

        但等到海士轩的人马赶到许士廉家的时候,早已是人去楼空。

        屋内还残留了一些烧掉的书信,显然这几年在江宁,许士廉没少和外界沟通。

        对于许士廉这个人,裴衍冥冥之中有种预感,将来总还会再碰上的。虽然没有见过,但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可比周通要危险得多了。

        裴衍去了趟海家,将这两日的事情与海士轩说了一下,换来的却是海士轩的一顿斥责。

        什么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裴衍一介读书人怎么可以去做那般危险的事之类的。

        问了裴衍后面的打算。算算时间,裴衍来江宁也有一段时间了。眼下香水作坊和酒厂的事情交由林言负责,这边的事情也就办的差不多了。

        裴衍原本打算去江州看看顾老二的,毕竟他这次的目的之一是游学,白鹿书院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但既然发生了白亭肃的事,眼下更重要的是回东京亲自跟祖父汇报这次的事情。

        这次过后,也许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出不了东京了。

        离开之前,裴衍特意去秦淮河畔陪陈老下了一盘棋。

        这一次,裴衍的棋风有了明显的变化,除却逐渐变得缜密的布局,陈老在裴衍的棋风中看到了此前不曾有过的东西。

        戾气。